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GAIR 2020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硬件 正文
发私信给晴天
发送

0

深陷裁员风暴的 GoPro 能重回巅峰吗?(下)

本文作者:晴天 2016-12-06 14:36
导语:一款新产品的问世也许能够消除GoPro的焦虑。2015 年 7 月,公司发布 GoPro Hero4 Session,售价 399 美元。如果我们单从风格来看而

GoPro未来的成长还能如何兑现?一款新产品的问世也许能够消除GoPro的焦虑。2015 年 7 月,公司发布 GoPro Hero4 Session,售价 399 美元。如果我们单从风格来看而不考虑功能,和宝丽来 99 美元的竞品相机相比而言,这同样像是一款傻瓜相机。GoPro 和 Woodman 曾多次不屑于宝丽来这种普通产品的高昂售价(它缺少液晶屏,也没有 4K 功能)。GoPro 最终把产品价格调至 199 美元,Woodman也曾亲身前往 QVC 试图推动销售,但是 15 年第三季度的收入并没有达到公司预期的下限。2016 年第一季度公司收入同比下降 50%,5 月份的股价更是降至 8.8 美元的最低点。

回忆过往的历史,坐在办公椅上的 Woodman 倾身向后靠了靠。他如同一个思考者般将双手相合,表示愿意为GoPro的所有过错承担责任。“我在 Session 的定价上有失偏颇,不仅错误地撤出市场,还犯了过量发布产品致使消费者思维混乱的错误,这些都是敲响我的警钟。”Woodman 说。他过去曾坚持,也沉醉于自己的成功。Woodman 坚信 Session 是一款卓越的产品:防水外壳、操作简便、本质上是一键拍摄的解决方案。但他认为过去是表现得过于贪婪了一些:把价格定得太高了。

Session推出并未获得成功,过去一年公司的销量令人失望,GoPro似乎才刚刚登台,还未来得及施展,便要悄悄收场了。“媒体总是会落井下石,但这是我们应得的教训。”他说,“我们并没有痛斥媒体发声解释‘你们什么都不懂’。我们认了,也放低姿态去思考到底哪出错了,我们会弥补这些过错。”

10 月发布的 Hero 5 应该是 GoPro 做出的最大弥补了。这是公司目前最高端的产品,它配有更快的处理器、配置防水外壳、水平与垂直性能稳定,此外还改进了音质,包括大风或天气恶劣环境下的自然噪音调整。

Hero 5中最大的亮点,还要数其中一个内部代号为黄石的软件包更新。过去GoPro用户需要将素材从相机移到计算机或手机,再编辑处理视频分享到社交媒体平台的过程,这个过程即使是最忠实的用户依然感到 太麻烦了。

我碰巧曾与 GoPro 负责软件及服务的高级副总裁 C.J. Prober 从韦尔的 GoPro Games 一同回到丹佛国际机场,整个过程中我们都在编辑那天划皮艇时拍摄的镜头。我们在整个大约  2  小时的时间内一直忙于剪辑和镜头转换。有些时候我也会搞不清楚到底怎样把数据从我的两台 GoPro 中导进手机进行编辑。即使是电子艺术发烧友 Prober,比任何人都了解 GoPro 软件的他也两次被我的技术问题难倒了。

虽然也有热心的朋友会愿意花费几个小时编出一个超酷的三分钟视频,但是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那样的耐心。“ GoPro 存在太多需要查看和编辑的镜头了。“ Brad Erickson, 太平洋皇冠证券分析师说到。“拍视频和编辑的工作实在是令人望而却步。如果你多问问那些两年前买了 GoPro 的人,他们的使用频率究竟如何并且最实用的是那个部分的话,你会得到好多答案,包括“我们就用了两次就闲置了。”

Woodman 又一次自责 GoPro 对这些问题的处理速度实在太慢。“我低估了团队容量和我们应该有的开发软件所必要的领导经验。” Woodman曾在大学时放弃了他的一门编程课程,在2014年他同时聘请了 Prober 和资深科技公司高管 Tony Bates  担任董事长。当我们几周后都聚集在 Woodman 的办公室之时,他迫切地指出了这两位受雇者和其他几件软件及新产品,以此作为他自食其果的例子。

“广交朋友、奋力求胜。” Woodman 停住了,好像在试图回忆 GoPro 的核心价值。“最后一点是成为一个英雄,对了,还有保持平衡。无论如何,你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人们尊重有担当的人。”

深陷裁员风暴的 GoPro 能重回巅峰吗?(下)

“你可以把 GoPro 放在任何一个你不想集中存放数据的地方”Nick Woodman 解释了公司与智能手机时代的关联

2016年,GoPro 以 1.05 亿美元的总价收购了两家手机视频编辑平台 - Replay 和Splice,强强联合希望创造更广阔的天地。Prober 声称:“这是一种从拍摄到分享的无缝式体验——智能系统能够自主识别生活中特别时刻并且自动上传到云端。这样一来你只需要回到家打开 app,就能在电脑上看到现成的内容了。”

样机展示时我们看到,新的软件包支持卸载、移除剪辑片段、编辑、播放与快捷分享。但是这种升级会从根本上改变 GoPro 的商业模式吗?“总结GoPro的过去和未来:GoPro 在 Hero 5 和 Yellowstone 的发布的时候,已经能够成为一个如同 iPod 一样成功的产品,只是没有 iTunes,” Woodman 说到。“想象一下倘若苹果没有发布 iTunes 会怎么样?那么 iPod 不过是另一个 MP3 罢了。苹果让人们对大量内容的使用和管理变得简单。”与 iTune 不同的是,GoPro 的软件每月要收取 5 美元的费用。收取这项服务费是到底是Woodman的贪婪使然还是一项机智的扩收战略,尚需时日考证。

GoPro 也在官方 YouTube 频道发展各式各样的短小精彩的小视频,其中一些需要订阅才可观看。社交媒体和高分辨率相机这两个主要的业务板块意味着 GoPro 不仅是一个娱乐品牌也是一个消费级电子产品制造商。公司会继续利用这样的优势。GoPro Awards,这项为 GoPro 业余爱好者提供免费产品与大规模宣传的官方计划,已经成功成为赞助运动员的附属物,这些具有代表性的运动员能够创造出最棒、最具观赏性的视频。

现在公司正在计划做更多的事情,比如与足球队皇马和 Moto GP 超级巨星  Valentino Rossi 的合作,以及在 2017 年底将开发出的原始程序亮相大众。“我们通过多种方式推动收入”,GoPro 娱乐副总裁 Ocean MacAdams 说道。“通过 YouTube,我们可以将大家上传给我们的视频授权给其他用户,并为其他公司品牌创造收入”。“我们喜欢人们去买相机”他说,“但我们也知道有些喜欢这些娱乐活动的人自己并没有相机。 GoPro 能够帮助他们完成梦想,最终达成销售目的。”

Karma,GoPro 的新品无人机,是公司希望吸引新用户的另一个尝试。根据几位深入市场的分析员说,运动相机的蓝海市场跟无人机有的一拼,甚至会增长更快。但是实际上该市场也已经被大玩家所支配,那就是中国的大疆无人机和他们的旗舰产品精灵4。如果 GoPro 的产品能够成功,那将会是一个快速扩张的好方法。

2016 年上半年就已经有关于 GoPro 无人机的一些推测,但是在4月份公司通告无人机的发布将会推迟给股价带来重创。现在,Woodman 认为,GoPro 已经拥有了一个包含无人机、GoPro Hero 5 相机、手持遥控器以及可拆卸稳定器的一站式拍摄方案。Pablo Lema,GoPro 的空中产品高级总监坚持认为,Karma 是公司拍摄超酷镜头的使命的逻辑延伸。“你想一想就会知道无人机只是一个复杂的、可以让你在世界上任何位置定位的自拍杆。我们使那些以前难以想象的捕捉生活镜头的工作变得简单易得。” Woodman 说。

但是 Karma 不会去参加任何无人机比赛。它比 DJI 在 9 月下旬发布的 Phantom 4 和可折叠  Mavic Pro 飞得慢,并且不具备跟踪用户、避障的功能。GoPro 认为 Karma 将会吸引首次购买无人机的玩家,虽然他们不会为 Hero 5 砸 400 美元,但却很有可能认为 1100 美元的打包售价很划算(Phantom 4 的定价是1,400美元)。

“这就好像我们把好莱坞放在一个背包里,” Woodman 说, “一切都是易于使用的,它是如此令人感到舒适,甚至让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们的目标是让无人机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简单地只是玩玩无人机。(许多滑雪板和冲浪者都有让 GoPro 盘旋在头顶上拍摄他们的空中照片的梦想,这其实仍然是一些软件迭代,Lema 认为"这是一个理想的使用案例,我们必须保证产品能顺利工作,我们有信心能够达成目标,并且做得更好。")

为了使所有新产品如约上市,GoPro 自 2010 年就开始以更快的速度烧钱,2016 年第三季度以来公司的现金储备更是达到了史上最低。未来他们还有可能推出的产品包括一个 5000 美元的虚拟现实全新相机,Omni (搭载 6 个 Hero 4 相机实现 360 度全景拍摄),以及 VR 软件管理包。这次 Woodman不能再继续跳票了——如果他想证明确实吸取了过去的教训的话。

也许他会成功地创造一个“迷你版苹果公司”——将运动相机事业扩展到数字订阅生态系统,建立可以进一步将公司集成到用户的生活的无人机业务,再获得运动社区以外的新用户。即使在软件和无人机上毫无收获,GoPro 也不一定会走上 Flip 的道路。

作为一个单纯的相机公司而言,GoPro 仍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公司2015 年营收达到了 16 亿美元。“他们不需要像苹果,”分析师 Anderson 说,“他们需要的只是功能相机与软件,他们可以成为一个具有大约十亿的收入的伟大公司——收益高、薪水高,还有额外的稳定的分红,但似乎不是他们想要走的方向。”

“不,”Woodman 坚决地说,“我们做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相机,数量庞大,但我们可以做远比这更多。


Via:fastcompany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