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佳AI新基建年度榜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大壮旅
发送

0

最后一公里配送,自动驾驶卡车,固定路线和 Robo-Taxi,四大自动驾驶场景,谁胜出的机率大?

本文作者:大壮旅 2020-06-10 16:48
导语:IHS Automotive 研究主管 Egil Juliussen、Mobileye 产品与战略高级副主席Erez Dagan 共同分析

最后一公里配送,自动驾驶卡车,固定路线和 Robo-Taxi,四大自动驾驶场景,谁胜出的机率大?

雷锋网按,做自动驾驶不难,但要在前面加个“全”字,可就不是一个概念了。不过,在大家都忙着讨论技术细节时,自动驾驶汽车的使用场景却很少被提及。那么,到底谁是自动驾驶汽车的真正受众人群?怎样才能做到满足实用性和经济性的同时获得强大的用户粘性呢?

显然,在对自动驾驶市场走势作出预测时,媒体、分析师和业内人士都不该忽略掉这一基础问题。

IHS Automotive 研究主管 Egil Juliussen 将自动驾驶汽车的使用场景分为四大类:最后一公里配送,自动驾驶卡车,固定路线自动驾驶和 Robo-taxi。理解这些使用场景间的细微差别意义重大,毕竟它们会影响未来落地车辆的性能、成本与时间线。

下面,就让 Juliussen 带我们纵览不同的使用场景,看看四大类型中谁是头部玩家,市场的现行状态以及大家测试与研发工作的进展。

为本文贡献宝贵观点的还有 Erez Dagan,他是 Mobileye 产品与战略高级副主席。上个月早些时候,以色列巨头吃掉了 Moovit,Mobileye 到底看上它什么呢?

在采访时,Dagan 就强调称,Mobileye 此举是为了“将自动驾驶汽车编入公共交通。”

Dagan 说的没错,自动驾驶汽车总不能在真空中运行,其价值必须结合整个社会的出行与秋与状况来估算。像 Moovit 这样掌握了用户旅行习惯的公司,当然是 Mobileye 未来整合实时信息与数据的关键。

Robo-taxi

Juliussen 定义的四大类型中,“最难的就是 Robo-taxi”。

讽刺的是,头部的自动驾驶科技巨头,包括 Waymo、Cruise、Argo 和 Aurora 在内,都对 Robo-taxi 市场情有独钟。眼下,Waymo One 已经在亚利桑那落地,而安波福则选择赌城,通用则选择旧金山。

自动驾驶测试这件事就更加普及了,光是加州就聚集了 65 家拿到测试牌照的自动驾驶公司,而 Argo 的车队则分别驻扎在匹兹堡、迈阿密、底特律、帕罗奥托、华盛顿特区与奥斯丁。

Juliussen 还指出,在 Robo-taxi 领域,美国拥有风投资金、自动驾驶开发与测试工作上的领先,中国则紧追不舍。“至于欧盟,则完全在自动驾驶测试与 Robo-taxi 上掉队了。”

鉴于 Robo-taxi 这个门类吸金能力超强,因此市场也公认其有巨大的潜力。

不过,Robo-taxi 这个门类未来肯定会被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所困扰,即如果 Robo-taxi 在工作中真的杀了人怎么办?受害者家属告谁?赔偿金能拿到什么数?陪审团会同情没有司机的出租车吗?

答:如果 Robo-taxi 上不再设驾驶员,那么任何的伤亡事故 OEM 商都要独自吞下苦果,因为它们没办法甩锅了。显然,Robo-taxi 将改变所有现存的责任范围。

在过去,汽车制造商接受公众诉求中的新安全措施通常都是磨磨蹭蹭的,但在自动驾驶上呢?它们必须时刻留心安全问题,因为任何的失误厂商们都要承担所有责任。

自动驾驶卡车

在 Juliussen 看来,四大类型中称为最容易实现就是自动驾驶卡车,卡车行业也认同这一观点。最近接受采访时,Plus.ai COO Shawn Kerrigan 就强调称,卡车将成为自动驾驶市场最先成长的板块。

将自动驾驶卡车专门分出一类是因为它们的商业模式较为特殊。“成本会站在我们这边。” Kerrigan 解释道。自动驾驶卡车有能力为卡车运营公司省下大量成本,因为它们不再需要驾驶员了(现在卡车驾驶员缺乏也是全球各国的通病)。不过,从方程式中剔除驾驶员只是个开始,运营成本上自动驾驶卡车也优势巨大。首先,它们能 24 小时不停歇的工作;其次,自动驾驶卡车更加安全,事故率会大幅降低。

Juliussen 指出,从技术上来讲,“货运中心-货运中心”的模式也更容易管理,因为“自动驾驶卡车 90% 的时间都待在高速上”。鉴于它们城市驾驶的需求不多,因此需要处理的“社交问题”(即与行人和其他车辆的交互)也少了很多。

在自动驾驶卡车市场规模上,Juliussen 则与 Kerrigan 有着意见上的分歧。前者认为“这只是个小市场”,但后者却认为其市场前景广大,毕竟美国卡车行业年营收超过 6000 亿美元。

自动驾驶卡车新创公司成功与否取决于其商业模式。举例来说,开发全栈自动驾驶软件的 Plus.ai 自己并不造车,未来也不会拥有会运营一个车队。它们的任务是为自动驾驶卡车提供关键结构单元。

去年秋天,Plus.ai 就在这种商业模式下成功与东风汽车携手,新的合资公司将为中国市场研发自动驾驶卡车。需要注意的是,合资公司的首款产品虽然基于 Plus.ai 的 L4 堆栈,但投入使用后只能实现 L2 半自动驾驶。

换句话来说,虽然大家都对自动驾驶卡车兴趣浓厚,但想 L4 自动驾驶卡车并不容易。Kerrigan 就指出,全自动驾驶卡车离我们至少还有 4 年时间。“我们得保证车辆能处理所有极端情况。”

如果现实如此残酷,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们在没有实际产品的情况下能坚持多少年?

Starsky Robotics 用破产回答了这一问题,花光了融资的它们 5 年就挺不住了。

在 Juliussen 看来,Starsky 走了一条非主流路径。“不过,我还挺喜欢它们的。”他说道。举例来说,Starsky 的卡车能在上下高速以及城市驾驶时实现远程操控。不过,“它们的野心需要完整的基础设施来支撑,这点可能下坏了投资人”。

Kerrigan 还表示,自家公司已经融资 1 亿美元。不过,市场上它们的竞争对手可不少,Juliussen 那边列出的名单就包括 Embark、Ike 和 Kodiak 等。

与此同时,有 UPS 支持的图森科技今年 3 月拿出了新计划,它们要联合 UPS 扩大自家的货运试验项目,编入车队的是改装过的 L4 自动驾驶卡车。

在欧洲,戴姆勒去年秋天收购了 Torc Robotics,今年紧接着就开始扩大在美国公路上的自动驾驶测试了。

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那些领先的自动驾驶堆栈供应商,比如 Waymo 和 Aurora。除了 Robo-taxi,未来自动驾驶卡车这块蛋糕它们也不会松口。

固定路线自动驾驶

要说大多数人见过的“行驶中”自动驾驶汽车,恐怕得是校园、机场、医院和主题公园里的固定路线穿梭车。

虽然部署时间最早,但说实话这是自动驾驶汽车四大类型中最无聊的了,因为它们不但行驶缓慢,还畏手畏脚的。

自动驾驶穿梭车通常长得像架在轮子上的烤箱,内部能塞进 10-15 个座位,虽然比出租车装的人多,但又比不上巴士。

对于那些喜欢招手即停打车服务的人来说,自动驾驶穿梭车跟公共交通的体验其实没什么差别。不过在 Juliussen 看来,未来它们将在工业领域大放异彩,比如承担港口或矿山的运输任务。

投资者们对固定路线自动驾驶汽车的兴趣还在,不过 Juliussen 认为这个门类拿投资能力最弱,因为市场需求会因为地理位置变化而大幅波动。简言之,公共交通做得比较好的城市,固定路线自动驾驶就更容易吃得开。

在美国这种公共交通薄弱的国家,自动驾驶穿梭车肯定干不过 Robo-taxi,而在公共交通较为完善的国家,人们对固定路线自动驾驶汽车的接受度就会高很多。不过,既然公共交通已经很完善了,为何还要另设一套自动驾驶穿梭车呢?

当然,自动驾驶穿梭车们也有挖掘市场的潜力和空间。拿日本的乡村举例,因为人口持续外流,这里已经没有公交车了,但留在这里的人依然需要出行。这种情况下,自动驾驶穿梭车就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

对公共交通系统来说,盈利从来不是其目标,纳税人的补贴才是其持续运营的真正弹药。因此,真正竞争起来,恐怕自动驾驶穿梭车不是其对手。Mobileye 的 Erez Dagan 认为,想要生存下来,穿梭车们必须“主动融入公共交通系统”。

Mobileye 选择收购 Moovit 就是因为它们相信,了解人们的出行习惯能帮助穿梭车运营商为自家服务注入更多智慧。Dagan 就发问道,“如果运营商能按照用户需求调派穿梭车,让它们及时出现在用户最需要的地方呢?”

也就是说,未来的方向是协调自动驾驶穿梭车与其他出行选项,从宏观的角度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

要说这个领域的领军公司,美国市场看 May Mobility, Local Motors 和苹果收购的 Drive.ai。欧洲,则成长出了 EasyMile 和 Navya 两大世界级的头号玩家。

最后一公里无人递送

Juliussen 指出,自动驾驶的四大门类中,最后一公里货物递送是发展最快,也是融资最为丰厚的一类。

在这个门类中,名头最响的非 Nuro 莫属。去年,这家公司从软银拿了快 10 亿美元投资,在零售方面更是拉到了巨头 Kroger 与 Fry’s Food。

除此之外,Nuro 还将自家技术授权给第三方公司,比如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Ike。

今年早些时候,Nuro 则拿到了 NHTSA 的授权,它们可以在路上部署 5000 辆递送电动递送车 R2,为用户运送食物、杂货或提供其它服务。

Juliussen 将 R2 形容为“仅有半个车大小,但高度在车流中还比较显眼。很明显,R2 没有为驾驶员预留任何位置。”

并非所有美国州都允许此类递送机器人上路,即使是能够上路行驶,也规定其速度不能超过 6 英里/小时(约合 10 千米/小时)。此外,这类车还只能行驶在人行道上,遇到自行车与行人还要自觉让行。同时,运营公司还要为递送机器人配备远程操作员。

最近,巨头们也开始向这一领域渗透。亚马逊就开发了一款人行道自动驾驶汽车,沃尔玛则联合新创公司 Udelv 开启了杂货递送服务。在中国,百度 Apollo 平台战略伙伴 Neolix 则在 A+ 轮融资中拿到了 2800 万美元。

当然,对投资者来说,此类最后一公里递送车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成本,毕竟它们需要的人力要少得多,而且化整为零后的车辆也比重型递送车便宜得多。

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最后一公里配送,自动驾驶卡车,固定路线和 Robo-Taxi,四大自动驾驶场景,谁胜出的机率大?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