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防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业界专题 正文
发私信给夏航
发送

2

岳路平:我想搞一个行为艺术,让自己成为“可穿戴人”

本文作者:夏航 2014-08-21 18:54
导语:在采访中,每当和先锋志谈起可穿戴设备,这个精瘦的广西人总会用带着南方口音的“我X,牛(liu)逼”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

【编者按】岳路平,前中国西安美术学院教师、艺术家、策展人、艺术批评者,社会批评者,“艾未未抄袭事件”当事人、“舍利回家活动”发起者。

岳路平:我想搞一个行为艺术,让自己成为“可穿戴人”

艺术家大多数都很奇怪,他们的世界总是那么难以捉摸,当岳路平说他要去三里屯隐居的时候,先锋志(Vangzine)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显然,“大隐隐于市”并不能成为去那个灯红酒绿之地隐居的理由。好在快到目的地时,岳路平特有的艺术家思维又进行了一次奇怪的洗牌,最终他调转方向来到了“宇宙中心”五道口,开始接触技术圈行行色色的人,而可穿戴设备则让他重新找到了快感。

在采访中,每当和先锋志谈起可穿戴设备,这个精瘦的广西人总会用带着南方口音的“我X,牛(liu)逼”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

“我一直在思考互联网时代的艺术是什么样子,最后发现可穿戴设备才是它的切入点。”

KK(凯文•凯利)的《失控》和“量化自我”让他兴奋地发抖,而“可穿戴人”克里斯•丹西则被他顶礼膜拜。

“他们的牛逼之处在于并不是单纯把可穿戴设备理解成了技术,而是人类如何重新定义自己存在的边界,所有人都把自己感知到的范围当成世界的范围,你的Sensor能感知到什么,那么世界就有多宽。”

岳路平说他想搞一个行为艺术,让自己也成为一名“可穿戴人”。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先锋志眼里,现在并没有足够多优秀且不重复的可穿戴产品供他“武装”自己。在这个时候,艺术家再一次发挥了自己天马行空的优势,乐观地把自己变成了一名科幻小说家。

岳路平觉得,“纳米时代”将在不远的将来到来,这样一来植入人体的计算就非常容易了,可穿戴的概念将像水一样溶解在人类的身体里。

“这样看来你更像是一名科幻小说家而不是艺术家。”

“科幻本来就是时代的艺术。”

“现在这个市场还很不成熟,你凭什么觉得世界会在不久后变成那个样子?”

“在2001年没有人能猜到苹果会做出没有物理键盘的手机,人们想到的手机只会比诺基亚好一点,所以你现在不会相信我的话,这个世界存在许多指数性跳跃的发明。”

接着岳路平又强调了他的艺术家身份。

“我是艺术家,我不关注硬件或者软件本身,我只关心我能用它做什么艺术创作,这是从人文的角度切入的,不是从产品角度,我产出的是作品不是产品。”

“但这样一来所有的作品都是需要看厂商生产什么,你才能把他拿来进行艺术创作,你本身并不能生产什么东西,所以能不能说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创作?”
“是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我相信一旦我们做出了有意思的作品,可以倒逼厂商生产我们想要的产品。”

他的回答依旧是这么感性和飘忽。

和先锋志接触的大多数艺术家一样,岳路平也爱苹果,认为iPhone手机就是一个恰好有打电话功能的艺术品,能够“直接到达人们的心灵”。可能正是由于对苹果和美国科幻电影的喜爱,使他疯狂地推崇“美式艺术”。

关于“美式艺术为何牛逼”,岳路平是这样表示的:

“欧式艺术是教堂艺术,而美式艺术则是纯粹的商业艺术,苹果和科幻电影在内的科技都属于这种艺术,我对艺术的判断只看它的效果,‘美式艺术’非常简单粗暴,没有任何历史负重感,它让人们在掏钱买商品的过程中相信他们的文化,所以足够牛逼。”

他喜欢没有历史负重感的东西,美国就像一个高新区,只有增量没有存量,不会有改造老城区这一块的成本。

在先锋志眼中,过重的历史枷锁确实会对科技发展产生影响,但这要看我们怎么去选择,传统并不像有些人口中那样一文不值,传统是多源的。岳路平所说的《失控》就有许多《道德经》的思想,在科技中也有不少关于阴阳的东西,所以传统不一定是科技的负担,还有可能是助推器,我们要学会“调教”传统,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看到他如此喜欢商业化的东西,先锋志不禁想到了2012年他发起的“舍利回家”公益行动。在活动中,他公开指责“法门寺景区”借佛敛财,似乎与坐在面前大谈商业化的形象有些不符。对此,岳路平用“佛主的归佛主,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来进行解释。

在岳路平眼中,有的“界”不能跨,有的“界”却可以随便跨,比如艺术家,他们能将艺术和科技结合,艺术跟政治结合,甚至可以跳出限定范围将科技和政治结合,他们对自己是如此的宽容。

“科技和政治最大的结合就是‘棱镜计划’,稍微敏感的人都应该认识到这对人类历史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它意味着一旦像斯诺登和阿桑奇这种人存在,那么一个像美国政府这样的强权可能会完蛋,因为他们有着让政府难堪的利器,那就是科技,他们是科技的化身。”

不过,在和科技“结合”的过程中,岳路平常常感到无奈,他觉得自己和那些搞技术的没法沟通。

“这些人大多数都少言寡语,他们可能会把自己想说的放在产品和代码上,一般和他们讲不到几句话,这是这两年让我最郁闷的地方。”

究其原因,他认为是中国的技术环境不允许这些人创新所导致的。

“你看看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全都是利用后发优势,模仿和拷贝欧美的创新成果,只会照猫画虎,这就导致了这些人没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很无趣。”

显然,和那些搞技术的相比,岳路平还是相对有趣的。不过,在先锋志看来,目前他的有趣还只停留在跳跃的思想和感性的观点上,并且同样也有模仿欧美成果的影子,要真正把这种“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沉淀到科技和艺术的结合里,恐怕还需要再下一番功夫。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偶像派编辑

扯淡出真知,欢迎来扯淡。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