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大壮旅
发送

1

特斯拉与前Autopilot主管对簿公堂背后:自动驾驶人才争夺战

本文作者:大壮旅 2017-02-01 18:30
导语:硅谷的自动驾驶人才网一直是个小圈子,工程师们不断跳槽,为的就是寻找最好的落脚地。

特斯拉与前Autopilot主管对簿公堂背后:自动驾驶人才争夺战

雷锋网按:特斯拉与 Anderson 对簿公堂的背后折射出一个现状: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汽车巨头与硅谷的人才之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硅谷的自动驾驶人才网络一直是个小圈子,工程师们不断跳槽,为的就是寻找最好的落脚地。

上周,特斯拉将 Autopilot 项目前主管 Sterling Anderson 告上法庭,连带一起卷进诉讼的还有前谷歌自动驾驶项目负责人 Chris Urmson,他在离开谷歌后创办了自动驾驶初创公司 Aurora Innovation,现在 Anderson 也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

特斯拉与 Anderson 对簿公堂的背后折射出一个现状: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汽车巨头与硅谷的人才之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许多工程师也看透了这一点,他们纷纷出走另立门户,通常一个仅有十几名员工的自动驾驶新创公司短时间之内就能卖到数亿美元。这些业内大牛们明白,通用或Uber这类大公司愿意花大价钱购买他们一手创立的公司,因为自己才是真正值钱的筹码。

“自动驾驶汽车发展速度太快,当人们意识到此类产品存在时它们已经快要成为现实了。”谷歌无人车之父 Sebastian Thrun 表示。“所有汽车厂商都把自动驾驶汽车提上了日程,2016 年可以称得上是自动驾驶汽车的觉醒之年。”

2009 年开启谷歌自动驾驶项目(现已独立成为 Waymo 公司 )后,Urmson 带领该团队完成了 180 万英里的路测,但去年 8 月他却选择离开。

Anderson 则是特斯拉 Autopilot 项目的定海神针,在特斯拉因致命车祸而接受监管机构的调查过程中也起到了关键作用,去年 12 月,他也选择了离开。

特斯拉的控诉

据雷锋网了解,特斯拉起诉 Anderson 的原因在于:

  • Sterling Anderson 违反了与特斯拉签署的竞业协议,并试图从特斯拉挖走“至少 12 名”自动驾驶工程师。而且,当 Anderson 还在特斯拉工作时,他就已经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Aurora Innovation。

  • 此外,Anderson 还带走了几百 GB 容量的机密专有数据。

Aurora Innovation 也不甘示弱,上周这家公司进行了反击,称:特斯拉的指责没有任何法律根据,且有着“扼杀竞争对手的不良企图。”

“自动驾驶技术可能成为过去一个世纪以来最有影响力的先进技术。”Kelley Blue Book 分析师 Karl Brauer 说道。“但想要将其引上正途,需要各大高新技术学科进行史无前例的跨界合作,这意味着只有那些积累雄厚的公司才能获得竞争优势。”

在特斯拉将 Anderson 告上法庭之前,业界巨头们纷纷对这样的技术公司进行了兼并与收购。

去年 8 月,Uber 收购了自动驾驶卡车新创公司 Otto,该公司创立仅仅 7 个月,就卖出了 6.8 亿美元的价格。通用汽车去年 3 月份买下了自动驾驶初创公司 Cruise Automation ,这笔交易到去年 7 月以将近 10 亿美元成交。

特斯拉与前Autopilot主管对簿公堂背后:自动驾驶人才争夺战

在一份长达 13 页的控诉中,特斯拉表示,Sterling Anderson 与 Chris Urmson 成立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Aurora Innovation,“通过窃取特斯拉最有价值的信息(自动驾驶路测数据),非法招揽特斯拉员工,Anderson 和他的合伙人寻求打造一家与 Cruise Automation、Otto 一样赚快钱的公司。”

特斯拉的推断正确与否暂且不表,但这一现象也反映了一个事实:在自动驾驶竞争愈加激烈的今天,巨头们愿意溢价收购这样的技术公司。

造富运动

“在自动驾驶领域你追我赶的大背景下,财大气粗的传统汽车厂商推高了人才的溢价,一手开启了一场‘造富运动’。”特斯拉在诉状中写道。“有些小团队虽然只拿出了测试版的软件,但依然能卖出 10 亿美元。”

特斯拉与前Autopilot主管对簿公堂背后:自动驾驶人才争夺战

由于僧多粥少,工程师们有充分的选择余地,仅仅加州,就有 21 家公司拿到了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许可。这其中不仅有传统汽车制造商如福特、宝马等,还有供应商博世、德尔福。

此外,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如 Zoox 和 Drive.ai 等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不可避免的战争

祭起法律大棒的不仅是特斯拉,上个月谷歌也将自家前软件工程师告上了法庭,起诉原因与特斯拉如出一辙:谷歌称该工程师违反了竞业协议,私自占有并使用公司的机密信息。这位名为 Leonid Shamis 的员工,在去年 11 月加入了 Drive.ai。

近些年来,自动驾驶领域的人才流动也越发频繁。

特斯拉与前Autopilot主管对簿公堂背后:自动驾驶人才争夺战

* Andrew Gray 的个人履历

据 Autonews 的报道,其中一个例子是:前特斯拉 Autopilot 团队成员 Andrew Gray ,在特斯拉的两年职业生涯后,他于 2015 年 9 月加入 Cruise Automation。在通用宣布收购 Cruise Automation 之前,Gray 转投 Otto,而在 Uber 收购 Otto 后,他又成为了 Uber 自动驾驶工程师。

这是硅谷自动驾驶人才流动的一个缩影。也许对于某些工程师来说,他们更加偏爱于初创公司,但这类初创公司最终的结果也难逃被大公司“吞并”的命运。

“身处这个行业的公司都像在坐过山车,它们会同时体验到希望、贪婪和恐惧等各种情感。”南卡罗来纳大学法学教授 Bryant Walker Smith 说道。“各家公司对于人才和创意的追逐进入白热化状态,对簿公堂不可避免。”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推荐阅读:

特斯拉起诉其自动驾驶负责人:盗窃公司机密、挖墙脚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特斯拉与前Autopilot主管对簿公堂背后:自动驾驶人才争夺战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