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硬件 正文
发私信给宗仁
发送

21

黄明明谈智能硬件:士为知己者死 我为创业者狂

本文作者:宗仁 2015-05-21 14:14
导语:从本质上讲,我们跟创业者更像是同一类人,我们也更愿意极尽所能地帮助创业者。

第一次听说黄明明,是在汽车之家2013年上市的时候,那时候他和薛蛮子、蔡文胜这几位天使投资人一起被坊间传为助力汽车之家顺利上市的背后大腕,不过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天使投资人的重要性也没有在意,只是一头扎在智能硬件的热潮里,直到上次李一男宣布要做电动车,发现黄明明这个名字又跟我们关注的创业者扯上关系了,于是开始关注这个外表温和的男人,并在某个他终于闲下来的下午,亲自去了一趟他的办公室面基,然后有了下面的这段对话。

投资智能硬件是时势所趋

“中国改革开放30年,积累了很好的家底,但一直蛰伏在低端制造以及代工这块,等到Apple和通用这些国外企业进来的时候,把周边配套的产业带动起来了,使得包括3C、汽车在内的生产线都发展起来了。


甚至于一个小学毕业的老板,都可以找到设计公司、方案商、ODM商去做个山寨机,这个太让我们惊讶了,不过后来雷军给大家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告诉我们产品需要品牌溢价、需要自己的核心用户,以及,中国的制造业需要升级换代了。”

雷锋网编辑一进办公室,黄明明就给我来了一段 “领导人致辞式”的宣讲,但从他“星星”般闪耀的眼神中,我看得出他是真心想改造“中国制造”这坨屎的。便问他为何有这个动机?这时黄明明说到了他看好的智能硬件项目。

黄明明谈智能硬件:士为知己者死 我为创业者狂

他眼里的智能硬件Top 3

工业机器人

“中国在去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这里边90%的机器人都是从国外进口的,若我们自己拿下这块市场,先从中低端的工业机器人做起,然后往中高端的目标前进,这块我认为有巨大的机会和潜力。”

中低端?

“是的,过去30年中国的公司都是从中低端开始学习,再慢慢地往高端发展,华为、中兴、小米、百度都是如此,这个路数挺耗神,但是就是适合中国的国情。“

鉴于工业机器人每年30%—40%的增长需求,以及90后用工荒的问题,黄明明团队投了一个工业机器人公司,叫做李群自动化。“这家公司背后的那群人是香港科大的一群PHD们,他们在核心机器人的控制方面已经做到世界前列。" 私下里黄明明非常尊敬这群科学家,因为他们不仅仅跟现在耀我国威的大疆创新非常密切,而且是做实事的一群人。

“李教授本身是这个领域国际顶尖的科学家,他的同事和学生遍布全球各大研发机构和学术领域,这群人若能把这些研发能力转化成工业化的生产能力,将会是一个amazing的事情,我们愿意在这条路上一起奋斗。”

雷锋网编辑问黄明明这群人会不会成为美国仙童半导体一样的存在? "哈哈,有可能"从黄明明不排斥的眼神中,我们觉得这个美梦是可以偶尔幻想下的。熟悉美国硅谷发展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永远让世人铭记和仰慕的名字,它旗下“叛逃”的八天才创办的Intel、美国国民半导体、AMD等半导体公司曾影响了整个电脑界。如今every country都在强调“人工智能”的时代,谁掌握了核心技术,谁就掌握了先机,再现“仙童半导体”的辉煌是完全有可能的。

电动出行

“目前中国公路可承载的车辆保有量是2亿台,两到三年后,有驾照的大概会达到6亿人,所以我们永远不可能像美国或者加拿大那样人手一辆车,未来12个月内,出行应该是个压力非常大的事情。

但与市场需求格格不入的是,电动车领域的产业链远没有手机行业那么发达,“电动车在整个亚洲和欧洲都有非常大的市场,但目前国内有的年销售额几十亿的电动车车厂,不到10个工程师,居然会出40几款车型,再找明星代言,在地方台打广告,然后就开始卖,还卖得不错,事实证明这个市场是巨大的,但产业链可以改造的空间很大,如果用互联网的思维做,一定还可以做得更好,性价比更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黄明明投了牛电科技,虽然外界对李一男的看法褒贬不一,但黄明明是这样认为的

“之前跟一男在一起看很多早期的项目,有时候是我们投了他们接盘。但跟他交流的过程中,做投资的过程中,给我一种很强的感觉——他从来没有真正地远离过这个市场,而是一直在这个市场非常积极地研究、学习和找机会。很多人会问,你怎么能说服男哥这样早就功成名就、财富积累自由的人来创业呢?我说一男这种级别的人,是不可能被别人说服的,能说服他的只有他自己。“

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时不时会觉得他身上还是一种很典型工程师出身或者技术天才出身的那种真实感,当然他经历那么多事后,年少时的桀骜不驯、恃才傲物的感觉已经没了,看起来经常乐呵呵的,但真做起事来还是很霸气的。”

另外黄明明透露了一个比较惊人的消息——牛电科技已经在常州搭建了自己的工厂,并且考虑要把工业机器人应用到部分生产线上去,至于为什么要建自己的工厂?“原因很简单,没有其它选择啊”,黄明明看见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辑诧异的眼神后,直白简单地告诉了我们牛电科技做这个选择的原因。

无人机

“这几天朋友圈盛行的Lily让我们看到,除了大疆那样在专业上和技术上非常领先的无人机公司,无人机在随拍、跟拍、回旋、傻瓜式上还有很大的改造空间,包括我们两个清华玩航模的同学因为一键返航没有绑定,第一试飞把飞机飞丢了。从普通消费级用户的角度来说,好的用户体验不应该是使用之前一定要让用户看使用说明书,这个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


然后就是在操控方面以及自动避障都是很大的技术瓶颈,这个需要解决。”为此,黄明明投了一家在北京的无人机初创团队,创始人韩路是前汽车之家的媒体业务高级总监,不过在黄明明眼里,他的履历更具体“汽车之家以前的论坛就是他做起来的,我对他很有信心。”


对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黄明明依然把盾牌指向了工业机器人,

“之前所提的李群自动化,最近帮助大疆在微电机上做了制造过程中的改良,把它的产品的一致性提高了很多,原来产品的一致性有差距,在空气比较稀薄的地方,无人机飞到100米就飞不上去了;今年年初去海拔四五千米的雪山的时候,样机把飞行海拔提高了十几倍(1000多米)。这个是利用先进制造和工业自动化等技术把现有产品提升到更高品质的很好的案例。这也让我看到了中国制造业整体升级的巨大希望。

投资智能硬件的逻辑是什么?

黄明明谈智能硬件:士为知己者死 我为创业者狂

这个圈子很多人只看不投,黄明明却大胆下了几次手,对此,他是这样总结自己的投资逻辑的

“首先,你做的东西是满足用户甚至是超出用户预期的,绝不是自己YY出来的。

其次,硬件这东西对团队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最好找到一流的团队合伙人。举一个反面例子,我们之前接触的创业者,有些是完全没有硬件的能力和硬件的经验的,更别说组织生产、品控、物流的能力了,这个问题较比较大。


第三是后续的想象空间。打个比方,小米如果只是卖手机的公司,它值不了千亿美金,它的巨大价值是因为手机是未来数字生活的个人中心,所以在它上面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生态系统的搭建,可以App、可以游戏……有很多未来可以增值的想象空间,而不是一个单纯卖手机的公司,这是我们从投资人角度要看的。”

怎么看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

“我自己之前是连续创业者出身,所以我更愿意理解创业者的一些想法,也更愿意相信他们的一些东西,而不是单纯的分析一些数据、数字来看这个项目的。不同于纯金融背景出身的投资人,从本质上讲,我们跟创业者更像是同一类人,我们也更愿意极尽所能地帮助创业者。”

不过就雷锋网编辑的观察,黄明明投智能硬件团队更倾向于一些有“韧性”的创业者,或者说连续创过业,却“初心不改”的那群人,极路由的王楚云、快乐妈咪的陶建辉、Spark的韩路加上最近重量级的李一男,都是一些见过世面却愿意从零开始的自我挑战者。

这其中令雷锋网编辑比较印象深刻的是陶建辉,2012 MWC的时候我们在北京出差,赶飞机前我们去采访了一个会上非常疯狂的创业者,他年近40却在大会上大肆叫卖他的智能胎语仪,采访提及他之前创业经历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他陷入了对这个新产品的无限热情中,当时我们很诧异这个人背后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

直到后面看到这段话“2012年末,一个充满梦想的连续创业者在成功卖掉上一家公司后,带着四个idea找到我,我们一拍即合。一起选定移动医疗的方向后,我帮他介绍了协和医院、首都妇产医院的医师共同研究需求,同时邀请圈里的朋友加入他的团队。三个月后……”这时我们才明白,那个打了狗血一样的创业者,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后记:

“以前的投资者开口就问,这个产品的痛点是什么?现在被阿里和腾讯教育了一番,他们又换了个标准,请问你用户量多少,月活量多少,日活量多少?”

最近一个创业者跟我吐糟部分国产投资人的尴尬。

身在天朝,我们不能指望天朝的投资人都洋溢着硅谷投资人一样的前瞻气质,也不能指望自己像马云一样刚好碰到孙正义,但基于中国特色的基因,我们可以寻找改良版的"中国投资人",而像黄明明这种出身于连续创业者的投资人,或许会给中国投资界带来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你们说是不是?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专注AIR(人工智能+机器人)

专注人工智能+机器人报道,经验分享请加微信keatslee8(请注明原因)。 科学的本质是:问一个不恰当的问题,于是走上了通往恰当答案的路。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