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驾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脑洞 正文
发私信给大壮旅
发送

1

一个卖纸巾的公司,这次要颠覆好莱坞

本文作者:大壮旅 2015-07-23 08:28
导语:亚马逊已经历经20年风风雨雨,但现在它想上大银幕。未来的亚马逊,将会从一个全美最大的互联网零售商转型为能与Netflix和Hulu对抗的顶级内容提供商。

一个卖纸巾的公司,这次要颠覆好莱坞

如果你还记得,年初时亚马逊曾签约著名导演伍迪·艾伦为其拍电视剧,那应该可以想见,未来的亚马逊,将会从一个全美最大的互联网零售商转型为能与Netflix和Hulu对抗的顶级内容提供商。

这一重任落到了Roy Price的身上,他是亚马逊制片室的主管,在改造亚马逊的道路上砥砺前行。最近,他和Ted Hope(一位独立电影老手,在一月加入亚马逊,并主导公司进军原创电影的宏伟计划)接受了外媒THR的采访,谈及了亚马逊进军好莱坞的计划。

以《鸟人》为目标

47岁的Price平时穿的像个西雅图的网络公司主管,一条深色牛仔裤配皮夹克,午餐时他会穿的更另类,白裤子配花衬衫。但他毕竟出身好莱坞,其父Frank Price在20世纪八十年代就是环球影业的主管。他祖父Roy Huggins更《洛克福德档案》的联合制片人。他在比弗利山庄长大,早年供职于迪士尼公司,负责动画剧集的制作,而后在咨询公司干过一段时间,直到2004年全家迁居到西雅图加入亚马逊。而在09年,他主导了亚马逊制片室的创立。

亚马逊已经历经20年风风雨雨,但现在Price要将亚马逊带上大银幕。52岁的Hope已经领到了他的任务,在一年内给自家的流媒体服务添加12部剧,平均预算在500万到2500万美元,并在上线后一两个月内将潜在的客户升级成Prime会员。

亚马逊已因其制作的剧集《透明人生》(Transparent),获得了两座金球奖,而且开出的价码也吸引了很多顶级制作人,如Ridley Scott和伍迪·艾伦。

透明人生讲述了一位由男性转变女人的变性人的生活,故事发生在她,孩子和前妻之间。这部剧锁定了七月十六号艾美奖的提名,第二季也将在年内回归。鉴于亚马逊和Netflix一样从不公布观众数,我们也就无从得知多少人用亚马逊的Prime Instant Video服务观看过。但不管怎样,亚马逊已经成功上了道。

而亚马逊的第一部电影——由Spike Lee执导的Chi-Rag(取材自古希腊喜剧《吕西斯忒拉忒》)极有可能能搭上颁奖季的车,内部人士甚至认为该影片有角逐2015年奥斯卡的水准。“我们需要一个有远见的导演来制作无与伦比的电影。”Hope说道,他曾经参与了《麦克马伦兄弟》和《冰风暴》的制作。Price认为《模仿游戏》,《鸟人》和《布达佩斯大饭店》这类电影都是亚马逊制片室的目标。“我们要做的电影不是简单的青少年爆米花电影。”

当然,亚马逊进军内容领域的首要目标,是提高用户忠诚度,以便在零售领域再下一城。“这样可以让消费者把购物车填的更满,并把你牢牢的绑在亚马逊的生态圈里。”BTIG的媒体分析师Rich Greenfield说道。

贝索斯通过互联网赚的盆满钵满(亚马逊年均收入890亿美元,市值达到2000亿美元)。“你可以拥有最顶尖的科技和商业模式,但如果你故事讲得不好,电影依然没人买单,连带着零售业也会受影响。”贝索斯曾在THR的采访中说道。

背离好莱坞

与Netflix一头扎进预算1亿美元的纸牌屋制作中不同,亚马逊制片室在头几年主要是探索自家的原创剧集,主要做众包的脚本服务并征集优秀的剧本。但是2012年,Price开始了工作室团队的建设,雇佣Joe Lewis和Tara Sorensen分别负责喜剧和儿童节目的制作,并且开始了亚马逊14部试播剧的制作。他的想法很独特,被不少业界的人嗤之以鼻,即将这些试播剧都放到网上,让观众决定哪些会继续拍下去。但第一波攻势影响力没有想象中的大,最后只诞生了两部喜剧,其中一个描写硅谷生活的Betas,只播了11集就被砍了。

直到得到好莱坞的关注之前,亚马逊制片室都好像一所社区大学。“我当时别无选择”,Jill Soloway(金牌剧集Six Feet Under的作者)回忆起2013年将《透明人生》剧本卖给亚马逊时的情景时说。她记得当时自己还问过经纪人,为什么要把剧本卖到一个平时自己买纸巾的地方。两年后,她与亚马逊签了一份每年400万美元的合同,直到这时,她才真的醒悟过来,“他们需要的不是普通的东西,而是一些颠覆性的内容。”

一个卖纸巾的公司,这次要颠覆好莱坞

《透明人生》海报

Price想用创新方式,让亚马逊制片室变得独具一格。这恐怕也是好莱坞虽然关注亚马逊流媒体服务,但仍对它持怀疑态度的原因。Price被好莱坞认为很俗,他懂流行文化,喜欢在讲话中引经据典。如:“你读过《顾虑》(Scruples)这本书吗?它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但对于工作室的创新战略,他却很难准确表述。在被问到到底要寻找什么样的项目时,他说道:“我现在说不太清,因为说得过于清楚我们就会变得程式化,这不是我们的风格。”后来他承认自己想专注一种类型的剧集。

Price去年搬回了洛杉矶,但其西雅图式的做事风格还是如影随形。在一个拍马屁之风盛行的地方,亚马逊却不吃这一套。Price的团队比起人们印象中亚马逊的形象,更像一个野鸡团队。工作室连个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所有会议也只能在一个公开的会议室召开。工作上的事他更喜欢用邮件来联系,“可能我一天都打不了几通电话”,他说道。电视部门的主管Ari Greenburg表示,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Price搞定并付款。“他有些古怪,但随着工作室走上正轨,他的人格魅力让我们觉得与他共事是很大的乐趣。”

但也曾出现过混乱。《X档案》制作人Chris Cater的新科幻剧集在开拍前被砍。五月时,伍迪·艾伦在戛纳电影节的一番话也引起轩然大波,他说:“自从同意为亚马逊拍电视剧后,我无时不刻不在后悔。”一月举行的金球奖颁奖礼上,Lewis对观众拍照的事也上了头条,因为这不太像是Netflix或者HBO的主管会做的事。

这些好的坏的交织在一起让亚马逊赢得了局外人的名号,因为他不愿遵守那些统治整个娱乐产业几十年的传统和信条。“他们不是来适应好莱坞的节奏的”。Carlton Cuse说道,虽然他的剧集刚刚被砍,但他仰慕亚马逊。“他们带来了自己的企业文化,并且坚信只要坚持自己的文化和信条,就能在娱乐行业走出一条与零售业一样的成功之路。

自由创作

也许他们能成功,毕竟顶级人才最爱的是大手笔的投资和观众,至于其它传统,根本不重要。而且亚马逊也一直在成长,去年升级到Prime会员的人已经占到会员的53%。今年一月的一项分析显示,亚马逊Prime会员已经达到4000万,比Netflix的3800万稍微占优。今年春天来自Nielsen的数据则显示,大约13%的美国家庭使用过亚马逊视频服务,是Hulu的两倍,但依然落后于Netflix恐怖的36%市场占有率。

亚马逊同样现金流丰厚,而且手笔很大。现在旗下剧集每集预算一般都在200到400万美元之间,最近又有些增长。有了大手笔投资,一些资深圈内人也纷纷投怀送抱。在下一波即将开拍的剧集中就有Lynda Obst和David E.Kelly的加盟。亚马逊甚至给Kevin Costner开出了每集50万美元的片酬,不过最终他还是婉拒了邀约。

经纪公司都喜欢亚马逊的大手笔前期承诺和较少的干涉。但与Netflix一样,他们不太放心亚马逊并不清晰的商业模式,害怕会因此形成垄断,而这才是真正挣大钱的路子。“我们欣赏的是他们愿意花大钱,并鼓励自由创作,最后的作品不会遭过分剪辑。”Chris Silbermann说道,他称赞Price帮助亚马逊在好莱坞占据一席之地。”

制作电视剧集是一回事,登上大银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随着亚马逊的不断成长,它面对的对手也会变得愈发强大。比如,亚马逊的放映一两个月后就上线互联网的计划,并没有让影院大佬高兴起来(之前这一时间会是9个月到1年)。电影制作人也不怎么喜欢这一计划,他们更喜欢在影院进行长线放映(比如《模仿游戏》就在影院放映了5个月。如果没有长线放映而直接网络发行,可能根本没机会拿到奥斯卡的提名)。

Price和Hope都强调亚马逊同Netflix的并行放映策略不同,他们旗下的电影首选放映地还是电影院。“我们的重心在剧场,未来我们的放映规模将会达到500到1000家影院,会找到可行方法实现这一目标”,Hope说道。

他不愿透露下一步的计划,但消息显示Spike Lee计划中还会加入Elvis&Nixon,一部描绘尼克松总统与猫王之间友谊的电影。规划中的还有一部Jim Jarmusch的电影,和Terry Gilliam的《谁杀死了唐吉可德》。而最后一部可能是科波拉指导的《你好安妮》。这一蓝图符合Hope的口味,而且显示出亚马逊不会跟在Netflix屁股后面,投资8000万美元制作Adam Sandler的电影,相反,亚马逊可能会加大对文艺片的投入。

亚马逊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可能好莱坞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它的计划带有实验和赌博的色彩。但也有认为,我们需要亚马逊的成功,只有竞争才能让娱乐界蓬勃发展。

via thr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