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掘金最佳案例年度评选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张伟
发送

1

欠款、离职、融资难,易到遭遇乐视入主后最大困境

本文作者:张伟 2017-01-19 16:44
导语:易到正深陷连环危机之中。

欠款、离职、融资难,易到遭遇乐视入主后最大困境

易到总裁 彭钢

“后半年大家都人心惶惶的,谁干得开心?”一位去年从易到离职的员工向雷锋网抱怨道。

2015年10月,因为乐视相助而“起死回生”的易到(彼时仍称“易到用车”),如今再次身陷困境。

不太健康的资金链

如果要从连环危机中找出罪魁祸首,所有的迹象都指向易到的资金链——目前它貌似不太健康。其中,最为直接的表现是2016年11月媒体曝光的易到拖欠客服供应商款项事件。

当时的报道指出,易到已拖欠客服供应商河北中锐费用达200多万元,共有5、6家类似供应商被拖欠费用,截至2016年9月,总额达5000万元。

易到方面称已于8月终止与河北中锐合作,因尚有事宜未处理完结,因此部分尾款未结清。易到负责人杨昭表示,“确实存在未支付客服承包商的现象,之所以拖欠是因为易到的融资还没到账。”并透露,“本月底可能会有资金到账,将欠款归还给这些客服承包企业。”

然而,在11月22日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针对客服供应商欠款事件,易到COO冯全林表示,经调查发现,其中有一家公司3月份就不合作,还有一家公司尾款只有5000元未结。同时称易到因近期推广智能客服,所以减少人工客服供应商合作伙伴,由此引起合作伙伴不满所以才会有欠款事件出现。这一回应明确否认大额欠款的存在。

可以看出,易到官方先后两次回应明显矛盾,其内部似乎并未就此事统一口径。后来的12月20日,易到开始进行客服升级,引入了智能客服“小易机器人”,欠款事件也逐渐没了音讯。

然而,2017年1月18日,又有媒体报道称,易到曾经的客服提供商九五太维已向易到发出律师函,要求易到尽快偿还所拖欠的80余万元欠款,否则将向法院提起诉讼。

接受媒体采访时,九五太维营销总监彭剑还介绍,“2016年9月,易到在召开供应商大会时拖欠客服供应商欠款便达5600万元。现在的欠款总额只多不少。”

而且,与此消息一起曝出的还有,此前被易到拖欠费用的河北中锐目前仍有130万元未结清,另外还有两家企业分别被拖欠的金额高达千万。

3个月过去,易到仍未妥善解决客服供应商欠款问题,种种迹象表明,易到资金链状况不佳。

连锁反应

一位接近易到的人士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易到目前的现金流主要来源于“充值返现”。他解释称,“后半年公司融资一直没有到位,资金紧张。”而且,控股方乐视也陷入到资金紧张的窘境。这就能解释易到为何一直在持续进行比例不等的“充返”活动,甚至你现在打开易到APP,第一个弹窗便是“充返”活动界面。

根据易到官方数据,2015年11月至2016年6月30日,易到227天的“100%充返”活动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而这就意味着易到平台需要在未来运营中补贴用户超过60亿元。此类“烧钱”策略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深谙此理的易到也没有放弃融资的努力。2016年9月份,有传言称易到完成融资60亿元,但直至现在也未任何官方消息公布出来,似乎过程有些艰难。易到COO冯全林在那场媒体沟通会上也表示,融资一直在进行,有消息会在合适的时机公布。

目前看来,易到最后一轮资金还是来源于乐视的7亿美元注资,付出的是70%股权代价,而那已经是2015年10月份的事情。

这漫长的一年多时间里,易到依靠着“充返”,勉力维持其资金链不至于断裂。目前,也未有任何消息表明易到在其他业务上的收入可以为网约车平台造血。在雷锋网看来,易到已对“充返”成瘾。

屋漏偏风连夜雨,在欠款事件之后,今年1月4日,媒体曝出易到司机提现遭遇故障,事件波及该公司数十位司机。易到1月9日回应称其正在与国家有关部门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进行数据对接,部分系统功能受到影响,目前车主端提现时间为工作日10-15时,“不能提现”纯属谣言。

不过,一名易到司机在1月9日13-14点之间提现多次得到的结果仍为失败。司机“无法提现”波及到了用户使用易到用车。据接单司机表示,由于很多易到平台司机去到易到公司“讨薪”,所以在线的车辆减少,可以随意“挑活”,用户叫车难度加大。此外,从易到贴吧和易到官方微博的用户反馈也可看出端倪。

易到方面的乘车费用也在上涨,而且很多时候乘客支付的费用与司机端收到的数额相差较大,司机端和乘客端都遭到了一定程度的费用克扣,这可能意味着更多的钱流向了平台方。

一位在易到平台上从事服务的司机向雷锋网表示,“(易到)一单显示89元,还说补贴0.8倍,送到后显示就是89元,我实得65元,可乘客端显示支付110多元。”但这类反馈并未有官方回应。

文首提及的前易到员工向雷锋网透露,“(公司绩效)去年(2015年)是一个季度一评一发,今年(2016年)开始半年一评,而且还要分三个月进行发放。”而目前是什么状况该员工并不了解。

以上所有问题的出现,会否是这条不太健康的资金链产生的连锁反应?目前还有待考证。

人员动荡

除了资金链的问题之外,易到这半年来在人事上也不断有坏消息传出。

2016年6月,从乐视空降易到担任投融资副总裁不到4个月的孙可秘密离职;9月26日,易到创始人周航离职的传闻在朋友圈内传播,并称现总裁彭钢(原乐视控股CMO)可能接任CEO职务。与此传闻并发的还有易到融资的消息,易到方面称这一传闻纯属谣言,都是为了达到破坏易到正常经营秩序与阻击融资的目的。

后来的结果也证实周航仍在易到,但其话语权正在旁落,只在周一参加例会,多数时候扮演的是易到形象代言人的角色。有媒体报道称,周航的朋友圈更多地关注起了旅行、美食与酒。

真正主导易到运作的是2016年初从乐视空降易到担任总裁的彭钢,“因为彭钢代表的是投资方的利益,所以很多事情航叔(周航)只能看着或是默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易到员工接受雷锋网采访时表示,“很多事情都是老彭在管。

他还提到,彭钢对手下人并不信任,无论新老易到人都是这样,“他什么都想管……”

采访中,该离职员工介绍,彭钢带给易到的是乐视的生态打法,紧紧围绕着乐视的子生态进行化反:充值送手机、送电视等,整个圈子越做越小,据称营销效果也不是很好。“易到此前的市场营销活动、品牌合作策略都被停了”,他说,剩下的只有“充返”和生态化反。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离开易到,2016年年末,曾负责易到市场营销的胡绪雷便跳槽到了首汽约车,担任CMO,还带了团队中的很多人。当雷锋网向胡绪雷问及此事时,他选择了回避。

此外,那位已离职的易到员工还告诉雷锋网,此前被招入易到的前优步中国员工一开始还受到重用,但后来也被逐渐“调整”,甚至离开。

小有所成

事实上,在加入到乐视生态之后,易到确实取得了一些成就。

自从去年 10 月 19 日到2016年6月21日为止,在易到被乐视收购的 246 天里,其司机、车源、日订单量均突破100万;2016年9月份日均活跃用户数达70.97万,较7月份涨幅达112%;截至今年8—9月,易到月度用户人均总使用次数上涨34.2%,达到24.53次,接近滴滴。

同时,易到开始与乐视进行所谓的“化反”,其逻辑是与乐视的硬件、会员体系、乐视商城整合打通;另一方面,与乐视汽车生态融合,将乐视汽车投放在易到的平台上。此外,还提出了“生态专车”的打法,欲从乘客、车主以及商家三端入手赚取更多收入。

而且,这半年来,易到也从Uber全球、阿里、高德方面引入了很多优秀人才,产品技术方面也有补强。

但是,这些业务的推进和人才的招募都需要资金投入,显然易到手中已经没那么多“闲钱”。曾让易到看到曙光的乐视新引入的168亿元融资,最终也黯淡无光,被确认不得用于偿还易到欠款,易到只得自寻他方。

后记

无论是资金链状况不佳,还是内部人员的高流动性,这些表面所呈现出的危机已经让易到如履薄冰。我们无法明悉易到内部正在经历怎样的困境以及其将造成的后果。

成立6年多的易到,挺过了2015年的那一场“濒死”,又将如何挣脱眼下的桎梏?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欠款、离职、融资难,易到遭遇乐视入主后最大困境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