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犀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医疗科技 正文
发私信给李雨晨
发送

0

字节,一颗跳动的“医疗心”

本文作者:李雨晨 2020-12-25 10:08
导语:有算法与流量入口的加持,大概率不能成为字节“后发制人”的法宝。

字节,一颗跳动的“医疗心”

字节跳动招人了。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AI Lab(人工智能实验室)位于北京、上海、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mountain view (山景城)三地的团队正在招揽医药领域人才。

今年,药物研发似乎成了一个“香饽饽”,成了巨头重点押注的一条赛道。

上周末,百度发布了基于百度深度学习平台飞桨的生物计算平台“螺旋桨”,开源工具集提供包括了RNA二级结构预测、大规模的分子预训练、DTI药物靶点亲和力预测以及ADMET成药性预测等在内的新药研发和疫苗设计环节的核心能力。

这对于生物信息学、计算机交叉学科背景的研究者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可以帮助他们更便利地构建AI算法模型。

再往前的7月,腾讯发布首个AI药物研发平台“云深智药”,覆盖临床前新药研发的全流程,包含蛋白质结构预测、虚拟筛选、分子设计/优化、ADMET性质预测(即将开源)及合成路线规划等在内的五大模块。

在今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云医疗智能体乔楠也介绍了华为云的EIHealth平台。目前,EIHealth主要覆盖基因组、临床研究和药物研发三个方向。

12月初,华为云更是被曝出,正在招聘机器学方向的药物研发算法工程师。

百度、腾讯、华为的这场“生物技术竞赛”,现在又加上了字节。

字节能不能做药物研发?

在AlphaFold2震惊世人的“蛋白质结构预测”成果问世后,AI药物行业似乎博得了不少人的关注。

雷锋网了解到,12月初,剂泰医药完成数千万美元Pre-A和天使+轮融资。这家公司是由晶泰科技孵化而来,于2019年8月正式成立。

而晶泰科技,也在今年9月完成了超3亿美元的C轮融资。

剂泰医药的创始团队包含赖才达、陈红敏、王文首等多位MIT科学家及美国工程院院士,通过高通量制剂平台及人工智能计算等技术,更快速、全面、智能地找到制剂优化条件。

几天之后,AI制药公司冰洲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新一轮融资,依图科技、春华资本、鼎晖资本、IDG参与了此轮投资。

在AlphaFold2的消息公布之后,晶泰科技CEO马健曾向《医健AI掘金志》表示,现在能解出的蛋白质很少,很多关键的蛋白质十几、二十年都难以用实验解析出结构。

有了(AlphaFold2)这项技术,研究人员就可以用这些传统上难解出结构的蛋白作为药物靶点、设计新药。

现代药物大多的靶点是蛋白,药物的设计几乎都是基于蛋白的结构来进行合理的设计。

现在,既然机器学习能应用在药物设计领域。那么,字节AI Lab的招兵买马也就不奇怪。

在基础研究方面,字节跳动的AI Lab研究领域包括了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语音&音频处理、数据&知识挖掘、计算机图像学、系统&网络、信息安全以及工程&产品。

这样看来,想要用AI算法来撬动新药研发格局,字节跳动AI Lab肯定有能力做。

但是,进一步来看,医疗不是“打打杀杀”,光靠技术、融资、补贴就能堆出一个帝国。

以AI药物研发为例,这条赛道具备极高的技术和专业知识壁垒。

字节跳动AI Lab挂出的职位,均需要博士或者以上学位,专业为计算机科学、数学、计算生物学、计算化学等。

这个行业远比教育、游戏等字节已经布局的行业艰深百倍。

张一鸣的医疗梦想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这样评价张一鸣,“《狮子王》中有一句话,太阳照得到的地方,都是我的疆土。我认为张一鸣真正的梦想是做一个SuperCompany,一个突破人类过去商业史所有边界和格局的SuperCompany。”

事实上,张一鸣也是这样做的。

抛开药物研发的话题,字节在医疗领域的布局可谓“全面”。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字节跳动成立了专门负责大健康业务的极光部门,由原百度副总裁吴海峰带队,向张一鸣汇报。

该部门的业务对外统一品牌为 “小荷健康”。

2019年5月,吴海峰从百度离职后,曾与前百度执行总监孙雯玉共同创立互联网医疗服务公司幺零贰四。今年年中,二人一起加盟了字节跳动。

在此之前,2020年5月,字节收购了百科名医网,并将其改名为“小荷医典”。

11月2日,字节跳动推出了“小荷医疗”的独立品牌,并发布了面向患者的“小荷”App和服务医生的“小荷医生”App。

这是一款集在线问诊、医疗资讯、百科知识的综合性医疗App,功能对标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等。

11月24日,一家名为 " 松果门诊 " 的线下诊疗机构在中关村露面,而它的背后,就是由吴海锋和孙雯玉共同创办的幺零贰四。

字节,一颗跳动的“医疗心”

今年12月之后,幺零贰四被字节全资子公司北京平安百草科技有限公司(现改名小荷健康(北京)有限公司)并购。

目前,字节极光部门的几款主要产品几乎都来自幺零贰四,包括线下诊疗机构松果门诊、医生互联网执业平台小荷医生App、医疗服务与内容平台小荷App等。

《晚点 LatePost》在报道中显示,小荷健康目前对标的是京东健康,后者曾被Frost & Sullivan评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零售药房。

因为,字节跳动也有流量入口。

2020年上半年,京东健康总收入87.8亿元。截止12月24日,其总市值达5238亿港元。

但是,“京东健康”们的一个尴尬之处在于,在几年的摸爬滚打之后,其营收近九成来自在线医药销售,在线医疗业务与数字营销服务相加之后的比重不超过5.6%。

即便是想要对标已有的互联网医疗巨头,字节跳动能做的,也只是药品电商平台这样的“外围”生意。

这也是目前互联网巨头能找到的最好一条盈利路径。

字节,一颗跳动的“医疗心”

放眼整个医疗健康行业,医药电商都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门。因为非处方药利润率低,而处方药虽然利润率高,但严格受控制。

而在互联网问诊、医疗服务与内容平台方面,平安好医生、腾讯医典、丁香园等都已有了不少积攒下来的口碑和用户粘性。

字节想要与这些巨头在这些不同的细分领域一争高下,目前的优势并不明显。

张一鸣的取与舍

事实上,字节想要从医疗上获取收入,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据《深燃》报道,中信证券研报显示,2019年字节跳动整体收入在1200-1400亿元量级,广告收入占比超85%,抖音贡献约50%。

而《深燃》近期获取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字节跳动2020整年营收或将达到2390亿元,排名前三的营收来源分别是互联网广告、电商、秀场直播

在百度任职期间,吴海锋曾任百度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百度大搜索整体业务及百度大商业体系。

对于医疗广告的变现,张一鸣一直很谨慎。他曾在内部提到,字节跳动旗下内容对医疗健康方面的内容有很强的需求,但需要有专门的团队进行把关。

在此之前的2018年,张一鸣曾在公开场合说,“即便拥有医疗广告的资质,(今日头条)也选择放弃做医疗广告。”

未来,张一鸣的想法是否会松动,字节是否会在医疗广告上试水,很大程度上考验着这家公司未来的医疗前景。

正如上文所说,医疗不是“打打杀杀”,光靠技术、融资、补贴就能堆出一个帝国。有算法与流量入口的加持,大概率不能成为字节“后发制人”的法宝。

医疗的核心问题是解决医疗资源供给的问题。

过去几年,各大互联网医疗巨头纷纷建立与国内顶级的医疗专家团队合作。这些事情,没有捷径可走。

想要做医疗,字节还需要“路遥知马力”的底气和决心。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字节,一颗跳动的“医疗心”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