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佳AI新基建年度榜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专题 正文
发私信给宗仁
发送

0

DropCam创始人:到头来还是软件为王 硬件只是躯壳

本文作者:宗仁 2013-07-09 16:07
导语:DropCam被称为重新定义网络摄像头的产品,简单的摄像头加上云存储 让它一度成为最亮眼的新兴硬件创业公司,《连线》杂志今天专访了两位创始人,他们谈到这不是一场硬件创业公司的复兴,这只是软件通吃世界的下一步,是软件准备彻底改变硬件产业,硬件只是在那里沽名钓誉。很多时

DropCam被称为重新定义网络摄像头的产品,简单的摄像头加上云存储 让它一度成为最亮眼的新兴硬件创业公司,《连线》杂志今天专访了两位创始人,他们谈到这不是一场硬件创业公司的复兴,这只是软件通吃世界的下一步,是软件准备彻底改变硬件产业,硬件只是在那里沽名钓誉。

很多时候,灵感来自最平凡的经历,Greg Duffy联合创始人现在在做的东西源于他的父亲遭遇了一件烦心事:邻居家的狗总是在他们的花园里随地大小便,却始终抓不到证据。他想把很多摄像机连接到电脑上,用于侦察那些“野狗”。于是他找来了好基友Aamir Virani,两人买回一个摄像头,拆开了仔细研究,并为之编写了软件。经过逆向工程重新组装的摄像头不仅能录像,还能通过手机等多种设备远程查看实时画面,功能强大了N倍。

很多时候软件和硬件都会失灵,因为硬件太过时了,软件还不够好,吹得神乎其神的,可确没有达到大多数用户的需求。为此,Duffy和其合伙人Aamir Virani准备用一个云服务来解决这些问题们如果找到了解决方案,说不定就能获得一些融资。

最近《连线》逮住了他们哥俩,想讲讲DropCam以及简单的相机和服务是如何被描述成新时代硬件创业公司的。

所谓的硬件复兴时代,你们感觉到硅谷投资人的态度转变吗?

刚开始很多风险公司都不让我们进大堂,直到DropCam、Fitbit 、Roku这些硬件公司成功了,而且一般是软件建在硬件上面的。投资者才开始寻求这些成功的模式,态度也跟着有所改变。

这是一场硬件复兴吗?

实际上这不是一场硬件创业公司的复兴,这只是软件通吃世界的下一步,是软件准备彻底改变硬件产业,硬件只是在那里沽名钓誉。很多公司解决问题的时候需要物理的、电子的或者机械的附件,以前尝试这个很贵、风险很大,比如你花数百万开发一个硬件,甚至自己开发的芯片,但可能都没有机会让用户测试你的产品。 不过现在大家都这么做,就不一样了,用户开始接受各种各样的硬件。

你自己是怎么做到那样的?

我们采用现成的IP摄像机,一定的改造后把我们的软件内置到上面去,使用Linux软件,就像黑客破解路由器使其运行Linux系统一样,然后这个基于Linux的系统会无缝地连接到云上去。

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这些IP相机有一个标准,可以让你们破解它?

没有什么是完全标准的,唯一的标准是里面有个ARM处理器,就像很多手机里都有的芯片, 虽然它设计的时候不会让你简单就能破解,但至少它是个ARM架构的东西,我们就能想办法破解它。然后把它变成DropCam。

对ARM处理器进行破解后,剩下的就是视频编程了,然后让自家的东西变得越来越标准,而不用自己再设计芯片,当然你也可以花多点时间打造完全自己的模型,这时还可以借助3D打印机来迅速打造模型。

总的来说DropCam针对家庭和小企业提供视频监控服务,不仅仅是安全,而是让用户可以对关心的人随时保持关注,涉及到防贼,照料宝宝或宠物,视频聊天,捕捉精彩瞬间等。而这样的视频服务恰巧需要一个视频相机,而这个又不是破解一个智能手机就能达到的方案,因为用户想要的不是70%的解决方案,而是百分之百的解决方案。所以用合适的硬件套上合适的服务,你就容易大规模地普及这个解决方案。

而且好笑的是这个相机其实是来自瑞典,一个叫AXIS的,但我们从Amazon上购买后,再加上我们自定义的固件,然后用自己的商标把原来的商标给盖住了,结果生产摄像头的厂商很快找上门来,告诉他们要么合作生产,有钱一起赚;要么上法院,打官司。达菲和维拉尼果断选择了前者。他们把自己的发明命名为Dropcam,首个成品于2009年底亮相。

 

做出原型要多少钱呢?

很多Kickstarter上的项目说他的目标是融到10万美元来建立一个电子设备,其实这就是他们完成一个模型所需要的钱,但这个不包括大规模生产的成本,所以他们低估了。大规模生产其实是很难得,这个要求有工厂里面的人配合,有大公司的质量保证和车间的高度重复率。

事实上,两人最初对于搞硬件也没啥信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Duffy和Virani负责开发软件,厂商则负责生产摄像头,每个售价300美元。Dropcam提供了一种较为廉价的远程视频监控解决方案,很快成为极客宠儿。

这种合作关系一直持续到2012年。Duffy和Virani意识到,应该把硬件厂商一脚踢开,自己单干。他们自己成立了公司,并开始以149美元的价格销售摄像头,仅为原先的50%。一年间,Dropcam的营收暴涨5倍。

基于硬件上软件的重要意义

在证明自己的软件可以跟硬件完美兼容,值得用户们购买后, 获得了融资并引来了大牛 Doug Chan,他曾是是Flip Video相机的开发者,再加上投资人跟便宜制造商的关系,它找到了很好的OEM工厂,最后的结果就是DropCam在云端软件、硬件、移动App上都表现地很好。

最后,计算机视觉是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解决机器学习的主要方式是获得更多的数据,Google的Peter Norving曾说过,你的算法影响不大,你可以有愚蠢的算法,每次赢的实际上是数据,所以DropCam总是在记录什么正在发上,然后自动告诉你重要的视频(数据),以便帮你更好地管理家中的事情或者你的小生意。

目前DropCam已经帮助人们抓了很多次小偷,因为数据在云端,后台还监测到不少 谁偷了这个相机的小偷,挺搞笑的,抓拍了华盛顿桥梁倒塌的瞬间,因当时有个人无意拿着的DropCam正对着那个场面,后来者成为了唯一的事件录像。它记录了桑迪飓风……它就像一个自然而然地记录器,记录着全球正在发生什么。

Via wired

相关:

 十款值得我们选择的开源开发板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专注AIR(人工智能+机器人)

专注人工智能+机器人报道,经验分享请加微信keatslee8(请注明原因)。 科学的本质是:问一个不恰当的问题,于是走上了通往恰当答案的路。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