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李赓
发送

0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本文作者:李赓 2018-03-29 16:27
导语:老黄的骚帅,只有见过的人才懂。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雷锋网按:老黄的骚帅,只有见过的人才懂。

在经过昨天一整天的大新闻爆炸发布,英伟达GTC大会已经进入了第二天,老黄早上却开了个“小差”——坐飞机到赌城拉斯维加斯,客串了一把Adobe正在举行的SUMMIT大会。

在短暂地跟Adobe董事长兼CEO Shantanu Narayen对话之后,黄仁勋马不停蹄地就从拉斯维加斯飞了回来,再次出现在GTC的现场,专门为媒体们进行了一场自由发挥的Q&A。

在这场Q&A中,黄仁勋正面回答了数个关键性的问题,以下是雷锋网为你总结的其中关键性内容。

1、关于Uber事故,和英伟达叫停自动驾驶路测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谈到Uber事故,教主脸上的严肃表情

Q&A刚一开始,就有外媒记者提到了Uber的自动驾驶致死事故,同时也向黄仁勋询问为什么英伟达会选择叫停自己的自动驾驶路测。黄仁勋对此着重讲了几点:

  • Uber使用了自己打造的软件平台,而不是英伟达的软件平台,所以英伟达也不清楚目前什么情况;

  • 英伟达也很希望能够看到整个事故最终的调查结果,因为这件事对整个自动驾驶行业都有研究反思的意义;

  • 实际上Uber事件发生1-2天之后,英伟达就已经短暂叫停了自动驾驶的路测,从工程师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决定;

  • 不仅英伟达应该这样做,整个自动驾驶行业都应该先把自动驾驶的公开路测停下来,在具体情况清楚之后再重新开始;

2、供不应求的GPU,和黄教主眼中的区块链

记者:“英伟达的产品目前为什么还是供不应求的状态?你怎么看区块链?”

黄仁勋:“供不应求这件事,主要是因为目前英伟达在去年有四个方向的需求都比较旺盛。第一方面是去年有非常多的游戏出现,例如吃鸡,这些游戏进一步拓展了整个游戏市场;第二点是视频捕捉和视频制作,人们生活中的图像类内容还在不断增加。第三点是人工智能,英伟达这次GTC也进一步拓展了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我们相信人工智能还会在社会的各个方面带来改变。”

最后是区块链,黄仁勋表示:“区块链的本质是分布式数据库,而英伟达的显卡实际上就是一个一个的分布式超级计算器,他们所打造出来的这套系统是完全去中心化的,这件事本身是很震撼的。

3、关于英伟达在技术上的坚持

记者:“英伟达对于技术的发展怎么看,如何保证自己的竞争力?”

黄仁勋:英伟达是是全球在先进计算力领域投资最多的公司,同时也是最有恒心的一家公司例如这次GTC上发布的RTX实时光线追踪渲染技术,这项技术在上世纪70、80年代就已经开始提出,并且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全面应用。但问题是,人们往往都需要额外抽出大量的硬件和时间去进行这样的运算,对于英伟达来说,实时完成这样运算的梦想10年前就有了。但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我们在10年的时间里不断提升硬件、优化软件,到了现在才实现。”

记者:“虽然这次GTC主要是关于GPU的底层技术,但是我想了解一下云端游戏平台GeForce Now的进度?”

黄仁勋:“目前来看,GeForce Now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网络是最主要的一个。因为云端游戏平台跟使用你的自己电脑不同,任何一点的网络波动都可能影响最终的游戏体验。当然,我们也可以通过提升成本来在当下实现这样的游戏体验,但这样并不具备实际意义,所以还是得继续发展,直到我们能够在可靠性和整体成本这两个关键点上取得突破。”

记者:“这次全新发布的DGX-2中,NVswitch这项将16颗V100 GPU‘融合’到一起的技术非常惊人,英伟达为什么会决定开发这项技术,是客户提的需求么?”

黄仁勋:“实际上这项技术并不是客户然个英伟达打造的,我们甚至可以坦白的说,能真切体会到这项技术带来的不同的客户也不多,很可能只有极少数的人工智能和超级计算机用户。但他们同样是我们的客户,而且英伟达自己也想要去做这样一个尝试,我们必须多去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从结果来看,我们的确做到了其他技术路径无法实现的东西。”

记者:“我们实际上可以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进入AI芯片这个市场,英伟达是怎么看这些新的竞争者?”

黄仁勋:“人工智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会覆盖各个领域,这实际上不可能被一个公司所占有。所以我们也很高兴看到这么多的公司参与进来。英伟达自己实际上对于AI市场的芯片竞争保持着开放的态度。”

记者:“您是否会担心CPU摩尔定律减速的情况,出现在GPU行业之上呢?”

黄仁勋:“对于同行认为制程越来越困难这件事,我们其实有着不同的看法,第一个是制程对于并行计算并不同于串行计算,第二个是GPU的架构实际上很复杂,架构背后的运行库、针对算法的优化,这些改进同样能带来更好的表现。第三个是英伟达目前在基础的硬件之上已经构建了更丰富、高效的stack架构。

未来十年我们还将基础在半导体领域继续坚持下去,最终的物理限制何时真正出现?我甚至认为,未来半导体和量子计算的边界也会是相当模糊的。”

4、关于此次英伟达和ARM的合作

记者:“您能介绍一下接下来英伟达和ARM合作的计划么?英伟达的DLA加速芯片和Google的TPU相比,孰强孰弱?”

黄仁勋:“需要说明一下DLA加速芯片是我们一套已经完全开源的ASIC芯片方案,它同样包含在我们和ARM的战略合作中,不同的用户可以将这个架构嵌入到他们的ARM处理器之中。跟TPU对比话,可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大家都是ASIC芯片,但对于DLA和ARM的融合来说,我觉得肯定会意义重大。很简单的一个判断依据,他们融合之后的产物将会是‘IoT+AI+SoC’,这听起来就很厉害。

5、提了一嘴的自动驾驶产品

记者:“您认为英伟达何时能够拿出完全满足自动驾驶需求的SoC产品?”

黄仁勋:“自动驾驶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它值得专门为它打造芯片,甚至是完全定制的ASIC芯片。但同时我们也要意思到自动驾驶中会运用到各种各样的算法,这实际上对芯片的灵活性提出了要求。整件事最终的关键并不仅仅是几颗芯片,而是最终如何打造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让车厂们进入自动驾驶成为可能。”

6、英伟达的自身定位,以及之前的两次转变

记者:“我们现在可以将英伟达看做一家软件公司么?”

黄仁勋:“软件公司只是英伟达目前定位中的一部分。实际上在过去10年里,英伟达实际上已经做了两次转变,第一次是从GPU图像芯片公司转变为并行计算公司,典型的应用场景是人工智能。第二次是我们决定在少数特定场景中提供最完善的解决方案。这其中包括游戏、专业渲染,超级计算、自动驾驶。所以我们其实也可以看到,英伟达做的东西越来越多。同时,我们的客户越来越轻松,也能更好的利用到我们的能力。”

记者:“在英伟达目前的发展中,你是否有看到什么潜在的危机?”

黄仁勋:“英伟达实际上是非常有风险的一家公司,例如你可以认为人工智能未来不可能成功、未来桌面级的游戏应用不成为主流等等,这些市场风险都是必然存在的。英伟达作为一家从底层开始打造服务的公司,必然会面对这些风险,但对于我来说,这也是它有趣的地方。”

题外话:DGX-2就是帅、骚帅的教主

作为本次GTC上最重磅的产品,DGX-2真身也出现了在展示区现场,以下是雷锋网拍到的几张美照: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拆解状态的DGX-2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DGX中关键性的两颗芯片:NVswitch(左)、V100 GPU(右)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黄仁勋:不只英伟达,所有自动驾驶路测都应该暂时停止

为了回答媒体问题会站上桌子的教主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主笔

青衣怒马少年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