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 阿里iDST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网络安全 正文
发私信给谢幺
发送

0

技术拯救的网瘾少年,安全盒子王松的执念 | 宅客故事

本文作者:谢幺 2017-03-20 17:38
导语:技术改变世界,技术也改变了他的世界。

【安全盒子王松】

就算放弃现在的工作,我也不会放弃安全盒子!” 平时嘻嘻哈哈的王松忽然严肃起来,眼神透出不容置疑的神情。然而说完,他停顿了两秒,又补了一句:“不过现在确实还在探索。” 怅然若失。

19岁的王松曾是奇虎360的高级安全工程师,目前在360补天漏洞平台担任漏洞审核,但他在圈子里更被人熟知的称谓是:安全盒子创始人王松。

两年前,他和一群同样充满梦想的年轻人组建了安全盒子团队,他们想做个安全社区。起初,随着安全盒子媒体网站和论坛的兴起,这群少年在安全圈子里有了些名气。但是他们精于技术,却并不擅长内容创作和网站运作。缺乏持续的内容输出,对于一个网络媒体来说是致命弱点。

如今打开安全盒子主页,最后一次新闻更新时间为3个月前,安全盒子论坛也已经无法打开。网站看起来像个年久失修的旧房子。网站和论坛的一天天冷清,用户不断的流失让王松不止一次陷入沉思。

在常人看来,一个高中辍学,刚满18岁的人,就能在奇虎360当上了高级安全工程师,还在业余时间笼络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团队,已是人生赢家。即使项目失败又如何,毕竟他还年轻。

但王松却对安全盒子的充满执念。

在雷锋网编辑看来,当一个人对梦想产生了执念,这执念往往又会反过来让梦想本身显得意义非凡。王松所说的“宁愿放弃工作也不放弃安全盒子”,并不只是说说,两年前他就干过同样的“傻事”。

“安全圈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17岁那年,王松拿着30K的月薪,却交了一份离职申请:我是搞安全的,得去安全公司干一干才行”

他当时在杭州的一家金融公司做PHP开发,老板很看好这个年轻人,想尽办法挽留,但王松去意已决,和同事一一道别后便独自北上。

安全盒子正是王松在杭州上班那段时间组建起来的,辞职离开也是因为安全盒子。

团队组建完成,社区刚步入正轨,王松觉得自己的能力和眼界并不足以支撑起整个团队,必须逼着自己走出去。上一次团队解散的阴影还在他的心中挥之不去,他不想重蹈覆辙。

2013年,第一届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ISC)首次在北京举办,还在上高一的王松从学校偷偷溜出来,独自坐上了西安到北京的列车。

在大会现场,他结识了另一个年轻人,两人一拍即合,回来就一起创办了一个叫点云安全的社区。谁知一年后,点云安全即宣布关闭,王松为此惋惜不已。

“点云能做起来是因为他,最后失败也是因为他”,王松总结当年失利的原因时充满感慨。

在点云安全,王松空有的联合创始人之名,却并没有起到任何实质作用,团队所有事务都由另一个创始人Chunxi (网络ID)决策,Chunxi 人脉甚广,能力也很强,做事却一意孤行,几乎听不进王松的意见。王松曾多次去和 Chunxi 沟通,但每次线上聊得好好的,回过头来,对方依然我行我素,该怎么办还怎么办。就这样,王松在点云安全很快被边缘化。

点云团队解散后,一部分成员都去了另一个民间网络安全组织,网络尖刀。之后网络尖刀一路发展壮大,做得风生水起,王松看在眼里,心中不免对自己悔恨,这种悔恨叫“我当时明明可以……”。 自己身为点云的联合创始人,却只能眼睁睁直到点云安全陷入困境,最后宣布关闭,这种无力感让王松后悔不已,也促使他之后自己创办了安全盒子。

王松对安全盒子的坚持来自于对点云安全的执念,但说到底,还是源于他对技术的执念,对自己的执念。这种执念在他的童年就已深深扎根。

技术拯救网瘾少年

多年前的盛夏,窗外的蝉不停地嘶鸣,但王松听不见,耳机里的机枪声盖过了所有声音,他正亢奋地厮杀。他也并没注意到,两边的网友已经起身,准备看一场父亲怒揍网瘾儿子的好戏。

“啪”的一声,耳机掉了,王松被打倒在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父亲揪住耳朵。十一岁的王松眼里满是惶恐,他知道迎接他的将是一场暴打,这样的情节太熟悉了。

 一路被追赶到家,王松都不敢离父亲太近,只要到父亲的手能够得到的地方,就是一巴掌。

但王松这一次更怕见到母亲。

两个月前,母亲找他聊了两个多小时,最后问王松能不能答应她坚持三个月不碰电脑,并且承诺只要他能做到,就买一个梦寐以求的新手机,王松满口答应了。结果不到两个月他就被父亲从网吧揪了回来。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母亲。

在此之前,为了让儿子戒掉游戏,王松的父母已经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把他转到了全封闭式的寄宿制学校,但并未遏制住王松成绩直线下滑的趋势。周末放假,王松干脆先不回家,直接冲到网吧,释放积攒了一周的网瘾。

激烈的枪战砍杀之后是无尽的空虚,王松其实也清楚电脑游戏给他带来了什么,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从全校前列掉到班上垫底,然后从转校。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被父亲抓回家后,他还是见到了母亲。

“儿啊你长大了,要靠自己,爸妈已经管不了你了。”王松的母亲叹了叹气,并没有打骂他。母亲身后备着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只是已有些放凉。王松坐在饭桌上,被父亲揪过的耳朵还在生疼,他低着头只顾吃饭,不敢抬头看母亲。

2009年,王松一心扑腾到了网络安全和编程技术上,在此之前他还自学了两年的PS。说白了都是为了戒掉电脑游戏而转移注意力。

“同样是玩电脑,最不济也能找个工作有口饭吃。”这是王松最初的想法,虽然有些无奈,但这已经是无计可施之后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了。

到了高二,王松已经有了三年的技术积累,可惜这依然不能改变学习成绩落后的现实。

学业水平考试后,王松的数理化成绩加起来都已经比不上隔壁小胖一门学科的成绩。小胖是王松的发小,他们曾经一起上学一起去网吧打游戏,但是如今却差距巨大。

王松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他花了很多时间来钻研技术,但其实并不确定技术这条路自己能不能走通,他开始惶恐未来,开始懊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做这些,而就不能像其他同学那样正常地上学,毕业。

想来想去,他还是只能打开电脑继续研究技术,这已经是唯一的希望,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现在我每次听到筷子兄弟的《老男孩》都有些想哭,总能让我想起自己熬夜学技术的时候”,王松说。

他记得那时一到晚上十一二点,母亲就过来招呼他“睡觉啦睡觉啦!”,他会把显示器一关假装去睡觉,等母亲熟睡之后再偷偷溜回电脑前。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怕自己睡着,便戴上耳机听歌,放得最多的就是当时风靡校园的《老男孩》,一听就是一整晚。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他才关上电脑睡觉。到了中午12点,他又会准时被叫醒去吃午饭,吃完饭继续坐回电脑前。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

高二那年,他拿着自己赚的五千块钱交到父母手里,父母吓了一跳,他们并不相信自己“不务正业”的儿子能挣到这么多钱,父亲严厉警告王松“你千万不要搞违法乱纪的事情!”,不知道的是,王松在网上做代码兼职,其实两周挣了三万。

三万,对于坚持“不务正业”的王松来说,无异于一针强心剂,让他对安全技术的憧憬越发得强烈。也就在同年,他揣着自己挣来的钱独自北上,在ISC安全大会上遇到了 Chunxi,两个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一起创办了点云安全。

那年,王松辍了学,多次辗转郑州、西安、北京,杭州等地谋生。为了让自己”野路子“编程技术更规范,他又去了兄弟连上了几个月的编程课。最终几经周转,从杭州的公司离职后,便独自北上,来到了360。

这一路上的经历,王松向雷锋网编辑描述起来轻描淡写,但当我想起自己第一次独自远行时的忐忑,不免对那个16岁孤身去北京只为参加一场安全峰会的少年心生赞叹。

王松心中的技术乌托邦

2017年1月1日,王松在博客里写道,补天漏洞响应平台是他工作的一个转折点。

在补天担任漏洞审核人员,他拥有能看到所有补天白帽子提交的安全漏洞的优势,这对于一心钻研技术的他来说,无疑是个绝佳的选择。每天和大量精英白帽子们一起交流技术,也让他逐渐认识了许多圈里的技术大神。

2016年5月,补天沙龙北京站,他“毛遂自荐”,完成了自己的议题首秀。此后主动跟随补天平台的”补天校园行“一起去了山西、成都等省市的多个高校进行议题演讲。

一年多时间,他不断参加各种安全会议、线下,业余时间,甚至开始写微信公众号,还开通了自己的小密圈。—— 他仍在刻意地将自己“往外推”,逼迫着自己变强。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技术人才加入他的安全盒子,一起创造他心中那个技术乌托邦。

如今,安全盒子的网站虽已不经常更新,但安全盒子的队员们却依然频繁活跃于各大安全平台,以及各种安全圈的线下活动。王松也想好了,做媒体并不是他们擅长的,安全团队的形态或许更适合安全盒子。毕竟他想要的是而一个纯粹的技术圈子,而不是一个娱乐型的安全媒体。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王松的个人公众号是:Web安全与前端 (ID:sec_fe ),他会在里面定期发布自己的技术收获和成长心路历程,或许在那里能更直接了解到这个网瘾少年华丽转身,十七八岁迅速成长为高级工程师的少年。


3月30日,主题为“Hack For Security”的补天白帽大会将在深圳举办,届时王松也会在那里和参会者们面基!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技术拯救的网瘾少年,安全盒子王松的执念 | 宅客故事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