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硬件 正文
发私信给刘路遥
发送

0

汪炜:板凳要坐十年冷,3D视觉需要时间和耐心 | 3D视觉十人谈

本文作者:刘路遥 2023-02-09 16:50
导语:做难而正确的事。

如果说中国的2D视觉时代,是一段追赶史,那么国内外厂商站在同一起跑线的3D视觉时代,很可能是一段超越史。

过去一年,当不少行业在经历寒冬,3D视觉赛道却火热如夏。

逆势而上过程中,行业也存在诸多热议的话题,关于投资、关于竞技、关于挑战、关于落地、关于盈利……

这是一个关于3D视觉领域创业者的系列报道,也是中国3D视觉大浪蓬勃发展中群英荟萃的英雄史记。


本文为该系列的第二篇,故事主角是宝链人工智能创始人&CEO汪炜。

2022年11月4日,刚和客户谈完合作项目的汪炜,在返程路上遭遇了一次严重的车祸,车撞得完全报废。

坐在副驾座位上的汪炜当场磕破了牙齿,血流不止。但幸运的是,在连续的碰撞颠簸中,汪炜的手机以一个适当的角度卸去了部份撞击力度,挽救了他的腰,没有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朋友都说,这部手机应该裱起来。”

汪炜告诉掘金志,这台救他一命的手机,除了玻璃面板摔得粉碎以外,其余的功能完好无损,苹果对工艺、质量的把控可见一斑。

汪炜:板凳要坐十年冷,3D视觉需要时间和耐心 | 3D视觉十人谈

作为一名高精度3D视觉领域的创业者,汪炜又一次加深了对工艺的敬畏。

汪炜出生于1982年,到刚刚过去的2022年,刚好40岁。

在四十不惑的阶段,汪炜收获了一些可以总结的规律,也经历了一些难以总结的类似命运的东西。

创业要与巨头「错位竞争」

在创立「宝链智能」之前,汪炜曾在富士康、华为工作了十多年,这让汪炜积攒下了两份经验:研发和市场。

这两份经验分别对应着汪炜的两次创业。

2004年,从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毕业后,汪炜入职台湾芯片制造公司Ambit,从事半导体封测相关工作。同年,Ambit 被富士康收购(后变更为訊芯科技,在台湾上市),整个团队并入富士康CNSBG通讯网路产品事业群。富士康给团队提供了一整层空旷厂房,让他们从0开始搭建富士康 SMT 生产线。

期间,汪炜待过生产线,玩过设备,做过维修,接触到了生产环节的各个流程。

2005年底,汪炜离开富士康,跳槽到华为中试中心,即产品工程工艺部(2012实验室的前身),负责光模块、光通信相关的工艺工程研发。

从2007年开始接触光模块的先进工艺,比如BOSA焊接组装、平面光波导,到2008年参与华为第一个光纤入户的光模块,汪炜积累了不少硬件研发经验。其参与的2009年大尺寸城堡式模块项目,一度荣获华为六西格玛质量黑带项目奖。

“很感谢华为,华为是实实在在做研发,愿意给你时间和钱,做一些底层的东西。并且在一个身边都是博士、教授的环境下,认知眼界都是全球视野。”

做了5年研发后,汪炜转岗中国区解决方案总工办,负责国内前端运营商市场解决方案销售。

负责前端市场期间,汪炜观察到运营商开始供应链变革,进行社会化采购,意识到这是一个创业的机会,创业的种子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不是一天两天了,华为10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决定放手一搏。

于是,2014年,汪炜以运营商供应链变革为契机,选择光纤级别的路由器作为创业方向,站上了老东家华为的赛道创业。

本以为这是一条前途光明的快车道,谁料好景不长,运营商的供应链变革并未持续下去,依旧走回集采路线。汪炜的第一次创业,遇到极大危机。

华为的竞争力,是通过将底层技术运用到极致,效率提升到极致,良率提升到极致,以至于在毛利已经卷到赔钱的领域,仍能保证自己赚到数倍于竞争对手的钱。

在意识到华为已经将整个行业的“底裤扒干净”,并且自己也不满足于巨头大快朵颐后的残羹冷炙时,汪炜从第一份创业中缴械投降了。

这次创业经历带给汪炜最大的教训是:“不要站在巨头的对立面,要站在巨头的生态链中,这样价值会放大很多倍。”

2018年,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汪炜决定第二次创业。

但在当时,二次创业到底做什么,汪炜还有些迷茫。许多从华为出来的创业者,大都会选择做产品,但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经历让汪炜意识到:“全世界的产品都已经被巨头垄断了。”

于是汪炜转换思路:“做解决方案行不行?”

恰在此时,汪炜遇到了自己在康耐视工作过的好友,交流下来以后,看到了AI与视觉结合的机会。

2018年,汪炜飞了一趟德国斯图加特,观察德国的智能制造,发现有不少创业公司都在做3D视觉的低精度,但只有少数几家公司在做高精度的3D视觉。

想到华为期间参与过的立式厚膜、大尺寸城堡式模块、芯片SOC等项目,都是在朝着三维立体方向走,汪炜意识到高精度的3D视觉不失为一条前景广阔,且具有差异化的创业路线。

二次创业,汪炜重新回到了制造业生产线,不同之处在于,过去的3D视觉于他而言只是一种工具,现在却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

更为重要的是,从创业角度,3D视觉相当于华为外协的工具,维度上降低了好几层,“突然间发现当我的能力下到这里来的时候,还挺得心应手的。”

但这种“得心应手”从自我感觉到实践验证的转化,还需要诸多外界因素的加持。

全力押宝3D视觉,数年「义诊」拿下订单

2019年,汪炜和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见了一面,汪炜开门见山问了王啸一个问题:

“我们是制造业,会很苦,你们的基金有没有十年?”

王啸想了想:“至少有八年。”

“那你的钱我敢拿。”

在华为,汪炜学到的做事方法是:十年磨一剑,做难而正确的事。

但汪炜真正被“十年磨一剑”这几个字震撼住,是在德国的那次出行,一位朋友向他介绍名为 FocalSpec 的公司。这家公司前7年做研发,3年卖产品没有卖出一台,最终因为被苹果看上,一下子发扬光大。“我说,知道高精度领域技术门槛高,没想到这么牛!这个赛道可以深耕细作。”

这次隔空相遇,打开了汪炜的眼界。

华为时期,他并非没有去仔细研究先进的仪器仪表的底层原理,但都只是偶尔使用,也并不知道先进生产线上的工具原来能达到这样高的水准。“他们完全是拿着锤子找钉子,但是我们在国内不能这么干,没有一家基金能等你10年。”

当时,整个资本市场对于高精度的3D视觉并不重视,宝链亟待资本的输血。但汪炜又坚持走制造业路线,才有了与王啸的那次对话。

对汪炜而言,一个尚处起步阶段的市场给予了他希望,但高精度3D视觉赛道的寂寞,也让他产生了迷茫,对于很多事情,“干不干还要试”。

起步阶段,为保险起见,宝链采取了AI和3D视觉两条腿走路的战略。

但汪炜很快发现,两条腿走路在时间上根本来不及,考虑到AI对应的非标场景多,而3D视觉却可以抽象出通用的工艺。看清这一点后,汪炜最终弱化AI,决定全力押宝3D视觉。

此时,3D视觉高精度的场景虽说有,但还太少,加上疫情影响,大家一度怀疑3D视觉高精度的需求到底能不能快速爆发。

作为一家初出茅庐的创业公司,为了获得市场认可,宝链只得到处“义诊”,免费帮客户做检测,出具评估报告,并且一干就是好几年。

汪炜对雷峰网说,通过这种方法,宝链慢慢敲开了日本THK、东山精密、立讯精密等客户的大门。

在积攒曝光度的同时,汪炜的视野也被进一步打开,数年的场景积累,一方面使他更加明确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也使他从不同的工业场景中,抽象出共同的生产工艺,并就最有价值的工艺场景进行开发。

如果说选择3D视觉,是汲取第一次创业的教训,选择了一个尚未出现巨头的广阔市场;选择3D视觉的高精度,是选择了一条难而正确的路;那么做全栈式的3D融合解决方案,则体现了汪炜对于盈利的野心。

GIGI是机器视觉的四个象限,分别是Guidance(引导)、Inspection(检验)、Gauging(测量)和 Identification(识别),四个象限中难度最大的是高精度的测量,如果分开从一个原理解决一个问题的角度看,四个象限的空间都不大。站在3D视觉客户的角度,可能会同时购买不同公司推出的不同原理的3D传感器,满足自身的一个产品需求。

这是宝链为什么在定位3D视觉高精度后,要继续做全栈式的3D融合解决方案,而不是局限于一个环节,因为在中国,客户需要的是解决问题。

掌握全栈式的3D融合解决方案,意味着不论任何场景,只要用到了高精度的3D视觉,宝链都要一套组合拳接一套组合拳的将其拿下。

以点胶技术为例,点胶技术可以应用到很多场景,但归根结底是一种工艺方法。汪炜想拿下的,是所有与点胶场景相关的背后的视觉检测方法。“横着把工艺路线竖着做,在同一个工艺路线里面会碰到不同原理的传感器,所以一横一纵是我们公司的核心技术。”

目前,宝链已经覆盖了高精度3D视觉中60%-70%的应用场景,包括锂电、3C、半导体等行业。

工业领域很大,不同行业都有自己独特的know-how,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如何在深度与广度之间寻找到平衡?

汪炜的解释是:“玩到底层,会发现就是材料学、物理、化学、数学。”

比如当点胶工艺走到高精密的时候,需要开始PK各类参数,参数控制的背后是算法,算法的背后则是数学。

再比如油墨检测、焊缝检测等,都需要用到高精度的3D视觉,其背后需要光学、信号学的背景知识,而光学、信号学的背后则是物理学。

2021年初,宝链真正进入市场,两年时间,业绩翻了两番。

“我们这几年只做3D视觉的高精度,解决方案的稳定性、可靠性都比较高,加上从华为带过来的做事风格,做项目的效率很高,这就意味着更优的成本,在这个重度垂直领域里,你说怎么跟我打?”

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视觉相机公司也愿意跟宝链合作,硬件深度合作进一步降低硬件成本。

“工艺是琴弦上的松香”

富士康与华为的工作经历,让汪炜自认对工艺有着深刻的理解,但他真正意识到这种理解其实是区分赛道玩家的重要门槛,则发生在与一位行业前辈促膝长谈的过程中。

“我总感觉比别人家要做的顺一点,有一天跟某消费电子头部企业的人交谈,通过他的感悟我才发现,原来同行对工艺的理解都没有我们这么深刻,我们的价值在于以顾问专家的方式给出建议,帮助客户指定工艺检测的标准。”

3D视觉是一个工具型产品,需要站在更高的维度思考其产品设计与应用。

在行业中面对具体应用场景时,总要做出一些取舍,满足工艺技术的前提下,舍谁取谁?一份具体的需求应当拆解成多少份?生产线上有多少质量管控的点?质量管控点应该添加在什么位置,原因是什么,不添加会怎样?

这里面的门道,让不同玩家高下立现。这样的积累不是依靠金钱的堆砌能做到的,对上述痛点理解最深刻的,一定是在生产线上长久浸泡过的人。

那么,何为工艺?

汪炜回答:“工艺是琴弦上的松香。同样的一把琴,甚至弹奏的人都是同一个人,但是就是差了那么一点松香,演奏的音乐差别很大。类比核心芯片都是用的同款型号,底层软件内核也都可能是同样的,但产品给人的感受,一家做的好,另一家做的不好,抛开软件部分,硬件层面里看不见、说不明白的地方,都可以叫做工艺。”

一个容易被忽略的事实是,许多客户其实本身并不理解工艺,因此常常会提出一些不合理甚至无理的需求,这时候就需要企业各凭本事,自己判断,这就到了考验一家企业内功的时候。此时,如果拍板人看不清真实需求,在客户干扰下开出数条研发线索,结果很可能会以失败收尾。

在汪炜眼中,“工匠精神就是know-how”,而积累know-how最好的地方无外乎一线。近两年,他将主要精力放在产品工艺上,平均每个月都有一半的时间在长三角、珠三角出差。

创业至今,汪炜在实体制造行业干了18年,他认为这种经历使其如今回看设备与制造,拥有了一种“上帝视角”,以至于在面对客户时,可以“顾问式”的告诉对方需要添加哪些检测项目,并且解释清楚为什么,从而硬生生的在竞争林立的市场为自己撕开了一道口子。

在所有的合作项目中,汪炜最自豪的一件,是在细分领域慢慢 pk 掉了日本本土企业,做进了日本的工业母机,负责其中关于视觉的部分。

当时,为了达到日本企业的要求,宝链以日本公司一份长达40页的说明书为标准,几经修改后,才完成自己的说明书。通过这个项目,整个团队切身感受到日本企业做事的严谨性。

“我认为有勇气进来,耐得住寂寞做实事的,都是值得敬佩的,剩下市场竞争的东西,高精度测量这一块玩不了虚的,MSA的统计学数据,GRR、Cp、Cpk,再结合整体检测的时间,这些东西都是实打实的,就看谁做得好一点,谁的效率高一点。”

结语

制造业的好处是可以海纳百川,难以形成绝对垄断,因此这一行大家活下来容易,但想要将公司做大,则要各凭本事。

如何将公司规模做得更大,是每一位创业者在不同创业阶段都会思考的问题。

汪炜奉行的大的商业逻辑是,要做国内少有人做或者没有人做的东西,但不要做太过超前的东西,容易成为“先烈”被拍死在沙滩上。前者的逻辑在于机会和价值,后者的逻辑则在于试错成本和市场教育成本。

成立至今,宝链已经走过了关键的两步,第一步是选择了3D视觉高精度赛道,第二步是布局全栈式解决方案。坚持在正确的道路上做正确的事情,2022年宝链克服挑战,最终完成了盈利目标。

创业久了,汪炜有两个感悟越来越深,一是发现创业中有不少运气使然的部分,就像那场并无大碍的车祸,以及随之而来的因祸得福;更重要的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只有十年磨一剑的坚持,才能引导事情走向必然。

过去三年中,软件之外,宝链也在众多难点场景中寻找新的机会点,“我们正在打造一个‘杀手级’的新产品,敬请期待。”汪炜笑着对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说。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