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GAIR 2020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专题 正文
发私信给科学的fan
发送

0

攻守交换:联通电信会被“撕名牌”吗?

本文作者:科学的fan 2014-12-27 10:01
导语:如果用攻守交替的规则:攻防角色在一定时间后发生转换, 来形容通讯运营商的境况,倒还算是贴切。3

攻守交换:联通电信会被“撕名牌”吗?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按】近日有专家预测,按照现在工信部的暗示,LTE FDD的牌照发放至少要等到明年年中之后才有可能被提上日程,也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半年内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还将继续裸奔。

如果用攻守交替的规则:攻防角色在一定时间后发生转换, 来形容通讯运营商的境况,倒还算是贴切。

3G时代,联通电信对移动发动强劲攻势:联通以“C+W+186”战略对移动的高端商务用户(代表案例就是iPhone的“圈地运动”)、电信利用其在政企市场的优势进行挖角。因为网络和终端的问题,这种高举高打的攻击让移动十分难受和被动,甚至移动的内部员工都在怀疑公司所坚持的“国家使命”会把公司推向何处。

场景转换到2014年,从年头喊到年尾的FDD牌照还是没个影,移动在自己的4G 专场彻底撒了欢。中国移动2014年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中国移动的统帅傲娇地抛出自己的成绩单:建成70万个4G基站,占全球TDD 4G基站的80%。至年底的4G用户数将突破8000万。而那厢是,电信的用户流失蔓延到移动终端,上半年累积流失534万移动用户,联通建立起来的3G优势也已消耗殆尽,多个月份用户发展数量创新低。

路线之争,FDD牌照注定难产。

3G和4G时代将通信标准对运营商生存状况起决定性意义的问题推至水面,而国内运行商发展环境的大转换,背后的逻辑是通信标准的国家战略争夺。

第一代移动通信,发端于美国1990年代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最早由AT&T和摩托罗拉公司开发,基本标准也是美国所标定,美国因此获取巨大的经济利益,摩托罗拉、朗讯等通信设备制造商成为彼时全球最顶级的通信公司。

第二代移动通信发展初期,日本、欧洲等开始发力,希望摆脱美国对通信标准垄断控制的同时,树立自己的标准占领本国市场,并向全世界推进以取得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美国开发了CDMA,日本树立自己的PHS标准(也就是俗称的“小灵通”),欧洲成立了GSM协会,通过行政力量,整个欧洲范围不允许使用GSM外的任何其它技术标准。加上对中国市场的攻克和所建起的全世界两张最大的GSM网络,GSM成为全球的主流标准,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等欧洲通信企业迅速崛起。

第三代移动标准开始征集时, PHS技术未被广泛采纳,日本基本被甩出通信标准制定阵营,台面上只剩下美国和欧洲两强争斗。美国选择支持中国TD-SCDMA标准,既契合了中国急于施展自己通信标准的抱负,在获得中国对美国CDMA2000标准的支持的同时,更实现了对欧洲标准的战略打击。另一方面,囿于移动通信产业的积累不够和长期在通信标准领域的话语弱势,由大唐电信从西门子购买的TD-SCDMA标准因为技术上的劣势(TD的下载速度峰值不到200K且延迟时间较长,而WCDMA很早就超过700K),所以并未获得国际上的多大支持,也就是说,不用太担心TD-SCDMA会像日本标准那样侵占国际通信市场的蛋糕。如此,最初确立了全球的三大3G标准:美国的CDMA2000、以GSM延续的欧洲WCDMA标准、中国的TD-SCDMA标准。日本进入WCDMA阵营,三星帝国就发轫于强势参与到CDMA2000阵营。

还有个不可忽视的桥段是,在美国,高通获得克林顿时代的民主党政府支持,基于2G时代Cdma的Cdma2000顺势成为3G标准。而等到小布什的共和党政府上台,凭借与共和党的深厚关系,英特尔领头推动的WiMAX技术获得美国政府的强势推动,甚至在3G标准征集已过去9年的2007年,WiMAX竟成为全球第四个3G标准。但实际上,WiMAX无法满足高速(≥50km/h)下的网络无缝链接,移动性有着先天的缺陷,加上面临的产业链不完善的境况,最后WiMAX商用以彻底失败而结束。

而如今国内吵得沸沸扬扬的FDD和TDD又是怎么回事?

FDD和TDD是获2012年ITU审议通过的LTE-A这一国际4G标准的两个分支,一般用FDD-LTE和TD-LTE来区别两种不同的系统模式,其技术差别在于:FDD在分离的两个对称频率信道上进行接收和发送,依靠成对的频率来区分上下行链路,称为频分双工;而TDD则是采用单个信道,只是把信息的发送和接收的时间间隔开来,称为时分双工。TDD-LTE脱胎于TD-SCDMA,属时分双工,而WCDMA可平滑升级至FDD-LTE,都是频分双工。

虽然全球接近350张LTE商用网络中绝大部分是FDD-LTE,但这丝毫掩盖不了中国羽翼渐丰的国产通信标准。积累了3G时代的研发能力和失败经验,如华为、中兴等渐次晋升为全球领先的设备制造商,加上属于LTE技术的同宗,中国移动还联合起包括印度Bharti、日本软银、欧洲Vodafone、美国Clearwrie等在内的运营商发起“全球TD-LTE发展倡议(Global TD-LTE Initiative,简称GTI)”,4G时代终于不再是闭门独唱,全球市场更加认可:全球已有42个商用4G网络选择TDD-LTE标准。

因为路线之争,FDD牌照注定难产。移动在3G时代的窘状是担当配合国家通信标准发展战略的结果,换做联通或电信估计都难于存活到新一代通信标准到来之时,而且国家通信标准显然无法获得如此强劲的动力。如今4G牌照的窗口期,实际上更应该归为国有通信标准发展的红利。

反过来,弃用FDD倒也不现实。移动4G用户的近期加速增加,以时间换取TD-LTE发展空间的战略开始奏效,用户逐渐接受移动从3G时代元气中伤里恢复过来,国有通信标准发展也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并获得一定的加速度。

而若说工信部是有意偏袒移动,倒也看不住这种必要。在我看来,FDD牌照的迟发可能有两个考虑:

1.对移动给国有通信标准发展贡献的一定“奖赏”,但也仅限于恢复移动用户的信心,推动移动网内用户向4G平滑迁移,并无对联通电信用户的强制转移之意。3G时代,TD几乎没有可用的3G终端,更勿论如iPhone之类彼时的顶级智能终端,传统移动用户的体验被作为国有通讯标准发展的“必要的痛”,包括移动员工在内的舆论对移动的信心大打折扣,此举创造TDD窗口期更像是为收复对移动丧失的那些信心。

2.最重要的是,FDD在全球范围内依然保持强势,加上那个老生常谈的专利对通信产业链的意义问题,过早开放FDD的背后,是国家通信标准发展和产业链的基础侵蚀,这显然不符合国家利益的需要。

正是这两个考虑,我们看到的是,工信部对联通电信暧昧的温柔:分配给FDD有限的频谱资源,批复给联通电信更多的TD-LTE/LTE FDD混合组网试点。从这个角度来说,FDD牌照的下发对联通电信纵然是重大利好,FDD也因频谱分配历史而占据主导地位和更好的抗干扰性能,但更高昂的基站设备成本、更依赖于越来越紧张的频谱资源,后发的联通电信像3G时代依靠牌照的逆袭毫无可能。

说到这里,应该能明白什么叫攻守转换了,联通电信的名牌会被撕掉吗?

雷锋网特约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专栏作者

公众号:kexuedefan,关注TMT的自由撰稿人,力求客观深入,愿做一枚死磕自己的人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