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专题 正文
发私信给宗仁
发送

0

人工智能的硬伤:为什么我的计算机不能懂我?

本文作者:宗仁 2013-08-21 18:59
导语:多伦多计算科学家Hector Levesque认为电脑是愚蠢的,Siri和Google Voice可能可以回答一些简单的句子,但类似于“鳄鱼可以跑百米跨栏吗?”这样的问题,你会听到从未听过的答案。而更可怕的是那些人工智能研究者却不以为然。在他眼里真正的AI是需要深入了解人类细微语言和社会互

多伦多计算科学家Hector Levesque认为电脑是愚蠢的,Siri和Google Voice可能可以回答一些简单的句子,但类似于“鳄鱼可以跑百米跨栏吗?”这样的问题,你会听到从未听过的答案。而更可怕的是那些人工智能研究者却不以为然。在他眼里真正的AI是需要深入了解人类细微语言和社会互动的本质才能做出的回答。

在最近的国际人工智能会议上,多伦多计算科学家Levesque表示现在人们已经忘了人工智能中“智能”这个单词了。他表示,图灵测试没什么意义,在过去如果一台机器通过了图灵测试就会被认为是智能的,可现在的图灵测试跟真正的人工智能还差得远。

每一年都有很多智能机器去角逐勒布纳人工智能奖,但最后的赢家往往不是真的智能,而是青睐于小把戏的机器,且它们似乎“天性”更诡诈。比如你问它“你有多高?”它会有虚构的东西来回避直接答案,有的还会用俏皮的语气来为自己加分。也就是说它们在图灵测试时没有真正强调机器的智能化,而是潜心于研究专门的软件,来应付某些任意题测试。

Levesque现在准备重塑一个人工智能,希望可以回答这样一些问题:
1)镇议员拒绝给愤怒的示威者一个许可,因为他们害怕暴力。 这当中谁害怕暴力?
A.镇议员
B. 愤怒的示威者

2) 琼感谢苏珊的对他所有的帮助,谁给予了帮助?
A 琼斯
B. 苏珊

3) 划过桌子右边的大球是塑料做的。 什么是塑料做的?

Levesque设计了一系列类似的问题,对一般人看起来很容易,但靠Google搜素是很难给出答案的。这个不是很多有着琼和苏珊名字的Web网页能解决的问题,相反,这是需要深入了解人类细微语言和社会互动的本质才能做出的回答。

这些问题之所以难,因为它需要常识,而这不是Web页面上的东西能让机器学会的。大多数人工智能程序除了网页上能找到的答案,其它的就会显得相当无措。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图片搜索上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图片搜索上,两种方式:一种是本来图片稀缺;另一种是有那种标签的图片稀缺。比如搜“猫”时,有数百万打着“猫”标签的图片;但当搜索“拿着巧克力香烟的潜水员”时,会有很多雪茄、美女、巧克力图片也同时出现。搜索“右撇子”,得到的都是各种用右手做正确事情的男人,有体育明星、吉他手、高尔夫俱乐部、钥匙链、咖啡杯,相关性不大。

Levesque在国际会议报告上狠狠批评了这种问题,也提醒同行们不要在那虚张声势了,不要再看见这个大学发表一篇报告,那个大学又有新的进展,说他们的人工智能又进展到一个新程度。他认为不仅仅是当代AI 没能解决这些问题,而是当代AI很大程度上已经忘记了它们。无论是当代专家还是大数据,它们只分析数据,却从不分析普通人拥有的微妙和深层的意识。

via newyorker

人工智能还差得远:智商最高相当于4岁儿童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专注AIR(人工智能+机器人)

专注人工智能+机器人报道,经验分享请加微信keatslee8(请注明原因)。 科学的本质是:问一个不恰当的问题,于是走上了通往恰当答案的路。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