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 CCF-GAIR 2019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朱恒伟
发送

1

央视主播张泉灵问了理工男张一鸣一个尴尬的问题

本文作者:朱恒伟 2015-06-29 20:16
导语:央视主播张泉灵遇上科技男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会碰撞出什么?

央视主播张泉灵遇上科技男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会碰撞出什么?

这是场感性理性与趣味齐飞的对话,感性的不一定是张泉灵,经常是张一鸣,感性之余屡次令全场爆笑。理性的不一定是张一鸣,经常是张泉灵,一次次追问将张一鸣逼向墙角。

这场对话在6月26日下午,上海1933老場坊一场汽车行业数据发布会上进行,数据基于今日头条2500万以上日活用户产生。

但二张闭口不谈车,而是从相亲开始谈。涉及话题包括:头条的技术逻辑,人工智能会不会终结人类,大数据是否会侵犯隐私,如何把大象装进冰箱,以及有一天 “今日头条比我老公还了解我”会干什么,最后以“你(张一鸣)为什么不戴结婚戒指收场。

 开场之初,张泉灵对700位上海观众说:“有个朋友告诉我,它(今日头条)是相亲利器,相亲时看一看那个男人的头条推荐是什么,就能够看到他的兴趣,他是什么样的人。今日头条给我的标签是:关心八卦和互联网的非常苦X的满仓股民。”

对话由被张泉灵称为“我认识的最著名话唠”今日头条市场副总裁林楚方主持,而整场对话,林楚方只说了一句开场白,便再也没有捞到说话机会,只在最后出现在张泉灵的结尾里:

“这次访谈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向林楚方证明,其实主持人没有那么好当的”。

对话实录如下:

林楚方:主持二张(张泉灵VS张一鸣)对话,感觉压力好大,这边是泉灵,尽管她说我是她认识的最著名话唠,但那是因为她没有看过自己的节目,遇到她,我连插话机会都没有。这边是头条的BOSS,在外面可以这么称呼,但在头条是不可以称呼title的。(这位被张泉灵称为话唠的主持人开场后,几乎没有捞到说话的机会……)

张一鸣:没关系,外面可以破例。

张泉灵:为什么在头条不能叫title?

张一鸣:任何带有等级的形式化的称呼,都可能潜移默化压制内容。比如说我叫他“楚方老师”,批评他的时候心里就可能有顾忌,即形式感会压制内容。

张泉灵:那你叫他什么?

张一鸣:叫他楚方。其实,我主要是担心更小的小朋友会有些顾忌。

林楚方:如果没有这个规则的话,有些小朋友能喊你大爷,总被叫大爷的人,很容易长成大爷。所以这个规则特别好。

张泉灵:是为了掩饰年龄的,大家懂了吗?其实我还有一个大的疑问,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只看你的照片,会觉得很像吴晓波?

张一鸣:吴晓波还行(不丢人)

张泉灵:见到你本人,把眼镜摘了,其实很像小沈阳……(笑)

央视主播张泉灵问了理工男张一鸣一个尴尬的问题

我要说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们别觉得我是开玩笑的,刚才我看到那张照片,应该是七年前的,那个时候我还是长发,体重至少比现在重15斤,问题来了,一个以数字为先导的科技企业,为什么数据更新这么慢?

张一鸣:我了解的是,我的同事在其他搜索引擎上搜的……

张泉灵:所以你们只提供选择、推荐,但不提供内容,是嘛?

张一鸣:对,我们提供接触内容的机会和选择,但不生产内容。

张泉灵:有没有想过生产内容?

张一鸣:我觉得这是有创意的工作,它无穷无尽,但我们目前希望做更可复制性,能影响更多用户的事,当然,我们支持优秀的合作伙伴,甚至一起做。

张泉灵:刚才头条算法架构师曹欢欢说,你给他负的数据推荐的打分只有40分,能告诉我理由吗?

张一鸣:打多少分,也取决于100分的标准,如果跟同类产品比,我会打更高分,但跟我三年到五年对未来的愿景比,只能打40分。

张泉灵:理想状态下,90分应该是什么样的?

张一鸣:比如说,对你这样一个重仓股民……

张泉灵:能别这样吗……(笑)

张一鸣:我不知道你买什么股票,在你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们会把前一天有关的这个公司,无论是板块、行业还是公司高管的新闻,都推送给你,这是一种情景,或者你想吃某种快餐,吃之前,优惠券信息就推送给你,等等。

张泉灵:你会悄悄潜入我的购买软件吗?

张一鸣:不会,我们就提供信息推荐这个服务。未来,你在白天关注的新闻,晚上回到家,会收到我们推荐给你的关于这个话题的后期讨论。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用户把兴趣交给我们,在更多的场景下,做出很好的推荐。比如说你来上海,晚上下大雨航班可能取消了,这个信息我们会及时推荐给你。

张泉灵:它能多了解我?

张一鸣:取决于几个东西,数据,算法,我们的产品也很重要,就是说它给你提供越多的服务,你就会贡献越多的数据给它,它就越了解你。

比如说,当我们给你提供的财经类信息更多的时候,那我们不但知道你是一个重仓股民,还知道你重仓哪个版块,哪个公司。

张泉灵:一旦做到90分,有可能有一天今日头条比我老公还了解我,那个时候你要干什么?在座的诸位,你们有这样的担心吗,有一个软件比你枕边人还了解你?(全场笑)

张一鸣:(笑)机器加算法会越来越聪明,但它始终很单纯(全场笑)

张泉灵:我怎么能保证他始终单纯,因为机器背后还有你?(笑)

张一鸣:我也始终很单纯(笑)……其实计算机是很单纯的,比如说把大象装到冰箱里,他只知道分成3步。

张泉灵:你怎么能保证你的工程师,你的架构师,所有接近计算机的人不是怪蜀黍?

张一鸣:我们现在是信息时代嘛,在工业时代可以找到类似类比,比如原子能技术,产生了原子弹,我们开始也担心会不会被滥用,因为技术本身是种工具,是杠杆,它越强大,威力就越大,被不恰当使用的问题也越大,其实制造原子弹的技术并没有那么复杂,如果坏人制造了原子弹,再找到投射装置,是可以酿成灾难的,这需要配套手段来解决。所以,你的担心的逻辑,不是现在才有的。

张泉灵:那办法是?

张一鸣:办法是找到避免爆发问题的办法。比如你刚提到的隐私,是要靠相关法律和正常的商业竞争规范,来保证企业只在创造价值,而不会被少数怪蜀黍使用。

还有就是如何避免低级失误,而给外界带来大问题,比如前年有家金融机构,他的模拟盘错接了实盘,导致大额资金短时间内买入大盘蓝筹,造成A股指数暴涨,后才知道是场乌龙。类似低级失误要避免。

张泉灵:你不担心人工智能变成人类终结?

张一鸣:我们目前看到的进步以及方向,多是在某个垂直领域的人工智能的可能性,比如推荐,比如天气预报,等,目前无法想象一个通用的大脑的存在。而且我预计,我们现在对人工智能的想象都是人工想象,人工智能真正产生的影响,很可能是我们完全无法想象的。

张泉灵:今日头条作为一种人工智能,如果用年龄来打分的话,你觉得他多大了?

张一鸣:我觉得在“猜你喜欢”方面,他是一个初中生或高中生的水平,比一般的编辑要准确。比如,我们推送给用户的文章打开率,机器已经比人高很多了,部门leader跟我说,他负责push同事的岗位已经被机器取代了,但这是我愿意看到的,被取代的同事很快就有更重要工作。我一直要求大家要使用机器而不是人工来解决问题。

张泉灵:如果说人工智能的担心还有距离的话,来担心一个就在眼前的问题,我们看你们发布汽车行业的用户阅读数据,这说明你们可以发布任何一个行业的数据,我担心的是,如果未来你们的盈利模式和广告有关系的话,这个数据会不会倾向于某个广告主?

张一鸣:这首先不符合我们的产品逻辑,我们认为,广告也是用户信息需求的一部分,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信息,这个信息又是有商业价值的,我们让这个信息更加速达到更多用户。

所以我们和很多产品服务不一样,一开始就接受点击监测或者说各种广告监测,我们按真实效果收费。你的问题,我觉得可能是两个不同时代公司会采用的做法,我们和另一种时代不同。

张泉灵:你用了两个时代,我们不追究前一个时代的事情。我要说的是,现在数据很清楚放在那里,对数据的分析会产生偏差吗?

张一鸣:有偏差才正常,但我们比较一个东西好或者不好,需要有一个对比物。比较典型的对比是,给一个人推荐跟给一群人推荐做对比,这时候,人来做推荐偏差是最大的,前面也提到,因为人很主观。用机器做推荐,我们也在纠正很多偏差,我们也做访谈,做数据对比。总体来说,我觉得机器推荐要比人推荐更好,尤其是对各种长尾的兴趣、垂直的兴趣推荐,基本上靠人是很难做到的。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