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未来医疗 正文
发私信给刘思思
发送

2

B端+C端“两条腿走路”,左手医生欲建立医疗信息服务平台

本文作者:刘思思 2019-03-20 10:38
导语:通过建立“医疗大脑”知识图谱,推出了左手医生开放平台和面向C端用户的左手医生APP

B端+C端“两条腿走路”,左手医生欲建立医疗信息服务平台

长久以来,就医排队时间长、检查时间长、交费时间长,一直被老百姓所诟病,再加上看病时间短,被戏称为“三长一短”。

随着互联网医疗、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兴起,不少创业者看到了“AI+数据”在提升医疗行业效率方面的潜力。张超也是其中之一。

曾在百度工作五年,担任自然语言处理部资深研发工程师、文本知识挖掘方向负责人,对于“AI+数据”应该如何应用医疗领域,张超有着自己的“算盘”。

2015年,张超创立了康夫子,通过建立“医疗大脑”知识图谱,推出了左手医生开放平台和面向C端用户的左手医生APP。

目前“左手医生”覆盖了医疗35个科室共6000多种常见病,具备智能自诊、智能导诊、智能预问诊、智能问药和智能问答五大功能,分导诊准确率达到95%以上,病历改动率低于25%。

医疗供需矛盾下的“问诊缺口”

“看病难、看病贵”是病人及家属在公立医院看病最直接、感触最深的体验。

传统的就医流程中有不少行业痛点。不了解病情挂错科室、挂号排队时间长、专家号“一票难求”、复诊时医师临时变更出诊时间导致患者白跑一趟......

张超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分享了一组数据:

每天搜索引擎上关于医疗健康类信息的检索有近亿次;全国门诊量大概能达到每天2000万人次;一些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公开财报显示,线上问诊每天加起来大约50万人次。 

“从每天近亿次检索,到理想状态的2000万人次就诊,再到实际通过互联网医疗平台就诊的人次约50万,这些数字足以看出医疗问诊环节的缺口和病人医疗信息检索的需求。”

近年来,移动端互联网问诊平台例如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等通过与实体医院医生合作,解决了医生与患者在时空上的不匹配。但有限的医生资源,加上患者和医生一对一的沟通方式,使得医生在线问诊的效率很难推进。

面对每天近亿次的医疗健康信息检索需求,张超决定从医疗检索环节入手,依托团队的“老本行”训练一个“全科智能机器人医生”,解决患者的问诊需求。

据雷锋网了解,公司团队除了创始人张超是百度出身外,另两位合伙人也曾是百度一员。栗晓华毕业于剑桥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曾在百度从事框计算需求识别等业务研发。张冲是前百度高级研发工程师,拥有丰富的架构和工程开发经验。

智能问诊是手段,信息服务是目标

“医疗信息是个多维度的体系,存在专业门槛。例如咳嗽的诊断,需要从咳嗽时间、痰的颜色,是否伴随发热等多种维度进行考量。病人不能准确、无遗漏地输入病情特征,相应地也得不到精准信息。”张超介绍。

基于近万本医学电子书籍、近40家三甲医院累计的千万人次脱敏数据、千万篇医学问答数据及医学科普文章、每天数十万人次产品使用的反馈数据等,张超及其团队开发了具备“知识图谱+推理逻辑”能力的“左手医生”。

关于左手医生系统的技术原理,张超表示主要分为三部分:

首先搭建最底层的知识体系,知识图谱。计算机在阅读海量文本后,自动给出描述某种知识的书写规律,并进行大规模的知识自动抽取。

第二部分是辅助决策能力。这一阶段最重要的是让计算机具备逻辑思考、推理能力,一是判断多种症状综合下和疾病之间的权重,配合诊断模型,提升诊断的命中率,二是要将患者描述的通俗语句转换成专业术语。

最后是系统前端对话交互能力,计算机通过不断学习,最终达到可以像真人专家问诊的效果。

其中,张超认为知识图谱的搭建相对比较容易,而系统的逻辑推理、语义对话理解和交互部分则比较困难。

“知识图谱是一个封闭的问题,只要把知识体系框架搭好了,数据填充越多效果就越好。但对话逻辑、语义理解是件难事。患者对于一个问题有上百种表述方法,要机器听懂人话,本质来讲,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张超说。

在产品落地过程中,左手医生采用B端、C端两条腿走路的打法。

针对B端不同需求场景,左手医生开放平台可以使出不同“技能”,将智能自诊、导诊、预问诊、问药和问答这五大技能组合成多种解决方案赋能第三方,收取软件授权费用。

例如药店接入左手医生开放平台后,用户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实现自助问药;医院接入开放平台,医生可以通过系统的多轮对话,采集到患者的基本病情信息,并收到由系统整理成的电子病历,从而提高效率。

目前,左手医生开放平台已和东软、天健等信息技术服务商,北京市平谷区卫计委、张家港市卫计委等政府机构,老百姓大药房、益丰大药房等线下连锁药店,百度、360等引擎巨头,以及超过50家三甲医院建立了合作。

针对C端用户,左手医生APP重在打造用户身边的“全科机器人医生”。

用户通过手机端,可以进行日常智能自诊、智能问答,左手医生APP会模拟真实医生的问诊场景,与用户进行对话交互,最终生成自诊报告,为用户后期去医院咨询医生、挂号提供方便。

张超表示,“未来我们会把各项医疗服务整合到平台上,利用左手医生的相关技术,为老百姓尽可能精准地推荐他所需要的医疗服务。左手医生只是一个手段,不是目标。我们目标是未来它能成为一个医疗信息服务平台。”

壁垒:千亿市场与研发周期

据统计,2018年AI医疗市场规模已达到200亿元,预计到2025年,人工智能应用市场总值将达到1270亿美元,其中医疗行业将占据1/5。

“AI医疗这个市场能量非常大,近几年的数据也印证了行业的机会所在。”回顾打造左手医生这三年来,张超感慨良多。

“我遇到的问题没有最大。全是问题,但又都不算问题。最难且比较重要的我认为有三点,一是整个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二是核心队伍能力是否过硬,三是创业过程要保持队伍不走形。”

目前左手医生团队有50多人,其中研发人员占到2/3,技术团队成员平均有 4-5 年的工作经验。尽管产品已经成型,但张超认为,研发环节仍是重点。

张超表示,打造左手医生的过程,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从研发打造引擎、构建知识图谱、到训练算法推理、再到交互能力等都十分耗费精力。

“要构建知识图谱、计算逻辑、人和机器的交互模式、语义理解等很多东西。我们做了两年多,我觉得在研发上花费的时间就是我们的壁垒。”张超说,”未来产品真正实现规模化之后,产品的人群占有率也会是一个壁垒。 ”

张超告诉雷锋网,目前公司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继续优化左手医生上,主要有两个发力点。

首先,从左手医生产品自身出发,张超计划对其月活、留存、产品体验、产品完成率等指标进行完善,优化产品算法和用户体验。

其次,左手医生开放平台允许第三方接入后,公司团队会持续跟踪左手医生为B端和C端带来的价值和收益。

对于左手医生产品下一步计划,张超表示未来会在C端重点推广。

“我们会把左手医生的技能按需配置成适合对方的解决方案。其实to B的同时也是在服务C端用户。C端之前一直都没有正式推广,今年计划会重点推一下。”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B端+C端“两条腿走路”,左手医生欲建立医疗信息服务平台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