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防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特写 正文
发私信给贺亮
发送

3

巴黎恐袭背后,还有一场匿名黑客狙击“伊斯兰国”的网络大战

本文作者:贺亮 2015-11-17 19:08
导语:其实早在巴黎恐怖袭击发生之前,已经有一个明叫Anonymous的匿名黑客组织,在计算机网络的另一头,打击“伊斯兰国”

巴黎恐袭背后,还有一场匿名黑客狙击“伊斯兰国”的网络大战当基地组织有关的武装分子在《查利周刊》巴黎办事处射杀12人,随后”伊斯兰国”一名持枪歹徒的连续射击又夺去了5余人性命,看着圣战分子的消息不断弹出新闻界面,John Chase,这个波士顿25岁的年轻人被激怒了。他意识到,这场战争必须要停止。

一个青年和一群Anonymous

尽管Chase只有高中文凭,但是他好像在计算机研究上天赋异禀。7岁时,他开始摆弄代码,后来做过自由网页设计师和社交媒体规划。他现在,拿手里的技术开始对抗”伊斯兰国”。

汇集了其他黑客的成果,他编了一个拥有26000个和“伊斯兰国”有关的Twitter账户。他建立了一个公示这些信息的网站,使它免受同情“伊斯兰国”的黑客侵袭。他还设置了一个黑客探测代号—XRSone,然后向任何想参与的人游说。这样做之后,Chase很快成为 #OpISIS的非官方发言人。同时,也卷入到这场21世纪最奇怪的战争之中。

一年后,一个由临时志愿者、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专家组成的群体发动了一场针对“伊斯兰国”及其虚拟支持者的网络战争。在这一反“伊斯兰国”军队中,有不少人认同这一毫不知名的黑客群体。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不同的遭遇。通过其病毒工程的宣传和在线招聘他们相聚于此。不过,这群人除了对计算机感兴趣以外,几乎没什么相同点。而且,”伊斯兰国”已经侵入他们的领域,这些黑客发誓要誓死反击。

虽然该组织的成绩时起时落,但是过去的这九个月频繁地、有杀伤力地对“伊斯兰国”网站攻击的意义,却非常重大。截至目前,这些黑客称已经解除了149个“伊斯兰国”的联系网站和标记约101000个Twitter账户和5900个宣传视频。与此同时,这个临时志愿组织已经变成了新的组织。他们开始在Twitter的“城市广场”和深网的内部摆明打击”伊斯兰国”的姿态。

而此时,已经把注意力转向其他追求的Chase正在书写一个典型的志愿者故事,他们跟踪和抵制”伊斯兰国”的在线宣传设备。这些戴着头巾的黑客行动者里几乎没有网络专家。相反,他们都是业余爱好者,同时具有强烈的正义感,蔑视形形色色的原教旨主义者。这其中,很多都是年轻人。有些看上去甚至更加老练,就像前军事专家一样干练。最老的是50岁,而这些黑客主义者口中的“要做些什么”就是要打击“伊斯兰国”,哪怕他们做的有时仅仅是通过谷歌翻译来查询可疑的推特账号。

就在此刻,Anonymous出现了。Anonymous并不为真正的战争双方站队,而是在网络论坛下制造恶作剧。该组织因其随意、激进的政治被诟病,但是在2005年前后组织规模却越来越大。它的第一次“政治手术”是尴尬的汤姆克鲁斯视频受到抑制之后,网络讨伐山达基教会。

#OpPayback与#OpISIS

从此,Anonymous的行动开始由无厘头的谩骂嘲笑,变成更多有缘由的批评指责。反对独裁,要求建立自由开放的互联网。2010年,该组织上线#OpPayback,报复贝宝(全球最大的在线支付平台),暂停支付给维基解密的一批美国机密文件。这之后是一系列日益政治化的行动:支持占领华尔街运动、阿拉伯之春抗议、反对中央情报局和国际刑警组织、反对缅甸歧视穆斯林、代表香港本土人士抗议。最近,Anonymous发起了一场混乱的运动,反对所谓的三k党成员。正如黑客主义作家Paul Williams写的那样,“Anonymous已经决定他们不再抽象地玩弄粪便学和足跖疣熊。”

如今,在与”伊斯兰国”的斗争中,黑客们全都发现自己被一个潜在的生存危机拆分了。如果Anonymous为不受限的使用网络辩护的话,可以保证将包括”伊斯兰国”的激进分子排除在外吗?当组内成员发现他们在做的同样是和美国政府一样的蔑视权威的目的时,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在网络空间的激烈讨论中,尽管一些反”伊斯兰国”特工现在否认他们和Anonymous有牵连,但有自我认知的Anonymous成员在尽力争取让前途不明的Anonymous回归初心。#OpISIS和Anonymous在成员、图案、策略上全都共享。

对大部分卷入到#OpISIS临时工作的黑客主义者来说,事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在社区网站上写上支持Anonymous,有一个成员总结了反”伊斯兰国”的立场,“从一个崇尚自由言论的群体中带走自由群体,实在太‘有趣’。告知那些愉快地砍掉你的头的人和迷失的国家电视台,同样‘有趣’。”

和大多数黑客主义群体一样,#OpISIS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并没有主要头目。但是持续不断的工作让十几个长期服务的成员逐渐成为团队的核心,然后他们开始领导成百上千的志愿者。看似碎片化的组织开始负责不同的工作,攻击网站、给Twitter 账户添加标签、定位宣传视频、侵占圣战论坛。他们时而团聚一起,时而分头行动,虽然有时出现混乱。但是,他们成绩显著。

@CtrlSec的Tweets

四个Twitter账户,成为反对”伊斯兰国”的Twitter战场的中坚力量。有了几百名志愿者的名单,这些人在过去的九个月中不断侵扰和”伊斯兰国”有关的Twitter账户,每小时5次,每次3遍。这些账户由@CtrlSec管理协调,旗下还分别有@CtrlSec0,@CtrlSec1,@CtrlSec2 。对于Anonymous的老成员,在查里大屠杀之后,也加入反对”伊斯兰国”的战争之中。

毫无疑问,”伊斯兰国”的账号需要下线。“我们相信我们联合的人民可以向伊斯兰国告知,他们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同时证明,如果人民都可以站起来反抗伊斯兰国,那政府也一定可以。伊斯兰国就是人类社会和网络世界的一场瘟疫。“Mikro(账号操作者的假名)在邮件中写道。

但现实是,Twitter已经成为”伊斯兰国”宣传的基础平台。他们利用Twitter肆意宣讲战略,为战争做好一切准备。去年,摩苏尔圣战分子写下#AllEyesOnISIS的标签,他们在2014年8月19日通过社交媒体向世界喋喋不休地向世界宣告。

几个月来,Twitter一直在宽松的言论政策平台和恐怖分子宣传工具中,做出权衡。它甚至被期许成为管控恐怖分子的发声工具而非战争武器。不过尽管Twitter严加防范,”伊斯兰国”还是凭借强大生命力一直在此活跃。据称,从2014年9月至12月,该组织支持者总共使用了46000至70000个Twitter账户。

然而Twitter仍然是让”伊斯兰国”远离网络的主战场。黑客主义者仍然在努力摧毁该组织的网站、网页。这是传统黑客的领域: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DDoS)到过载服务器,SQL注入攻击劫持网站。当然这些在美国法律看来都是非法的。

巴黎恐袭背后,还有一场匿名黑客狙击“伊斯兰国”的网络大战其实大多数的网络攻击都被GhostSec操控,很多现任和前任的Anonymous成员都来自于此。通过加密聊天,GhostSec代表解释道,他们是一个由一天工作16小时、一周工作七天的一个个内部小组组成。这些志愿者既负责表面层次和隐藏(“深网”)互联网识别,又报告疑似”伊斯兰国”网站。其成员说,GhostSec现在每天将近获得500条提示。

这些黑客主义者在网站被终止之前,也需要申请一个严格的审查程序。据GhostSec负责人介绍,每一个潜在目标都会至少被五名成员审查,(都通都有说阿拉伯语言的人)然后按威胁级别排序,大多数黑客主义者都会紧盯”伊斯兰国”的招聘网站。

最常见的攻击是通过DDoS,他们会把电脑变成向目标网络服务器连接的巨大火速 “僵尸网络”。 因为如果网站同时容纳这么多的访问者,这会导致服务中断,并且有时会对服务器设备造成物理伤害。这些攻击主要是关于征收成本,从而使对手的资源耗尽。一个黑客解释说,它只需60美元的“租金”在俄罗斯黑市租有10000台电脑的僵尸网络,或几百美元就能租有250000台机器的僵尸网络。

随着时间流逝,GhostSec发现很容易在佚名网站发动攻击前,在他们的服务器上看到”伊斯兰国”网站的域名。同时表示,60%的合作主机一旦引起注意就会被清除内容。当被问及这是否会对“伊斯兰国”的网络言论自由造成影响时,他们表示,正常言论不会被抹杀。

后续进展

看了这场奇怪的地下战争之后,政府官员和国防分析师肯定会有一个疑问,Anonymous也有相似的问题,就是关于国际冲突双方新一轮的黑客行为的争议性问题。

禁止Twitter账户,限制网页,好战身份识别等等措施都不能阻止“伊斯兰国”。阻止圣战分子流动,建立新的世界秩序也没有必要。它永远解放不了伊朗和伊拉克。

那么这场网络战争的意义何在呢?就像有人在Twitter里写到的,我们绝不容忍这样的恐怖事件发生,而且要让每一个人清醒地认识到事情的真相。

via foreignpolicy

相关阅读:

巴黎恐怖袭击震惊全球,网络战场硝烟从未停止

恐怖组织借助无人机勘察敌情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