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张进
发送

0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本文作者:张进 2023-01-06 20:17
导语:章文嵩、利启诚、方汉、谢华刚、苏哲、魏永明,他们的黄金时代。

作者:林觉民 张进

编辑:王亚峰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正文:

人活着,总要有一些可以固执坚守的信仰。

一、从爱好者到贡献者,不疯魔不成佛

1995年的一天,长沙电信局局长正在听取一个汇报,这是一个关于长沙信息港建设的项目,汇报者是一个身材瘦削、娃娃脸的男生,看起来可能才刚过20岁。

这位局长脸色一变,直接问了句:“你们公司没人了吗,怎么派一个小孩来汇报?”

这里不能怪局长看不起小孩子,实在是那个项目太大了,预算的经费在2700万元左右,如果按照实际购买力计算,可能相当于今天十亿级的项目。正常人想象的汇报者都应该是一个年龄较大的资深专家。

投标公司的领导见状,于是赶紧解释,这个男生叫章文嵩,是国防科技大学培养的高材生,也是整个公司最懂网络TCP/IP协议的人,而且整个项目的规划方案都是他写的。

最终,章文嵩还是成功完成了汇报。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年轻时的章文嵩

实际上,章文嵩此时还没有完全毕业,他虽然本科读完了,但仍然在校继续读研究生,长沙信息港项目只能算是他课外的兼职。

项目的劳务不是很多,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上网,起码比学校的网速要好一些。

学生时期的章文嵩每天泡在BBS上,总会接触到一些跟开源有关的东西,他希望从网上下载一个最新版Linux,但是看着龟爬一样的网速,他终于忍受不了了,于是就求着在美国的姐姐给他邮寄了Linux发行版的光盘。

章文嵩拿到Linux光盘后,于是到处装机,而且发现安装速度变快后,电脑很容易就成为一个类Unix的工作站,便开始尝试基于Linux的一些开发编程。

他自己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就努力游说兼职的长沙信息港公司,让公司从美国引进一些开源软件的光盘在网上售卖。

多年后,章文嵩对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谈起这段生意经历,笑道:“有好几个朋友告诉我,自己那段时间在长沙买过开源的光盘,没想到是我在背后推动的。其实这个生意并不赚钱,我主要是觉得能对国内开源有点推动作用。”

雷峰网也做过粗略估算,这些光盘成本相当高,唯一的优势就是公司可以批发拿货,但中间还有国外代送的费用,他们顶多只能维持大概的盈亏平衡。

章文嵩通过Linux,看到了一个更开阔更自由的软件世界,慢慢的也想做一个开源软件。

硕士期间,章文嵩想把花了两年时间写的一个数据库开源,但导师不同意,因为那是国家的课题,当时也没有相关的政策支持。这个程序后来慢慢消亡掉了,其实蛮可惜的。

等到硕士毕业时,他又想把过往的课题成果开源出去,但依然不被允许。多次受阻后,章文嵩一想,自己不如从头做一个软件再将它开源出去吧。

几年后,章文嵩开始念博士。他终于攒了一个成熟想法——基于Linux内核做网络的负载均衡。

不到两周时间,LVS(Linux Virtual Server)便被写出来了,章文嵩用它成功实现了调度两三台机器的目标。

终于可以开源了,章文嵩赶紧将LVS放在网上,并且在Linux内核的邮件列表上广而告之,告诉大家都可以来免费下载使用。

下载的人很多,欧洲、美洲、澳洲的用户都将LVS用了起来。

过了不久,章文嵩收到很多用户的使用反馈,他便根据这些建议不断改进优化LVS。有开发能力的使用者则直接基于原程序修改,并将修改后的补丁寄给他。

章文嵩收到后再将这些补丁一起合到LVS里,并给每一处修改都署上贡献者的大名。

他坚定的认为,每一个贡献者都必须要署名,这是属于他们的荣誉。

这个过程中,章文嵩认识了一个来自保加利亚的天才开发者Julian Anastosov,他们一起重构后的LVS 灵活度变好很多,性能也得到很大优化。

因为LVS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传播,章文嵩在国际Linux圈内都有了影响力,开始由国防科技大学老师陪着出国参加一些国际会议——没错,正常情况下都是老师带着学生参加顶会,章文嵩这里情况正好相反,变成了老师陪着学生去参加。

章文嵩多次想着让Julian也出来参会,两人可以见见面,甚至提出对方的差旅费由自己来出,最终也没能说服对方。

Julian不太愿意露面出来和人交往,他一直醉心于技术研究。

按照章文嵩对Julian的描述的说法,Julian写程序非常厉害,但也很神秘,两个人一直通过邮件联系,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两人至今仍然没见过面,却始终维持着一段基于开源信仰的珍贵友谊。

后来,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用过甚至还在用LVS,它已经成为互联网的基础构件,是Linux内核里使用最广泛的开源软件,没有之一。

时间回到1998年,在章文嵩重构LVS的时候,也曾经得到过国内开源界的支持,当时他作为一个学生,却独自运营着一个LVS开源社区,非常缺乏设备,就在此时一个网名叫Dfbb的人找到他。

这位Dfbb也很年轻,喜欢穿一身白色T恤,戴着白色鸭舌帽,腰间别着大哥大,外貌与《中国合伙人》里的邓超颇有几分相似。

他也不是凡人,而是Linux中文化最积极的推动者,也是水木清华BBS的 Linux斑竹(即版主),名叫方汉。

方汉这时候已经在拓林思公司工作,这次来的目的是代表公司向章文嵩捐赠两台服务器,以支持LVS的社区发展。

方汉对雷峰网谈起这段经历,曾经感慨过:“虽然大家所处的分类不一样,没有谁高谁低,但是国内第一个进Linux内核的项目肯定是LVS,章文嵩的历史地位应该是永远无法被追赶了。”

这次相识后,两人便一直断过联系。

方汉是国内第一代触网者,比雷峰网之前写过的那些黑客们还早很多。

黑客们和很多人一样都是从教育网开始接触互联网,而方汉是从专线开始的。

1994年正值本科毕业的方汉曾到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实习。

高能所因为要跟国际物理同行进行数据交流,方汉一位师兄的博士生导师许榕生,便拉了一条64K的国际DDN专线,先拉到日本KEK(高能物理研究所),然后从日本KK再接入到美国能源部斯坦福线性加速中心SLAC国家实验室。

他们建起了中国第一条互联网专线,也建立了中国第一个Web 服务器。这段中国早期接入互联网的经历,详见科技史著作《沸腾十五年》1995年篇目。

适逢其时,方汉这些人便率先用上了互联网。

两年后,有“中国Linux第一人”之称的宫敏博士用软盘从芬兰将Linux源代码第一次带回了中国,同时带回了80G容量的自由软件,也掀起了一波热潮。

这些事情引发早期触网的年轻科研人争相迷上Linux,大伙争做贡献者。

方汉那时候很喜欢MUD游戏(大致可以理解成没有图形,全靠文字和字符运行的网络游戏,特别需要玩家的想象力),尤其是当时比较流行的武侠类游戏,方汉的网名dfbb其实也是武侠风格的“东方不败”。

年轻的方汉很喜欢玩这个游戏,喜欢到自己上手研发,因此开始自学Linux架服务器。结果他发现Linux比MUD还好玩,兴趣自然转向了Linux。

因为Linux是开源的,方汉上手很快,便开始给Linux做各种工具,有中文打印、中文显示……甚至写出了EMACS上第一个支持联想的中文输入法,而且他只花了三天时间。

真切地受惠于开源后,方汉从这时开始理解到开源的好处。

为了专注研究Linux中文化,方汉当时还有了一个小团队,成员包括他高能物理所的两个师兄陈向阳、于明俭。

他们一起解决了很多Linux中文化的问题,在圈内一时有了“中文Linux三剑客”的名头。

1998年,TurboLinux(当时世界级Linux发行商)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做Linux中文化业务,方汉等师兄弟三人便走进他们的视野。

现在年轻人可能不知道TurboLinux当时的地位,这里举个例子,TurboLinux总裁柯栗富(Cliff Miller)来中国开展业务的时候,曾经得到朱镕基总理的接见,并且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招待晚宴,讨论的都是“Linux在中国的使命”之类的话题。

柯栗富当时委托一个清华的学生去邀请方汉等人,方汉等人高兴的答应了下来,成为了该公司在中国的前三号员工,方汉还为TurboLinux翻译出了“拓林思”这个中文名字。

这年冬天,在方汉等人的努力下,拓林思发布了第一个中文版Linux软件产品。

方汉记得特别清楚,大年初一那天特别冷,但是他根本顾不上回家过年,他一直在印刷厂待着哪也没去。为了盯用户手册和包装盒印刷,他整整三天三夜没睡觉。

拓林思后来成为了世界公认的Linux中文化方面的领导者和奠基者。

二、不爱学历爱经历,挡不住的创业热情

方汉自从研究上了Linux就暂时放下了武侠游戏方面的爱好,他本来是水木清华武侠版第一任版主,后来又改任Linux 第二任版主,再后来他把Linux版主的位置又传给了那个邀请他来拓林思的清华学生,那个学生因此成为了第三任版主。

这个学生长得也很帅,名叫利启诚,当时他还在清华念书,只能以兼职员工身份在拓林思工作,他专攻Linux内核。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年轻时的方汉(左一)和利启诚

事实上,利启诚早就已经是水木清华Linux版的积极分子。

水木清华BBS是清华官方BBS,也是中国教育网第一批BBS,当年一经发布便很受欢迎。当时清华有一个现象,学生们到机房上实验课,许多人下课后都不肯走,喜欢赖在机房里蹭网上BBS,讨论各种前沿技术。水木清华 Linux 论坛聚集了一大堆对Linux感兴趣的年轻人,启蒙了至少一代开发者。

利启诚接任版主后,更加积极的聚拢这方面的活跃分子。

除了BBS,清华校园内还有一个特别积极讨论技术的线下组织——AKA。AKA组织由一帮清华北大学生自由组成,他们因崇尚国外的自由软件精神而聚在一起,该组织每周都有一次聚会,成员水平极高。当时,AKA组织在推广Linux和开源软件文化上也发挥了很大作用。

为了壮大拓林思,利启诚从这个组织中薅了大量人才。

他说服拓林思老板在清华大学附近租了一间办公室,并且在里面置办了不少计算机上网设备,作为免费的开源活动基地提供给AKA组织成员,以此吸引对开源和Linux感兴趣的人来玩——其中不少厉害的人后来都加入了拓林思。当然没有加入拓林思的也很厉害,据说当时清华97级的王兴(美团创始人)也经常去那里参加活动。

在利启诚、方汉等人的努力下,拓林思的发展引发了一波国内Linux热潮,许多本土Linux公司也应运而生,其中势头最猛的当属邓煜、李凌、廖生苗三人1999年创立于深圳的蓝点。三人创立蓝点仅一年时间,便将公司上市并且做到了4亿美元市值,堪称一时传奇,具体怎么做到的,《沸腾十五年》中也有详述。

随后Linux圈便爆发了著名的北京拓林思与深圳蓝点的大战。

当时,Linux在国内最大的痛点是不支持中文,毕竟国内用户看不懂,就很难大面积普及以及商业化。

两家公司为争夺Linux中文化的战略高地打的天翻地覆,对外都在使劲推自己的Linux中文化技术,在市场上也相互攻讦。

蓝点最先发布了一个内核和控制台都可以显示中文的版本,之后便开始声称拓林思是伪中文化,蓝点Linux才是真正的中文化。

此话一出,利启诚只用了三天时间便写出了一个内核代码在字符终端上显示中文的Linux版本,这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以至于多年后拓林思成员(现欧拉开源社区技术委员会委员)陈祺德回忆自己从业几十年时,谈到最深刻的三件事之一就是,利启诚那一天展现的高超研发能力。在当时科技媒体上,利启诚也被形容为一时之传奇。

因为整天在拓林思做事,利启诚自然被学校老师视为“不务正业”,他研二时更是因为大量挂科面临着退学的危险。

这一学期期末考试过后,指导老师只能找他谈话,语重心长的说:“现在你要么专心学习,要么退学去做你喜欢的事算了,你这样两边都忙不过来,结果肯定不行的。”

利启诚特别苦闷,于是去找自己的好友,也是Linux新任版主、AKA社区活跃分子的苏哲征求意见。

苏哲最近对雷峰网回忆了自己当时给出的建议,他对利启诚说:“你为什么要退学呢,好不容易都读到现在了,再坚持一年吧,最少坚持拿个文凭。”

利启诚觉得有道理,但最终选择仍然是退学,他后来还是全身心投入了拓林思,并在后来追随拓林思创始人柯栗富去了美国,再后来在美国成为VMware早期员工之一,并在EMC收购VMware后就实现了财富自由,这都是后话了。

回到当时,利启诚退学的时候还是很苦闷的,苏哲等至交好友也非常惋惜。

这段时间前后,苏哲也被利启诚拉进了拓林思。

其实在此之前,苏哲就已经成名很久了,他在乌鲁木齐读高中就写出了风靡一时的工具软件SBM(Smart Boot Manager,可以简单理解为操作系统引导程序)。

在被保送到清华大学物理系后,苏哲很快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攒机王。

当时的电脑并未统一操作系统,使用时要在Windows、DOS、Linux间切换,用户装上SBM就能做自动切换,非常方便。

苏哲便免费把SBM给中关村卖配件的人使用。

经由老家乌鲁木齐一个卖电脑配件的朋友介绍,苏哲认识了很多中关村卖配件的人,众人得到SBM后争相使用,他也能趁机拿到内部优惠价,从此便开始在清华校园发展起了攒机业务。

大家都知道苏哲会攒机,有门路买便宜货,甚至把他的名声传到隔壁北大、北航,以至于各校学生都来找他攒机。

认识利启诚后,两个人又一起做了改进版,在公开发布后,新版SBM引发了一阵下载热潮,其中不乏港澳台乃至国外的用户。

看到Smart Boot Manager如此受欢迎,苏哲便把源代码开放出去,作为自己首个开源项目进行维护。

这一次合作让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在苏哲心中,利启诚已经是一个大牛般的存在。

苏哲笑着对雷峰网回忆了两个人的友谊,形容道:“我那时候一直是跟利启诚混的。”

拓林思与蓝点大战时,苏哲还在学校念书,并未正式加入拓林思,只是作为外援部队时常跟这群人混在一起。

当利启诚的中文化软件面世后,苏哲感觉不够好用,其只能输入中文,且只能应用于单一系统,最后他便自己写了一个全新的输入法平台SCIM——这个平台可以支持多语言输入,后来成为了有名的开源软件。

老实说,苏哲、利启诚这些人都不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没有经过专业的编程训练,全凭自身兴趣专研才有的很高的造诣。不过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似乎也是物理系博士,也不是科班出身。兴趣和信仰在这类人成长中起了关键作用。

看到利启诚这帮朋友在外面厮杀,苏哲只能旁观,最后逐渐对念书拿学位也越来越没动力。在读博士期间,苏哲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也开始整天“不务正业”,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博士转硕士,提前毕业正式加入拓林思。

当利启诚为了Linux事业退学时,苏哲还曾力劝他不要冲动,没想到几年以后,他自己也放弃了更好的学历。

不过,苏哲选择的时间实在不好,国内Linux第一场大战结束于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中,此后拓林思和蓝点两家公司迅速衰败。苏哲又加入了Suse linux继续做开源软件,利启诚和方汉则追随柯栗富继续创业,做一个NAS相关的项目。

蓝点在此之前就已经选择转型,把当时刚刚兴起的嵌入式Linux作为重点方向。

就是这段时间,廖生苗等蓝点几位创始人找到了苏哲、利启诚的清华同学魏永明。

三、嵌入式的时代,机会不再重来

魏永明也是水木清华Linux活跃分子,AKA社区成员,与苏哲是一起在机房赖着上网的好友。

不过,他的方向却与众不同,他主要做的是嵌入式Linux(可以不严谨的理解成当年的物联网操作系统),这也是2000年时圈内最热门的方向之一,他也有自己维护的著名开源项目——MiniGUI。

魏永明一开始接触开源还是在清华精密仪器系读硕士的时候,他所在的课题组收到一个武汉来的研究生,对方提议大家可以看看在国外很火的Linux。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魏永明

魏永明一听觉得有意思,就开始专研了解,惊喜地发现Linux是开源的。

他在对雷峰网谈起这段经历时,言词中仍然还保留着当年的喜悦之情:

“代码是开源的,这样我遇到问题就能自己研究改进,实在解决不了还能找世界范围内懂的人解决,不像Windows是一个黑盒,出了问题不知道找谁。”

心里有了底气,魏永明便向导师建议使用Linux来做课题。

导师是精密仪器系的,不是很懂计算机知识,但是他知道,魏永明是公认的编程高手。

导师便同意下来,但也明确告诉他,如果出了问题,他要自己负责。

最后,在魏永明的带领下,课题组首次尝试使用Linux,就成功完成了国内第一台产品化虚拟轴机床数控系统的研发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魏永明产生了写一个开源软件的想法。

在使用Linux时,他发现Linux很好用,唯一忍受不了的是其复杂且不成熟的图形界面系统X Window。

他觉得 X Window 的性能很差,很影响内核的实时性,无法用于需要强实时性的数控系统,于是决定重写一个轻量级的图形用户界面系统MiniGUI。

在这之前,圈内就很流行在DOS 上写一些小的GUI工具,魏永明也写过一个运行在DOS 之上的MiniGUI。

为了不断精进Linux技术,魏永明活跃于多个开源组织,先后认识了章文嵩、利启诚、谢华刚等人。

硕士毕业后,魏永明成功留校清华当老师,时间更自由以后,他便决定把MiniGUI在Linux重写一遍。魏永明带着几个研究生基于 Linux 重新设计了数控系统的架构,并利用业余时间为 Linux 系统重写MiniGU。

在Linux上重写后的MiniGUI功能更丰富,用户体验更好。

现在,这个系统仍然应用于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单孔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贵州天眼中。

事实上,魏永明当时写MiniGUI时并不知道能被应用于如此大的项目里。

那年中旬,魏永明把MiniGUI的初版本发布在水木清华BBS上后,引起了大量讨论,很多人便鼓励魏永明继续做嵌入式Linux开发。

当时,嵌入式系统这一领域才刚刚兴起,国际上只有不多的几个开源项目是针对嵌入式 Linux的,有解决实时性问题的,也有解决 GUI 问题的。在魏永明开源发布 MiniGUI后,包括台湾在内,很多项目开始使用 MiniGUI 来开发各种各样的嵌入式系统,比如机顶盒、功能手机、MP4 播放器等等,甚至还有欧美企业使用 MiniGUI 来开发嵌入式系统。

实质上,从2000年起,国内便迎来嵌入式Linux的发展机遇。此时,国外的嵌入式Linux也刚起步,海外的嵌入式基础软件(如 Qt/Embedded)也刚开始做,国内外事实上没有谁强谁弱。

MiniGUI流传到国外后在国际上争锋,魏永明也就此开始了自己在嵌入式Linux方面的深耕。

2000年初,当时红极一时的深圳蓝点公司的几位创始人找到正在清华读博的魏永明,希望招揽他去做嵌入式系统。

在清华东南门外,包括蓝点三位创始人约魏永明吃饭。

他们告诉魏永明,蓝点在深圳赛迪大厦办公,腾讯就在他们楼上。

当时蓝点发展正如日中天,在一众Linux公司中锋芒毕露,而且刚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价曾一天涨超400%,影响力巨大。

魏永明真心觉得蓝点未来有可能成为腾讯第二,想着自己一定要抓住机会,便答应加入。

放弃留校清华的机会后,魏永明进入蓝点北京的研发中心做嵌入式项目。

但是好景不长,互联网泡沫破灭,蓝点股价随之暴跌,北京研发中心停止发展,魏永明只能离开,之后又加入中科红旗。

在红旗待了1年三个月后,魏永明选择出来自己创业,便基于MiniGUI创办了飞漫软件,将开源做成了产业。

在此期间,MiniGUI 曾先后用于大量的嵌入式产品中,其中出货量较大的主要有功能手机、机顶盒、数码相框等消费类电子产品。即使到今天, MiniGUI 仍然在监控、门禁、仪表、家电面板等产品中广泛使用着。

大家都知道目前全球最大的两大手机操作系统是Android和IOS,十五年前Android凭借开源抢占了全球大部分市场,国内手机品牌基本使用的都是Android操作系统。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国内没有一个原创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呢?

其实,魏永明经历过安卓系统开源历史,也亲自参与过国内手机操作系统研发,本来有机会做出一个基于Linux的智能手机系统。

早在2002年,国内就有人提前布局做基于Linux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方案。

飞漫成立之初时,魏永明遇到中国普天公司下面的一个子公司来找合作,对方说想在MiniGUI基础上做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但这个项目最终因为经费审批效率问题停止。

2005年,魏永明又遇到一个美国公司来寻求合作,对方希望飞漫帮他们基于 Linux 和MiniGUI开发一款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但应用程序使用 Java 编程语言。

魏永明当时还拿到一个海外华人的投资——对方通过台湾朋友知道MiniGUI后,特意跑到北京找到魏永明,给这个项目投资一笔钱作为支持,但这个项目还没做完,Google那边就传来了开源Android系统的消息。

Google开源Android时,魏永明团队的智能系统实际上也快做成型了,但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魏永明后来才知道,那位海外华人当时是知道谷歌正在寻找一款面向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所以在看到MiniGUI后便想利用飞漫的技术积累,快速开发出一个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卖给谷歌,可惜晚了一步,时不我予。

2007年11月,Google正式开源Android。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安卓的扩张犹如坐上火箭,很快在全球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过塞班系统,跃居全球第一。Android开源以后,美国公司很快便停止了支持魏永明的项目。

多年以后,魏永明对这件事也有过反思,“我们当时不能因为Android开源就放弃了,如果当时继续坚持,或许在安卓发展初期我们还能有一个系统能与之抗衡。”

魏永明在谈这件事时语气中充满了遗憾,但我们能感觉到这种遗憾并不单是对MiniGUI,更是对国内开源系统的发展。

很长时间以来,所有人都知道做开源是要做生态的,但是实际过程中,有能力的企业其实并不会愿意为了那么长远的目标去做事,以至于各家研究的很多关键技术都是兼容别人的操作系统,做来做去都是在丰富别人的生态,说到底还是为别人做嫁衣。

毕竟,大家都要考虑自己的现实利益。而且,公司如果不给出利益驱动,很多开发者个人即便有这个任务,也不会真的投入很大精力。

开源要想在中国长久发展,与产业深度绑定是一条必由之路。

四、一起搞事业吧,建立自己的生态

在魏永明刚创业做飞漫期间,一个叫谢华刚的人来找他帮忙,这是他清华的校友,也是水木清华Linux上的活跃分子。

当时谢华刚正在一起创业,但还没有注册公司,需要魏永明给些帮助。

而且,谢华刚的合伙人也不是别人,正是本文开头提到的LVS创始人章文嵩,两人都是魏永明的老相识了。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2007年章文嵩在谢华刚家中

魏永明自然给予大力支持。

另外,谢华刚和魏永明一样,也是少数有自己独立维护Linux开源项目,并且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开发者。

巧合的是,谢华刚也不是科班出身,他本科读的是热能系专业,不过他一直对Linux和安全感兴趣,研究生时跟着导师白硕转到智能中心,开始做863项目。

正是这个机遇,谢华刚就此踏上安全这条路,也是这段时间开发了LIDS(Linux Intrusion Detection System)。谢华刚在清华读书时,也活跃在当时几个开源圈子里,例如拓林思在清华开办的开源基地,除了王兴,谢华刚也在里面兼职。

LIDS是用于Linux中的一个入侵检测系统。在Linux系统中安装了LIDS之后,文件系统、进程、访问控制都将得到保护。无论是普通用户还是超级用户都不能修改被LIDS保护的文件,也不能中断被Lids保护的进程;任何人对系统的访问都将受到ACL规则的严格限制。

当谢华刚想要对LIDS开源时,第一时间便找到正在中科院计算所访问的章文嵩。

在章文嵩的指导下,谢华刚学会了写QA form list,开始往国外网站发布产品——那时开源圈还没有GitHub,开源产品一般都发布在特定的几个网站上。

一经发布,LIDS在海内外反响很大,该项目成为全球性Linux开发项目中由中国人主持的少数项目之一。

谢华刚也因此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白帽。

几个月前,谢华刚对雷峰网回忆早年开源经历,仍然忍不住谈起了章文嵩,“在Linux底层开源方面,章文嵩是做的最早也是最好的一个。”

两人那时候关系极好,又都是刚刚毕业,于是便一起创业。

当时章文嵩与国防科大的朋友正在做一个基于LVS的负载均衡器的盒子硬件,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创业,便拉着谢华刚一起干。

项目顺利融了350万人民币,但由于团队没有经验花钱大手大脚,虽然得到了各方支持,但很快便在春节后就关门了。谢华刚后来去了美国,跟随有着“硅谷安全创业教父”之称的弓峰敏闯荡硅谷安全圈。

章文嵩则继续留在国内,开启了自己创业六载,壮志难酬的艰难历程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章文嵩

2003年,章文嵩从长沙北上,在北京联合创办了比酷——一个类似YouTube的视频网站,但YouTube是在两年后才成立的。比酷网很快有了很大的访问流量,初始公司因为巨大的带宽成本无法承担,就接着做阿比酷P2P下载,但很快就因为内容的版权问题遭遇挫折。

例如做语音聊天室Meet2Talk、网络电话TelTel、无绳IP电话、远程数码相框,这些项目在今天看来仍然是创新,但多走一步是先驱,多走三步就是先烈,他们的想法太超前总是很难实现。

在最后一次创业9x9.TV个人电视台也以失败告终后,章文嵩在家里闲赋了一个半月时间,琢磨下一个创业项目。

他妻子不忍心他的才华被浪费,于是开始下达“驱逐令”,催促他出去继续创业或者找工作。

当时章文嵩正收到阿里的盛情邀请,便答应了去阿里。

2009年9月,章文嵩再次从武汉出发,这次是前往杭州,在这里他遇到过许多难题和无数个挑灯夜战,但不再彷徨无助。

最初,核心系统部门只有章文嵩一个人,他是从淘宝其他部门的TFS(Taobao File System),Tair(Taobao Pair)两个部门的技术团队中剥离出大概十个人,才组建了核心系统初始团队。

为了搭建这个部门,章文嵩到处笼络人才,还找到当时已经在谷歌工作的苏哲,天天不厌其烦地游说其来淘宝。

但是,苏哲当时正要去美国,只能拒绝了章文嵩的邀请,但还是给他推荐了一个人李勇。

李勇是苏哲的老友,也是一个开源狂热爱好者,在SUSE Linux待了很多年。

李勇到淘宝后,牵头做了一个内核组,负责维护内部的 Linux系统,这也是后来开源操作系统龙蜥的雏形。(李勇和马涛做龙蜥的故事也足够精彩,雷峰网近期会单独跟进《开源系统篇》,请持续期待。)

章文嵩在帮助搭建淘宝底层平台的同时,也一直在推动阿里的开源进程。

章文嵩告诉自己的上级也是阿里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吴泳铭,“淘宝有很多底层软件都是通过开源+自主研发的,用开源的特别多,淘宝是开源的受益者,淘宝也应该开源回馈社会;同时还能让外界知道淘宝的技术水平,让外界看到淘宝的开放”。

在得到吴泳铭支持后,章文嵩很快推动开源了淘宝100多款软件,把淘宝的底层技术大部分都开源了。章文嵩后来成为整个阿里集团的开源委员会主席。

这是国内互联网巨头首次成立开源委员会,并将自己的技术大规模对外开源,对其他互联网公司产生巨大影响。

在此之后,开源委员会已经成为各大互联网公司“标配”,开源与产业的结合更加深入人心。

五、后记

本世纪初的一天,章文嵩、方汉、利启诚、苏哲、魏永明、谢华刚这些人都还是帅气可爱的年轻小伙子。

自由软件运动领袖 理查德·斯托曼来中国宣传Linux。

​中国开源先驱的力与梦——开源六君子的黄金时代

方汉(左一)、利启诚(左二)和理查德·斯托曼(左三)

章文嵩在演讲后请他到上海老饭店吃饭,理查德·斯托曼腆着个大肚楠,几乎是一个人吃完了整只糯米鸭,胡子和手上都沾满了油渍,没有任何拘束;

苏哲陪着理查德·斯托曼去爬长城,对方穿着一件朴素的蓝色外套,满胡子拉碴,天真的笑着与他合照;

……

让所有人印象深刻的是,理查德·斯托曼随身背着一个笛子和计算机,全身上下除了衣物再没有多余值钱的东西,这就是他全部的家当。

作为自由软件运动的斗士,伟大的理想主义者,他或许固执、落伍、过于倔强,但是他矢志不渝的信仰,却是无比珍贵的。

理查德·斯托曼来中国那年,身无长物,没有什么实际东西可以给中国的,但是他却在中国年轻的开发者们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章文嵩、方汉、苏哲、魏永明等等中国开源先驱们不断探索创新,让这颗种子在中国生根发芽,并且将开源的信仰发扬传承。

技术上的创新或许会随着时代发展慢慢褪色,可是精神上的影响却会一直光芒万丈。

——————————————-----------------------------------------------------------------------------------------------

国内各种开源生态的发展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这离不开先驱们的探索,更离不开广大从业者的参与,雷峰网会持续进行开源生态报道,想展现行业进行时各位贡献者的风貌,更想铭记技术创新者们对未来的诸多想象。

期待读者,尤其是对开源感兴趣的人与我们讨论,本文作者林觉民(微信:linjuemin_vx)+张进(微信:less is more),欢迎找我们聊天。



现在关注“雷锋网”微信公众号(leiphone-sz),回复关键词【2018】,随机抽送价值 3999 元的参会门票 3 张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