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基础-线性代数与矩阵论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特写 正文
发私信给金红
发送

13

优必选周剑:机器人做硬件不赚钱,生态可以

本文作者:金红 2015-07-15 18:53
导语:因为在日本看到一款很感兴趣的人形机器人但遭到对方不友好的待遇,于是他“一怒之下”回国创业,决心要做一款完全自主研发的国产人形机器人,之后甚至为此开始卖房子卖资产。

优必选周剑:机器人做硬件不赚钱,生态可以

很多人对于周剑的认识,更多的是对其创业经历的乐道。之前很多报道称,周剑是因为08年在日本一个机器人展会上看到一个很感兴趣的人形机器人但遭到对方不友好的待遇,才“一怒之下”回国创业,决心要做一款完全自主研发的国产人形机器人,之后甚至为此开始卖房子卖资产。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不过更多人的理解是,这是一个比较冲动的年轻人做了一件冲动事。

当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提起这段轶事时,周剑表示当时确实是看到一款机器人,是本田公司的人形机器人ASIMO(阿西莫),不过并没有媒体说的那么夸张,“态度不好谈不上,只是问了对方很多问题却没有得到太多回复”。周剑问的多是一些技术和使用上的问题,不过或许是对方不知道自己是干嘛的,并未给出比较详细的回答。

这次的经历让周剑感到一些不愉快,不过真正触发他决定创业做机器人,是因为当时发现日本的机器人普遍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价格过高,一个普通机器人价位通常在几十万人民币,这对于机器人走入普通消费者家庭存在很大困难,另一个就是不能通过编程自定义行为。“消费者很难去使用这个机器人,换句话说机器人只能做demo,一些提前预定的动作,你看完就完了。比如说当时他演示了几个舞蹈,但我要想让它跳另外一个舞蹈,他当时回答我说,那我可能要一个礼拜后才能给你编出来。”

回国后,周剑就开始准备做自己的机器人。那个时候国内服务机器人行业还刚刚起步,也没有多少借鉴的经验,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包括组建团队也无法在国内招揽到比较专业的人才,最后就是直接从之前创业的公司团队中组建了一支新团队,一切就这样开始了。他唯一清楚的是,他要将机器人成本降下来,另外就是要让用户可以DIY机器人行为。

一个舵机,做了五年

与我们对机器人的理解一样,在周剑看来机器人应该是像电影《变形金刚》里的各路金刚或者《人工智能》中外形与人类无异被植入自主情感的机器男孩大卫,总之,最基本的应该拥有人形的外观,“机器人,在我从小的理解里,机器人就跟变形金刚一样有着人类外形和人类行动能力的。”所以,他选择了做人形机器人。

不过,对于机器人而言,它可以在某些逻辑方面远远超越人类能力,如运算,而在基本的人类行动能力上,则如刚出生的婴儿,即使是站立和行走都非易事,背后需要复杂的技术来支撑。这并非是一个讨巧的做法,这个时候很多人也开始做人形机器人,不过更多的选择用滑轮代替,或是直接采用日本或韩国的舵机,自己去研发的很少。

舵机是整个人形机器人技术的突破口,也是人形机器人动力的来源,类似人的关节,通过控制信号就可完成各种动作,也可称为自由度。

这一做,就是5年。直到2012年3月31日,周剑才克服了伺服舵机的难题。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正式成立公司,在这之前他说自己根本没有心思去成立公司。他说自己并非一个冲动的人,当初也并不是抱着倾家荡产的想法去做机器人,只是没想到光是一个舵机就花了那么久。当时整个研发团队几年下来的运营都靠自己的钱来维持,前前后后投入近半亿,自己的钱没了就用手下另外一家公司赚的钱来填补,后来那家公司的合伙人都不愿意再为这个无底洞烧钱了。实在没钱的时候,公司做了几款能变现的智能家居机器人,如智能空气净化器以及智能清洁机器人等,一度勉强维持公司生存。

直到2013年底,优必选推出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产品,阿尔法(Alpha)1代。阿尔法1代是国内少有的采用了自主研发舵机的机器人,一共有16个舵机,可完成行走、踢腿甚至跳舞等对于机器人而言的高难度动作。还可通过3D可视化动作编辑软件对机器人自定义动作。这款机器人定价6000元左右,虽然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仍然过高,但相对动辄十几万的机器人,已属低价。当初他想做的两件事,做到了。

机器人要如何赚钱

或许是因为前期投入的资金太多长久未实现盈利,在解决了舵机这个核心问题成功让机器人行走起来后,周剑开始更多的思考商业模式想要公司尽快走出一条可盈利的道路。

尽管成功将舵机的成本做到国外同等质量水平产品价格的四分之一以下,在舵机技术上甚至可与日本、韩国以及瑞士等顶尖的公司比肩,不过周剑还是开始出现危机感,在他看来这个技术门槛等于时间门槛的行业,即使你今天超越了别人,很快就能被人复制甚至超越了,“我们现在的优势只是先发优势,今天我可以靠硬件赚钱,但明天可能就赚不了了”。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周剑也成为“硬件+软件+服务”才是未来的笃信者,也就是所谓的生态。“做硬件没有钱,做软件也没有钱,硬件+软件+服务才是未来。”

做生态离不开软硬结合,在优必选即将于下半年推出的阿尔法二代中,开始加入了软件部分。这是国内首款仿“人脑”智能人形机器人,内置了Linuxs系统和安卓系统,接入WiFi以及科大讯飞的语音,可实现完全无障碍的“交流”。而内置系统更大的意义在于创造了一个平台,可供开发者开发一些App,而用户则根据自己的需求下载一些App,通过这些App可拓展机器人的功能,“例如你想学习西班牙语,就可以下载学习西班牙语的App,这个时候你的机器人就可以教你学西班牙语了”这就是周剑口中属于人形机器人的生态。“未来的生态就是,机器人我可以免费送给你,你需要什么可以去网上下载App,但是我要收费。”

这样的生态其实并不是让人很理解,在我们看来,机器人应该是万能的,而不是像手机一样需要大量的App来控制,理想的结果是我想让它说西班牙语它就能说西班牙语。周剑说这种情况在结果上是可以实现,但不现实,因为如果把所有的数据全部放在机器人系统内,机器人会无法承受,可取的做法是使用云端,机器人可在需要时调用上面的数据。而至于哪些软件能在机器人上应用,周剑表示所有的娱乐教育、股票等软件都可以,只不过是个操作问题而已。“比如说你说句英文,它给你打个分,认为你说的不正确,还可以说出正确的,这个是可以开发的,这样的应用场景还有唱歌软件,唱完还可以分享出去,这个玩法是不受限制的。”

同时,周剑的机器人生态还包括要成为智能家居的入口。尽管目前的现象是只要是能挤进家居一隅的有着智能属性的硬件,都在抢占这个入口,不过,周剑依然信心满满,在他看来人形机器人光是在外形上就赢了。“没有人愿意对着电视、音箱、电冰箱这些说话,因为很傻,但是人就不一样了,你会很愿意和人说话,因为很自然”人形机器人的先天优势在于有着仿人类的外观骨骼,无形中拉近了与人类的距离,在交互上更具情感化。“为什么《变形金刚》里所有的机器人都是人类的样子,这是因为人类对机器人存在的这种认知和渴望。”

当然,一切的生态建立在用户上,即产品销售量。周剑透露公司今年已完成6000万人民币的订单,预计年终将达到1亿,明年则可能达到6亿。而在解决了硬件难题后,阿尔法的产品研发周期也正在缩减,除了即将于10月小批量量产的阿尔法2代,还有一款1米4高的人形机器人将于年底出样机版,与阿里巴巴近期投资的机器人Pepper在功能上类似,面向to C做导游、接待等工作,“但我的工业设计都是海外做的,会比较好看”,周剑又强调了它们之间的差异。另外周剑还透露公司正在研发一款新品,不过对于更多细节,他选择保密,“是很有意思的一款机器人”,他很吊人胃口地笑着说道。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