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槽点 正文
发私信给焱真人
发送

3

谷歌为什么还不放弃Google Glass

本文作者:焱真人 2015-03-24 17:21
导语:谷歌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时候表示,也许Google Glass会在一段时间内停止供应,但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凯旋回归。

谷歌为什么还不放弃Google Glass

谷歌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时候表示,也许Google Glass会在一段时间内停止供应,但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凯旋回归。“眼镜业务是Google非常重要且基础的平台”,公司停止销售备受争议的初代产品,是Google的一次自我调整,旨在推出更受消费者欢迎的智能眼镜。

施密特为何做出这番表态?

首先,Google Glass是谷歌的一面旗帜。它竖着,就意味着谷歌还是那个以科技和未来为标签的公司。这个标签很重要。但凡有这个标签的公司都是明星公司,都是华尔街的宝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而华尔街的追捧对于一个血统纯正的硅谷公司的重要性不亚于多了一个干爹。有了干爹,它才有底气有勇气走出自己的路。雅虎就是最好的例子。华尔街支持它扛住了微软。否则,以微软当年的统治力,拿下雅虎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走出自己的路不是终点,而是中点。过了中点还要继续走下去。这个时候华尔街依然重要,甚至比一开始的时候还重要。在硅谷,在高科技公司,股票和期权成了精英员工收入当中最主要的部分。股票和期权没有吸引力,就留不住精英员工,留不住精英员工,公司就没有将来。有人可能会问直接发钱不行吗?反正最终都是要变现的。直接发钱问题多多。举个栗子,库克2013年年薪(薪金和奖金部分)为430万美元,另还获得了苹果授予的价值6960万美元的公司股权,两项收入合计达7390万美元。如果苹果公司直接拿出这笔钱来也是比较困难的。不是说苹果公司没有这么多钱,因为美国税费的问题,苹果的收入绝大部分停留在国外,为了补充美国本土的现金流,它甚至发行了公司债。此外,直接授予股票还有更多的激励作用。做得好了,公司就好了,公司好了,华尔街就认可了,然后,股价就反映出来了。自己的收入跟股票挂钩,股票又跟公司挂钩,当然要甩开膀子拼命干。

只是,华尔街的追捧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这些家伙贪婪成性,为了利润不折手段,且没有底线。他们不会关注公司的长期发展,如果分拆能够推高市值,能让他们赚到钱,那么就分拆,如果合并有利,那么就合并。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喜新厌旧,过去,他们喜欢微软,然后是雅虎,进而是思科,后来是谷歌。谷歌还是现在时,不过它已经不是独一无二的了,它有了竞争对手,Facebook。这个时候,只要谷歌表现出一丝颓势,那么华尔街就会毫不犹豫地再演一次弃如敝屣的戏码。华尔街信仰一叶知秋。树叶一旦黄了,他们就会溜之大吉。谷歌绝对不允许自己被丢弃。因为一旦发生了丢弃,问题就会一个接着一个。最为关键的是,对人才的吸引力会大幅度降低。科技企业吸引不来人才,或者是人才的流入小于人才的流失,那么这个科技公司就没前途了。

其次,谷歌正在被时代抛离。大数据来了,用户还是那些用户,却也不是那些用户,他们变得清晰了,通过大数据,用户的爱好、性格、收入、年龄、消费习惯等等都一丝不挂的摆在广告商面前,广告商们只要圈定自己的目标客户,然后再缴纳广告费就可以了。他们的广告会送到这些最有可能接受的用户眼里。这种模式对谷歌的营收模式是一手命中十环的猴子摘桃。谷歌就是靠广告过日子的,几乎所有的有效动作都围绕广告展开。忽然之间,时代变了,广告主们有了新的选择,新的选择一样有效。晴天霹雳。过去,因为谷歌的特殊性,有效的广告只有谷歌一家(相对而言),垄断利润赚得不愿意赚了,现在,搜索市场上,谷歌依然是垄断地位,但是广告商们却不再是那些广告商了,他们中的一部分跑到Facebook那边去了。北京时间2015年2月25日,Facebook宣布其活跃广告主的数量已经达到200万,较2014年7月的150万增加了33%。根据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的数据,谷歌目前是全球数字广告市场的领先者,份额达到31.1%。不过谷歌的份额2014年小幅下降,低于2013年的33.6%。另一方面,Facebook的份额则从2013年的5.8%上升至2014年的7.8%。

过去,谷歌的对手是雅虎,是微软,想象中的对手是亚马逊。今天,它发现自己的对手不是不堪一击的雅虎,也不是有钱有坚持的微软,更不是胡乱伸手的亚马逊,而是时代。时代掀开了新的一页,移动时代来了,大数据时代来了。谷歌从未来公司变成了现在公司。

再次,谷歌的营收比较单一,差不多都是广告,虽然投资了不少项目,也研究了不少项目,这些项目不错,外行人都能一眼看出很有未来,可问题恰恰就出在这个很有未来上面,它们领先时代太多了。支撑它们的周边与基础都还没有准备好。一项研究如果领先时代太多,结果只能是淹没在故纸堆里。这种淹没可能是一时的,也可能是一世。孟德尔的研究35年之后才大放异彩,爱因斯坦没有拿到1912年的诺贝尔奖。这两个是重见天日的例子。还有不少永远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研究还能翻身农奴把歌唱,产品基本上都死掉了。

本来,谷歌抓住了一个现在,就是安卓。但是,谷歌并没有处理好这个现在。一方面,苹果太强势,把智能手机的钱都赚走了,留给安卓的没有多少,谷歌也不好雁过拔毛,引起众怒,微软的备胎已经当了多少年,头发都快等白了。另一方面,它的手腕不够高,一直摆不平三星,还有一个望洋兴叹的中国大陆市场。时至今日,谷歌为自己的不够圆滑付出了代价。我不知道布林和佩奇是不是体会了一回“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反正,离开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喊一声爷我不爽,你这儿问题多多。可再回来就难了。说一句题外话:不知道某些人有没有因为谷歌的冲冠一怒笑晕在厕所。扣掉三星,扣掉中国,谷歌的安卓地盘就不大了。这个时候,Google Glass肩负的东西就多了。

最后,Google Glass并非没有翻身的希望。新一代Google Glass放弃独立地位,与安卓系统配合,走Apple Watch之于iOS的路子,价钱又有吸引力和说服力,也不好说会不会失败。当然,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还要借鉴一下Apple Watch卖多少。如果Google Glass成功,相当于为原生安卓加了一道保险,善莫大焉。

综上,Google glass并不只是一个失败然后回炉再造的项目,它有更多的本身之外的意义。

雷锋网特约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特约作者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