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创业 正文
发私信给金红
发送

7

两个法国人和一个中国人建了一个加速器,要把欧洲创新带进中国

本文作者:金红 2015-11-27 11:53
导语:这个由两个法国人和一个中国人创立的加速器,不是为了把中国的创新带出去,而是要把外面的创新带进来。

对于创业者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创客空间、孵化器、加速器,无处不在。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苹果下一个谷歌会由谁一手创立。所以,业内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孵化器比创业者还多”,一语道尽了创新对于市场的影响。

不过,在国内很多孵化器加速器更多的是面向于国内,真正能做到国际化的孵化器寥寥无几,最知名的莫过于Hax。借助于深圳的制造产业链,Hax将全球的创新项目引进深圳进行孵化,从而再推出去。而这个由两个法国人和一个中国人创立的加速器,不是为了把中国的创新带出去,而是要把外面的创新带进来。

什么是MiH

MiH=Make it happen(实现它)

Yoann来中国5年,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他说他在八年前被中文吸引并爱上了中国,他坚持记者用他的中文称呼他,优安,Yoann的音译。优安也是三人中最深入了解供应链的人,刚开始来中国,优安是在浙江义乌做外贸工作,义乌是中国最大的批发市场之一,鱼龙混杂。优安说在那里学到了很多,第一个就是如何防止受骗。之后进入一家在深圳的做进口手机品牌的企业“天珑移动”,负责欧洲市场,这是一家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的公司,尤其是法国,一度被认为是法国本土企业,但在国内则甚少为人所知。一年半前优安自己创建了一家工厂,为手机生产配件。也是从这时候起,优安开始更多地接触供应链。

之后,优安在回法国时发现国内的硬件创新氛围也开始变得浓厚,不过法国没有什么工厂,很多创客在创作一些东西时,不知道怎么把创意实现成一件成品。优安觉得他可以利用自己在中国的资源帮助他们实现。半年前,优安与法国朋友Alexis以及来自中国台湾如今是三诺集团全球销售副总裁Richard一起创建了加速器MiH。

两个法国人和一个中国人建了一个加速器,要把欧洲创新带进中国

(从左至右,Alexis、Richard以及Yoann)

MiH专门为海外的创业团队服务,为他们提供咨询,帮助在中国进行产品的生产制造以及落地。因为法国虽然做硬件创新的人开始增多,但法国更多的还是以设计为主体,所以MiH将目标更多地放在具有硬件创新的以色列。三人中,优安负责一切管理工作,Alexis负责海外项目对接,Richard则负责找本地资源。

优安说国际的项目在制定市场方向时99%不会想到中国,他们的资源在哪里市场就会在哪里,而他们中国的市场不了解,没有资源的积累。MiH要做的就是为他们建立一个桥梁,对接中国的资源。

“与中国的供应链商打交道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但你没办法那么快就学会,而我们在中国这么多年,我们已经学会了,所以我们可以帮你来做这件事。”优安说。

同样是走国际化,MiH很容易被拿来与Hax比较,优安的回答是“他们很厉害做孵化加速这一块,我们集中销售这一块,孵化加速我们也做但是我们就认为孵化加速不是一个目标只是一个办法。”。

MiH打算怎么做?

孵化器也好,加速器也好,区别只是提供不同的服务。一个成熟完善的加速器是能提供“空间+系统+生态+投资+后台”五大服务。优安说MiH可以做到0到100的所有环节,投资、孵化、加速、销售、以及广告统统都会提供,就看对方的需求是什么。

对于那些还未被投资的初创公司,MiH会投资他们以及为他们引入投资资源,同时为他们制定一系列的规划,包括设计生产、制定品牌战略以及在中国销售等。

优安说很多初创公司或创客大都是停留在创意阶段,无法将创意转化成成品,不过MiH要求最起码要有一个样板,如果机械工程有什么不对或不适合的地方,MiH会帮助矫正。

“尤其是法国,因为法国的设计很厉害,但是法国没有什么工厂,所以他们想不到这个设计到底是不是可以生产的。”

品牌战略的制定同样是很关键的一步,对于国外企业来说,要想进入中国是很难的一件事,各大巨头因为各种原因也纷纷铩羽而归。如今在中国最成功的科技外企当属Uber,不过Uber之所以能在中国成功,是因为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将Uber完全放手中国化了。所以,针对不同市场制定不同的品牌战略尤为关键。

“有时候他们的产品与发展战略是不匹配的,我们需要帮忙调整。尤其是如果他们想进入中国市场,他们一定要调整他们的品牌战略,因为存在的文化差异比较大。了解中国消费者最重要,我们会帮他们研究市场,研究他们的产品在中国有没有机会,有没有已经在做的产品,如果有,可能你就没有机会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再帮他调整市场。”

尽管优安在中国待了几年,对于中国的制造业也能说得头头是道,但毕竟对中国的项目运营体系还了解的不够透彻,资源也有限,所以优安说MiH需要与本地团队进行合作,比如对项目的评估以及制定运营方案都将借助于中国本地团队的力量。

MiH最大的合作伙伴是三诺,经过20年的发展,三诺从最开始的音响设备已经将产品线扩展到电脑周边产品与数码产品,在中国的声学领域有一定的影响力。三诺为MiH提供办公场所,并帮助其提供技术顾问以及其他资源,同时三诺也是MiH的投资者。

目前MiH共有12个人,10个在中国,2个分别在法国和以色列负责找项目。正在加速的有4个项目,法国的智能眼镜和爱马仕智能头戴耳机,英国的智能音乐球以及西班牙的360度VR摄影机。MiH计划在一年加速10个左右项目,多了无法消化,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创新项目可供选择。

优安说MiH与其他的孵化器加速器定位不同,MiH的目标是销售,“因为做销售之前是必须有个产品和战略那我们就帮你孵化加速提供给你相应的资源。”

跨国加速器的难度在哪里?

最近同样也在做国际项目的深圳本地加速器觅创联合创始人黄铭杰对记者表示,跨国的最大难度是找项目。

“第一个是deal source的问题如何解决。一方面要创立信任,在比较早起就能获得团队信息和信任。否则在他国加速完再进国内都快要到A轮或者Pre A了,还投个毛线呢。另一方面是,虽然都说中国人傻钱多,但凭什么别人不远万里来到国内还选你这个“国际孵化器/加速器”。粘性在哪里?要解决好。否则单做个FA是很难持续的。”

优安表示MiH目前并不缺项目,现有的几个项目在公司成立之前就已经有接触,都是朋友。另外由法国政府推动的中法创新加速器同样也在找他们合作,近日法国政府负责人带领了五个法国项目团队参观了MiH的办公室。与中国政府一样,法国政府同样对于创新非常支持。不过他们没有供应链资源,“所以他们需要我们”优安说。

优安表示目前团队已经不需要引入更多的项目,现在他们的精力只允许他们服务好手下的几个项目。

“最难的是沟通”,优安说。

“外国的团队他们有时候会比较自信,他们会要求最厉害的设计师,最厉害的工程师,结果这个产品很好看,但工艺不对我没办法去生产,而且这个成本太贵了,而他又要求我就是要这样的,他们会想要专门去找一家供应商来做这个工艺,但一个产品不是一家供应商就能完成的,而是要靠供应链。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花很多功夫去说服他们让他们接受,这个过程是比较难的。”

优安说在中国多年的供应链接触中,他已经遇到了太多次因为工艺问题而导致无法生产的情况。

另外战略上,同样可能不那么容易被对方接受,“有可能你制定了一个战略,他们会不理解,为什么我用这个战略,为什么我要去影响中国这个市场。”

优安表示明年初会有产品陆续生产出来,想要赢得更多的信任,就靠品牌说话,也就是打造出比较成功的产品。

“我们不会跟任何人比的,我们就是好好做产品。”优安说。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编辑

雷锋网编辑,专注新技术和商业故事报道,创业者或行业交流可加微信号Duras0820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