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佳AI新基建年度榜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专题 正文
发私信给林藠头
发送

3

没有梦想的人是可耻的

本文作者:林藠头 2014-08-21 10:31
导语:金凌松拿雅兹迪教派举例——“选择上直升机的人选择了生存,选择留下的人选择了自己的信仰——也许他们就是要选择死亡,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族群的存在。”金凌松突然沉默了一秒,“无所谓对错,每一种选择都是合理的,只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没有梦想的人是可耻的

金凌松的物品按照“过时电子产品”、“DVD\VCD”、“幼儿园、小学、初高中课外书”、“小学贺卡、小儿书”等等分门别类地放在不同地收纳盒里。 

“你是处女座吗?”

“不是,只是喜欢东西整洁一点。”

因为摔伤了腿,金凌松修养在家,为了省去他路上的麻烦,这次采访直接在他家进行。

金凌松的物品按照“过时电子产品”、“DVD\VCD”、“幼儿园、小学、初高中课外书”、“小学贺卡、小儿书”等等分门别类地放在不同地收纳盒里。掀开“过时电子产品”,里面有索尼、松下的一些经典作品。

金凌松是工业设计科班出身,现在是联想的概念设计师,但他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给李宁做运动鞋的设计。现在, Google“金凌松”三个字,还能搜出他在李宁做的一款叫“化石”的溯溪鞋,这双鞋拿过“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

“读高中的时候喜欢打篮球,喜欢各种各样的球鞋,想着以后如果能做运动鞋也不错,于是念了工业设计——当然后来发现工业设计的范畴远超我的预期。”

金凌松边说着,边从储物柜里找出了另一款他设计的鞋子。

“这款鞋到现在还卖的很好,给李宁挣了不少钱。”

“用流行的词说,是爆款?”

“(笑了笑)是,爆款。”

接着他开始跟我讲这款鞋子的好处,就是采用了一种特别的工艺(也许是叫“埋缝”),线全部从布面内侧走,所以这样三块布拼接起来,整个鞋面上居然没有一点缝合的痕迹;为了减少鞋子的重量,设计过程省掉了鞋子的塑形部分(也就是隐藏在鞋帮里的支架),改用剪裁让鞋帮立体起来,这在当时(2008年)算是一个比较先锋的尝试——现在很可能已经有很多其他的工艺可以做得更好。

面对一个工业设计师,先锋志少不了要把手上的锤子T1拿给对方评价。“锤子和米4在工业设计的某些层面上已经完爆诸如三星在内的一些国际大厂。”他拿起T1,把手机侧面展示给我看:“你看,上下居中对称设计,这样不仅仅是外观上的改变,里面的电路板和元器件的位置可能都要改动,对于工艺和成本都是一个负担。”

“为了这个对称,值得么?我是说,你不指出来的话,我这种非工业设计专业领域的人可能压根儿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拿菜作比方,你喜欢家人做的菜,外面的菜不管怎么做始终都会差一点火候,你未必说得出来差别,但一定能感受到。”

一个设计师和一个写字的人对话,聊的还全部是关于设计,每说到一个专业术语,他就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翻出手边一个物件来说明——两双鞋子、各种视频、播放视频的Mac、他的Pinterest主页、手机、甚至他的拐杖,能用的注解都用上了。

“雷军和罗永浩这样的先锋人物至少让‘认真做产品’这个概念开始深入人心了。”金凌松如是说,按先锋志的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是雷和罗让人更加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做产品不再只是功能至上。

“你对老罗说的‘不妥协’有共鸣吗?”

“我很能理解老罗,我看到这个手机的时候就知道它是一个妥协很少的产品。”金凌松指着锤子说,“当你放弃了一种东西,很快你会放弃第二种;有了第一次妥协,一定会有第二次,每个人都需要有坚守的、值得为止抗争的东西。”

可是工业设计就是无数妥协,可能是人和人的妥协,可能是idea和材料、技术的妥协。

“不妥协的前提是你坚持的东西是对的,不要因为不妥协而忘了初衷:设计首先是要满足最核心的需求,”金凌松拿手上的拐杖举例,“比如这个拐杖,核心功能是要支撑我走路,首先要足够轻便——这个材质用的是铝,很轻——然后海绵垫足够舒适,这样就足够了。如果坚持不妥协,我可以尝试把螺丝全部都隐藏在拐杖里面,让海绵的边角都走得特别好看,用很有质感的重金属作为主体材料,把拐杖打造得像艺术品那么精致——但这样做没什么意义,这种不妥协是多余的。”

金凌松喜欢深泽直人,崇尚极简主义,所以他设计的东西风格都很简洁(比如上图那双鞋,费了那么多心思,图的就是一个“干净”)。“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很容易,把复杂的事情变简单很难。”听至此,先锋志想起了很多天天念叨着“做减法”的创业者,谁都知道要聚焦,但人的欲望那么多,聚焦何其难?

金凌松和他的储物柜,先锋志特意要求拐杖也入镜

虽然明显能感受出来金凌松不是一个话痨(甚至平时可能不太爱说话),不管提到什么话题他都能接住,而且言之有物,看起来像是一个有很多生命体验的人——他也不过三十岁出头,如果不是读过万卷书,就一定是行过万里路,但金凌松说自己完整看下来的书“不超过10本”。先锋志看到他的储物柜里摆放的书也都是设计的Top Sales系列,很多还没拆封,看起来似乎的确不是一个很喜欢读书的人。但先锋志也看得出来,除了书以外,他的资讯来源很丰富,他总是在聊天的间隙提及某一个消息来源,然后按图索骥去Google里找到。

在这样的受访者面前,聊天的大部分内容基本都不受控制,比如话题忽然走向梦想了。金凌松说自己是一个没有什么物欲的人,但是希望有更多的生命体验,梦想能在设计上达到更高的层次。

每个人都有梦想,虽然可能说不出来,但任何一个选择都代表了你潜意识想追求的东西。简单到你买一个手机,你选择了锤子而不是别的品牌可能就是因为锤子代表某一种你向往的东西;每个人的生活都面临着无数取舍,比如小区门口卖包子的店主,你看他生活再平凡不过,但他肯定也面临过很多痛苦的选择。”金凌松拿雅兹迪教派举例——因为宗教异见,这一段时间雅兹迪人正面临“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大规模屠杀,有一部分难民选择了军队营救直升机,有一部分人选择留下——“选择直升机的人选择了生存,选择留下的人选择了自己的信仰——也许他们就是选择死亡,好让更多人知道他们这个族群的存在。”金凌松突然沉默了一秒,“无所谓对错,每一种选择都是合理的,只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末了,先锋志(vangzine)问起他设计生涯有没有很遗憾的作品。“当然有啊。”他似乎很惊异于我有这样地疑问,“应该说遗憾的居多。”他的惊异在于,设计毫无疑问肯定是充满遗憾的。

但遗憾归遗憾,脚步不能停。就好比先锋志虽然可以利用职务之便接触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但真正遇到一个有趣的人、很想为这个时代刻画多一些性格鲜明的形象时,又发现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给他们画像,只能匆匆记录一个剪影。

没有梦想的人是可耻的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编辑

你先说有什么事,我好决定在不在。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