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榜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王刚
发送

0

卢比奥:典型的激进派,徐直军眼中"封闭"且"无知"的人

本文作者:王刚 2018-07-23 14:15
导语:卢比奥坚称:华为和中兴通讯不可信任

卢比奥:典型的激进派,徐直军眼中

一直以来,美国国会议员卢比奥是个典型的激进派,主张对中兴和华为采取严厉措施予以制裁,并积极收集情报证明他的论调。“毫无疑问,华为不可信任,教育部应该与FBI密切合作,解决中国渗透美国知识体系的企图”。

6月20日,卢比奥会同班克斯等26名国会跨党派议员签署了致美国教育部长Betsy DeVos 的信,要求她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调查华为的在美国的科学研究活动。


6月28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就回应了卢比奥的言论,直指“美国国会对华为与大学合作项目的质疑是错误的”、“显示了他们对科学的无知”。


7月20日,这一事件继续发酵。卢比奥在推特发文称:“如果美国不搞倒中兴,就永远搞不倒像华为这样规模更大的公司”。

对此,华为方面表示,这位国会议员非常封闭,知之甚少,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雷锋网了解到,卢比奥是个观点激进且对华强硬的议员,对于中兴事件,他此前曾大胆批评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妥协”,他发文称:“这笔交易对美国CFIUS来说是个好消息。而坏消息呢?为了得到它,他们不得不向中兴屈服。因此,一个被中国控制的电信公司不仅会继续经营业务,而且在美国内部也会悄然兴起。”(雷锋网注:CFIUS指的是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

卢比奥:典型的激进派,徐直军眼中

卢比奥此前对中兴事件的评论

对于华为“威胁论”,也将在卢比奥政治生命中持续。

另一方面,华为一再否认其产品存在安全风险,它坚持认为它是一家由员工拥有的私人公司。徐直军在接受美国杂志采访时一再重申卢比奥的观点非常狭隘与错误。看得出来,华为在美国业务的业务拓展并不顺利,此前华为手机与AT&T的合作夭折,现在又摊上国会议员抨击乃至写联名信要求调查的地步,可谓十分受挫——它仍然基本上被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

雷锋网通过谷歌找到了卢比奥与班克斯等人致美国教育部长Betsy DeVos的信。信中指出,华为和其他中国国家指导的电信公司不应该被允许在美国运营,美国政府应该拒绝他们购买美国半导体的能力。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联系到此前中兴事件与中国移动被指责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事件,认为美国国内对华强硬派幕后推手作用十分强大,贸易战只是当下博弈的一个表象而已。为了让整个事件更富完整性,我们决定引用卢比奥的信,而徐直军更是针对这封信有相当精彩的回击!

卢比奥与班克斯致美国教育部长Betsy DeVos的信:

尊敬的部长Betsy DeVos:

作为国会议员,我们注意到华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国冠军”,它与美国50多所威胁国家安全的大学建立了一系列研究合作伙伴关系。正如华为所描述的那样,“华为创新研究计划(HIRP)为在通信技术/计算机科学/工程和相关领域开展创新研究的一流大学和研究机构提供了资助机会”,我们认为这些合作伙伴关系可能对国家安全和这种威胁,需要你的关注和监督。 

如你所知,它是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12月签署的“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支柱,旨在“减少敌对外国竞争对手非法侵占美国公共和私营部门的技术和技术知识”。此外,维持国防部的“技术优势”被确定为今年1月发布的马蒂斯国防部长战略的核心目标。我们相信,这样做将需要整个政府解决中国共产党指导的整个社会挑战。 

华为不像普通私营企业那样习惯于思考西方的商业经济。正如2012年众议院情报常设委员会的两党报告所建议的那样,“利用可用的机密和非机密信息,华为和中兴通讯不可信任,不受外国国家的影响,从而对美国产生安全威胁。

最近,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于2018年2月在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他“非常担心任何受外国公司或实体信任的公司或实体的风险”。那些不分享我们价值观以获得权力的政府,提供了进行未被发现的间谍活动的能力。海军上将迈克罗杰斯,当时的国家安全局局长和美国网络司令部指挥官,补充说政府计划需要“对这样的公司进行长期和艰苦的审视”。

国家情报委员会提供的附加未分类图表清楚地表明,与美国大学的研究伙伴关系是“中国外国技术采购工具包”的主要模式。我们敦促您及时要求联邦调查局进行完整和分类的简报。我们进一步敦促教育部立即要求参与与华为合作的美国大学,特别是那些接受任何联邦研究资助的大学收集有关是否有任何此类资金的信息。参与华为合作,以及是否有任何研究人员(包括可能参与所谓“人才”计划的中国公民)参与这些工作。

最后,我们要求您立即召集一个高级别工作组,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何尝试在美国大学和大学校园中收集美国技术,并制定建议(特别是那些获得任何联邦资助的机构)保护美国的技术优势。 

展望未来,我们要求贵部与国防部/国土安全部和情报界合作,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我们随时准备以任何可能的方式为您提供帮助。 

感谢您及时关注这一重要问题。(完)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对此事的回应原文:

美国国会对华为与大学合作项目的质疑是错误的。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不久前,几名美国国会议员严厉地批评了华为,还要求美国教育部长调查华为与美国大学的基础科研合作项目是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我认为这些行为显示了他们对科学的无知。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我提到这些批评是“无知的”。

我并不想进行人身攻击。相反,我只是希望强调学术自由的重要性。学术自由是现代大学的基本属性,是一切科技进步的基石,有助于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

学术自由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大学能保持学术自由,不受政治和外部因素干扰,才吸纳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美国学习和研究,成就了美国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地位。

我是一位从事过基础研究的工学博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致力于获取新知识或理念,但不考虑具体流程或产品应用的活动”。

企业的研发活动主要聚焦商业应用,而大学则关注数学、算法、材料科学等不太可能创造收益的应用。即使某个研究项目最终会产生回报,从理论研究到商业化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大学与企业的合作能够有效缩短这个过程。企业、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换(也称“知识转移”)已经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动力。

然而,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向大学研究项目提供的资金在持续下降,如今占大学总研究资金的比例低于50%。

余下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华为等企业提供的赞助。华为向美国大学提供的研究资金相对有限,去年约为1,000万美元。但我们提供的支持正是大学所需要的,包括资金、场地和实验设备等支持。同时,我们也为在校研究生、大学生们创造了丰富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在提供这些支持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能获得直接商业回报。

卢比奥:典型的激进派,徐直军眼中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我们与大学的研究成果通过教授、博士和研究生们的论文形式公开发布。

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138亿美元,过去十年华为的全球研发总投入超过600亿美元。华为在全球各国已经有近8万件专利获得授权,其中在美国授权专利近一万件,许多还是电信业的基本专利,这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贡献。

任何基础研究项目要造福社会是一个艰辛而且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需要无数科学家、工程师们长期艰苦奋斗,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应该受到尊重,而不是肆意指责。

一个开放的政治领袖,应该要致力于维护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才能推动美国的科技进步。同时,政治领袖要像全球领先科学家一样具备深度洞察力、好奇心和实事求是精神。

国会质疑华为的学术伙伴关系是错误的,

我们研究基金的成果是公共利益而不是对美国的威胁。

Eric Xu

7月19日,2018年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卢比奥:典型的激进派,徐直军眼中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