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代聪飞
发送

0

从CTO陈定佳离职,看快手内部整风

本文作者:代聪飞 2023-01-19 10:24
导语:快手整体上在大裁员,局部上借着降本增效趁势整风。

在本月初,雷峰网就已经听到下面这三条关于快手的消息:

1.陈定佳早就被架空,可能已经离职了;

2.程一笑培养了很多阿里来的人,快手主站已经是于越的天下(于越为假名,经雷峰网多方打听,其应是前阿里算法大佬盖坤);

3.快手商业化线大动荡,业务负责人层面正在进行12-5(人)的大裁撤,解读是王剑伟在给自己人腾位置;

4.以上信息将在年前,最迟1月19日前验证。

雷峰网本来还想再看看结果,昨天晚上,快手在港交所公告宣布CTO陈定佳离职,第一条已经happen,那我们就可以好好扒下了。

一、陈定佳早就没有实权

陈定佳离职突然吗?

其实一点也不,因为他在上次架构调整后已经没有业务地盘了。

2021年9月28日,快手宣布了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架构调整:成立主站产运线,由王剑伟负责;同步成立电商事业部、商业化事业部、国际化事业部、游戏事业部四大事业部。

公司从职能架构调整成事业部架构,CTO注定被架空,这个逻辑在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前文《京东不再需要 CTO》里面已经说过,也几乎是一家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的必然。

相似的历史也在腾讯、京东、百度等公司身上反复上演过。

说细致点,过去,快手各个产品部门都需要研发支持,在职能制前提的基础上,他们需要的支持只能来自于陈定佳负责的部门;在新的事业部架构下,每个产品部门都有其独立的研发、产品、运营、市场以及包括技术在内的一系列人员,他们只要有的选都会自己做。

在这种情况下,被削权的陈定佳作为CTO有三个选择:

一是离职;

二是成为“花瓶”,抛头露面,宣传快手的技术理念;

三是带队开新业务,自己开新地图做增量。

第一条不是好路,另外两条,一条太轻,一条太重,也都不是好路。此前不少CTO都挣扎过,那么多老江湖都扛不住,陈定佳想扛住也很难。

其实也不是没有第四条路,但是这第四条路由人不由己,决定权在人家CEO手里,注定成不了陈定佳的选择,后面会有详述。

从CTO陈定佳离职,看快手内部整风

陈定佳

陈定佳和大多数CTO一样,选择第三条路——开新业务。

那这两年还有什么业务可以开呢?当然是做云,这些年百度王海峰和字节杨震原都把“技术一号位做云”的坑趟了一遍,有先验案例,而且这个赛道又潮又热闹,媒体说话还好听。

去年下半年,陈定佳拉上了快手实力派于冰,正式对外官宣云业务。

陈定佳破局的大方向没有错误,但问题是音视频云赛道本来就已经卷上天了,快手现在做的PAAS产品,也是这个卷赛道中最卷的产品。

从技术能力角度而言,快手选择音视频云这个场景入局To B赛道完全没有问题。一位接近于冰的人士曾经告诉雷峰网,于冰在快手做的音视频体系领先整个赛道(包括抖音)一至两年,是国际级水准。

技术实力是有了,但要下to B这盘棋,光靠技术就行吗?下棋人会投入多大心力,快手会在战略上究竟投入多大力量,这似乎才是关键。

和腾讯、百度、阿里、华为等一系列布局云业务多年的公司相比,快手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即使是后期之秀,快手的“死敌”字节跳动布局云业务市场也已经多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快手在2021年前后,才初入局市场,不得不说滞后了不少。更何况,云业务是一个前期需要巨大投资的业务,这对尚处在盈利和亏算边缘的快手来说并不“友好”。

一位快手员工对快手做云业务曾经评价道,“音视频这么卷,快手这时候来分蛋糕,不一定是要分外面的蛋糕,也可能只是要分里面的蛋糕。”

我们不能说这是陈定佳的问题,云本身就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的事情。

作为CTO的陈定佳显然等不及了,快手云尚处于“孩童”时期,还看不到未来。

此外,在公司内部,真正有音视频江湖地位的也是于冰,而非陈定佳,即便是云这条新路上,陈定佳依旧难跳出虚职亦或是花瓶的设定。更悲剧的是,陈定佳被事业部制改革削权后,本身也很难在各个事业部当中有话语权,做事处处受限,要游说业务部门上自己的云,即便在BAT也非常难推动,更别说在当下极为动荡的快手。与此同时,作为宿华一手提携起来的人,在宿华卸任CEO一职以后,陈定佳始终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

各种尝试失败以后,离职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雷峰网最早听闻陈定佳将要离职,其实是去年11月,虽然快手现在才官宣这个消息,但其实很多当事人都已经看出趋势不可阻挡了。

二、清除思想不统一的人

位置不合适,人一定要走吗?如果老大哥还在,其实未必,这就是我们说的第四条路。

陈定佳作为宿华一手提拔的人,又是做算法出身,外人多知道二人是清华同级校友,但鲜少有人知道的是,陈定佳和宿华其实还是小学同学。

陈定佳能听得懂宿华说的任何话,是宿华梦寐以求的技术路线执行者。

加入快手以前,陈定佳在腾讯待了十余年,这一点在雷峰网前文《中国广告引擎简史》中有提及。

当时,算法大神王益对腾讯广告系统进行了全方位的升级,带出了两个小孩,一个是陈定佳,另一个是刘小兵。后来陈定佳成了快手CTO,刘小兵成了字节商业化核心负责人。(这里预告下,关于刘小兵等人如何打造字节这座商业算法帝国,雷峰网近期将另撰文《是谁在让巨量引擎赚钱?》,欢迎添加作者微信Congc_a交流。)

那时候,在腾讯的一众技术大佬中,陈定佳其实并不突出,一位当时接近陈定佳的腾讯员工曾对其评价道,“陈定佳技术能力很一般,在腾讯属于排不上号的。”

相比之下,不少腾讯员工对刘小兵评价颇高,“他看问题很犀利,对局势的敏锐度很高。”

不过,宿华对陈定佳倒是颇为信任。

宿华或许也知道,以陈定佳的资历,可能很难在快手的一众技术大佬中服众,所以也多次刻意栽培,内部赛马让他作为评委,重要的事情都会找其商议,逐渐帮他树立威信。

不论陈定佳是否真的“站队”宿华,程一笑一方的人都不会把他当成自己人。

双核制下的快手,固然有更多的试错空间,但二人间权力的争夺带来的消极作用必然也不能忽视。

而且,程一笑排挤宿华找来的技术人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之前有项亮,之后有王美红,雷峰网前文都有详述,这里不再展开。

而陈定佳离职,更像是程一笑对宿华残余“势力”的一次清理。

在CTO级别的“大肃清”的同时,快手局部也在经历着“小整风”。

雷峰网获悉,1月初以来,快手正在进行新一轮的裁员,商业化是本轮优化的重点部门,涵盖基层和管理层不同级别成员。

一位猎头告诉雷峰网,“快手近期确实有不少管理层的人出来看机会,比如M3这样职级的。”

另一位接近快手的人士给出了更明确的答复,商业化部门正在进行重大调整,12名重要部门负责人至少被干掉5个。

据雷峰网得到的当前架构图来看,快手商业化部门共下设12个二级部门,但目前已经有二人同时担当两个部门的负责人,应该已经有2人离职,其空缺被同级暂时代管。

从CTO陈定佳离职,看快手内部整风

快手商业化体系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调整呢?

雷峰网听到的说法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次裁撤整顿,其实是王剑伟在给自己的人腾位置。”

那些被迫离开的人,或许并不是宿华的人,但起码思想行为上未能和程一笑达成一致,而程一笑需要的是王剑伟这样能贯彻其管理哲学的人。

从CTO陈定佳离职,看快手内部整风


王剑伟

不过,快手的很多员工可并不这么想。

宿华离开以后,快手员工福利不断下降,这固然有宏观环境得影响。但客观而言,程一笑的很多做法很难让快手员工满意,裁员或许在所难免,补偿也不能让员工满意。

近期正在进行的一大波裁员潮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气愤,很多快手员工都找好了律师做好最坏的准备。

本轮裁撤,商业化作为重点部门,规模尚难估计,但比例不小是一定的,有快手员工在上周透露,“已经被主管通知优化,HR 赔偿谈判估计都轮不过来。”

一些员工只能通过怀念宿华来表达不满,说道,“似乎华哥走了,就变味了。”他还解释道,“宿华在任时,善待员工是快手的一种企业文化。但现在,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三、争取元老,布局新人

陈定佳离职以后,于冰和于越二人将共同分担此前陈作为CTO的职责,并向程一笑汇报。

于冰的背景颇为耐人寻味。

他虽然算是是宿华清华时期师兄,也是在宿华邀请下加盟快手,一手搭建了快手现在最骄傲的音视频技术。

但严格意义上讲,于冰并不算是宿华提拔起来的人。

于冰和宿华相识于2008年,当时,宿华在做一个创业公司,要跟于冰的公司合作。前者做的是广告和算法,后者做的是视频,优势互补,二人自此开始相熟。

不过,于冰加入快手还要等到八年后的2016年秋。

早在2015年,宿华就曾多次游说于冰来快手。但于冰当时正在美国仅次于奈飞的第二大视频网站Hulu任职,看不上快手这个显得有些“土”的短视频平台。

彼时,于冰在音视频技术领域就已经建树良多。

在中国第一批视频网站刚刚成立时,于冰就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为某企业搭建了核心后台系统和直播系统。

此后,于冰先后在Hulu、FreeWheel等跨国公司领导视频和基础架构团队,还曾作为技术合伙人参与组建视频技术公司,是公认的中国音视频技术领域拓荒人之一。

从CTO陈定佳离职,看快手内部整风于冰

相比之下,被外界视为宿华嫡系的严强从实习开始就几乎一直跟在宿华身边,中间仅在阿里待过三年左右。

于冰则不同,虽然是受宿华之邀而来,但更像是一个纯粹的技术leader,在快手体系内始终没有站队,加之于冰能力出众,一直是双方拉拢的重点对象。

“胜利者”程一笑重用于冰也就是成了一件情理之中的事情:

一方面,给于冰递一个人情,让于冰更加尽心尽力地执行工作;另一方面,于冰是快手在云领域的核心技术负责人,陈定佳从快手离职以后,于冰必然要接手这一仍处于“孩童”期且需要长期投入的业务。

比起于冰过往的丰富履历,于越直到近半年才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

据称,于越是程一笑从阿里邀请而来,至今用的仍是化名,其目的可能在于防范阿里的竞业协议,这也是程一笑对他的保护。

公开报道显示,于越最早出现在快手的组织架构是在2020年。当时,于越成为快手2020届经管委成员之一,负责管理研发系——社区科学部、研发线——AI Platform。

巧合的是,也是在2020年前后,算法大佬盖坤从阿里离职加入快手。盖坤在阿里时,级别为P10。依此推断,盖坤加入快手,成为快手副总裁,也算合理。

经雷峰网多方打听,这位化名于越的人的确就是盖坤。

加入快手以后,于越在快手一直负责的是社区科学线业务。直到2022年11月1日,原主站负责人王剑伟调任商业化负责,于越才同时接手主站的重担。

经历此次调整以后,于越的职责和权力进一步扩大,将同时负责社区科学线以及主站、技术两条业务线。

在于越接替陈定佳部分职责以前,就有接近快手的人士称,“现在是阿里来的于越的天下,他横跨主站和社区科学两条业务线,现在快手很多高管都是阿里的。”

从社区科学线,到接替陈定佳,担当部分CTO职责,于越仅仅用了不到半年,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尤其时还刚好都赶在宿华离职以后。

虽然程一笑如今在快手内部颇受诟病,但直接向程一笑汇报的管理层可能觉得并非如此。

一位曾受到程一笑邀请加入快手的人士这样说道,“程一笑这个人很怪,平日里看不出什么,但若真礼贤下士起来也很吓人。”

为了拉拢技术大咖,程一笑可以专门前往千里以外的地方,只为一见。比如,雷峰网就知道程一笑就曾专门乘飞机从北京前往杭州,只为跟当时还在阿里的某技术巨佬聊几句。

陈定佳的离开,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快手初步完成内部整风的标志,而于冰和于越的升任则意味着快手程一笑时代的全面到来。

从宿华卸任CEO一职算起,至今也不过一年有余。

宿华离职以后,快手早期创始人程一笑用一年多的时间,终于再次彻底控制住这条大船。

独自掌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船未来驶向何方,权系于一身,责亦系于一身。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主笔

个人微信:Congc_a,欢迎添加交流。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