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业界专题 正文
发私信给Sean Z
发送

0

MiTank——“坦克大战”真人版

本文作者:Sean Z 2014-01-18 20:38
导语:在本次创客马拉松里面,WE-Bond团队想做的是真人对战坦克游戏。他们打算给这辆坦克装上武器,让玩家不仅可以“战个痛快”,还可以“战个痛”。而关于“如何毁掉一辆小坦克”这样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周佳吉表示他们曾考虑过两种方案:撞死或射死。要么单纯冲撞,要么选择安装线圈

昨天,当我赶到全球创客马拉松北京站小米专场时,饥肠辘辘、满头大汗且亟需厕所,而此时周佳吉正在介绍他们团队的项目。

“大家都知道近期iPhone推出了一款Anki Drive的遥控模型车,之前有幸见到并试玩了一把,感觉功能比较简单,其意义是把虚拟的游戏现实化,让游戏更加的有趣和刺激。于是我有了制作一个MiTank的想法。”

听到这里时,我瞬间尿意全无,脑补着这小伙子难不成是要做虚拟现实版“痛车世界”,哦不,是“坦克大战”?转瞬,我便开始在心中膜拜自己的预测能力——

这支队伍叫 WE-Bond,他们想做的正是真人对战坦克游戏。

激光小坦克

“因为小米是一个很新颖的平台,其次Arduino和树莓派(Raspberry Pi)也是很火的开源硬件平台。所以我们计划利用小米、Arduino 和树莓派这3个硬件平台,联合制作一个MiTank。”

最戳尿点地方,在于他们打算给这辆坦克装上武器,让玩家不仅可以“战个痛快”,还可以“战个痛”。而关于“如何毁掉一辆小坦克”这样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周佳吉表示他们曾考虑过两种方案:撞死或射死。要么单纯冲撞,要么选择安装线圈炮,而这两种方案他们以前在其他的玩具上都尝试过,并认为“都太不刺激了”。

“所以我们选择在车上装激光切割机的切割头。”

真棒。

随后,周佳吉向我详细介绍了 MiTank:

  1. 四驱控制,通过两个L298P电机驱动板控制四个电机;
  2. 具备视频传输功能,并实现自动瞄准;
  3. 搭载拥有两个自由度的云台,云台由两个舵机和结构件组成,用以搭载摄像头和主武器;
  4. 利用两个摇杆来制作一个手柄,控制小车和云台的方向;
  5. 完成一个 App,主要显示从树莓派采集的视频数据。

有意思的是“自动瞄准”环节,这个部分也是他们此次参赛的一大亮点。原理其实并不复杂:借助 OpenCV 和树莓派来截图并判断人脸或特定颜色的物体,在静止或运动状态下控制炮管从而稳定弹道,实现高精准度的自动瞄准。

周佳吉告诉我,他和小伙伴们曾经做过遥控小车,主要用来作半夜三更敲人家的门假装闹鬼之用。“如果我们能做出来的话,未来我们打算把这套系统移植到四轴飞行器等其他载具上。”

   

一切为了“好玩”

再来说说 Anki Drive。

这是一款人工智能驾车游戏套装,初次亮相于 2013 年的WWDC,今年秋季正式发布。通过蓝牙遥控,小汽车可以在一个小跑道上竞速,它们可以自己转弯、加速、减速以及攻击别的小赛车。

Anki 创始人曾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将其打造成一个机器人操控平台。于是,我想当然地认为 MiTank 的未来可能大概就是这么个样子吧——虚拟现实的机器对战游戏平台,将线上游戏映射到现实世界。再往深处想,一副重拾“机器人大擂台”牙慧的游戏平台创业构想在脑中缓缓展开,并自以为是地进行了一些可行性分析。

知道我听到这样一句话:“我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周佳吉告诉我我想多了,他纯粹就是来追求刺激的,仅此而已。此时我才意识到,坐在我面前的周佳吉,还是一个学生。

1992年出生的他,现在在南京审计学院读大四,同时还是南京创客空间的成员。“之前我只要做黑莓开发,主要是软件。刚接触硬件不久,处于起步状态。未来我打算研究一下更大的框架,往工业设计这个方向走。”

此外,他还是一名业余水球运动员,跆拳道教练。“我喜欢运动,追求刺激和对抗,所以我才会经常做这些东西。”

“原教旨主义”创客

为了解释他对竞技和对抗的热衷,他给我举了水球运动中的一个例子:在水球比赛中有这样一项规则,当球员持球的时候,其他队员可以对他做任何动作,包括推搡、击打、撕咬、拉裤子等所有动作,唯一限制是不能接触头部。虽然不能理解此规则的真谛,但周佳吉对此并不反感,反而激发了他对激烈对抗的喜爱。

“虽然我喜欢对抗,但实打实的对抗比较辛苦,但玩电脑游戏又太简单:人家设计规则我们遵守,没有意思。因此我才想到做这样一种东西,让大家用坦克进行实实在在的对抗。”

对于撞坏的问题,他笑着表示,就是要撞坏。

撞坏再修好,修好再玩坏,才有意思。

我猜测,对于这样一个执着于“原教旨主义”创客概念的创客而言,想必最困难的部分在于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了吧。毕竟“玩”这样一种赚不了钱、难以出名、无法升官、不太符合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的动机,的确是很难吸引常人的,而乐于此道的非常人又非常稀少,肯花费精力学习钻研的人更是万中无一。对此周佳吉没有否认,并告诉我他曾经游历各大院校分享讲学,主要的目的就是寻找小伙伴。

所幸,他找到了几个,还组建了团队,幸甚至哉。

最后

作为这样一篇采访,不可避免会谈到“创客是什么”这样一种问题,作为媒体人,作为旁观者,这样的问题似乎有一些意义,方便无知者变得不那么无知。但对于周佳吉这样的玩家而言,这个问题不再有意义。

不为了创业,不在乎盈利模式,不关心投资人怎么想,只是玩,获得快感,也算是一种不错的境界。

恐怕这样的人,才是众多创业者的天敌吧!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编辑

信息抓取失败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