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投顾高级特训班——从入门到就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智能硬件 正文
发私信给李雨晨
发送

0

智能音箱背后的“声优”:一百多人里挑出一个声音 两个月录了20万字

本文作者:李雨晨 2017-08-04 18:53
导语:1989年,28岁的钰莹出生在吉林延边,大学就读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配音演员的工作,一做就做了5年。

第一次见到钰莹的时候,她正在海天瑞声的录音间里拍摄工作场景。

齐肩的短发,粉红色的长裙,周身被录音间里的暖色光所包围。在一切准备完毕后,她朝着镜头比着“OK”的手势,笑的很甜。

智能音箱背后的“声优”:一百多人里挑出一个声音 两个月录了20万字

百里挑一的“我在,你说”

7月5日,阿里推出的智能音箱“天猫精灵X1”在北京时间博物馆举行了一场发布会。在此之前,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给媒体们寄送了一个特别的邀请函:一个黑色扁平的圆片,上面印有“未来,开口即来”的字样,并装有一个按钮,按下去后会发出温柔的女声:“我在,你说”。

这个声音,也是钰莹与天猫精灵的“第一次接触”。

今年5月,朋友给钰莹介绍了海天瑞声的试音工作,她按照要求念了几段不同场景下的内容。回忆起试音过程,钰莹表示,“当时念完之后没觉得有什么不同,还是正常工作。”两三天之后,钰莹又被叫过去试了第二次音,之后又去了第三次。说到自己被录取,钰莹表示:迷迷糊糊的。就这样,试了三次音,她被幸运地留下了。

被问及为什么会挑中钰莹,阿里方面则表示,选中钰莹还是和产品调性有关,阿里想让这个音箱拥有“陪伴”的属性,要让“我在,你说”具有亲切感。“其实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挑选了不下百人了,不管是风格还是档期都没有合适的,但是听到这个声音就给我们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海天瑞声方面表示。

钰莹此前也曾为苹果的apple watch功能视频广告配过音,但这么长周期地参与数码产品的配音还是第一次。

按照规定,钰莹在发布会前是不知道产品信息的。直到7月4日天猫精灵发布会彩排之前,钰莹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东西配音。“只是觉得像siri,淘宝小秘书,因为有快递信息,天气查询这样的文本。当时看到了天猫精灵的文本,但我也不知道那是啥。”

两个月与20万字

一直到“天猫精灵”发布会的当天,钰莹才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与自己有着同样声音的小东西。第一次和“自己”进行了对话的感觉非常奇妙,“也觉得很有成就感,可以让自己的声音陪伴那么多人。”

智能音箱背后的“声优”:一百多人里挑出一个声音 两个月录了20万字

(钰莹在录音间里和天猫精灵互动)

获得这份成就感尤为不易,因为,这是一次长达两个月的战斗。

雷锋网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此次天猫精灵的语音录制时间长达两个月,截至目前已经录制20多万字,并且还在进行中,而天猫精灵的整体目标是要做到2万句,30万字。

这样的数据量其实是有深刻的行业背景的。

海天瑞声方面的负责人向雷锋网介绍,2014年以前行业都是采用参数合成的技术,提取出声音的特征模拟生成,这需要声优的声音更加端庄、严肃。彼时的配音人员大多是播音员、各大院校播音主持专业学生、主持人等。录音库只需要4、5千句就行。但是从2014年以后,为了让合成的声音更自然,业内都采用了拼接算法,提取出原声中的片段进行合成,这就要求更大的数据量。“因此我们在挑选声音的时候行业就有更多的选择性,配音演员也有了更大的表现空间。”海天瑞声方面表示。

对于一个人的日常对话来说,20万字的数据量并不是很大。但是,难就难在,这是为智能产品配音。钰莹说,“和影视剧完全不一样,给天猫精灵配音需要绝对的稳定性,语速要保持一致,而且情绪也不能有波动,因此效率不高。每次录三到四个小时,一个小时大概只有100句话左右,但能不能通过还得看录音师的判断。而且,这其中还有一部分英文,念英文的时候还有英文老师辅导,有时都不知道自己在读什么。”钰莹笑着和记者说道。

智能音箱背后的“声优”:一百多人里挑出一个声音 两个月录了20万字

(钰莹和录音师交流)

一开始的工作强度比较大,海天瑞声方面也想要有更多的样本。

据钰莹介绍,300-400句/天是一个配音演员比较正常的工作量,但是她那时候是一天录了500-600句,一连录了8天。录完之后她的嗓子就发炎了,只能在家休息。“期间还去了医院做雾化,休息了差不多有一周。休息的时候心里很着急,但是什么也做不了,只想着后面的工作能赶紧开。”

聚光灯照不到的角落 

7月31日采访当天正好是木村良平的生日,大批的粉丝在网络上为他送上祝福。说这个名字可能会有很多人不熟悉,但如果说到动漫《黑子的篮球》,不知道的人会少很多。木村良平是一名日本声优,在剧中为黄濑凉太配音。

“声优”其实是舶来词,来源于日本,如果不是关注这个行业的话,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在中国,更为人们接受的是“配音演员”一词。

智能音箱背后的“声优”:一百多人里挑出一个声音 两个月录了20万字

与“声优”一词带给人的陌生感一样,声优这个群体同样是处在“聚光灯照不到的角落”。配音演员一直都是一个幕后的工作,30年以前这份职业被称呼为表演艺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当有限的娱乐产品面对几亿观众突然释放出来的娱乐需求时,所产生的放大效应威力十足,童自荣、刘广宁、毕克等“国宝级”的配音演员一时间成为大众心中的明星人物。但随着市场的开放、英语的普及加上观众口味的变化,市场对中文对白译制片的需求越来越少,像童自荣这样靠一个“佐罗”就成为大众偶像的辉煌再难出现。

现在的配音工作只是一份普通的职业。很多经典影视剧里面的演员都大红大紫,然而对幕后的配音员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上街也不用带上鸭舌帽和墨镜,不会被大家认出来。

太热只能用冰块降温

1989年,28岁的钰莹出生在吉林延边,大学就读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2012年毕业之后,钰莹就开始做配音演员,这一做就做了5年。在接受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记者采访时,钰莹手里一直拿着一个水杯,时不时喝口水,“对配音演员来说,嗓子太重要了,随时带水杯已经成了我们的习惯了。虽然我自认为自己的嗓子比较皮实,但还是要喝。”

钰莹已经在很多影视剧里面有过演出,“《青丘狐传说》萌狐篇的女一号婴宁,《寻找前世之旅》的女一号叶隐,《锻刀》的女二号沈佩琴,《大仙衙门》的反一号白锦绣,这些我都配过,还有最近上映的电影。”钰莹对自己的作品如数家珍,介绍时也是带着一脸的满足。

但与行业经验和代表作品不匹配的是,报酬。

五年的工作经验,放在北京的私企也可以做一个收入不错的小组长了。但一部戏里,台前明星百万至千万的报酬,幕后“音”雄却只能拿到他们的千分之一,这就是配音演员的收入现状。

周星驰的御用配音演员石班瑜曾对媒体表示:“从我入行前10年开始算,到如今我入行30年,近40年的时间,录一部30分钟卡通片的薪水基本没有变化。1985年我配一集电视剧的价钱,到现在还是这样。但是其他行业的工资已经涨了几十倍了。”

钰莹对于这种现象也表示无可奈何,“配音演员就是这样,我们不会有专职的配音,国内配音演员的待遇比较普通,跟演员比起来差太多了,给影视剧配音是按集收费的,我们这些普通人也就只有350块钱一集,不可能靠配音发家致富。2000块钱以上的都是大神级别了,全国就那么几个。”

除了收入,配音演员的工作环境也是相当艰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他们的常态。为了保证配音效果,录音棚不但全封闭,还不能开电风扇和空调。有时因为情感起伏太大,加上空气不流通,配音演员偶尔还会发生缺氧晕厥的状况,但稍做休息后还得接着来。“像现在这种天气,录音棚里的温度比室外都高,要降温只能用冰块。”

智能音箱背后的“声优”:一百多人里挑出一个声音 两个月录了20万字

(钰莹在挑润喉片)

此外,配音演员最怕的就是嗓子出问题。为了保护嗓子,钰莹在饮食和作息上也需要格外注意。“辛辣的东西不能吃,但我又是一个‘无肉不欢’的人,同时也需要早睡不能熬夜,不然会影响嗓子。但是像在北京这样的城市,你很难做到饮食和作息的规律。就比如我住在东北角的东坝,但是录音间在五道口这边,一趟地铁就得1个半小时。”

“因为我喜欢配音”

 8月8日,天猫精灵智能音箱将会正式开售,预购量也达到了8000台,因此钰莹还要进行后续文本的扩展工作,但已经不像录制初期那么忙碌,她现在一周需要来三次录音棚,录大概100句话,然后休息一会儿。由于合同的原因,近两年里,钰莹都不可以用自己的本音去录制其他同类产品,但还是可以用其他诸如“男童”、“女童”等声音。

钰莹养了一条狗,每天早上9点起床后,钰莹会和狗一块出去透透气,中午随便吃点,然后打车去录音棚录音。“以前为影视剧配音时是从12点开工到晚上11点左右收工。但是为天猫精灵配音时间会充裕一点,晚上回去也能看会儿电影。”

智能音箱背后的“声优”:一百多人里挑出一个声音 两个月录了20万字

随着市场对配音的需求和重视,配音演员的工作机会也越来越多。介绍钰莹参加天猫精灵配音的朋友,现在也正在配一款智能的儿童玩具熊的音。与此同时,这个超小众的群体也慢慢地走向了台前。

先是模仿配音,“胥渡吧”的《还珠格格模仿配音系列》整个团队都上了春晚,然后是网络听书、电台(FM),喜马拉雅、荔枝、蜻蜓,几乎人人手机上都安装了至少一个。

“可以看出来,这个市场的需求在慢慢扩大,圈子里的很多人也开始转向智能产品的录制。”

钰莹的家人都在吉林延边的老家。被问及家人对钰莹工作的态度时,钰莹表示,家里人都很支持她的工作,这也是她坚持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有时候我妈看电视的时候会打电话问剧中的某个角色是不是我配的音,但通常她都听不准,哈哈。”

钰莹有男朋友,她说选男朋友的其中一个标准就是他一定要接受自己的工作。幸运的是,男朋友很支持她。

“做了五年的配音工作了,打算以后一直做这个吗?”

“目前而言是的,因为我喜欢配音这个职业。”

“配了这么多角色,有没有最想尝试的角色?”

“唔...最想配那种藏着坏的人,这样的戏有爆发性,感觉很刺激,很爽。”

接受完记者的采访后,钰莹又一头钻进了录音间。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