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芯片 正文
发私信给包永刚
发送

0

安防AI芯片2年乱世,未见英雄

本文作者:包永刚 2022-11-29 17:37
导语:芯片市场的残酷,或许就是即便身怀绝技,也难有成为王者的捷径。

安防AI芯片2年乱世,未见英雄

作者 | 包永刚

编辑 | 王亚峰

两年前美国的一纸禁令,彻底搅翻了一年几十亿市场规模的安防芯片市场。

“没人知道能以什么价格买到芯片,2020年8月海思3559A芯片刚开始上涨的时候,我们给经销商打款当天就被退款,因为芯片涨价钱不够了。一周不到的时间,芯片从480元一片涨到了680元。”回忆起两年前安防芯片价格的突然暴涨,安防行业的老兵辉哥依然记忆犹新。

“那时候的市场彻底疯了,不止主控芯片在涨,周边的小芯片也在涨价,为了抢购一包电源芯片,不顾18倍的价格涨幅,连夜订机票从北京去上海,出发的路上就被人用更高价格买走了。”2020年在一个安防产品团队,如今在芯片初创公司的建国还是难以理解两年前市场的疯狂。

疯狂的市场里,有人仓惶离开,也有人伺机进入。

离开者,许多是技术能力有所欠缺,不能及时切换方案的方案商。进入者,则是想分一杯羹的几十家芯片初创公司。

2022年,海思四年前推出的高端3559A芯片的价格依旧在高位,这是因为最近一两年推出的纸面参数对标3559A的芯片实力还不够。即便如此,海思在安防芯片市场最高光的时刻已经过去。

如今的安防市场,群雄争霸,所有人都想成为下一个安防芯片市场的海思,但还没有人复刻海思的成功。这些视觉芯片公司们,小公司要先思考明年能不能继续活下去。

大公司比起争抢乱世英雄的名头,更想知道边缘端视觉AI芯片的诗和远方在哪里?

如果海思归来,故事又会有怎样的转折?

海思被迫让出的安防蛋糕,群雄环伺

“做视觉芯片的公司,没有不想进入安防市场的。”业界人士都认为,“安防市场是视觉芯片公司的必争之地。”

安防芯片是一个每年出货3-4亿颗,芯片单价2-10美元,市场规模30-50亿元的大市场。

不过,2020年8月之前数年时间里,绝大部分的视觉芯片公司都只能仰望海思。

海思最最高光的时刻,在网络摄像机芯片市场的份额高达7成以上,在视频录像芯片的市场份额更是达高达9成。

这个让TI、安霸等美国公司相继退出安防市场的中国公司,完全没有给竞争对手机会。毕竟,在芯片这个老大吃肉,老二喝汤的行业里,同一个赛道里最后几乎只会留下两三家公司。

海思入局安防市场时,用SoC替代了国外巨头的DSP,这一改变获得了市场的欢迎,随后通过充分理解安防客户特定需求,将常用算法固化成硬件,保持性能优势,并且抓住了国家雪亮工程快速发展的时机,与海康、大华这样的头部安防公司一起高速增长,成为了安防芯片市场霸主。

让海思被迫让出安防这块蛋糕的,就是美国的一纸禁令,这一纸禁令也让安防芯片甚至周边芯片开启了暴涨。

高端的海思3559A最疯狂的时候从500元左右涨到超3000元,中端的3519A 从200元左右涨到超1000元,低端的3516D V300也从40元涨到150元左右,涨幅少则3倍,多则6倍。

那时市场完全陷入恐慌,连一些通用的芯片价格都在暴涨。”建国回忆,“我当时所在的团队想买一颗赛灵思的FPGA,得到的答复是交期一年,这不就相当于说没货。”

市场越疯狂,就越给视觉芯片公司趁机进入安防市场的机会。

“海思安防芯片被禁之后,国内二三十家芯片公司都想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有十多年芯片行业从业经验,与众多视觉芯片公司都有业务往来的阿文说,“在这么多做视觉芯片的公司里,有的只是买了个IP,在这一次市场的变动中,受益最大的三四家大公司。”

安防AI芯片2年乱世,未见英雄

2年动荡,3大受益者,无一黑马

从2020年8月至今,两年多之间过去,4年前海思推出的AI算力达4TOPS的高端3559A依旧紧俏,价格比暴涨之前还高一倍左右,而中端低端的安防芯片的价格已经回归正常,甚至还有所下降。

中低端安防芯片价格回归理性,反映出市场已经找到了很好的替代。多位业界人士都对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表示,联咏科技、富瀚微、星宸科技在这一轮市场变化中受益最多。高端3559A价格的坚挺,也反映出了如今的安防芯片市场还没有黑马。

“2020年安防芯片的缺货,下游一二线的设备公司受到的冲击相对少一些,这些公司有海思的直供,并且也更早更快地进行了囤货。”建国说,“深圳一些小的安防公司最困难,他们确实拿不到芯片,如果不能快速切换新的芯片平台,就不得不面临转型,不少做安防方案人就在这个过程中退出了。”

头部公司有能力切换平台,但选择并不多。

“头部公司更加意识到多家供应商的重要性,虽然做安防芯片的公司不少,但数量不少的初创公司肯定先被排除。不要说头部公司,就连二三线的安防公司的主流产品也不可能选择体量小的芯片公司。”辉哥认为。

嘉楠科技副总裁汤炜伟表示,更换主控AI芯片平台,对设备厂商而言一般有不小的研发投入,牵一发而动全身,安防设备公司在选择的时候肯定会非常谨慎。

“安防芯片切换平台的周期很长,功能型IPC(网络摄像机)最快两三个月就可以切换平台量产,智能型IPC一年能进入量产就已经非常快。”酷芯微联合创始人、CTO沈泊指出。

联咏科技、富瀚微、星宸科技这三家在安防中低端市场耕耘多年,公司体量又足够的公司自然就成了海康、大华、宇视三巨头的优先选择。

富瀚微背靠安防龙头企业海康,借着安防芯片价格上涨的东风,2021年和2022年业绩均超预期。

“富瀚微以前只做中低端安防前端IPC芯片,在这一波缺货潮里,通过收购眸芯科技,补齐了后端NVR(网络录像机)芯片的缺失,我认为相比之前,富瀚微上了一个台阶。”阿文认为,“相比之下,同为受益者的联咏科技和星宸科技就没有借此机会再上一个台阶。”

“富瀚微最近两年出货量的爆发力很强,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建国也认为,“联咏科技本来就有完整的产品线,实力不错,最近几年发展得比较稳健。星宸科技从低端起步,这两年往中高端发展。”

星宸科技也借着安防芯片缺货的东风,在三年时间里,估值涨了15倍,闯关创业板。

富瀚微、联咏科技、星宸科技解决了中端安防芯片缺货的问题,成为了缺货潮中受益最大的三家公司,但却没有一家公司的产品取代海思高端3559A,成为安防芯片市场的黑马。

实际上,3559A推出的两三年后,视觉芯片领域的其它芯片公司才陆续推出4TOPS 算力的视觉AI芯片,但在四年前推出的3559A面前却毫无竞争力。

一位头部安防设备公司的员工就坦言,“号称对标3559A的产品越来越多,但没有一个真正超越。

“如果看纸面上的规格,确实有一些产品和3559A接近,但使用体验却差很多。”建国指出,“海思在算力、主频的参数下做了非常多优化工作,这得益于经验的积累,只有经过大量的调优才让开发者用起来十分顺手和舒服。

清微智能CEO王博指出,“本质上还是技术不过硬,无论是图像质量,编解码,算法都没有海思好。”

“安防芯片的门槛是ISP(图像信号处理模块)和SOC芯片系统软件的整体能力,必须要跨过这两个门槛,才有参与这一市场竞争的能力。”辉哥补充。

高端安防芯片市场的角逐仍在继续,AI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如今大概只有三成的IPC是智能型,还有七成的IPC是功能型,智能型IPC的比例在逐年提升。”沈泊说。

业界人士都认为,安防市场的增长在放缓,想要成为安防芯片市场下一个海思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王博认为,“想要在安防芯片市场有竞争力,一方面是要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另一方面是要有规模,产品覆盖高中低端,有足够的量,同时把供应链控制好,成本控制到足够低。”

要在视觉AI芯片领域成为王者,还需要格局打开。

海思替代者们的迷途

面对同一个市场,想要成为下一个海思的数十家公司面临着不同的抉择。

对于视觉AI芯片体量大公司来说,寻找安防之外对视觉AI芯片有大量需求的场景,是保持公司竞争力甚至成为市场领导者的关键。

对于视觉AI芯片体量的初创公司来说,在安防行业发展平缓,半导体行业进入下行周期,高端AI视觉芯片竞争日趋激烈的多重因素叠加下,活下去才是最大的目标。

大公司:寻找下一个安防市场

“据我所知,3559A推出前,架构至少大改了两次。”这位知情人士表示,“海思推出3559A的时候,应该也不知道这款芯片到底能有多大市场。”

3559A诞生的2018年,正是AI技术最热之时,AI算法快速演进,AI芯片初创公司大量涌现,3559A的目标的安防市场,智能化的普及率极低。

“除了海思这样的头部公司和年营收几十亿的公司,很难有公司能在三四年前下定决心研发一颗AI算力达4TOPS的视觉AI芯片。”阿文认为。

芯片公司还是期望先有一个明确市场,再进行投入,毕竟一颗芯片的成本很高。”建国说。

4TOPS的安防芯片怎么就难住了大部分的公司?

“首先,三四年前要设计出4TOPS算力的AI芯片,技术本身就是一个门槛;其次,要实现4TOPS的算力需要用比较先进的工艺,比如12nm,这才能实现性能和功耗的平衡,技术难度和成本也相应增加;另外,算力提高后也能接入更多的视频码流,接口IP需要选择更新的像USB3,PCIe 3.0,这些IP的授权费都超千万元,成本大大增加,需要的决心也就更大。”

“现在大家应该是想先把路修宽,再去看有什么应用能把大算力的边缘AI芯片用起来。”建国认为。

各种形态的机器人是高性能AI视觉芯片一个潜在的大市场。

“比如扫地机器人一年出货量可以达到千万台级别,并且产品的智能化需求不断提升,是视觉AI芯片的机会。对芯片厂商而言,切入该领域有利于技术栈积累并拓展到其他机器人和自主智能设备的市场。”汤炜伟说。

阿文也看到了包括扫地机器人在内的家用机器人市场的机会,纯视觉vSLAM算法对算力的需求在降低,预计明年5-10美元的视觉AI芯片就可以运行vSLAM算法,这是大算力的视觉AI芯片一个很好的机会。

“现在看起来,想要用纯视觉的方式做扫地机器人挑战还是比较大。”建国对视觉AI芯片在扫地机器人领域的应用还持有观望态度。

与扫地机器人有些类似的物流机器人,参与者已经开启了激烈竞争。“锂电池工厂里的物流机器人,技术还没成熟,就已经开始激烈竞争。”阿文与一家机器人公司交流时了解到。

机器人之外,几乎所有做视觉AI芯片的公司都看好大算力视觉AI芯片在智能汽车,以及智能交通领域中的应用。

小公司:差异化竞争,努力活下去

相比已经不需要为生存担忧的大体量公司,初创公司们更关注的是通过差异化的技术和产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先活下去。

安防市场已经到了一个沉淀期,之前每年或每隔几年都有一个新亮点,比如分辨率的提升,或者智能化,这两年大家都更多把精力放在新技术的落地,更专注细分行业。”建国观察到。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芯片是否有独特的特性,能帮客户能够打开独特的市场,是吸引大客的关键。”沈泊认为,“初创公司的芯片仅是价格便宜还不够。

海康、大华这样的头部客户是技术型初创公司最理想的客户,只要有技术特色和突破,巨头们是愿意买单,而且具备很可观的出货量。但是,初创公司在议价中处于相对弱势,因为客户集中度非常高,海康大华之外的长尾市场的规模比较小。

雷峰网也注意到,国内也有初创公司用AI的方式去填补自身在ISP方面的不足,通过强大的AI算力,实现超越传统ISP的效果,提升其在安防市场的差异化竞争能力,但即便身怀AI绝技,也很难马上就获得客户认可。

另外,初创公司目前大都只有前端IPC的芯片,并没有后端NVR的芯片,这对于初创公司与巨头公司竞争也是一个弱项。

IPC和NVR出货量的比大概是10:1,所以也可以理解许多公司会先用IPC开拓市场,后续再逐步补齐。”建国认为。

但是,对于初创公司而言,更大的考验是2023年即将到来的半导体下行周期,叠加安防市场增长的缓慢,以及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生存的压力越来越大。

“如果明年上半年还不能看到市场需求的回暖,很多公司可能就会出现大的调整。可能明年底会有一些公司退出。”阿文判断。

建国也认为,“安防公司在洗牌,腰部及以下的公司可能还会有变化,但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国内的芯片公司还不至于倒下。”

在安防市场的变局中,现在又增加了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据悉,海思最早会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回归安防市场,如果王者归来,如今的受益者们,又会担心怎样的问题?

安防市场的风云变化,海思重返安防市场也还有更多值得探讨的细节,欢迎添加文章作者微信BENSONEIT互通有无。

注,文中辉哥、阿文、建国均为化名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