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专题 正文
发私信给创业者说
发送

6

“思萌科技”曹思明:为了保证产品顺利落地,我曾经被打破头

本文作者:创业者说 2015-01-07 16:18
导语:一年前,思萌科技联合创始人曹思明告别了光鲜的互联网企业,为自己的游戏外设PPGUN而奔波于工厂之间。他这一年来吃了不少闭门羹,让他意识到工厂是一个跟互联网有很大差别的物理世界。最让人震惊的是,蛮横不讲理的工人把他的头打破了,鲜血直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编者按】本文的作者是思萌科技联合创始人曹思明。

前几天看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节目,节目中说2014年的年度汉字是“法”。我转念一想,我们PP GUN这个团队的年度汉字是什么呢?我想了想,得出了“苦”这个汉字。如果要写两个字,就是“苦逼”;三个字就是“很苦逼”。

去年的10月10日,我们思萌科技成立了。那个时候正是手环最火爆的时候,而我们没有选择做手环,我们选择了做“游戏军火”——一款让FPS游戏获得更好体验的手枪式平板配件。

现在回头想想,如果我们选择做手型枪而不是步行枪,也许会轻松很多。但是我们的PP GUN选择了后者,其与真枪的比例是1:1,能让用户在玩FPS射击游戏的时候,也体验一把战士的感觉。但是为达到这样的效果,它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麻烦。    

PP GUN为了美观与强度,没有采用拆件结构的设计,而是整体式设计。枪身由左右两边的枪壳组成,左右枪壳都各长68厘米,这对于数码产品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尺寸了。

一开始我们去了汕头找模具厂,因为汕头是玩具之乡,有很多玩具都是在汕头生产的,包括玩具枪。从深圳开车去汕头要6个多小时,我们在汕头呆了5天,基本上做玩具枪的小厂都跑遍了,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模具厂。一是因为有的厂技术不强,做不了这么大的模具;二是因为小厂觉得你这东西没他们玩具出货量大,不是很感冒。有朋友可能要问了,为什么不找大的玩具厂谈谈呢?答案很简单,因为大厂有自己的生产安排,基本上不会让你突然插进来,除非你给他们更多的钱。

在汕头没有找到合适的模具供应商后,我们把目光转向了模具之城-东莞。

说到东莞,可能有的小伙伴脸上马上会浮现出暧昧的笑容了吧,嘿嘿!但是现在,我估计模具产业已经成为了东莞第一支柱产业了。在这里,模具的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做更大的模具也没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性价比。规模大一点的厂开价贵,规模小的厂开价便宜,但质量和配合度不一定高,所以要有一个权衡。在看了近10家厂后,我们确定了一家朋友介绍的模具厂:一是因为是朋友介绍的,二是因为这家厂的老板人不错。

大家看我就这么说了几句,也许会认为找模具厂是个简单的事,其实它是一件很苦逼的事。你要到处转悠,多看看几家厂对你了解行情是很有帮助的。值得提醒的是,去看厂一定要看模具车间,去看模具师傅工作时的情况。找好一家好的模具厂非常重要,因为模具是产品的躯干,躯干整好了,产品才有型,才有品质。

经过40多天的制作,我们的模具终于可以试模了。试出来的效果不是很满意,后来又修改了几次。在这提醒一下大家,试模一定要加色粉去试,不要用原料的原色去试,不然有些问题你是发现不了的,这是经验之谈。

在经历了许多次磨难以后,我们终于把其他供应商都搞定的差不多了,差不多可以开始着手量产事宜。等等,我们忘了个重要的问题,枪壳是有黑色部分的,枪壳从注塑机里面注塑出来是整一块的白色,如下图:

“思萌科技”曹思明:为了保证产品顺利落地,我曾经被打破头

那黑色部分怎么办呢?因为我们没有做拆件的设计,所以只有喷油漆了。要喷成黑色就要用喷油铜模,喷油铜模是干什么的呢?就是把不要喷到油漆的地方遮挡住,把要喷油漆的地方露出来喷油。

我们找了一家厂,对方承担制作铜模与喷油的业务,于是我们很幼稚地放心了。按照对方的承诺,10天后可完成铜模,并开始喷漆作业。但是10天之后,对方却说枪壳太大,不好做铜模。我们当时非常气愤,但气愤也没用,只能迅速寻找另一个厂做铜模才行。经过多方寻找,我们找到了一个做铜模的,很小,就是个家庭作坊式的——其实做铜模的厂子基本都是这样。最后在确定可以做后,我们暂时放下了心。10天后,拿到了铜模。接着又去找先前那家工厂,让他们喷油,(因为没有时间再找过厂了),把500套塑胶枪壳交给了过去。

两天后对方喷好了第一批50套白色的塑胶枪壳,等我们把枪壳拉回组装工厂一看,差点没气死:每一套基本都有飞油(就是油漆飞到了不应该喷油的地方了),枪壳是白色的,黑色油漆非常明显。对产品品质非常重视的我们,断定这一批枪壳货肯定是没办法用了。第二天,我们去找那家厂理论,才知道他把喷油的单交给了另一家喷油厂做(暂叫这家厂为B厂)。

我们要求去找B厂理论。找到他们后,我们发现这个B厂是一个非常作坊式的喷油厂,里面空气非常污浊。实在没辙了,我们只能先从100多套里面挑出了40套比较完美的红色枪壳,并且当场付了这40套的喷油费给B厂。随后和B厂的人说好,第二天拿走铜模去维修。

次日早上,我们去B厂拿铜模,对方却不让我们拿走铜模,并且还对我进行推搡,抓我的衣服,并且还踢我们的铜模。铜模是我们的,凭什么不让我们拿走,我们又不是拿货走,不给钱。B厂的人不让我们拿铜模走,还先打人,我当然要进行自卫,B厂的工人就窜出7、8个人对我进行围攻,最后把我的头打破了,我们迅速报了警。

“思萌科技”曹思明:为了保证产品顺利落地,我曾经被打破头

得知最后的处理结果,我只能对东莞的警察表示呵呵。在此我也想对正在做硬件的朋友一个提醒:挑选工厂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工厂。

其实做硬件产品,心情有时就象是一位十月怀胎的母亲,我们会拼命地保护自己的孩子平安无事地降临到这个世界上。这种心情就如亿觅的CEO健荣哥说的一样,创业的苦与辛酸只有创业者才能体会。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