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慧教育 正文
发私信给德江
发送

0

俞敏洪张邦鑫“新好论道”对话:谈科技、谈教培、谈竞争

本文作者:德江 2019-11-26 18:58
导语:既竞争又合作,相互促进。

11月25日,在2019 GES 未来教育大会上,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与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再度同台对话,畅谈教育与科技、教育与公益以及双方的竞争合作关系。

2017年,在第一届GES未来教育大会上,俞敏洪与张邦鑫首次实现同台对话。在当年的对话中,他们不仅倡议建立“精诚合作,友好竞争”的民办教育行业行为规范,还宣布合资一亿元联合成立“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希望借科技推动教育均衡发展。

俞敏洪张邦鑫“新好论道”对话:谈科技、谈教培、谈竞争

“新好论道”现场

在对话中,俞敏洪和张邦鑫都强调了互联网、大数据、AI等技术对于解决传统教育问题的作用;同时,俞敏洪认为教培机构敢于试错,敢于投入科技研发,从而能够实现教育突破,张邦鑫认为教培行业是社会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

最后,作为国内教育行业的两大巨头,新东方与好未来竞争又合作,双方的关系一直被外界密切关注。对话现场,张邦鑫认为竞争最好的方式就是向竞争对手学习。俞敏洪认为双方真的是形成了一个又是竞争又是合作的良好局面,俞敏洪坦言,要是没有好未来,新东方做不到今天这么大,这就是竞争的作用。

以下是俞敏洪与张邦鑫的对话内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做了不改变原意的整理:

谈科技与公益

俞敏洪:我们两个机构,每家出5000万人民币成立一个公益基金,通过这个公益基金把好未来和新东方好的系统和好的教学资源往里面放,目标就是服务于山区和贫困地区的孩子们。

首先当然是跟科技进步有关,因为如果没有科技进步的话,就不可能出现情系远山这样的项目。主要是做两个:

第一,小学阶段的英语教学。因为农村孩子的语文、数学都还可以,但是英语由于老师的发音问题,还有(老师)不是英语专业出身,所以英语教学和双师教学最受农村老师欢迎。

第二,高中阶段的教学。因为高中阶段农村孩子也面临高考,但是高考的录取率通常都比较低,15%、20%左右,我们的目标就是利用两三家机构的老师资源,帮助农村孩子在高考中取胜。

去年的数据表明,我们差不多通过这样的系统培训(双师课堂),能够把农村普通高中的高考入学率提升20%左右,意味着每100个农村孩子,多出了20个去上大学。

我们的目标其实很简单。因为原来我跟张邦鑫也说过,我们互相之间在业务层面良性竞争,在公益层面和战略层面大家可以精诚合作

俞敏洪张邦鑫“新好论道”对话:谈科技、谈教培、谈竞争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 俞敏洪

张邦鑫:其实刚刚俞敏洪老师基本上都讲得很全面了。因为我和俞敏洪老师都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属于学习改变命运的一代。但是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开始做这件事情呢?我们经常在思考这个问题。

中国从来不缺乏有心去帮助贫穷山区孩子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缺少支持的资金。但其实缺少的是有效的连接手段和真正能落实并帮助到他们的方法。

过去几年由于技术的发展,使得这种帮助的可能性会出现,并且它的有效性可以被检验。昨天慈善公益晚宴上就有人做测评,双师、面授、录播、直播,最后他连续观测了5年,看这些孩子最后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持续性进步,这种进步是不是在统计学上是显性的,是不是能够经得起时间和数据的考验。

那么,这里面具体的,我们看到几种:

第一,以前也有推动教育进步的叫分工,技术背景下的分工就不一样了。比如说今年比较热的双师大班,就把同一个学科的老师分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辅导老师将来还会分得很细,比如说有的老师负责答疑,有的老师负责跟家长沟通,有的老师负责解决孩子的心理问题。

将来这种分工会推动教育,因为没有分工就无法在一个领域里面垂直纵深做深入的研究,很多技术和科学用不上,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变化。

第二,互联网的杠杆以及网络效应。互联网的杠杆就使得一个老师可以给1百人、1千人、1万人、1百万人同时讲课。网络的杠杆不等于网络效应,网络效应是可以让社会上人人为师,可以让每一个人既做学生,又可以当老师参与进来,这就调动了全社会的教学资源。

第三,基于内容加上数据,它就会产生智能,这种数据智能,使得一个好的内容能像老师一样跟学生进行智能的交互

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互联网、大数据、AI技术带来的变化,就使得这件事情成为可能。因此把这两个事情结合起来,才产生了过去这两年的一些效果。我们去年看到,内蒙的一个中学,校长也比较有心,一半的班级用了双师,另外一半没有用(对照班),结果用了双师的班高考成绩提高了50多分,大家都很激动。

刚刚俞敏洪老师也介绍了高考的升学率提升了10几个点,这是看到我们成绩背后的变化,成绩只是展示了能力的一部分。某种程度上,科技、互联网解决了教育的不均衡

俞敏洪:补充几句,张邦鑫讲得真的特别好,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两个人的风格不一样了。我对科技不懂,但是我觉得科技有几个优势肯定是明显的:

第一,无边界,无空间、时间的限制。这件事情在情系远山上面体现得淋漓尽致。因为我们曾经试过,把录播课给学生看,和把同步直播课让学生看,学生的兴趣完全是不一样的。当学生发现对面是录播的时候,兴趣明显下降。当发现这个老师是同一个时间和空间,在北京、上海几千里外的地方对他们上课的时候,学生的兴趣立刻就起来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第二,精准教学这件事情对孩子来说也非常重要。我在四川做过一次考察,大凉山地区的孩子们,农村山区教学质量比较低,所以他们就把成都最优秀的高中的课程给孩子同步听,但是这些孩子完全失去了兴趣。因为在这个最优秀的高中课程上,孩子们都是冲着600分以上去考试,老师讲课的时候都是跳着讲,对于农村200分水平的孩子们,老师跳着讲,孩子们完全都是云里雾里的,所以他们就失去兴趣了。

我们教课要对孩子进行分层,这样老师对孩子的水平是非常精准了解的,老师讲的时候就知道应该讲得慢一点还是快一点,哪里讲得细一点,学生就觉得这是对着他去说的。

未来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应用,使得我们可以逐渐更加深入地不管在新东方、好未来还是情系远山这样的公益项目中,能够非常精准地确定哪些学生是属于哪一类,应该怎么给他们上课,不同的老师对不同的学生群体上课,这个在效率上会大大地提升

但是,我们也发现一个现象。如果说让这些孩子自觉听这样的课的话是有难度的。因为孩子的专注力不可能做到自觉地把所有的课都学完,所以一定要带有现在的双师模式,就是说线下要有老师监督他们学习。

这就是为什么面对面教学到今天为止依然比在线教学的效果更好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在线能解决面对面教学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在线要解决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学生的学习效果问题。现在所有的机构都在摸索,我觉得这个摸索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随着对学生数据的精准的定位,也随着把面对面的这种辅导的监督机制搬到线上去,其实到最后是能够解决的

谈民办教育

张邦鑫:俞敏洪老师讲得很对。作为培训机构,民办教育第一个是给公办学校拾遗补漏,刚才俞敏洪老师讲到了,(公办教育)没有做到的有些地方我们相当于做了补充。第二个(民办教育)确实做了一些探索,例如新东方过去这两年研发费用也在10亿以上。

俞敏洪:大家可以看到,就是我们这些机构其实都在希望,在这个教育突破上面做点儿事情,这个其实是挺重要的。

张邦鑫:可能从某一个公办学校来说,它不可能投这么多,比如说集中几千个研发人员(我相信新东方应该也过千的研发人员),来朝着一个方向、一个相对还不那么宽泛的方向去做突破研究,如果年复一年去做的话,它的效果会体现出来的。

俞敏洪:这里面还要补充一点。一般真正的公立学校或者国家下面的研发机构去研发的话,他是有明确的针对性,说这件事情我们基本上必须要有或者必须要做出来才去研发。但是民间机构就有试错的空间,在这点上我特别要向张邦鑫学习,因为张邦鑫在过去几年的科技投入中特别敢于试错,尽管有很多不成功的时候,但是中间只要有一个成功了其实就是大事儿。

我因为有情怀,所以不愿意试错。所以新东方在试错上面,确实胆子做的不如我们的友军大,我觉得我也要去试错了。

我其实背后说的意思是说,我们试错了是没有后果的,但是我们也要向底下传递这样的信息,你要勇敢试错,你试错了不用承担后果,你错了还可以再试,到试对为止,这种信号在民间机构中还是能够传递得比较清晰的。

俞敏洪张邦鑫“新好论道”对话:谈科技、谈教培、谈竞争

好未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张邦鑫

张邦鑫:第三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是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必然的产物,尤其是在中国社会。中国人特别重视对未来的投入(整个华人,或者中华文明影响的,包括我们周边的国家,像日本和韩国,都受我们儒家文化影响),比较重视对下一代的培养。

实际上这些国家也很短的时间就发展起来了(二战以后),这跟大家重视教育是有关的,经济是社会发展的速度,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加速度。你看我们成年人,那么多人去听喜马拉雅、看得到、上混沌大学,大家都在投资自己的未来。家庭就更不用说了。国家我觉得也是一样的。

谈行业良性竞争

张邦鑫:假设用一句话总结,我觉得竞争最好的方式是向竞争对手学习。

展开一下,我觉得新东方是在我创业第一天开始,就是我内心非常尊敬的企业。新东方给这个行业带来无数的贡献。

第一,在那么多机构里面,新东方是第一个想明白,教给学生最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学习的动力。让学生喜欢学习,而不仅仅是教给他知识。

第二,新东方最早想明白,教知识不重要,教给他学生理想或者说情怀更重要。也就是能否给我们的学生、客户传递一种正向的积极的价值观和能量。我觉得好的教育是传递能量的,而不是传递知识的。所以这两点是我在一开始做学而思的时候,我从新东方身上学到的。

第三,我到今天还没学明白的一点。新东方非常牛的是,新东方做任何一个领域,到目前为止几乎都是后发先制的。

大家知道我们这个行业叫品牌模式,新东方是一个品牌,学而思也是一个品牌。品牌模式有一个特点,比如苹果手机做得好,市场占有率20%,就是说头部即使做到寡头垄断,你在这个行业里面终将会遇到对手。我觉得幸运的是,我在这个行业里面遇到的对手是令我尊敬的对手,是非常正直的。他愿意跟大家一起来共同往前走,这是我感到非常开心的事情。

俞敏洪:我想说,我们两家确实是“冤家”,确实几乎在同一个领域是相互之间的竞争对手。

但是中国有句话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好未来和新东方之间,真的是形成了一个又是竞争又是合作的一个良好的局面。当然人才之间也有一些互相的流动,这个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

而且我说句实在话,要没有好未来的话,新东方做不到今天这么大。因为新东方当时是唯一比较大的(培训)机构(在好未来上市之前)。我们觉得上市了就是万事大吉了,可以安心睡觉了,在好未来上市之前,新东方是没有K12业务的,今天新东方K12占据的是大头。

为什么我们后来要拼命做K12呢?就是因为有好未来在做榜样。

张邦鑫:所以说新东方入侵了好未来做的领域,并且某种程度上来说做到了超越好未来。

俞敏洪:其实是相互“入侵”,因为好未来现在英语教育做得也不错。到底谁“入侵”谁,这个时间点还没有确定清楚。自然界的规律也是这样的,今天我还看到一个小视频,一个加拿大的自行车队员,最后骑自行车越野赛到了第一名,破了记录。后来通过调路上的监控视频才发现,中间有一段路上,一头熊在路上一直追他,他就不得不拼命骑,要不然就被吃掉了。

大概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如果从良好的角度上来讲就是这种关系。在座的所有的培训机构,不要在意你边上的竞争对手。但是我觉得竞争对手一个底线大家要守住,不要在背后互相做突破底线的恶心的事情,这件事情上,我们好未来和新东方之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就是说正常的那种能够摆到面上来讲的竞争关系,这个都不算是恶性竞争。所以这是第一点。

我只是想说,有这样一个竞争系统在,大家都形成一个强大的活力,互相之间能够学习,而且只要不破底线,到最后还能一起做一些对中国的发展有用的公益事业,或者说提供互相之间的帮助,我觉得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我们都是做教育的,所以我特别看不惯我们教育领域最后互相之间的这种暗动作,因为你是做教育的,如果你在做教育中你内心都不光明或者说中间有一些腻腻歪歪,我觉得你就不配来做教育。

所以我觉得我跟张邦鑫在这方面还是达到了比较好的一致,这也是看到两家机构放在一起,对中国的民办教育领域,我觉得是有一定的示范作用。我们要力图保持这种示范,使我们能够做得更好,这个张邦鑫应该能同意。

张邦鑫:必须同意。

俞敏洪:而且因为张邦鑫比我年轻很多,所以我觉得他在这方面,从技术等方面又比我更加强,所以他可以做更好的示范。

总而言之,我希望我们做教育的,我们的天空稍微干净一点,让相关部门看到我们也放心一点,我觉得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俞敏洪张邦鑫“新好论道”对话:谈科技、谈教培、谈竞争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