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防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赵晨希
发送

0

孙正义谈人工智能:AI刚刚起步,并不妨碍其重新定义一切

本文作者:赵晨希 2019-03-13 16:37
导语:近日,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接受了美国财经媒体CNBC记者大卫·费伯David Faber的专访。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3月13日消息,近日,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接受了美国财经媒体CNBC记者大卫·费伯David Faber的专访。孙正义围绕人工智能、无条件收入、可再生能源、人工智能相关投资、共享办公空间企业WeWork、与投资方的关系、自动驾驶,如何经营软银、怎样看待阿里巴巴和马云,以及愿景基金等等多个问题展开深入探讨。

关于人工智能,孙正义表达了相当乐观的看法,他认为,过去三十年间行业中有三件事情至关重要:计算CPU功率、内存大小和通信速度。如今,这三件事情,相比过去,每一件都提升了100万倍。这对技术、生活方式和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但是,从现在开始,下一个100万倍的性能提升需要多久?下一个100万倍的计算功率提高需要多久?下一个100万倍的内存大小和通信速度的提高需要多久?发展只会越来越快。计算能力可以让人工智能真正得以实现。很多事情,比如预测、预期、智能机器人等等,都将逐一得到实现。

人工智能一直以来是软银的重点投资方向,尽管,孙正义也认为目前人工智能刚刚起步。但是,一切都应该重新进行定义。我们使用工具的方式,我们生活的方式、生产力等等。每个行业都将被重新定义。因为人工智能它可以解决我们无法解决的难题。

谈及软银围绕人工智能做的投资,孙正义表示,在去年投资的所有70家公司,以及愿景基金投资的一半的企业,都是以人工智能为中心的。通过人工智能的力量来驱动革新。并且Uber马上就要进行IPO了。许多企业也都将会在未来2至3年中进行IPO。

孙正义谈人工智能:AI刚刚起步,并不妨碍其重新定义一切

以下为访谈实录:

费伯:孙正义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很高兴见到您。

孙正义:这是我的荣幸。

费伯:很久没见,您依旧看上去很棒。

孙正义:谢谢。

费伯:要知道,采访之前,我做很多阅读研究,你大概可以想象。比如,关于你、软银近况以及愿景基金的很多报道。有人说,若论对下一代技术趋势的影响,无人能比得上你。贝索斯不行,马斯克也不行,只有你。因为你愿意承担风险,你有雄厚的资金等等。你对此怎么看?

孙正义:这让我受宠若惊。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型的创业公司。

费伯:你太谦虚了!你有1000亿美元的基金可以拿来投资,你才不是小型创业公司。你真的不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影响未来大部分技术的发展趋势吗?

孙正义:能参与到其中,我自然十分高兴。但是,没有我,技术仍会发展。只是,我愿意支持怀揣梦想和热情的创业家。技术的发展尤其迅速。所以,如果我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支持者或者促进者,我很高兴,也乐于这么做。

人工智能

费伯:你说技术发展十分迅速,而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以来,你已经参与到其中了。你能否描述下,相比15或20年前,如今的变化有多大或多快?

孙正义:过去三十年间,我们行业中有三件事情至关重要。计算CPU功率、内存大小和通信速度。如今,这三件事情,相比过去,每一件都提升了100万倍。这对技术、生活方式和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从现在开始,下一个100万倍的性能提升需要多久?下一个100万倍的计算功率提高需要多久?下一个100万倍的内存大小和通信速度的提高需要多久?我只能说,发展只会越来越快。我认为,计算能力可以让人工智能真正得以实现。很多事情,比如预测、预期、智能机器人等等,都将逐一得到实现。

费伯:没错。据我所知,这也是你一直以来的投资重心。我想,你之前应该说过,人工智能将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

孙正义:是的。

费伯:比我们所见过的革命都伟大?

孙正义:伟大得多得多。

费伯:为什么呢?

孙正义:因为,在这地球上,除了人类,还有很多生命的存在。但是,人类一直都是一切生命中,最优、最聪明、最强大的,在这样的前提下,人类主宰着地球上的一切。但是,最终,人类自己发明创造出在很多方面,都比我们自己更为优秀的一些东西。你看,我们发明了工具,这些工具可以用来种地等等。但是,这里有一个大前提,我们人类的大脑始终比我们控制的那些工具更聪明。也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控制这些工具。但是,最终这些工具可能会变得比我们自己更聪明。所以,这就意味着,我们在工业社会中使用工具的方式、模式,一种大型的模式转变正在进行中。一切都应该重新进行定义。我们使用工具的方式,我们生活的方式——生产力等等。每个行业都将被重新定义。

费伯:但我们目前仍处于早期阶段。

孙正义: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刚刚起步。

费伯:但是我们的发展速度,相比过去,越来越快。而且根据你的看法,提升都是以百万倍数计算的。那么,如果人工智能变得比现在强大一百万倍。对我而言,十分难以想象。你觉得结果会怎样?或者说,你认为,20年或30年之后,世界会怎样?我知道,你有一个300年的愿景。但我想知道,在你的愿景里,20年或30年之后会怎样?

孙正义:在接下来的30年里,毫无疑问,事情会飞一般发展。不出意外,一切的运转会更加快速。人们的生活更加健康,寿命更加长久。我们在过去无法治愈的疾病,在未来将得到解决。

费伯:因为人工智能吗?

孙正义:当然。像疾病,各种各样的癌症还有其他等等,折磨着数百万人,而我们现在却无能为力。但是未来,癌症将不再是令我们感到畏惧的疾病。因为人工智能它可以解决我们无法解决的难题。

费伯:你对此很有信心。

孙正义:我坚信这一点。

费伯:你觉得在我们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这样的未来吗?

孙正义:当然,肯定可以。不过,我不确定是在谁的有生之年。但是,在未来30年中,我相信这一切都将正在发生。我们现在有很多交通工具,比如汽车等等。但同时也事故不断,无数人也因此丧命。但未来不会再有这样的惨剧。自动驾驶、自动飞行来配送货物和食物等等。今天,我们自己驾驶。未来,我们不再需要亲自做这些。人工智能,可以最终让交通不再有任何事故。

费伯:好的。所以,你所想象的这个未来世界,很大程度上是关于人们不再生病,不再死于车祸等等。因此,他们也可以活得更长久。但是,他们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如果机器比人类更聪明的话,未来,人类需要做什么工作呢?

孙正义:新的工作总会有的,富有激情的人士也会源源不断出现。人类可以从事艺术——比如音乐、娱乐等等创意工作,可以像我们现在这样交流,互相之间沟通。互相帮助,互相讨论。我们有各种参考数据,比如其他人说:“这里的东西很棒,我们一起去品尝吧”。如此种种,都将变得更加有趣,更加人性,还有更有人情味的工作。这些,都会源源不断出现。

费伯:是这样吗?

孙正义:是的。

费伯:当然,你一定知道关于人工智能,存在很多争议。

孙正义:我知道。

费伯:我想说的是,比如埃隆·马斯克,他担心人工智能既可被用于善良的目的,也可被用于邪恶的目的。或者,也许未来某一天,机器人将控制人类,我们对机器人俯首称臣。你有想过这些吗?

孙正义:我只能说,我对此较为乐观。问题总会有的,从古至今,历来如此。但是,我们人类足够聪明。我们总可以想办法适应新的形势。要知道,就在100年前,90%的工人,他们的工作就是种地。而现在,在发达国家,比如美国、日本,从事耕地的人口仅为5%。也就是说,在今天,只有5%的人的工作是种地。但是,100年前,90%的人的工作是种地。即便在现在,我依然很惊讶。我去年提到过这一点,我在印度与人聊天的时候,我发现,即便到了今天,印度90%的人的工作仍是种地。也就是,在某些国家,直到今天,农民依旧占据人口的大多数,达90%。而100年前,美国、日本以及欧洲一些国家,90%的人口是农民。如今,90%变成了5%。当这个比例变成5%的时候,工作发生了什么变化呢?人们依旧有其他各种各样有趣的工作,有创意的工作。所以我相信,工作总会有的。

费伯:你是这么看待的。

孙正义:是的。

费伯:但是,你所描述的世界,如你之前所说,人类智慧依旧更胜一筹。你所预见的那个在不远的将来的世界,未必会如此。所以,我们人类该怎么应对呢?

孙正义:我们仍然可以创造一些东西。我们仍然可以享受生活,可以尝试销售、设计,跟其他人交流等等。人们并不喜欢工作,这你也知道。但为了生活,为了赚钱养家,有饭吃、有房住、有衣服穿,人们不得不工作。一切都是为了生计。正因为如此,很多人虽然工作,但并不爱他们的工作。他们只是为了讨生活而工作。而这些讨生活而工作的,其中很多势必将被更有效率的智能机器给取代。但是,这样一来的话,我们可以把精力聚焦在更加富有激情的事情上。你知道,在罗马帝国,罗马的公民是那么富有,以至于他们不必做那么原始的工作,因为他们有仆人。他们有许多外邦人,可以服务于罗马公民。那罗马公民做什么呢?他们有因为丢了工作,失去了自己的东西而感到无限悲伤吗?他们的日子有过得不好吗?当然没有,他们生活美满。因为他们有免费的红酒,免费的面包......

费伯:还有浴盐。

孙正义:免费的面包。以及,免费的娱乐活动等等......免费的音乐、免费洗澡和免费的水。罗马社会的富足让他们可以雇佣其他人来做这些他们所需要的基础收入工作。而他们罗马公民在做什么呢?他们讨论,辩论,谈论政治。他们管理教育、娱乐等等。他们讨论未来,讨论应该探寻的新领域。所以,他们有先进的文明。他们享受生活,他们兴致勃勃。他们的成功一点也没有减少。

费伯:所以,当人工智能不断进步,人工智能的智慧超越我们的智慧,机器人遍布各地时,你和我将得以放松下来,享受美好时光。

孙正义:美好时光,大好年华。然后,我们还是会不停地讨论各种事情。

费伯:真是这样吗?

孙正义:我相信是这样。

费伯:希望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做这样的采访,谁知道呢?

孙正义:当然可以做采访,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费伯:是很重要。

孙正义:你正在做的就是。

人与机器合二为一

费伯:人类会跟机器合二为一吗?

孙正义:和机器合二为一……

费伯:奇点,就是那个认为,人类将会变成,就是我们的意识在某种意义上,与机器人合并。以及,人工智能是否会成为我们大脑的一部分?

孙正义:我觉得,肯定会的。

费伯:是吗?

孙正义:我是这么认为的。比方说,就是现在,我们已经不必记住很多东西,因为你可以随时随地谷歌一下。所以,这就好比,人工智能是你大脑的延伸。我们自己不必再做一些原始的事情。我们的大脑可以进行更多的思考,钻研更多创造性想法。甚至,大脑的作用将不再是记忆,你不再需要记住今年是哪一年,发生了些什么,以及某样东西在哪里,这个长什么样,这是什么植物等等。因为你可以快速的上网谷歌。但是,我们的大脑仍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有些事情变得更加简单。但另一部分的大脑则更加活跃,想得更多,交流得更多。都是一样的。当大脑的延伸——在虚拟现实和现实之间无缝融合时,就成为了生命的延伸。

费伯:这是你期望的吗?

孙正义:没错。

费伯:你乐意看到这样的合并?

孙正义:部分合并,是的。

费伯:一个……非人类实体?

孙正义:是的,我想,家里有一个机器人伴侣,应该很有趣。我们开发了Paper,我们可以和他们交谈,可以一起玩乐。

无条件收入和可再生能源

费伯:好吧,我们谈下一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中,你觉得人们应该有无条件收入吗?一直以来这个国家中都有这样的讨论,有人认为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夺走了人们的工作之后,我们应该付钱给这些失去工作的人。

孙正义:我认为无条件收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这样,人们将会获得赖以生存的无条件收入。但是在此之上,竞争依然会存在,人们需要竞争去获得更加富足的生活。竞争也能带来更多的刺激,竞争将会是创新和改革的驱动力。但是,你知道,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制作肉食品、蔬菜、捕鱼,这些基本的东西都会由智能机器人来完成。

费伯:由机器来完成。

孙正义:机器、智能机器人,这些东西将会帮我们完成基本的事情,它们来为我们提供食物。你知道的,由于未来我们将会使用上可再生能源,电的成本将会趋向于零,就像和空气、阳光一样廉价。

费伯:如果完全使用上可再生能源,希望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解决了气候变暖的问题。但是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孙正义:我们应该这样做。我们也必须这样做。我们的公司正在成为全球第二大或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提供商。我已经能够观察到,电力的成本正在快速的下降,几乎是呈几何级数的下降。未来它的成本将会和水一样低。你知道,它将会无处不在。当电力的成本变得如此之低时,它将会为各种功能的智能机器人提供动力。那时候,农作物的收获将会变得几乎不需要成本,任何人都能住得起好的房子,住宅的成本也会变得非常非常低廉,因为住宅建设也会由机器人所完成。对每一个人来说,这些基本生存用品都会变得非常便宜。

费伯:生活水平将会大幅度提高。

孙正义:是的,人类的生活水平将会比现在高得多。

费伯: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如此。

孙正义:是的,大多数人都将会如此。

围绕人工智能做投资

费伯:对于你所描述的这个世界,以及你对我们实现这个世界的方式,你通过软银或是愿景基金投资的企业中,哪些最符合你对未来世界的想象?在你拥有股权的这么多企业中,哪些最有可能实现你所描述的未来世界?

孙正义:所有我们在去年投资的70家公司,以及愿景基金投资的一半的企业都可以,他们都是以人工智能为中心。他们通过人工智能的力量来驱动革新。他们都是优秀的企业。而且Uber马上就要进行IPO了。

费伯:你感到很激动吧?现在来看他们很可能今年夏天就会上市。

孙正义:我不会说他们具体将在何时上市。但是,现在来看会很快。另外Guardant Health已经在几个月前完成了IPO。许多企业都将会在未来2-3年中进行IPO。

费伯:愿景基金投资的企业中,人工智能可以说是他们之间的纽带。

孙正义:是的。

费伯:人工智能是中心,这些企业都在使用人工智能进行开发,并且从中获益。

孙正义:这是我当前关注的唯一的事情。因此我们要在人工智能方面投资1000亿美元。

费伯:尽管这些企业横跨了许多不同的行业。

孙正义:是的,没错。

费伯:所以也有可能是自动驾驶?

孙正义:是的。还有使用人工智能进行建造、用人工智能运营旅馆、用人工智能进行医疗、用人工智能进行通信等等。

WeWork的未来回报

费伯:WeWork与人工智能的力量有什么关系?

孙正义:直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认为WeWork只是一家地产企业,一家共享办公空间企业。

费伯:没错,他们购买地产,然后出租出去。

孙正义:在我看来并非如此。我认为,它是一家办公社区企业。就像Facebook,当Facebook刚刚出现的时候,人们那时也并不了解它的力量。人们曾认为它只是一个用来分享照片和文字的东西,让陌生人之间得以结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它是一个社区,朋友、家人、从没见过面的人可以在这里发展处一段关系,陌生人可以在这里通过互联网的力量成为朋友。

如今,在共享办公空间领域,不同企业的员工之间还没有这样的联系。但是通过WeWork,他们当前有大约50万成员,这些员工在WeWork这里找到了一个社区。例如,如果你是一家初创企业,希望将自己的新产品提供给别人,你会需要很多资源,例如产品的设计、包装、包装的设计、财会、配送、负责专利申请的律师等等,这些都是你当前的员工能力范围之外的东西。但是通过WeWork的会员社区,这些企业可以彼此帮助。另外凭借人工智能,他们也能彼此推荐。“如果你需要产品包装设计,我们的会员企业中有一家公司可以提供这样的服务。如果你想和他们见面的话,你可以在下周五的啤酒派对上看到他们。”

他们可以提供类似亚马逊商品推荐的服务,亚马逊可以根据你以往的购买记录和兴趣,向你推荐相关的商品。这种推荐背后的力量正是人工智能。如果产品的推荐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来完成,企业间的推荐当然也可以。这样,通过WeWork的网络,企业的效率将会变得更高,工作也会变得更愉悦。因此一起喝啤酒也能让人们在消遣的同时高效完成工作。

费伯:所以关键是社区以及这个社区所能带来的增长?

孙正义:是的。

费伯:我认为这可能会是WeWork营收增长的关键点。因为他们未来会通过某种方式参与进来,例如对交易收取分成。

孙正义:这不仅提高了员工生产力和积极性,同时办公成本还平均下降了40%左右,因此站在CFO和CEO的角度来看,我们很乐意看到这点,同时员工对于工作环境的满意程度显著提高了近30%,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费伯:但是现在他们却在亏损。

孙正义:这只是从账面上看而已,因为WeWork如今发展非常快,他们还在资本性支出上做了投资。

费伯:是的。

孙正义:这是项长续性营收,就像会员订阅制一样,你知道的,比如杂志、报刊、Netflix等等。Netflix虽然在亏损,但和其它媒体公司相比,他们的价值仍然是巨大的。

费伯:他们依赖自身对订阅者持续的吸引力保持公司的价值。

孙正义:是的。订阅用户不断增长,不断收回成本。

费伯:是的。

孙正义:所以初期投资只是初期投资而已。Facebook在刚刚上市的时候也亏损严重,但是一旦他们开始盈利那将是惊人的,因为招揽客户和创新上花费的基础成本并不会迅猛增长,基本维持不变,初期成本很高,但是基本不会变,而不断增加的订阅用户带来的收益是以指数方式增长的。

费伯:WeWork未来的收入将会远高于当前办公空间租赁所带来的收入?

孙正义:当然,当然。

费伯:我的意思是,他们当前已经成为了规模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企业。他们在伦敦、纽约和华盛顿等城市都有地产。

孙正义:是的。WeWork在日本也提供服务了。而且在日本市场上,他们只用了一年就实现了盈利。一年就盈利,太不可思议了。

费伯:是。你愿意在WeWork上做更多投资吗?

孙正义:当然。

与投资方的关系

费伯:要是你无法继续投资,或是如报道的那样,投资人想让你减少投资金额,你会觉得很失望吗?

孙正义:不会,我还是想继续投资,甚至继续提高投资金额,我的一些投资人说,正义,你太激动了,在一个公司上投资的金额太多,不要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我还是很激动的,要是可以的话我还是会增加投资。

费伯:你的投资总额好像已经超过80亿美元了。

孙正义:是的。

费伯:你和愿景基金的主要投资方的关系,以及你们之间的对话有多重要?例如来自沙特阿拉伯的PIF,在你或你的团队选择投资对象的时候,他们是否会对你产生影响?

孙正义: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在做投资决策。我们是100%的投资委员会成员。因此我们拥有决策权,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当然,他们相信我的愿景和梦想,我们需要尊重这一点。因此我们会经常进行沟通。他们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支持,对于这种关系我们感到非常满意,这一点我需要特别指出来。但是,实际的投资决策,以及与投资企业之间进行的各种活动,都是我们自己来处理。

费伯:在投资WeWork这件事情上,有报道称他们曾经希望你能放慢速度。

孙正义: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说。我们有一个限制,对每家企业投资的金额不超过30亿美元,这是我们之间的共识。

费伯:我明白了。

孙正义:但是超过30亿美元之后,我们的投资委员会有100%的权力独自做决策,而这个委员会的成员都是软银的成员。

愿景基金

费伯:此前你曾表示将会成立另一个愿景基金。

孙正义:现在还太早,我们还有钱,还有很多钱可以用来进行投资。

费伯:你们现在处在哪个阶段?你们的总资金规模应该是1000亿美元或是9860亿美元。你们已经投资多少了?

孙正义:我们已经投资了大约700亿美元,650-700亿之间吧。但是有一些银行希望为我们提供额外的资金支持,因为我们的资产价值提升了。许多我们投资过的企业都在进行IPO,提升了自己的估值。因此,银行愿意支持我们。

费伯:所以你们的资本有可能超过1000亿美元?

孙正义:是的,没错。

费伯:随着资产价值的提升你们有可能会获得更多资金。

孙正义:是的。

费伯:你认为何时能够完成?我的意思是,什么时候用现有资金完成投资,你心里是否有底?

孙正义:嗯,我们需要看,你知道。我们必须看看还有多少令人兴奋的商机、以什么样的速度出现。但是,什么时候……一笔投资的资金……到位了,我就要从收到的大量意向中挑选他们感兴趣的项目,纳入我们下一个投资范畴。

费伯:你觉得还能再来一次吗?

孙正义:当然。

费伯:再筹集1000亿美元的基金?

孙正义:我不想说规模有多大。但是我收到了大量函电,他们想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新投资者。

费伯:那么那些说“好吧,你究竟……做了什么,使很多公司大幅升值”的人呢?这是一件关键的事情,因为如此庞大的资本流入就会导致这种后果。你对持这种观点的人如何回应?

孙正义:嗯,至少我们的投资回报是非常、非常好的。我对投资的成功回报感到非常兴奋。因此,有些人可能会说,‘好吧,孙先生,你付出了太多。’但是,在我们进行投资后,我们公司的价值仍在快速增长。

费伯:嗯,你已经实现了一些回报。我是说,英伟达的业务非常不错。不过,这是一种交易,不是真正的投资。你没法长时间拥有它。Flipkart被卖给了沃尔玛。

孙正义:是的。当它们成熟时,我们必须出售一些来获得收益。但之后我们再投资新的机会。这就是投资运作的方式……任何投资公司都必须发挥作用。

费伯:你在这之外看到了什么?我是说,你……我们现在在加州,你的家在伍德赛德附近。我知道有很多公司来投奔你。你现在看到很多机会了吗?

孙正义:非常、非常令人兴奋的机会。每天都有新的机会来到我们身边。

费伯:还有管理团队,你觉得能应付得了吗?我的意思是,当你做业务决策时,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经营企业的人,创始人?还是商业计划本身?

孙正义:总体考量吧。因此,商业模式必须令人兴奋,你知道的,颠覆性新模式,让人惊呼,‘哇,这绝对很重要。’而且,这个产品或服务的整个市场必须足够大。客户群和用户群的过往记录必须呈指数级增长。我们不会对企业的初级阶段进行投资。远景基金的投资规模仅有超过一亿美元。

费伯:所以,是典型的后期阶段。

孙正义:是的,后期。

费伯:估价很高。

孙正义:所以,大多数风险投资都是在为我们做准备。而且他们在早期、中期,他们先于我们投资。我们关注的是后期。我们支持他们的成长,对。所以,在我们这个阶段,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实际客户数据。我的意思是,客户在增加,我们的业务模式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它们正逐渐增长到绝对的业内第一名。所以这些是我们关注的,投到……

费伯:世界各地,当然,在这一点上,我已经问过你关于美国公司的一些问题。但在中国,你一直很活跃。

孙正义:是的,中国。

在网约车行业的投资

费伯:滴滴和其它一些公司。你这周刚和Grab做了一笔交易,我想它是……

孙正义:是的,是的。

费伯:我的意思是,你投进去的钱太多了。

孙正义:是的,甚至滴滴也是如此。单是我们就投资了16亿美元,作为上一轮的追加投资。所以,我们已经投了也许两次,这可能是我们投资的第三轮。而且……你知道,这只是为了额外注入资本,我们自己。一轮投资就是16亿美元左右。

费伯:但是他们消耗了大量的资金,这些公司……

孙正义:是的。

费伯:他们还没赚钱。我是说,网约车行业……

孙正义:不。

费伯:……没有盈利。

孙正义:还没盈利,但它们增长迅猛。因此,利润率,工资等级,20%或更多。所以,这实际上是非常合理、非常有利可图的业务。仅仅是因为它们的增长如此之快,以至于一个客户……最初的客户获取成本,创建基础设施,这些都是初始投资。但是……

费伯:对。

孙正义:事实证明,工资等级利润率是非常、非常健康的。

投资Uber和自动驾驶

费伯:关于Uber。你认为自动驾驶汽车的兴起会增加企业利润吗?这个话题很多年我已经谈过,但还是很好奇你的想法,除了我们之前的谈话。当Uber不再聘用司机时,它是否会成为一家利润更高的公司,即使有人不得不拥有自己的汽车?

孙正义:是的,是的。我当然这么认为。正如我所说的,无论怎样,自动驾驶时代正在到来,对吧?这是一种科技,科技注定将推动我们前进。当自动驾驶到来时,提供服务的成本会使效率显著提高。因此,它将为人们提供一个成本更低、无事故或事故大为减少的服务网络。目前我不应该说零事故。但与人类驾驶事故相比,它将使事故率大大降低。我想这肯定会很快到来。

所以,事故率更低,成本更低,接送时间更可靠。所有这些事情都会发生。而且网络效应,大量汽车可供使用,因此,汽车会以最快速度赶来接你。当你在网络中拥有如此众多的汽车时,接送速度就会更快,对吧。所以,这种网络效应是必要的。这意味着你必须有规模,必须有很大的市场份额。我们之所以在世界每个国家都拥有一家市场份额第一的公司,这就是原因所在。

费伯:你觉得自己想成为Uber的长期股东吗?我的意思是,你提到IPO近在眼前。这意味着你有机会将公共市场的部分股份兑现化。远景基金会这样做吗?

孙正义:我想拥有的时间越长越好。当然,这都取决于股价。有时候股价涨得太高,太快,那么我们就兑现一点。但这完全取决于市场条件。但是,我相信公司市值会呈指数级增长吗?我绝对相信。

费伯:我想你现在对管理层很满意吧?

孙正义:我非常尊敬达拉·科斯罗萨西,以及他的新管理层。他非常非常聪明,平衡得非常好。

费伯:你说的平衡是什么意思?

孙正义:不,不。他可以非常积极地拓展业务,而且他也可以,你知道,非常注重成本效益。员工要工作更长时间,等等。所以,我尊重达拉。但同时,我也不得不……你知道,我特别尊重特拉维斯。他是最好的企业家之一。你知道,他是个先锋。当你必须开拓一个新的领域时,你必须有一种活力、激情和“开箱即用”的思维。他是个好斗的人,他是最好的人之一,好吗?

费伯:你会支持他吗……他的一些潜在的新事业?

孙正义:我很乐意。这完全取决于价格。但我也非常尊重他。

经营软银

费伯:我想说说软银,我们现在还没聊到它呢。你经营软银的时间,以及考虑为愿景基金、甚至为软银本身投资所花的时间,哪个更长一点?

孙正义:那么,什么是软银?仅仅在一年半之前,我一直担任CEO,运营这间公司。运营公司,主要运营公司,在电讯业务,对吧?移动电讯公司销售iPhone和Android智能书籍、连接网络、服务客户。所以,我是CEO……直接主持公司运营的CEO。因此,我把97%的时间精力花在运营公司上,3%的时间精力花在投资上,但现在我反过来了,97%花在投资上,3%用来经营公司。

费伯:所以,花很少的时间精力经营公司?你在上一次投资访谈或视频里说过,软银没有人们想得那么复杂……

孙正义:对。

费伯:……也没有以前那么复杂,你一直谈到这点……

孙正义:是的。

费伯:你列出了一大串等式,但最终还是回到了E=MC^2上来……

孙正义:是。

费伯:你还说到25-4……

孙正义:是。

费伯:不等于9,而应该等于21。市场对软银价值的评估是否让你感到失望?

孙正义:没有,我不为此烦恼。人们需要时间来理解软银的真正价值,我并没有售出我们的股份,实际上我们现在还在回购股份。

费伯:你回购……你宣布……

孙正义:对。

费伯:……看到你们的回购动作,市场反响都不错。

孙正义:所以我并不感到沮丧,因为这对我而言是个机会,我可以以非常优惠的价格回购这些股份。

费伯:是的。但是你也强调了审查债务水平这件事,因为不少人看到软银都会说,“孙正义最喜欢冒最大风险了,他一向如此,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碎的时候他濒临破产,这也可能再度上演,因为你身上的债务也不少。”你听到人们这么评价你的时候,有什么想法?

孙正义:嗯,我会说,“谢谢大家对我以及我们公司的关心。”我有信心让公司收支平衡,这也是……我在上季度报告中解释过的原因……人们会感到困惑,当我们整合财务的时候。虽然在账面上我们把旗下投资组合的企业的债务视为母公司的债务,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每一间公司的账目和资产负债都是独立的,它们也有能力自负盈亏。

而且,如果你拥有那家公司50%或是51%的股份,那家公司的债务就会合并到母公司的账目中去了,然而母公司的债务,也就是软银自己的债务差不多是40亿,我们的资产是250亿,所以,250亿资产减去40亿债务,资金环境就非常健康了,我们还有许多超额价值。

费伯:没错,但你并不为市场没人看出这一点而感到沮丧吗?

孙正义:哦,我……我在偷着乐,因为……

费伯:是的,确实如此。

孙正义:因为我现在是买家,如果我是买家,我肯定是想低价购买,因此,那……那对我来说是好消息。

费伯:你……你开心吗……

孙正义:我自己,是软银的最大股东……

费伯:软银的,对。

孙正义:……所以,你知道……

费伯:减少……

孙正义:我可以以低于实际潜在价值的价格增加我的所有权。所以,我是开心的买家。

费伯:在什么时候,你会继续这样做?在怎样的市场水平……当25减4不再等于9时,如果它等于15或16,我想,也就是说,当资产价值得到更多认可,当市场不需要你回购股票的时候?

孙正义:不。我们已经宣布了我们的回购计划。我们很快就会充实我们的资金能力。而且进展非常顺利。但是,资产的潜在价值,我仍然认为,随着我们在愿景基金上所取得的成功,正在迅速增长。所以,我极其……

愿景基金

费伯:愿景基金是什么?它类似对冲基金吗?20:1那种?或者说1%的管理费和20%的利润?费用结构是怎样的?

孙正义:是的,差不多。类似的。

费伯:类似的。

孙正义:类似的。

费伯:虽然,你有40%的股份,或者说大约400亿美元,但你要支付7%的优先回报。

孙正义:是的。

费伯:而且,你们软银本身,贡献了600亿美元的股本,有280亿美元左右。

孙正义:是的。对。因此,软银集团拥有近49%的股权。

费伯:对。

孙正义:其余的由合伙人和管理层所有。所以我们对我们创造的结构非常满意。

费伯:是吗?

孙正义:是的。

费伯:但是你必须每年拿出400亿美元的7%,对吧?

孙正义:我们的投资回报率远远超过7%。所以,你知道,我们的股本回报率非常高。远高于仅仅……十几的……回报率,你知道的。

费伯:你指的是标准普尔指数。但我的意思是,你说过,我相信,自2000年以来,你已经有了44%的内部收益率(IRR)。那是准确的吗?

孙正义:是的,差不多。对。

费伯:你认为你可以用愿景基金来维持这种回报率吗?

孙正义:到目前为止,还不错。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我在和自己的以往战绩竞争。因此,到目前为止,远景基金的回报率在这个范围内。

费伯:你为什么这么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且一直如此,即使你在19年前就有过人们所说的“濒死体验”?

孙正义:因为我是一个信徒。我绝对相信科技。有些人不喜欢把技术作为一种投资命题。但我喜欢,我相信科技。

费伯:你说过你希望软银能成为对人类进化做出最大贡献的公司。

孙正义:是的。

费伯:目标不低啊。

孙正义:是的。

费伯:你相信你真的能做到吗?

孙正义:我想让它成为现实。

费伯:怎么能做到?

孙正义:通过赋能即将到来的新力量。在我看来,这些年轻的新企业家是绝地武士。年轻的绝地武士走出学校,他们开始学习如何飞行。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跳起来飞了。我希望让他们创造新的生活,并且挽救人类仍然面临的很多困难,比如无法治愈的疾病,人们今天仍然面临死亡,或者是意外。直到今天他们还在受苦。我们年轻的绝地武士会把人们从那些遭遇中拯救出来,或者让他们不必从事汗流浃背的艰苦工作。这些工作都不再必要了。

费伯:我喜欢你描述未来的方式。你很乐观,你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孙正义:是的。

软银和愿景基金的关系

费伯:回到软银本身。有几个问题。有人批评说你在软银收购,然后高价转给愿景基金。你对此有何回应?

孙正义:完全不是这样。实际上是,我们负责培育一群公司,因为愿景基金花了八九个月的时间做准备。在这段时间里,我从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中取出资金来投资,当时机合适时,我们就会转移这些资产。在我们转移之后实现了巨大的增值。因此,我们可能降低了一两项资产的公允市场价值,但绝大多数情况下,整体的投资回报仍然很大。如果你问我们的投资者,他们会对投资回报非常满意。

费伯:就像ARM一样。愿景基金拥有其中的一部分,软银也仍然拥有一部分。是这样吗?但总的来说你拥有100%的股份?

孙正义:是的。软银100%收购了ARM。而我们的有限合伙人强烈要求至少拥有25%的股份。

费伯:为什么?

孙正义:因为他们认为,“正义,你投的这家公司看起来很不错,分给我们一点吧。”我说,不行。这是我们100%自己购买的资产。而这已经是愿景基金组建之前的事了。我想保留下来。他们却说,不,给我们分一点。所以,他想要50%的股份。我说,不,我不能那么做。所以,我分享了ARM公司25%的股份。它当时是一家上市公司。然后就付钱了。

费伯:对。我记得你溢价支付了43%。

孙正义:是的,我超过40%的溢价,我很高兴我买到了——能够以这样的价格买到。因此,它又在准备IPO,可能在未来五年内。

费伯:你又要让ARM上市?

孙正义:是的。

费伯:有计划了?

孙正义:是的。到那时,我认为增值将非常可观。所以,如果有机会让我100%地买回来,我作为买家会非常高兴。

费伯:你热爱那家公司吗?因为它符合你的设想,让所有东西都内置芯片,实现互联。

孙正义:是的。

5G和Sprint

费伯:下面该谈谈5G和Sprint了。

孙正义:好的。

费伯:你确信与T-Mobile的交易会在美国获得批准吗?

孙正义:这要听美国政府的,我说了不算。

费伯:当然。我知道,如果你能决定的话,那就完成了。但是……

孙正义:是的。

费伯:你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没有成功。

孙正义:所以,我希望并且相信这将获得批准,而且应该获得批准。因为对美国消费者和美国社会来说,这笔交易很有价值,因为美国几乎只有两家巨型运营商,而且几乎是双寡头垄断。其他的公司几乎都没赚到钱。所以这两大巨头面临的竞争对手都不够大,也不够好。但是,拥有第三股力量就能形成公平竞争。这样,价格竞争就会出现。真正的价格竞争将使消费者获得更低的成本、更强大的5G服务。

费伯:对。你觉得5G能改变很多行业吗?

孙正义: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目前的平均网速有的时候会出现卡顿。

费伯:你5年前就跟我说过这个。

孙正义:是啊。但是……

费伯:不再有延迟了,对吗?

孙正义:5G速度将比4G的速度和容量扩大100倍。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非常快地访问一个高清视频或图片,而不需要等待。因此,通过物联网实现机器与机器之间的通信速度非常快,而且是无缝的。从这些方面来看,5G对于对美国的实力来说非常重要。

费伯:对全世界呢?

孙正义:当然也是。但是美国……

费伯:什么?

孙正义:不应该在5G网络的渗透上落后。

费伯:对。如果Sprint不能与T-Mobile合并,它还能走自己的路吗?还是会变得更加困难?

孙正义:很难。因此,我认为合并对Sprint更有利,也能为美国公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软银高管层

费伯:你今年夏天肯定很忙。除了这笔交易,Uber还会上市。你们还投资了Slack。你不缺少忙碌的日子。

孙正义:嗯,我很享受。

费伯:我猜你想继续这样下去。

孙正义:是的。

费伯:今后几年都会这样?

孙正义:是的。我很兴奋。感觉很刺激。我很想继续,根本停不下来。

费伯:在软银内部,就高管层来说,有报道说马塞洛和拉吉夫之间存在性格冲突。那是真的吗?

孙正义:没有。

费伯:你欢迎这种事情吗?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积极的还是……

孙正义:不,不。他们都很不错,他们是好朋友,也是好伙伴。当然,偶尔会有不同的意见。我和他们之间,他们彼此之间,以及跟其他管理者之间。但是,有一些健康的竞争或紧张关系总是很好的,因为那样,我们就会更加努力。无论任何组织或者任何家庭成员都是这样。但他们都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是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费伯:那么,你对你现在的团队满意吗?

孙正义:当然,当然。

阿里巴巴和马云

费伯:最后,我们来谈谈那笔可能是最成功的投资。你知道的——阿里巴巴。

孙正义:是的,是的,阿里巴巴,非常棒。

费伯:你会卖掉它的股份吗?

孙正义:我会尽可能持股,毕竟它的年营收还在以40%的速度增长,利润持续走高。所以……

费伯:你相信阿里巴巴的未来几年无疑会一路增长吗?

孙正义:我坚信这一点。

费伯:马云不再是集团掌门人这件事会对你有影响吗?我的意思是,这会对这家公司造成什么影响吗?

孙正义:不。马云是最大的个人股东,以后也仍然是。软银仍然是最大的公司股东。我们是好伙伴,好朋友。马云仍在指导张勇和管理层,指引方向。马云一直都在辅导或指导团队。因此,我认为马云仍将是是一个有远见的重要人物,每当他们需要建议时,他都会帮助他们。他会一直在那里。但马云很早告诉我,你知道,他的风格是让手下的年轻人尽快成长,这样他就不用做日常的事情了。他仍然可以思考哲学方向。

费伯:对。他是个教育家。

孙正义:是的。

费伯:他似乎喜欢这个主意。你们俩似乎有相似的愿景,对世界的走向持乐观的看法。

孙正义:是的。

费伯:不是吗?我是说……

孙正义:是的。

费伯:我猜你们之间展开了一些有趣的对话。

孙正义:是的。他是个很棒的人,很棒的朋友,很棒的搭档。我几乎每个月都能见到他,现在也一样。

费伯:真的吗?你现在还是经常跟他见面。

孙正义:是的。

费伯:一个月一次?

孙正义:是的。一个月一次,至少两个月一次。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聊天,而不只是谈生意。我们是好朋友。

费伯:你能向我保证,你所看到的人工智能的未来会是一个美好的未来吗?我们不会成为机器人的奴隶吗?

孙正义:不,不。是个美好的未来。

费伯:很感谢你抽出时间接受采访。谢谢。

孙正义:非常感谢。

(雷锋网注:采访全文改编整理自新浪科技)

雷锋网版权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