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驾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刘芳平
发送

0

关于“Pebble之死”,国内智能手表厂商怎么看?

本文作者:刘芳平 2016-12-09 21:39
导语:为什么Pebble没能撑下来,是它自身经营不善?是来自巨头的竞争?还是行业的整体消退呢?

关于“Pebble之死”,国内智能手表厂商怎么看?

北京时间12月7日晚间,智能手表鼻祖Pebble的出售消息得到正式确认,Pebble CEO Eric Migicovsky发表博文宣布公司将停止运营,并出售给智能手环产商Fitbit。

这一消息宣告了一款爆红产品生命的结束。Pebble智能手表曾凭借一个Kickstarter众筹项目变得广为人知,并开启了这一波智能手表的繁荣。现在,它的“死亡”又是否意味着智能手表行业的衰亡呢?

更多人想问的或许是为什么Pebble没能撑下来,是它自身经营不善?是来自巨头的竞争?还是行业的整体消退?

雷锋网收集了几家国内厂商的看法。

华米黄汪:在没有乔布斯的时代微光前行

关于“Pebble之死”,国内智能手表厂商怎么看?

Amazfit华米运动手表

最近 Pebble 终于公布了它拆分变卖、关闭公司的消息。作为 Pebble 公司的潜在买家之一,我从 Pebble 提供的公司财务数据和运营数据中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智能硬件创业样本。其实 Pebble 不是第一个倒下的,接下来还会有更重磅的智能硬件公司倒下。

问题出在哪?

1、很多欧美智能硬件公司远离中国这个供应链中心、制造中心,造成研发效率低下,成本控制能力差;我常常举例说小米手环的电池 5 元人民币,但是 Fitbit 电池 1.5 美元的例子,其实远远不止于此,无论开模具,还是试产,远在硅谷的创业公司老大们,根本不知道深圳的工厂和供应商那里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我分享过很多次,在此就不多说了;这是亚洲智能硬件创业公司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远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容易抓住。为什么?请看第 2 点。

2、很多中国智能硬件公司缺乏创意和产品定义能力,靠研(shan)究(zhai)欧美同行的东西,一不慎就学(chao)习(xi)错了对象,掉进了同样的坑里。曾经有一家跑步 App 公司学(chao)习(xi)Jawbone UP 智能手环,结果 Jawbone 产品本身就有非常多的问题,返修很严重,这家 App 公司的手环抄得苦不堪言,就此草草收尾;我最近又听到一些创业团队老大说,“咱当年也做过硬件”,“现在还具备做硬件的能力”云云,我都当作没听到。连抄都不知道找对的抄,可见你差到什么程度。无知者无畏。

Pebble 是被其它创业公司抄死的吗?不是。

深圳有大量非常有经验的硬件团队,他们识货、勤奋、技术扎实,以所谓的 2/8定律,做到国外产品 80% 的功能、却只有国外产品 20% 的定价,山寨机时代,屡试不爽,无往不利。我曾经度过了十年的这个残酷的战场,在暗无天日的产业界里,无论你出什么功能,都会被别人抄袭,抄袭者不仅有产品制造工厂,还有芯片设计公司,因为 IC 公司可以做 turnkey,做更大规模的复(chao)制(xi)。

然而,世界变了。

3、消费升级的世界,需要品牌+性价比+洞悉消费者需求。你可以感受到,乔布斯死后的这些年,手机产业仿佛又回到了苹果手机没有发布前的诺基亚时代,每家手机公司只有缓慢的进步(“微创新”)。大家没有了学习的对象,对于变化太大的新功能没把握,都不敢赌,赌输的代价可能是几百亿的公司崩溃。高通、Google 虽然有钱,但是它们缺乏乔帮主整合各类技术创新、洞悉用户需求的超强能力。

Pebble 死于什么?Pebble 并不死于欧美公司常见的成本控制问题,相反,我惊讶地看到它非常强悍的 BOM 表,物料成本控制得非常好。其实,Pebble 最大危机来自于太迟意识到产品定义出了问题。

我曾经问 Pebble 创始人 Eric:你知道要转向运动品类吗?他说:我知道,但是要下一代产品。我说:你迟了。他已经没有机会翻盘。他的前路已经站着不但精准定义产品、而且卖得很便宜的对手。

今天,Pebble 之死,提醒我们:硬件创业尽量离供应链和制造中心近一点儿;招募扎实靠谱的硬件团队很重要,但抄袭欧美的时代过去了,抄无可抄,不要再抄;建立自己挖掘消费者需求的能力,这比什么都重要。

一起努力吧。在没有乔布斯的时代,我们只好微光前行。

出门问问李志飞:Pebble其实就是加了个屏幕的手环

关于“Pebble之死”,国内智能手表厂商怎么看?

出门问问Ticwatch 2

我个人一直不太关注智能手环类“智能”产品(Pebble其实就是加了个屏幕的手环,现在很多主打运动场景的智能手表也是这样,没有太多的“智能”),因为这些产品的“智能”非常有限,功能也很单一,没有太多的可扩展性(类比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的关系),所以未来主要应用可能在一些垂直场景和人群。

出门问问的Ticwatch主要对标是Apple Watch和基于Android Wear的比较通用功能的智能手表,比较关注可穿戴的“智能”(如语音手势交互和个性化智能推送)。目前,这类通用智能手表确实也存在待机时间短和用户刚需场景缺乏的问题,但是长期我还是相信这些智能会给用户带来价值。

短期来说,我们在不停探索,比如说我们一直在开拓领先的功能,独立性(支持3G和GPS,扔掉手机跑步去),NFC支付和ID(支持银联支付和地铁公交刷卡,扔掉钱包和公交卡上班去),健康运动(代替手环和运动手表的功能)。

另外一个探索是我们希望把可穿戴和智能家居和智能车载等生活场景打通(比如说在手表上搜到一个餐馆地址直接发到我们的智能后视镜Ticmirror上,上车就可以直接导航)。我觉得这些尝试都会给像Ticwatch这类通用智能手表带来更多使用场景和用户价值。

Paick张冲:我们已经转型OEM了

关于“Pebble之死”,国内智能手表厂商怎么看?

雷锋网注:Paick做的智能手表是类似传统手表一样的智能手表,其中加入了睡眠、计步、通知等智能手环功能。

我们年初转型专功定制市场或者说是OEM,都不太关心品牌方面,电子消费市场热度已经过了吧,而健康养老市场才热起来。(智能手表)功能实用性不够,热度已过,而养老市场反而有需求。

其实还是渠道的问题,很多低端市场每月出货量很惊人,我朋友他们每个人出200万个手环。

养老市场就心率手环或手表,结合血压计,每半小时测一次,然后上传云端,子女可以随时看到父母的一些数据。比如,带蓝牙的血压计,连接好老人手表(带电话卡),血压保存在手表,然后手表上传到云端,手表带定位通话(类似儿童手表),到心率测试,然后配合蓝牙血压计,类似这种定制市场。

后记

从上面三家公司的回复可以看出,首先,智能手表业确实不如之前火爆,没有了免费的媒体红利;其次,国外厂商不再是可供国内公司单纯模仿的对象,因为他们也未必成功;第三,所谓智能手表,最重要的还是手表上的应用场景和服务,或许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会让智能手表重获新生。

inWatch创始人王小彬婉拒了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的评论请求,表示“没有可以评论的”。土曼创始人老汪截止发稿时未给出回复。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关于“Pebble之死”,国内智能手表厂商怎么看?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