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驾驶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槽点 正文
发私信给天诺
发送

0

对不起,Google Glass离死尚早

本文作者:天诺 2015-02-10 10:50
导语:但是媒体疯狂地黑谷歌眼镜,其实也不无道理,它想在消费者市场上取得成功还任重道远。它会牵扯到很多问题,比如隐私问题,审美,以及公众认知等。不过,这些问题在企业和医疗行业里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换句话说,谷歌眼镜还是有很大可能获得成功的。

对不起,Google Glass离死尚早

Google Glass将死?有很多人,比如内德·沙辛(Ned Sahin),就把自己公司的未来押在了Google Glass上面。

沙辛是一名认知神经科学家,他在MIT获得硕士学位,又在哈佛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最近,他成立了一家名为Brain Power的初创公司,专门开发Google Glass软件,希望可以帮助自闭症儿童学习更多与周围人进行交互的技能。

有了Google Glass的平视显示器,这些孩子在和他人交流时可以实时看到提示指引,其中的加速计也能追踪孩子们的反应。用沙辛的话来说,Google Glass对于治疗自闭症儿童非常有帮助。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现在每68个小孩就有一个患自闭症。

“Google扮演着非常重要角色。最近两年,有很多人说Google Glass不好,数落它。它的确还没有带给用户优质体验,但它仍是一款较为成熟的产品,特别是和现在那些所谓的可穿戴设备相比,它还是酷的多。”

被困扰的开发者

Google Glass就是科技圈子的“受气包”。上周四,纽约时报还发表了一篇文章,说Google开发的这款智能眼镜快要完蛋了,还八卦了下Google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Google Glass市场营销经理搞婚外情,导致了产品的“突然死亡”。

实际上,除了沙辛之外,还有很多开发Google Glass软件的公司。他们涉足很多行业,比如医疗、工业等。现在说Google Glass已死,还为时过早。另一方面,Google还在向许多公司销售眼镜,而且招募了不少员工,希望能把它打造成一款有趣的消费者电子设备。

Augmedix.com公司为医生提供Google Glass软件,记录医疗信息,CEO Ian Shakil认为:

“我们可以畅通无阻地访问Google Glass设备,也能得到支持。Google Glass是个好帮手,只是最近有很多人,很多客户不断问我们Google怎么了,是不是不做Google Glass了。”

Brain Power公司准备启动一项Google Glass临床试验,本周沙辛来到Google,和他们一起探讨了Google Glass的未来。

“Google会帮助我们改善技术,确保技术不会过时。虽然有人不喜欢Google Glass,但是我们很感激Google开发了这么一款设备。即便谷歌不再支持Google Glass项目,这个创意想法其实还是应该延续下去。”

由于媒体对Google Glass的疯狂报道,像Sahin和Shakil这样的人,最近也感到有些糊涂,毕竟他们和Google关系没有改变。Google已经表示过仍在继续Google Glass项目,去年十月,他们又招募了五到十个开发人员,并希望在全美的企业和医院内推广Google Glass应用程序。

另外,Google正与许多初创公司进行Google Glass的项目合作,只不过绝大多数是因为保密协议而无法对外披露而已。

被夸张的“Google Glass已死”

作为一款消费者电子设备,Google Glass其实算是死了,但只是暂时的。一月底,Google关闭了Glass Explorer项目,该项目之前主要针对对这款产品感兴趣的独立开发人员。正如纽约时报提到的那样,Google将Google Glass从Google X剥离掉,成为了一个独立的部门,而且还是由Nest智能恒温器之父Tony Fadell领导。或许Tony Fadell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全新版的Google Glass。Fadell手下Ivy Ross说道:

“我们最近不断重申,Google会继续探索可穿戴领域,而且也正在专注于构建未来产品。”

有了Fadell的背景(曾在苹果任职,并创立Nest),加上珠宝设计师Ross的市场营销经验,未来的Google Glass不仅可以让消费者使用,也肯定能应用在企业和医疗行业里面。

但是媒体疯狂地黑Google Glass,其实也不无道理,它想在消费者市场上取得成功还任重道远。它会牵扯到很多问题,比如隐私问题,审美,以及公众认知等。不过,这些问题在企业和医疗行业里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换句话说,Google Glass还是有很大可能获得成功的。

过渡时期

作为Google X项目主管,Astro Teller之前负责Google Glass的开发工作,但他似乎很少佩戴,因为他是个近视眼,在近视镜上再套个Google Glass非常不方便。之后,Google开发了一款可以套在近视镜上的Google Glass,现在Teller已经可以方便地佩戴Google Glass。这其实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要进入大众市场,Google Glass还不算是一个成品,它还需要不断优化改进。

对不起,Google Glass离死尚早

或许Google太想吸引人们的眼球了,所以过早发布了这款产品。Google Glass还不适合长时间佩戴。但在其他方面,它的用途就可以发挥出来了,比如沙辛的自闭症治疗临床试验。不仅如此,Google正在全美医院里推广Glass at Work项目,那些佩戴了Google Glass的外科医生和可以轻松工作,因为线上数据和图像都可以推送到他们面前,有时Google Glass还能作为摄像机来使用。

现在,其他科技公司也在开发智能眼镜,比如爱普生和Meta,他们有自己一套挖掘企业客户的方法,但其实比Google Glass要差得多,但在媒体上,我们很少能看到挖苦这些厂商的负面消息。

有人觉得Google Glass是个失败品,但也有人不这么觉得。实际上,如果Google Glass想要有所突破,进军企业领域应该是个不错的方向。 

VIA wired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