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创业 正文
发私信给马秋爽
发送

9

主打二次元众创文学的语戏App要革了编剧的命?

本文作者:马秋爽 2015-11-18 13:55
导语:语戏App主打二次元众创文学,盈利模式以IP运营为主。

给我感觉就是一群人把自己带入到动漫小说或者自己虚构的一个人物里聊天的一种形式,毕竟二次元的人都擅长意淫自己是某个剧情的男女主角。

这是一位二次元少女向雷锋网编辑解释“语C”一词含义时说的一句话,不一定能完全涵盖语C的内涵,但是准确地表达了二次元的精髓—“代入感”。

语C就是在二次元的世界里“过家家”

艾瑞咨询在《2015年中国二次元行业报告》中,将二次元文化是定义为在ACGN[英文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的缩写]为主要载体的平面世界中,由二次元群 体所形成的独特的价值观与理念。 这里的二次元文化不限于ACGN, 除此之外,还包括二次元群体从 ACGN不断延伸出的手办、 COSPLAY等,以及同人及周边 (如海报、CD、毛巾、徽章、 服装等)这些衍生产物。

资深二次元文化研究者胡智涛说,所谓的二次元是一个很难解释的东西,因为它不像音乐或者电影那样,有一个具体的形式。二次元的人就是喜欢把自己代入到虚拟的人物之中,把自己想象成某些故事里很牛X的角色,哪怕知道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哈利波特。

现实世界中,最常见的二次元爱好者就是那些穿着回头率极高服装的cosplayer们。所谓语C则是二次元们的另一种玩法,简单来说就是语言cos,是一种利用网络平台,以文字或声音描写来表达设定的背景、动作、语言、心理活动等,与其他玩家互动的网络文字扮演游戏。这些角色可以是原创,也可以是动漫小说中的同人,然后通过文字,几个人一起来完成短小的故事,或者完整的剧情,是一种二次元的众创文学。语C的玩家多聚集在QQ群、论坛、贴吧等平台上进行游戏。

语C的几大核心领域包括 BL (boy's love)、宫斗、欧美、动漫、玄幻等,和盛行的网络文学类型大致差不多。

用另外一位泛二次元少女的话说,语C就是“过家家”。简单粗暴,但直接明了。

在许多人还弄不明白二次元、语C为何物的时候,贾裴军则看准了这一市场,准备“大干一场”。他做了一款叫作语戏的App,想要把语C的玩家聚到这里。聚到一起并不是最终目的,终极目标在于二次元众创文学内容的深度挖掘。

主打二次元众创文学的语戏App要革了编剧的命?

(二次元的发布会是这样的)

在主流文化夹层里生长的二次元正蓄势反攻

在不熟悉二次元文化的人眼中,二次元无异于“非主流”。甚至有人评价二次元们就是一群神经病,因为他们可以穿着动漫游戏里人物夸张的服饰行走在现实世界里,甚至可以跟虚拟的人物谈一场恋爱,热烈且疯狂。然而,二次元文化正以燎原之势感染着互联网世界,并开始奔向所谓的主流文化圈。

据艾瑞咨询的二次元行业报告显示,2015年泛二次元用户(至少看过一次动画或漫画,不包括低龄动画)加上核心二次元用户(指最近半年内,每周至少看一次动画或漫画)的规模将达2.19亿人,2016年预计将达2.70亿人。

不仅是二次元用户规模看上去惊人,它对互联网、文化、商业等等的影响更是超出很多人的预期。

在近一两年来,我们会时常听到一个词叫IP。此IP并非大家所熟知的Internet Protocol(网络之间的互连协议),而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版权)的缩写,其所指复合了符号、品牌、版权等多重涵义。

事实上,IP一词最早是出现在动漫、手游等领域的,之后整个影视产业、娱乐产业才跟着掀起了IP崇拜的浪潮。穿越剧《步步惊心》、大热剧《琅琊榜》、《云中歌》等等,剧本都是由网络文学改编而成。而大家司空见惯的火星文、表情包都是由二次元文化里萌发而来。可见,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二次元文化正在逐渐成为一种主流。弹幕搬上大荧幕,雷军《Are you OK》视频的爆火,一切都似乎在证明着主流文化、商业拥抱二次元的趋势已经隐现。

语戏App创始人贾裴军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贾裴军告诉雷锋网编辑,现在的95后基本上都是二次元人口,而二次元人口在线上的表达是更清晰的,他们习惯于线上有自己一定的角色设定的。三次元的人可能做这件事情会害羞,但二次元的人习惯做这件事。年轻就是未来,手机就是他们的器官,在手机上写五千、八千、一万字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事儿,他们天生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基因携带者。

主打二次元众创文学的语戏App要革了编剧的命?

语戏App就是将二次元的语C玩家聚到平台上来,进行二次元众创文学的创作。据贾裴军在发布会上公布的一组数字显示,在语戏App上,每天有1000人参与写作,每天产生100000字的故事,自今年7月份上线以来已产生故事3000个,字数达5000000字。

这正是贾裴军所追求终极目标的核心——内容,也就是上文所提到的IP。

IP又不能吃,语戏要怎么赚钱?

对于商业模式,贾裴军并不愿多谈,一方面他认为目前语戏还处于探索阶段,对行业并没有形成垄断,有很多竞争对手潜在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他不希望出现在媒体里的语戏特别商业化,因为担心会引起coser们的逆反。

主打二次元众创文学的语戏App要革了编剧的命?

在已获取的信息中可知语戏的基本商业模式就是通过众创文学的形式,由二次元群体完成IP剧情的编写,然后和网络剧制作商进行合作,在拍成网络剧后,参与广告的分成,并根据对IP贡献的大小为coser们返一定量的收入分成。

贾裴军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辑,事实上,IP运营的收入还包括电影、电视剧、在线阅读付费分成、游戏等等。他们有三个口号:永远不向coser收费,永远不放广告,永远不“下套”。让coser们在语戏上快乐地玩儿,产生灵感。

不过,他也清楚地知道:“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以积累用户和内容为主。”

在语戏App上,除了有普通语C玩家,还有一批签约作者。一个已经签约的作者告诉雷锋网编辑,这些签约作者大多数是兼职的,需要每天都规定字数的写作,语戏会给他们发稿费。“收入就是零花钱嘛,主要写这个东西还是爱好 ,大家更喜欢在一块写,一块玩。”二次元少女签约作者如是说。如果想成为签约作者,就要多写,“写的比较多的话,就会有工作人员联系。”

贾裴军也提到了coser的兴趣爱好这一点,他说,普通的coser用户完全不是利益驱动的,而是兴趣驱动。

事实上,这样的模式下,不管是高质量的IP出产还是用户的黏性都是存在极大的不可控性的。

对于这一点,在发布会上,胡智涛说:“在用户的忠诚度上,可以看看“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日本的现状。在日本,我们能发现很多三四十的大叔,还在捧着漫画书;很多人将手机中的动漫人物,作为自己的伴偶。”

贾裴军则表示,未来语戏也会做一些PGC[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即专业生产内容(视频网站)、专家生产内容(微博)。用来泛指内容个性化、视角多元化、传播民主化、社会关系虚拟化。]的事情。或者是邀请一些大咖来和大家一起写故事、写戏。这也是提高IP质量和用户黏度的方法。

后记

据了解,语戏App已经获得了薛蛮子和娱乐工场的投资。不过,作为三次元的人,着实不能深入体会到语C的乐趣在哪里。话说,现在谈要革了编剧的命还有些遥远吧,但像机器人写新闻带给某些记者的恐慌一样,语戏的模式或许也会让某些编剧产生危机感吧。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编辑

我打乒乓球不行。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