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防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大壮旅
发送

0

不依靠激光雷达,这辆自动驾驶汽车凭什么完成美国东西海岸穿越?

本文作者:大壮旅 2018-12-20 15:32
导语:Pronto 就是准备好了的意思。

不依靠激光雷达,这辆自动驾驶汽车凭什么完成美国东西海岸穿越?

今年 7 月,雷锋网新智驾(微信:AI-Drive)曾报道,“打不死的小强”Anthony Levandowski 携 Kache.ai 重回自动驾驶舞台(该公司资产的实际控制人是 Levandowski 的生父和继母),但关于这家公司的后续报道却几乎为零。

正当大家都觉得 Levandowski 是不是专心憋大招时,又有大新闻曝出:这位天才工程师居然抢先 Elon Musk,不声不响进行了一次 3099 英里(约合 4987 公里)的自动驾驶美国大穿越。同时,这次史诗般的挑战还带出了 Levandowski 的新公司——Pronto.AI。

这次自动驾驶大穿越始于 10 月 26 日的旧金山的金门大桥,一辆改装过的丰田普锐斯用大约 4 天时间一路行驶到纽约曼哈顿的乔治·华盛顿大桥。

可怕的是,这辆车并非什么武装到牙齿的“怪兽”,它只依靠摄像头、计算机和最基本的导航地图就完成了这次近 5000 公里的远征,而且坐在驾驶席上的并非安全驾驶员,而是 Levandowski 本人。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Levandowski 表示,除了根据计划在服务区加油和休息,整个远征他自己没碰过方向盘或油门踏板。“即使当时车里没人,它也一样能顺利开到纽约。”他自信满满说道。

如果 Levandowski 没有说谎,那么这次远征绝对能载入史册,成为人类历史上路程最长的自动驾驶大挑战(无人干预)。其实 Elon Musk 一直有进行自动驾驶大穿越的心愿,但多次跳票后喜欢迎难而上的他都不愿再提起这件糟心事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Pronto.AI 还专门放出了一段延时视频,虽然从视频中暂时看不出破绽,但 Levandowski 不同寻常的过往还是让人会对这次挑战的真实性打个问号。

2017 年,Waymo 将 Uber 告上法庭,导火索就是 Levandowski。

Waymo 认为 Levandowski 离职前带走了大量自动驾驶机密,并以此创建自动驾驶卡车新创公司 Otto,随后该公司闪电般被 Uber 高价收购。最终,在 Levandowski 出庭作证之前 Uber 就赔钱平息了该案,而这位 DARPA 自动驾驶挑战赛时代就成长起来自动驾驶天才也黯然离场,成了 Uber 的弃子。

除了成为两巨头角力的牺牲品,Levandowski 还是内华达和加州监管机构眼中的麻烦制造者,行事大胆的他被控非法测试自动驾驶汽车。

“说实话我是个不念过往的人,”Levandowski 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一天快要过完时,最重要的其实是真相和现实。Pronto.AI 能实现这样的自动驾驶里程碑,我感到非常骄傲。”

事实上,Pronto.AI 并不会将 Levandowski 的新技术推广给自动驾驶汽车或普通乘用车。相反,这一技术会成为一套名为 Copilot 的 ADAS 系统的基础,为商用半挂卡车提供车道保持、巡航控制和碰撞预警等功能。

其实类似的技术在一些豪华车上已经普及,比如特斯拉的 Autopilot 和凯迪拉克的 Super Cruise,不过驾驶员依然要聚精会神,预防紧急情况发生。

Levandowski 也承认,在这次自动驾驶大穿越中,他自己其实就是安全驾驶员,一旦系统出问题,就得马上控制住车辆。

“开卡车可不是个轻松活,我们认为 Copilot 能大大减轻驾驶员的压力和疲劳,从而提升安全性。”Levandowski 解释。美国交通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半挂卡车造成的交通事故每年都会夺去 4000 人的生命。

Pronto.AI 联合创始人 Ognen Stojanovski(斯坦福大学律师和研究学者)表示:“卡车运输行业利润率很低,而且长途行车驾驶员会非常疲劳,一旦出事故就非常严重,因此想留住人你就得多付钱。如果我们能让行车变得更安全,整个市场环境就会完全不同。”

据悉,这套系统已经将激光雷达排除在外。Levandowski 坚称,做出这样的选择不是怕惹来更多官司,而是因为他现在相信,在自动驾驶汽车上激光雷达是个又贵又没有必要的装备。

在他看来,全自动驾驶现在还没实现不是因为激光雷达技术不够好,而是受到了软件能力的限制。

Pronto.AI 这套系统只用了 6 个摄像头(同是剔除了激光雷达,Autopilot 还使用 8 个摄像头),分别朝向车辆前方、侧方和后方,而且这些摄像头的分辨率比你手机上的还低。摄像头采集到数据后会回传给卡车上的计算机,它会利用搭载的两套神经网络为数据处理加速。

神经网络工作时,一套会负责对道路标线、路牌、障碍和其它道路参与者以及他们的位置和速度进行识别。另一套则会接收上述信息并通过数字信号与机械传动机构对油门、刹车和转向进行控制。

车内还安装了一颗摄像头,它的任务是保证驾驶员平视前方。如果驾驶员视线漂移、打瞌睡或玩手机,系统马上会发出刺耳的警告,未来可能还会加入自动靠边停车功能(如果叫不醒司机)。

明年上半年,Copilot 就将正式上市销售,单套售价为 5000 美元。Levandowski 还表示,他会与买家面谈并明确告知这套系统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在 Levandowski 看来,AI 的存在让 Copilot 摆脱了对高精地图的依赖,同时在应对未知情况时也能更加灵活。

“自动驾驶汽车要应付的情况恐怕比这个宇宙中的原子还多。”Levandowski 说道。上次用到这样的比喻还是 AlphaGo 挑战围棋时,最终它成功击败了人类棋手。

不依靠激光雷达,这辆自动驾驶汽车凭什么完成美国东西海岸穿越?

虽然 Levandowski 名头不小,但 Copilot 想跟人类司机并驾齐驱恐怕还得多修炼一会,而且它现在只能应对高速路况,进了城后会直接“罢工”,这里的交通环境可要复杂得多。

《卫报》的记者也体验了这辆改装版普锐斯,在 48 英里的试乘活动中,它给人充足的安全感,而且还能自主完成变线。不过,汇入车流的能力上 Copilot 还是比较弱,Levandowski 干脆直接“夺过”了控制权。随后他解释称,这是 Pronto 最近频繁的软件升级造成的。

需要注意的是,Pronto 的穿越挑战也并非一次就成功。

今年 9 月的第一次尝试中,系统就在犹他州的一个弯道出了问题。两周后的第二次尝试中,Copilot 只坚持了 650 英里,跟上次成绩差不多。其实车辆并没有出现“脱离“的情况,只是在内华达时被警察截停,因为它太遵守交规了,与当地普遍超速行驶的景象有点格格不入。

“工程师试图告诉我,这车可没出现脱离的情况,但规则就是不碰方向盘、刹车或油门,否则别人就会质疑你。因此,那次我们选择打道回府。Levandowski 回忆。

Pronto 工程师干脆对软件进行了一定调整,允许车辆在某些道路上稍稍超速,随后他们又试了一次。

第三次穿越中,Levandowski 称车辆在内布拉斯加和伊利诺伊遇到了大雨,在怀俄明还碰上了大风,好不容易到了宾夕法尼亚,路上还碰见了一辆侧翻的半挂卡车。好在,车辆最终顺利到达布鲁克林,完成了挑战。

“如果 Levandowski 没说假话,这次穿越真的是令人佩服。”南加州大学法律系教授 Bryant Walker Smith 说道,他还是美国交通部顾问委员会成员。“对整个行业来说,只靠摄像头就能通吃一切是 Levandowski 最大的贡献,也许未来这项技术能应用于更高等级的自动驾驶中。”

杜克大学人类和自动化实验室主任 Missy Cummings 依然半信半疑。她表示:“从 Levandowski 的描述中我没看到什么惊人的突破,更别说改变整个自动驾驶行业游戏规则了。毕竟它全程都靠摄像头。”

有两家自动驾驶新创公司的 CEO 也对 Levandowski 的壮举表示怀疑,不过他们承认这样的挑战确实意义重大。

“真正的问题是该实验的可重复性如何。”一位 CEO 说道。另一位 CEO 则认为,即使 Levandowski 手里有屠龙刀,以他在业内的口碑,恐怕也难再融到大笔资金。

不依靠激光雷达,这辆自动驾驶汽车凭什么完成美国东西海岸穿越?

不过,Levandowski 肩上可没什么 KPI,他只想卖点 Copilots 原型产品,然后把这项技术从普锐斯转到商用卡车上去。

“过去几年我也没白过,学到了很多做工程的经验,它们不但有技术向的,也有运营和应对媒体批评的技巧。”Levandowski 说道。“我们没给用户画大饼,Pronto 承诺的事已经十拿九稳,我们绝对能做到。”

想要“重启”整个卡车运输业的可不止 Pronto 一家,市场上有很多公司都在研发辅助驾驶、自动驾驶甚至遥控卡车,而 Levandowski 的老东家 Waymo 就是其中之一,它的自动驾驶卡车已经在佐治亚、亚利桑那和加州有条不紊的测试了。

虽然这次切入的市场依旧火爆异常,但 Levandowski 并不认为传票会马上送到自己家。“Pronto 的技术都是自行研发的,我们有日志能证明自己的清白,Copilot 用的都是全新方案。”Levandowski 解释道。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除了接受《卫报》采访高调复出外,Levandowski 还在 Medium 发表了一篇博文,讲述自己“退隐江湖”一年半以来的思考和新公司的蓝图。以下为博文内容,由雷锋网新智驾(微信:AI-Drive)编译:

我知道你们可能会想:“他又回来了?”

没错,我又回来了。

原因也很简单,我重回自动驾驶行业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即将自动驾驶汽车拯救生命的潜能变成现实。所谓的“现实”指的是用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为活生生的人解决最为现实的难题,即切实可行的提升道路安全。

过去 15 年里,我们见证了自动驾驶技术的数次飞跃,我也有幸成为推动它发展的一员。但与此同时,我也开始变得缺乏耐心甚至心生失望,因为我们说过的豪言壮语实现起来非常困难。

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变得不再关注真正能帮助用户的产品,而是空谈所谓“愿景”或者“出行的未来”。此外,整个行业对于现有成熟技术也开始藏着掖着,并冠以“演示”或“概念验证”之名,一点点将其商业化道路堵死,而这些技术其实已经可以让所有人受益。同时,对于道路安全我们也不再诚实,所谓的“安全报告”不过是各种陈词滥调和营销材料包装的废纸罢了。

事实上,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一直以来,我都是不愿对公司言听计从的人,总说真话也给我惹了不少麻烦,许多人甚至给我打上了“冒失”的标签。道路安全问题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声音片段或短时间关注,它的维护需要妥协和微妙的权衡。可惜,现在关于道路安全的讨论都过于浅薄,实在是令人失望,而且我的肺腑之言也没人愿意聆听。

过去的一年半里,我成了大家眼中的罪恶之徒。为此,我也花了很长时间自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承受这些磨难为我的回归提供了良好契机,同时我也能借此重新评估自己的过去并规划未来。有一项原则我还会继续坚持,那就是安全第一。当然,这在行业中也是第一铁律。眼下,我的团队就拥有完美的安全记录。可以这么说,本人服务过的公司中,只有我履职期间安全记录才是最棒的。

今天,我还想分享几个最近的感悟,它们都对自动驾驶汽车的顺利落地至关重要。在开始之前,我得先讲几个大趋势,它们的形状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首先,虽然整个行业为自动驾驶汽车的落地投入了大量时间和金钱,但还没人能拿到真正的“圣杯”。就像我提到的,愿景成了口头禅,演示也变得越来越贵,越来越复杂。

其次,真正的 Level 4 或 Level 5 自动驾驶汽车恐怕很多年后才能成真。

第三,没人能实现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是因为现在的软件预测能力不合格,它无法与人类的直觉比肩,而这种人类本能是道路安全中最重要的因素。

第四,传统的自动驾驶堆栈一直试图通过日益复杂的硬件补偿软件的预测能力短板。虽然激光雷达和高精地图能提供令人惊叹的感知和定位能力,但为了精度代价实在太大,收益却有点不成正比。

简单来说,自动驾驶行业搞错了关键问题:大家一直在追逐全自动驾驶之梦,连过渡期都不想要,但我们手上掌握的却是跛脚技术。几个回合过去,监管者、投资者和公众逐渐意识到,自动驾驶这场比赛没人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因为这是一场尚未鸣枪的马拉松。过去的 15 年里,我们只是在起跑线上热身罢了。

别觉得我对于这个行业清醒的评价是悲观或犬儒主义,毕竟我一直就有爱泼冷水的名声。过去三年里,机器学习和张量处理硬件得到了大发展,我们也有了解决自动驾驶挑战的可能。

我的新公司 Pronto 正是以此为基础创立的。我与多个业内的老朋友取得了联系,从他们那里获得了不少最新鲜也真正有创意的观点。与他们重新携手后,我们要一起打造世界上最棒的自动驾驶堆栈。

要做到最棒,就意味着要解决自动驾驶技术面临的最大挑战。你问我们要用什么方案?当然是更好的软件,毕竟最牛的司机可能开车也戴眼镜。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视力,而是脑子和经验。

我们的神经网络虽然是从零做起,但也整合了经验丰富的 AI 和端对端的深度学习,至于先进的计算视觉更是不会缺席,这就是 Pronto 自动驾驶堆栈灵活性和可扩展性的来源。据我所知,业内这样做的只有 Pronto 一家。

我们的技术不会告诉车辆怎么驾驶。相反,工程师在做的是帮车辆学习人类的驾驶方式。

当然,我们的技术也不会回避现实世界中驾驶的复杂性。通过更棒的预测和决策软件,我们能处理之前让车辆束手无策的“边缘情况”,如暗光、太阳直射、雨雪和建筑工地等。未来,即使没有高精地图,车辆也能轻松掌握大部分高速路的行驶技巧。说实话,所谓的“边缘情况”容易让人误解。在日常驾驶中它们其实经常出现,因此我们应该先去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把它们留到最后。

采用新方案后,Pronto 有了很大进步,我们的车在没有驾驶员干预下,已经能完成东西海岸的大穿越了。虽然是里程碑式的成绩,但我们不会借此吹牛,自动驾驶汽车轻松跨洲跃省的时代还离的远着——Copilot 只不过是个能力超群的“Level 2”系统罢了,仅此而已。

虽然大家已经默认将自动驾驶的起点定到了 Level 4,但 Pronto 依然觉得 Level 2 妙趣横生,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第一个大规模部署真正 Level 2 系统的公司。我们觉得这项事业有趣也是因为它能让大家提前享受自动驾驶技术的好处。

在我们的蓝图上,Pronto 的第一步是部署商业上可行的 ADAS 产品,让每个人的出行都变得更安全。通过减少驾驶员的认知工作量,ADAS 系统能显著提升驾驶体验,同时让驾驶员分出更多精力来注意前路情况。

在 Pronto 看来,最有意义也最适合首个切入的就是商业卡车运输业,只需安装一套配件,卡车就能获得前所未有的安全性和舒适性,而且这样的部署方式也比此前宣传的要简单很多。

最后,我想给 Pronto 旗下首款产品 Copilot 做个广告。Copilot 能提供最为先进的 ADAS 功能,这在以前是顶级豪华车专属。我知道你们对 Pronto 的首款产品、客户群甚至如何保证它能正常工作存在诸多疑问。别担心,明年上半年 Copilot 正式上市后我们会分享大量技术细节。相信我,Copilot 绝对是自动驾驶行业独一无二的存在,我们愿意做自动驾驶行业拓土开疆的执行人。

最后,我还是想说能回到这个行业真是令人激动,能领导这样一个团队也是我三生有幸。同时,能加速自动驾驶技术在现实世界的推广更是让我兴奋异常。

祝各位一路平安。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