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吕倩
发送

0

41岁少年Misa:Rokid若按我的性格走 可能早就倒闭了

本文作者:吕倩 2017-11-03 12:01
导语:就像“冷静理智”与“暴躁起来就对同事发脾气”间歇性穿插交织一样,Misa也在“41岁的创始人”与“激进少年”之间变换着。

10 月 12 日,云栖大会第二天,作为演讲嘉宾,Rokid CEO 祝铭明(Misa)上台第一句话便是,“我们没有被收购。”

实际上,在此之前,外界并没有太多关于“Rokid 被阿里收购”的声音,不过 Misa 此举依然引发了现场一片哄笑,秒懂的观众显然都了解“包袱”的背景信息。

关于收购,Misa 有“前科”。

2010 年 6 月,猛犸科技被阿里收购,Misa 携团队一起加入阿里,并成为阿里 M 工作室领头人。

四年后他离开阿里创立 Rokid,又第一时间拿到了 830 万美金天使投资。其中便包括来自阿里前同事——楼军任 VP 的 IDG 资本,以及 Misa 前领导,阿里十八罗汉之一吴泳铭的个人投资。

千丝万缕的联系让 Rokid 和这个巨头看上去十分暧昧,不过,Misa 打腹稿时显然没做那么多心理建设,他告诉雷锋网,“很简单,就是现在谈收购,只会让大家觉得 Rokid 志向太小。”

41岁少年Misa:Rokid若按我的性格走 可能早就倒闭了

1、

见到Misa的第一面,是在杭州西溪艺术集合村。

Rokid办公室外,他刚见过一位蚂蚁金服高管,洽谈了一笔业务,心情颇好,顺口向雷锋网记者透露,天猫精灵将价格杀到99元,“这根本就是破坏品牌的做法嘛。”说完,他左手握着咖啡杯,右手随意甩着,低着头便向办公室走去,没走几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仿佛这和他没什么关系。

那次Rokid开放平台大会后,Misa在维信搜索指数中的排行急剧上涨,他的微信好友也从一千多激增到四千多,这样的效果摆在面前,他只用“高兴”形容了一下当时的心情。

在Misa至今不算短的创业生涯中,能让他情绪波动的时刻不多,最high和最丧的一次都发生在2014年前后。

2014年Rokid成品终于点亮。“当时很多人都哭了,我也特别感动。”Misa告诉雷锋网,“你没哭?”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问。“没有,我当然高兴,但是我仍旧不满意。”他说。

最丧的一次则是从2014年延续到2015年的次贷危机,整个经济形势都不太好,公司难以为续,Misa与公司另一位创始人、CFO Eric坐在咖啡厅,两个人互相看看对方手机里的房产抵押信息,一脸苦笑。

“我一直知道我要什么。”Misa表示,因此,他的情感似乎未曾出现过大起大落。

2、

博士毕业后,Misa有过一次小型创业项目——束方,专注于手机系统研发,但时间不久之后,Misa团队就和平退出。

“当时的投资人总希望合伙人能够尽早赚钱,但我个人认为时候还不到,眼下最重要的是为公司创造价值,赚钱的事情不要太着急。”Misa对雷锋网解释称,“那个时候虽然有一定的盈利模式,但过早追求盈利容易拖慢公司对产业的影响。这件事情本身没有对错,只是理念不同,和平分手。”

之后,Misa带着一批人去做猛犸——仍是一家专注于对手机操作系统研发的公司。2010年6月,猛犸被阿里收购,Misa带领团队于阿里开启M工作室。

被Misa耗费八年时间“追来”的Rokid 硅谷 R-lab 负责人姜公略对雷锋网回忆起两人的初识——“ 那天我在学校,莫名其妙接到一个人的电话,对方自我介绍说叫Misa,看过我的作品很喜欢,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到一趟他的公司(猛犸)聊聊。去了之后也不带我参观参观,就被关进了个小黑屋子,忽悠了半天让我加入他们公司。”姜公略摊摊手,“最开始完全就是一副不通世故的宅男做派嘛。”

”宅男“   “一颗低调腼腆内向传统保守无缝的蛋”   “前阿里土豪”等标签,都被集合在这个经常一身机车服、满脸络腮胡、驾着黑框镜、咖啡不离手的41岁中年男人身上,但同时,在Rokid员工眼中,Misa又是个少年气很重的人。

性格上,Misa坦陈自己是个偏激的人,“你可以问问楼军(IDG投资人)他们,我之前是基本上听不进别人话的,我下达命令、你只管执行就好,不用你发表观点。”

“我是一个特别浪漫主义,且非常不讲究后果的人。我只关注事情的正确率、只关注感受。”Misa对雷锋网表示,“可能公司完全按照我的节奏走,早就倒闭了。”

3、

谈及Rokid与投资人的关系,Misa表示,“对公司价值理解,OK你进来。不认同?慢走不送;对Rokid有耐心,又有浪漫主义,OK你进来。否则,sorry不适合你。”

这或许是因为,在Rokid的团队组建与融资历程,从始至今,Misa在其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2014年8月,获得IDG、线性资本、Mfund、元璟资本830万美金的天使轮投资;2015年10月,获得华登国际领投、天使投资方跟投的千万美元A轮融资;2016年11月1日,获得尚珹资本领投,IDG、Mfund、元璟资本、华登国际等机构跟投的B轮融资。

这些资本方中,楼军在阿里时便与Misa是好友,前91 CEO、Mfund胡泽民是Misa的学长,吴泳铭是Misa的老领导,整个Rokid团队都直呼吴泳铭花名“吴妈”。很大程度上,他们选择投资Rokid,更多的其实是选择投资Misa。

“这种信任会给你造成压力吗?”

“不会,他们喜欢的就是真实的我,我又不用表演别人。”

楼军曾称Misa是中国版的乔布斯,对于这顶帽子,Misa直接回应称——“楼军这个土人!我才不是中国的乔布斯。”

在Misa的认知中,模仿他人的人,是做不成大事的。

每家公司进步发展的背后,都是团队成员耗去的光阴,于Misa而言,在采访中两次提到“年龄”一词,都让他颇为严肃沉重。

“我唯一的压力来源于对速度的不满足,毕竟我40岁了。”Misa告诉雷锋网,身边有的朋友开始秃顶,有的偶发心脏病,甚至有同学猝然离世,这些都让他十分焦虑。“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

“做语音开放平台,这是我从Rokid成立第一天就列入计划内的事情。” 10月12日,Misa公开表示,Rokid将与阿里云携手合作,共同推出全栈语音开放平台,为业界提供一站式语音解决方案。

很大程度上,在Misa自己定义的前半生里,是一段他与自己博弈的过程,就像“冷静理智”与“暴躁起来就对同事发脾气”间歇性穿插交织一样,Misa也在“41岁的创始人”与“激进少年”之间变换着。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41岁少年Misa:Rokid若按我的性格走 可能早就倒闭了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