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嘉嘉
发送

0

用芯片对话影像 | 思特威徐辰:始于兴趣,忠于热爱

本文作者:嘉嘉 2022-06-09 11:21
导语:我的梦想是可以用上自己设计的芯片的相机,拍摄好的照片

2011年,华尔街金融海啸还有阵阵余威,创投资金大减,但西海岸的创业热潮仍在持续。大洋彼岸的徐辰决定收拾行囊,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告别硅谷,回国创业。

周围人不理解,因为在那之前,他的生活舒适且稳定。徐辰一路顺遂,成长经历令人羡艳。他出生在北京,母亲是老师,父亲是工程师,本科进入了赫赫有名的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而后又前往香港科技大学电机及电子工程学专业进修。博士毕业后,顺利求职于硅谷。在硅谷的八年里,他不仅实现了从学术到产业的跨越,也在CIS技术上不断加深造诣。

但日复一日,这样的日子似乎一眼望得到头,徐辰会反复陷入一个相同的问题:如何能用所学创造更多价值?那一年,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从中关村西游硅谷,交流会一场接一场,从AI到互联网应用再到硬件创新,百家争鸣。徐辰心里火苗也随之点亮,他决定去上海做一家CMOS图像传感器企业,在索尼帝国里寻求“一席之地”。

那时的徐辰也没想到这个在35岁作出的决定会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与“十次创业九次失败”的故事不同,思特威幸运地成为了另外的“十分之一”。

多年后,徐辰创立的公司用五年时间成长为人均营收近500万的CMOS图像传感器龙头企业。2022年5月20日,思特威传来好消息,正式登陆科创板,此次IPO发行价为31.51元/股,开盘就大涨61.89%,以此计算开盘市值超过200亿元。

在回顾成功的原因时,徐辰谦虚表示:可能还是因为我比较喜欢传感器。他成功的内驱力来源于热爱,“我的梦想是可以用上自己设计的芯片的相机,拍摄好的照片”。创业途中,徐辰也曾经历一些困境,不过,在他看来那些困难与挑战已经变成了难能可贵的人生经历。

3月末,清晨薄雾氲氤,阳光洒在嫩绿的枫叶上,充满生命力。徐辰捕捉下了这翻景象,在朋友圈里配文道:有志者事竟成,未来可期。

从摄影发烧友到传感器创造者

思特威在公司内部设了一个摄影展区,展区里有一幅意义特殊的照片。它不是风景照,也没有精妙的构图,黑白两色,上面两个大字:科大,左边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校徽。这张照片分辨率不高,像素点明显,对比其他的摄影作品,有些格格不入。但对于徐辰却意义非凡,这是他第一张用自研CIS(CMOS图像传感器)成像的照片。“当时港科大要求做好芯片后再抓拍一个图像,我就拍了科大的logo。”徐辰记得,虽然当时只经过了几分钟的曝光,但等待的过程却无比漫长——那是属于他的“里程碑”。

用芯片对话影像 | 思特威徐辰:始于兴趣,忠于热爱

图为徐辰自己做的第一颗图像传感器芯片拍摄港科大的logo照片

用芯片对话影像 | 思特威徐辰:始于兴趣,忠于热爱

图为2002年徐辰(右)和港科大同事(左)的合影
图中芯片因采用超低电压读出而发表在有芯片界奥林匹克之称的ISSCC 国际固态电路峰会上

徐辰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就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开始用人生第一台海鸥牌黑白照像机记录生活。不过电子工程系的他并未止步于万千图像,而是希望从内部拆解摄影的原理。在打开快门的瞬间,镜头聚焦的光线由光信号转变为电信号,再经过模拟数字转换器转换成数字信号,最终形成一幅幅时间的“切片”。由光到电子再到图像,徐辰被发生在1/1000秒内的变化深深吸引着。这也成为他选择到香港科技大学读博士,进入CMOS传感器芯片设计领域的重要原因。

他对“电子”近乎痴迷。在公司内部,徐辰曾因为对产品规格的严格把控让同事们“敬畏三分”。由于人眼对于影像感官非常的苛刻,如果有大于1个电子的噪声就会在图像上特别是暗光细节中看出来。徐辰有时候会为了零点的几个电子和研发讨论很久,找原因,改进工艺流程和像素设计。

有同事不理解:那零点几甚至零点零几个电子的噪声真的那么重要吗?徐辰会反问:“要知道人类通过极为复杂和庞大的电子设备才可以分离电子和计算电子,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数电子,而且是小于一个电子一两个量级的,你不觉得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吗?”

这种对图像细节的“在意”或许正是徐辰不同于其他企业家的地方。另一个因热爱而选择“死磕”的企业家是大疆创始人汪滔,他曾为实现飞控梦想从华东师范大学退学,苦熬七年,用全球首款消费级航拍一体无人机惊艳了行业。

汪滔曾说,在我们的父辈,中国一直缺乏能打动世界的产品,中国制造也始终摆脱不了靠性价比优势获得市场的局面。这个时代企业的成功应该有不一样的思想和价值观,大疆愿意专注地做出真正好的产品,扭转这种让人不太自豪的现状。

徐辰也希望能够做一家世界级公司:“我们现在相比于一家伟大的公司还有一定距离,但也希望思特威有一天能在技术的先进度上,公司整体规模上,还有客户认可度上,做得和索尼一样。”

实际上,汪滔和徐辰也有奇妙的缘分。两人都就读于香港科技大学,徐辰说高秉强教授是思特威的贵人,而汪滔是李泽湘教授的门徒;两位教授又是亲密的合作伙伴,两人一同出现在大疆的投资人席列,又一同现身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

更奇妙的缘分还在于商业合作。2018年,思特威推出了其第一代全局快门技术,也成为全球第一家用BSI技术打造全局快门图像传感器的厂家,从性能上比传统的产品有很大提升。目前,其CIS产品已被大疆全系列新品机型所采用,包括最新推出的Marvic 3、Air 2S、Mini3 pro等等,被应用于避障系统、光流应用等。

“大疆是一家无人机领域全球领先的企业,思特威很高兴能获得大疆的认可,不过最终的合作还是因为对我们技术先进性的认可。”虽然徐辰和汪滔早有交集,不过最终让思特威迈入大疆的基础仍是技术本身。

而技术的先进性又来自于印刻在思特威骨子里的“创新”精神。

为理想而行,务实地去做能改变世界的产品

通常来讲,一个身经百战的企业家大多数时候会显得强势而直接。这方面来看,徐辰的确不太像“企业家”,在交谈过程中,他会侧耳倾听,不会轻易打断。如果聊上几句,你会发现他喜欢在判断中加一些程度副词,不强势也不武断,相反有一种企业家身上难见的谦卑。在公司内部,他甚至会花时间帮实习生修改毕业论文。

徐辰笑称企业家只是自己的一份“兼职”,在公司内部,他更喜欢以科学家自居:“人类社会进步一定需要创新,有新事物出现才能够帮助人们从底层上提升对事物的认知,才可以反过来帮助人站在更高的基础上去探索未来与未知,最终对人类社会形成循环往上的作用。而科学家在创新上起了很大作用。”

但作为带领400多人谋生存的创业者来说,企业家的角色也很重要。徐辰力求在两种角色间寻求一种平衡,一方面企业需要有自我造血的能力,这是一种对市场的务实态度;另一方面,在实现要在技术路上不断探索,这是对创新的敬畏。

徐辰的取舍也映射到了思特威发展过程中。创业初期,思特威陷入了科技新星们常见的误区:对技术上求新,对市场重视不足。徐辰和团队也想做出一鸣惊人的产品,但与起步于空白市场的消费级无人机不同,徐辰面临的是巨头笼罩的市场。有客户很明确,就认索尼。

“刚开始起步的时候不能好高骛远,想一下子做出超越索尼的东西。踏踏实实做点性价比高、贴近市场和主流的产品,先把量铺开。”徐辰纠错很快。这个决定也快速奏效,思特威凭借更出色性价比的产品开始形成上升螺旋发展。

据旭日大数据统计,在安防监控领域,2021年思特威以约40%的市占率,出货量位居全球第一。在其全球车载前装CIS市场报告中,第一季度思特威车载CIS出货量已位列国内第二、全球第五,成为了车载全球CIS市场的核心厂商之一。 当产品与营收双双正循环后,思特威并未停歇,而是在创新之路上加速前行。

2018年,思特威早于索尼发布了第一颗背照式(BSI)全局快门产品,产品所搭载的相关技术以论文形式被2019年旧金山国际固态电路峰会(ISSCC 2019)所收录。如今,这颗国产自研的高端背照式全局快门产品,已经被广泛应用在更多新兴机器视觉应用中。

到2021年,思特威的产品已经全面覆盖了CMOS图像传感器主要的四大应用方向:安防监控、汽车电子、新兴机器视觉以及智能手机。

一直以来,徐辰并不主张一种纸上谈兵的创新:“你要想做一些科技创新,不能凭空想象。我们说做research,为什么叫research,叫回去search,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再做创新,所以我会非常关注一些现有的技术,再去寻求灵感。”

上天很难会亏待这样一个务实的创新者。从思特威成立至今,徐辰数年如一日地带领团队走在开拓的道路上,每一个关键技术细节的都由他亲自拍板,不舍昼夜。他在办公室挂了一副字“天道酬勤”:“只有勤劳努力,付出时间和汗水,上天才会奖励你,这个和修行是一个道理,先苦后甜。”

如今,徐辰对影像的热爱与对事业的投身终于迎来了回报。上市仅仅是新的起点,属于思特威的精彩故事才刚刚拉开帷幕。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

雷峰网版权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