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芯片 正文
发私信给吴优
发送

0

前Intel副总裁方之熙:RISC-V商业成功的标志是以RISC-V开源架构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年产值达到100亿美金 | GAIR 2021

本文作者:吴优 2021-12-20 13:55 专题:GAIR 2021
导语:开源RISC-V的商业模式还未有明确答案。

雷峰网按:2021年12月9日-2021年12月11日,2021第六届全球人工智能大会 (GAIR 2021)于深圳正式召开。历经五年,见证数次潮水的转向,成为目前 为止粤港澳大湾区人工智能领域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学术、工业和投资领域跨界盛会。

GAIR 2021“集成电路高峰论坛:国产高端芯片之路”,集聚来自学术界、产业 界和投资界的15位大咖,探讨了国产高端芯片的实力以及RISC-V带给中国芯片 的机会。

来自上海处理器技术创新中心顾问,前Intel副总裁,前Intel中国研究院院⻓方 之熙通过线上视频的方式带来了《开源指令集ISA能成为新一代成功的微处理机系统架构吗?》的主题分享,探讨RISC-V的商业成功问题。

在方之熙的分享中,提到可能在不远的将来,RISC-V会跟X86、ARM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他通过当前指令集架构的三种不同模式,阐明RISC-V开创的自由设计模式的创新性。

RISC-V究竟有多大的市场空间?在可预测的市场中,可编程逻辑芯片在半导体产业链上下游中所占据利润和营业额最大,这意味着RISC-V的市场潜力巨大。 为此,方之熙给出一个标准:“从商业成功⻆度来看,如果某家以RISC-V为架构的芯片公司每年产值能达到100亿美金,那就是一家成功的公司。”

碍于X86和ARM已经分别占据绝大部分PC和移动市场,现阶段RISC-V发展最快的是IoT领域,工控领域的发展尤为明显。不过,RISC-V也面临一些来自技术难题和商业挑战,方之熙博士的演讲中有更多信息。

以下是方之熙博士在GAIR 2021上的演讲内容,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对其进行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整理:

RISC-V开创新的自由设计模式

RISC-V于2010年在加州伯克利启动,国内开始关注到RISC-V是2016年左右,我从2018年开始担任RISC-V基金会中国委员会主席。RISC-V基金会是非盈利组织,其理事会相当于董事会,是整个RISC-V的领导小组,目前有大约1000家公司加入了RISC-V基金会并与其建立了良好关系。

前Intel副总裁方之熙:RISC-V商业成功的标志是以RISC-V开源架构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年产值达到100亿美金 | GAIR 2021

三国时期,曹操和孙权等谋士预见三国鼎立的格局,诸葛亮不光看到这一趋势,还指出了路线图,他告诉刘备先夺得荆州,再拿下四川,北上打下关中,又令一上将从荆州领兵北上,合力拿下长安,再攻取潼关,与曹操、孙权逐鹿中原,夺取天下。诸葛亮告诉刘备如何一步一步往前走,非常厉害。

开源ISA极具创新性,大家都认为在不远的将来,RISC-V将会同X86、ARM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那么RISC-V作为其中一方,想要其保持实力往前发展,就需要像诸葛亮一样看清路线图。

当我们要设计一款微处理器芯片时,需要先确定使用何种指令架构,然后再根据指令架构设计芯片和微处理器,最后流片生产。芯片设计有三种不同的模式:

  • 封闭设计。Intel X86系统架构是由自己公司引领的,其他公司如果需要使用其指令集设计微处理器,则需要拿到专利,不然不被允许使用。英特尔自己设计生产,从系统架构到芯片制造都在自己公司进行,属于完全封闭的设计。

  • 专利设计。Arm卖专利不卖芯片,此外,Arm也提供微处理器的设计,其将IP卖给高通、苹果、华为等大公司,后者基于ARM指令集设计自己的芯片。还有一些小公司用ARM设计好的IP做自己的SoC生产或代工芯片。这是ISA靠专利赚钱的模式。

  • 自由开放设计。开源的RISC-V属于第三种模式,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一套指令集。很多公司会基于RISC-V做好设计然后卖专利,SiFive就是这样的模式。另外一些公司,如西部数据则是基于RISC-V开源指令集自研芯片,然后加工生产。

前Intel副总裁方之熙:RISC-V商业成功的标志是以RISC-V开源架构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年产值达到100亿美金 | GAIR 2021

PC时代盛行封闭设计模式,移动手机时代,专利模式当道。如今,RISC-V开创了新的自由设计模式。

RISC-V商业机会大,工控领域尤为明显

为什么我们对指令集架构如此感兴趣?可以从下面这张图中得到答案。

前Intel副总裁方之熙:RISC-V商业成功的标志是以RISC-V开源架构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年产值达到100亿美金 | GAIR 2021

这是一张源自McKinsey公司1996年至2014年集成电路产业链黄金赛道统计图。从生产链来讲,最左边的设备材料公司,例如ASML、LAM、KLA、ASM等公司盈利稳定,但市场不大,相对而言营业额并不高。

第二行是包括CAD、EDA在内的软件设计公司,软件卖给芯片设计公司,能赚钱,但营业额同样上不去。

第三行是卖IP的公司,市场小,盈利稳定,但营业额不高。

中间最大的一块,是可编程逻辑芯片,比如GPU、CPU、手机里的AP、IoT用的MCU,利润最高,营业额最大。Memory 盈利的时候能够赚不少,但同样也面临较大的亏损风险。

最右边一行是台积电、中芯国际、三星等芯片代工厂,最近7年变化很大,如今的台积电营业额和利润都增长得特别快,但与通用芯片公司相比,其利润还是会低一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重视包括GPU、CPU、MCU在内的芯片公司,这是因为它们在整个芯片产业中占据最大市场份额,同时盈利最高。

如果观察今年第一季度营业额排名全球前十五的半导体公司,可以发现,除了晶圆厂和存储器芯片公司之外,大部分都是可编程的通用芯片公司,这些公司的季度营业额都在25亿美金以上,由此可以估计一年的营业额约为100亿美金。

因此,从商业角度讲,如果将来以RISC-V为架构的芯片公司,如果年产值能够达到100亿美金,那将是非常成功的公司。

前Intel副总裁方之熙:RISC-V商业成功的标志是以RISC-V开源架构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年产值达到100亿美金 | GAIR 2021

RISC-V公司成功的产业领域在哪里?目前市面上有各种各样的预测,我认为这一预测比较靠谱:以RISC-V为系统架构的芯片产业将在IoT领域发展最大,尤其是在工控领域的发展最快。这和RISC-V的特点有关——允许设计者增添自己的新设计,符合工控领域客户的要求。

当然,RISC-V要想在工控领域拓展市场,还需要有优秀的通信技术和芯片加工工艺来加持,才能最终看见成效。

芯片产业有一个基本原则,量一定要大才有可能成功商业化。因此我们在设计芯片时,需要问自己,将来我们的芯片可以攻下哪个市场?

一般可以分为面向新应用场景的增量市场和用于替代其他产品的存量市场,两种市场带来不同的设计原则。X86和ARM就是得益于增量市场,X86跟随PC成长,ARM跟随手机成长。PC起步时,芯片种类繁多,有一两家公司看准方向,与系统软件公司结合,形成开发平台,随之应用程序和软件公司开发应用,形成生态系统。

生态系统一旦形成之后难以发生改变,对应用软件公司而言,平台移植成本非常高。

而在系统架构领域里,不同的细分市场一般只有一个龙头,很少有老二,Intel与微软集成了开发平台,其他公司很难打进这一市场,不过由于美国的反垄断法,PC领域除了Intel,AMD也取得了成功。手机领域,最终只有ARM结合安卓和苹果的iOS建立起强大的生态。

系统架构领域中,存量市场成功的例子很少,Intel成功打进了原本基于Spark和IBM Power架构的服务器和数据中心市场是其中一例,Intel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通过长时间的努力,才最终打进这一市场,且市占率在10%以上。

RISC-V的技术问题和商业挑战

回到RISC-V,目前我们面临一些技术问题和商业挑战。

3年前,David Patterson教授在乌镇世界物联网大会上曾提到过目前微处理器面对的一些技术问题:

  • 功耗问题。无论是数据中心,还是智能手机和物联网市场,功耗问题都变得重要,所以现在的芯片设计很多都是针对降低功耗的,但没有一个能够降低功耗的系统架构,这是一个问题。

  • 安全、可靠、隐私在现在的系统里愈发重要,这同样是系统架构考虑较少的方面。

  • 新兴应用。比如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都对通用芯片提出了一些新要求,这些要求在现有的系统架构上突破性不多。

  • 微处理器的设计非常依赖系统软件的兼容性,设计一款芯片一定要考虑过去的系统软件,不然很多应用程序就无法运行,有很大的局限性。

    前Intel副总裁方之熙:RISC-V商业成功的标志是以RISC-V开源架构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年产值达到100亿美金 | GAIR 2021

RISC-V 商业方面的挑战,需要考虑是要打入存量市场还是增量市场,除了指令集ISA之外,还有很多非指令ISA的元素,这些元素都需要在RISC-V 架构上进行更好地定义,最终才能被市场接受。

RISC-V是开源的,其他要素将来可能也要开源,但每个公司设计自己的芯片一定要有独到之处,否则没有实力与其他对手竞争,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来既保持开源指令集的一致性,又让各个公司的设计技术表现其独特性。

RISC-V不断成长,设计队伍越来越大,架构指令不断增长,有组织、可持续地做一个软件平台也是一种挑战,因为RISC-V本身灵活可变,不像X86和ARM一样基本固定。

以上这些都是技术问题引起的商业挑战,或商业本身的挑战。

RISC-V开源,为指令集架构的商业模式带来新的可能性,至于这个商业模式最终会是什么样?目前还未有明确的答案,希望在座的各位共同努力,找到答案。

相关文章:

时间的力量——1991 人工智能大辩论 30 周年纪念:主义不再,共融互生|GAIR 2021

国产高端芯片实力如何?六位资深业内人士这样看 |GAIR 2021

RISC-V带给中国芯片的机遇,9位大咖这样说|GAIR 2021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