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国际 正文
发私信给温晓桦
发送

3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机器人出租车会给我们怎样的未来

本文作者:温晓桦 2016-04-14 20:36
导语:“我们宁愿高估50年后会发生什么,也不要低估未来5年将会发生什么。”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机器人出租车会给我们怎样的未来

机器人出租车即将到来。不过,通用与Lyft用了不同的词来形容他们。两家公司表示他们将合作研发,让综合性的按需自动驾驶网络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其实就是很久以前电影中的“约翰尼机器人出租车司机”(来自电影《全面回忆》(1990),该片时间背景设置在2084年,那时的世界里出租车司机全部采用叫做约翰尼的机器人司机。)

所以不管我们将这个发明称作“机器人出租车”、“出租车机器人”,或者未来必将统一的什么商标名称,科技公司和汽车制造商都已经全面启动设计和制造工程,来让他们早日成为现实。

这项工作是至关重要的,但要打造一个按需自动驾驶的出租车网络还有大量同样重要的技术挑战有待完成,比如激光探测、传感器、用户界面、3D地图以及每个城市所需要量身定做的运营策略。适合巴黎的未必适合皮奥里亚 ,所以,每个城市在打造未来专属的按需自动驾驶网络时都应该先解决两个问题。

以盈利为本还是以人为本:谁来拥有城市的机器人出租车(按需自动驾驶)网络?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机器人出租车会给我们怎样的未来

一个城市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取决这个城市的精神信仰——哲学层面上——机器人出租车网络应该是面向所有公民。发达国家的大多数城市已经提供了——或者至少制定相关管理制度——承诺为公民提供一切生活设施服务,从水和电,到公共交通和垃圾收集。但为什么是这些服务,而不是其他,比如互联网给连接?企业能够为公民提供更好的服务吗?

也许不是这样。宏观地说,企业希望服务能给其带来最大化利益,以及服务完成效率最高的公民,所以那些农村地区的公民所能享受的宽带连接总是落后于城市居民。同样地,城市(政府)在考虑服务分配时则倾向于遵循更加平等的准则,这也是为什么市区的所有住户都有停车点——而不仅仅是富人才能享有。企业的生存法则和政府建设契约之间的差异,将导致完全不同的机器人出租车网络的设计和操作。

所以,如果一个城市秉承一个原则,就是所有的公民都应该同等享受交通运输服务——包括出于地理界线边缘的居民、残障人士,以及服务不那么便捷的,那么关于所有权问题的答案就很明确了:必须是城市来拥有并操作机器人出租车网络,而不是交由第三方,政府从中进行简单的税收和监管一个企业运作的网络。

但是,一个机器人出租车网络的“所有权”实际上隐含着一定的模糊。因为一个机器人出租车网络将包括至少三个核心要素:机器人出租车舰队;支撑这个舰队运作的基础设施,比如能够连接器整座城市的机器人出租车的无线网络路由器等;运行机器人出租车以及路上其他车辆相互通信的操作系统和协议。

那么,谁来提供这个出租车舰队就是一个问题了。它可以从小公司里面选择一个提供商,现在在许多美国城市就是这样的情况;或者授予一家大公司独家负责全市出租车的许可;又或者,城市本身可以选择当地的车辆资源。但不管怎样,车辆与设施通信的接入点必须得由政府所有和控制。

这将推动政府跳出舒适区。未来,汽车制造商将会不得不变成为软件公司——或仅仅成为科技公司的硬件制造商——而城市也会同样地改变,有可能提供出租车,或者单纯地成为街区管理者。这种演变对于城市能否提供一个平等的机器人出租车网络,并协调好城市与汽车制造商及他们的股东等公民之间的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最优化与货币化:谁将拥有数据以及将如何利用它们?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机器人出租车会给我们怎样的未来

每一辆机器人出租车都是网络上的节点,产生各种各样的数据。像所有消费者的数据都是价值连城那样,机器人出租车的数据同样具有价值:它可以用来提升产品和服务(这是好事)和定向给消费者推销什么东西,不过他们也许并不需要这个东西(这是一件坏事)。以更高度的目光来看,拥有这个机器人出租车网络的政府理应以不断优化网络性能以及更好地整合其他城市服务的目的,来同时持有这些数据的所有权。这样一来,就形成了城市拥有机器人出租车网络数据,且推行相关政策来管理其使用。

相反,一个城市选择让企业来运作机器人出租车网络的话,可能将无意中创造出利用乘客数据来与其他公共交通系统竞争,以及通过广告平台来将数据变现的机会。理论上说,出于抵消市民交通费用的目的,政府也可以选择借助广告平台来将数据货币化。

不管哪一种方法,未来都不会再有匿名使用公共交通,而是趋向于越来越多的无现金支付。这也许令人沮丧,但是机器人出租车网络的出现将成为匿名使用的终结,迫使城市干预数据所有权的法律和道德的复杂性,并理解它的意志——利用或不利用乘客的数据。如今企业在处理个人数据和隐私课题上有相当长时间的经验,和政府旗鼓相当。

这是解决方案,而不只是政策

上述两个问题听起来都像是沉闷的政策问题,其实并非如此。不同城市对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会产生出截然不同的未来。试想一下,洛杉矶可以在2040年之前支持100万辆两座型机器人出租车的运转。一百万辆啊!这是一种什么体量?

首先今天那些出租车顶上发光的广告招牌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方式改良,未来机器人出租车也许会逐步展示出高清视频广告。他们的摄像头可以跟踪乘客和路人的目光,提供有针对性的促销活动。好的,那么也许是我们将这些场景变得这么邪恶(广告遍地)。现在换个角度,考虑一下那些城市所有的百万辆出租车,公家希望这些出租车展现并赞美这个城市——包括桥梁建筑和林荫道。所以当机器人出租车载着乘客驶过一个又一个地方时,它们的工艺处理将会如实地展示出这个城市的日出和晚霞,俨然一个公共艺术家。

这两种对立的场景表明未来城市不可调和的紧张局势。公共艺术家不可能因为仅是一个艺术家就能让世界变得更好,仅有广告存在的世界也并不就是一个地狱。归根结底,即使没有顶着高清广告的出租车,大街上也不缺乏大字报。

未来主义者崇信的一句格言是:我们宁愿高估50年后会发生什么,也不要低估未来5年将会发生什么。机器人出租车听起来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未来,但是,通用和Lyft就已经投入了50亿美元来努力把它们变成现实。而且,未来将会有更有企业组织涉足这个领域,比如Uber的定位就是从“每个人的专属司机”到“每个人的专属机器人司机”。

所以,我们必须接受科技在发展,时代在改变的现实,勇敢面对上述的问题。因为,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取决于今天我们的抉择。

图片来源:fast company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