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郭瑞婵
发送

0

余承东喊话何小鹏:「技术降本」与「高端盈利」的路线之别

本文作者:郭瑞婵 2024-03-18 10:25
导语:尽管小鹏与华为在智驾竞争上还难以清晰划分伯仲,但两者其实走上了不同的发展路径,前者需要顶住亏损压力做到技术降本,后者要面向高端实现盈利。

余承东喊话何小鹏:「技术降本」与「高端盈利」的路线之别

3月16日的百人会上,最有意思的一幕,莫过于何小鹏与余承东的先后出场。

不知是主办方在演讲顺序上的刻意为之,还是余承东早有准备,向来敢说的他还是说了会让何小鹏不太开心的话。

余承东表示,“过去在智能泊车、智能驾驶方面,国内车厂做的最好的是何小鹏,但是华为来了以后,要改写这个行业,我们的ADS高阶智能驾驶被公认为用户体验最好的。”

虽然没有一个严格的说法,但是小鹏、华为在坊间被视为国内智驾行业的“双雄”。

从过往的时间线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两家在智驾话题上交锋。就在几个月前,针对AEB功能,何小鹏和余承东已隔空互怼几个来回。

为什么余承东这番话可能会让何小鹏不开心,从根本上来说,智驾是小鹏的基本盘。

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向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新智驾》表示,“王凤英对智驾的态度是,小鹏之前投入了这么多资产,是区别于其他竞争对手的定位。王凤英是定位理论坚决的拥护者,她认为要不遗余力地去讲智能驾驶,要不择手段、 360度地在车型上讲,日常工作的每一个动作都要贴着智能驾驶。”

小鹏一直以来的卖点和标签,就如同理想对“家庭产品”的定义、蔚来的用户运营一样,一旦被后来的华为抢走,优势将被进一步蚕食。

而华为与小鹏两家,在当下的行业竞争中有着不同的思考:小鹏下探,着手扩展15-20万的市场;华为则是进一步走高端化,比如与江淮合作车型将是百万级别,以此加快盈利脚步。

小鹏向下:“降维打击”,推出具备高阶智驾的A级车

何小鹏演讲中的最大亮点,是官宣了即将推出的新车型——一款面向全球的、具备高等级智能驾驶功能的A级车,定位于10到15万级别的价格区间,被号称是年轻人买得起的智驾车型。

余承东喊话何小鹏:「技术降本」与「高端盈利」的路线之别

“在这款车型里,我们会将小鹏的高等级智能驾驶,甚至是无人驾驶带入,并且做到有利润,这是我们将来的目标。”

何小鹏表示,这款车型有望在一个月后亮相。

打造便宜又好用的智能驾驶,将智驾功能下放至15万元区间内,小鹏此举属于“降维打击”,目前在该价格区间,高阶智驾还是一片空白。同时,这也是华为短期内还无法涉足的竞争区间。

因为余承东说,“华为做的智能驾驶系统成本还是偏高。”

“因为供应链、受制裁等多方面因素,在30万以下的车用高阶智驾,还是有点挑战。只有30万以上的车才能够盈利,但30万以上的车需要品牌的支撑才能卖得动、卖得好。”

智能驾驶降本,是以智驾为品牌标签的小鹏必须要攻克的难题。

何小鹏表示,智能驾驶过去没能成为客户前三的购车决策,重点还是价格太贵,目前高等级智能驾驶比ACC这类基础辅助驾驶要贵5万元,如果这个差距能缩减至1万至2万元,高等级智能驾驶会快速占领市场。

未来3年,小鹏将推出十多款新车以及多款面向全球的车辆。何小鹏认为,通过多车型的布局,可以大幅度摊销智能驾驶的成本,使得更便宜的自动驾驶能够到来。

何小鹏预判,高等级智能驾驶的拐点会到来,要在18到36个月的时间里,把城区智能驾驶的接管率做到跟高速场景一样。

“如果我们能够把所有的城市99%的道路、99%的场景,做到100 公里接管小于一次,我们开车会完全不一样。”

据雷峰网《新智驾》了解,小鹏今年单在智能化方面的研发投入就达到35亿元,今年二季度,小鹏将把大模型应用到智能驾驶中,将视频流转换成汽车能够理解的规划跟规则。

何小鹏表示,“小鹏将是业内首个做到该目标的车企,届时智能化会更加聪明。”

截止到今年1月1日,小鹏XNGP智能辅助驾驶系统的城市智驾能力,总覆盖城市数量达243城,XNGP的可用里程长达56.9万公里。何小鹏在1月末时提到,从全量开放的角度来看,小鹏是开城数量第一的汽车品牌。

不过,即便开城速度风风火火,但是小鹏近期的销量却不如人意。2024年1月,小鹏月销8250辆,环比下滑59%;2月销量再度下滑,交付的新车仅有4545辆。

今年,小鹏定下的年销目标为28万辆,比2023年实际达成的销量翻了一倍,目标实现并非没有难度。开辟A级车市场有助于快速走量,小鹏能否A级车市场“大杀四方”,关系着年销目标的完成度。

华为向上:面向高端,与江淮合作车型将达百万级

与小鹏往10-15万价格区间下探不同的是,余承东则是往上突围——囿于成本的限制,中高端车型依然是华为车bu未来的重点投入方向。

这种向上走的布局,实际上已经为华为车bu带来盈利的曙光。

余承东回顾了华为车bu在过去一年取得的成绩,“去年亏了60亿,预计从4月份开始再往后应该能实现扭亏为盈,实现良性的正向发展,不断亏损的话,这个业务没法持续。”

余承东喊话何小鹏:「技术降本」与「高端盈利」的路线之别

余承东表示,扭亏为盈的主因是和合作伙伴打造的中高端车型能够大卖,前3个月,与这种合作方式直接绑定的智选车业务已经实现盈利。

去年,新款问界M7和问界M9一上市就成爆款车型,通过这两款车型,问界一度超越理想成为新势力月销冠军,风头无两。

问界M9的售价区间为46.98万元-56.98万元。2024年前两个月,问界M7的月销量分别为32973台和18497台。

余承东表示,问界M9上市不足3个月,至今已经卖出了近6万辆车,创造了高端车的销量记录。

一位投资人在与新智驾的交流中就坦言,“M9的销售占比中,50多万的高配版卖的是最多的,你敢相信?”

问界的这一成绩,证明了华为在高端汽车市场具有的品牌号召力,而高端车型的高配版本卖的好,意味着华为车bu可以获得更大的利润率,也就具备更强的盈利能力。

今年以来,汽车市场的价格战愈打愈烈,不少车企都在积极布局高端市场,以弥补在价格战中丢失的利润率。

此前,投资人向新智驾表示,“长城此前推出的坦克300售价在20万元以上,实现一台车净利润2万5,预计新推出的坦克700 Hi4-T将有着更强劲的利润率表现。”

除了问界的两款新车型,华为去年还与奇瑞合作推出了智界S7,但这款车上市后呈现“高开低走”的情况,遭遇不小的交付危机。

余承东也回应了这件事。他表示,由于工厂搬迁以及芯片缺货,智界S7的交付被耽误,预计从4月份开始可以恢复到正常的交付状态。

此外,另外两家智选车合作车企还有北汽、江淮,与北京合作打造的享界S9不久前已在工信部公示。余承东确认:与江淮合作的车型售价最高可能达到百万级别。

余承东再次提及华为车bu做智选车模式的初衷,“用好的技术未必能打造好的产品、好的体验,所以我们想把华为这十几年来积累的2c能力深度赋能车企,往前走了一步,试了一下,我们发现还是work的,还是能够给合作伙伴带来价值。”

通过问界大卖,智选车模式已经得到广泛认可。不过,余承东表示,因为人手资源非常紧缺,智选车模式没有办法做太多,现在只能打造这四个样板点(分别为问界、智界、享界,以及与江淮合作的傲界)。

“中国很多车企自身有强大的能力,通过这些样板点能够给他们参考,我相信车企能够用华为的解决方案、用华为的技术实现产业的升级转型,让硬核科技能够真正带来极致的用户体验,能得到消费者的喜爱和信赖,能取得商业的成功。”

华为内部不仅仅是智选车这一模式,HI模式也在不断扩容。今年1月下旬,华为与东风汽车集团旗下的电动汽车品牌岚图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华为方面由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 靳玉志等人出席。

HI模式新增的合作伙伴除岚图之外,还有长安旗下的深蓝,以及东风旗下的猛士科技。

尽管小鹏与华为在智驾竞争上还难以清晰划分伯仲,但两者其实走上了不同的发展路径,前者需要顶住亏损压力在价格战的血海中做到技术降本,后者要保持利润率向上攀登。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