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张丹
发送

0

百度要变革,华为陷三角纠葛|大公司周刊

本文作者:张丹 2017-01-21 18:37
导语:在百度有哪件大事,是非陆奇不可的?1月17日,百度公开宣布陆奇博士正式加盟百度,这位刚刚上任的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在两年前的一则报道

编者按:春节将至,大公司们也又赶了一波头条,这些“大新闻”分别是陆奇加盟百度,华为“P6 之父”被拘,“三星太子”李在镕躲过韩国检方批捕,IBM最新财报难掩改革阵痛。除此之外,刘江峰还向雷锋网道出了他所了解的手机行业。

在百度有哪件大事,是非陆奇不可的?

1月17日,百度公开宣布陆奇博士正式加盟百度,这位刚刚上任的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在两年前的一则报道中,提到了杰克韦尔奇。

在这位——至今仍是——世界第一职业经理人从通用电气退休时,百度还在为刚刚起步的门户网站做外包搜索,李彦宏和徐勇在中关村挨家敲门跑订单;而大洋彼岸的另一边,刚刚在雅虎站稳脚跟的中国神童陆奇,还忙碌在雅虎的在线技术开发上。

而那时,是杰克韦尔奇在中国受到的崇拜达到巅峰之时。

百度要变革,华为陷三角纠葛|大公司周刊

十七年后,每天工作15个小时的陆奇,作为世界顶级科技公司中职位最高的华人,高调转身成为百度集团总裁兼COO,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如果不是“骑自行车摔伤”,陆奇也是被看好未来掌舵微软的候选人之一。即便不考虑其华人的身份,陆奇自身的能力与之前的成就,也足以支撑他成为一个伟大公司的改革者,使其更加伟大。

只是,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个被改革的公司,有可能是百度。

华为P6之父被拘:解密华为、酷派、乐视的三角纠葛

1 月 18 日,据相关消息源表示,华为消费者终端业务内部发布通报,称六名前员工因泄露机密信息而遭刑拘。华为官方并不提供具体名单,并表示目前正在走法律流程,相关人员主要为工程师与设计师身份。

虽然官方对实情讳莫如深,但据多方消息透露,目前已确定的人员包括吴彬、张慧敏、郁皎、李晶晶等。巧合的是,这几位员工均属于原华为荣耀总裁、现酷派 CEO 刘江峰的部下。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人正是跟着刘江峰一起离开华为的。”

百度要变革,华为陷三角纠葛|大公司周刊

(吴彬)

不过刘江峰否定了这种说法,他告诉雷锋网:“(这些人)有的比我离开(华为)得早,有的离开得比我晚,是他们自己在创业的时候有个专利可能和华为有纠纷,跟酷派没有关系,他们后来这个公司不做了才到酷派的。”

前荣耀副总裁彭锦洲也向雷锋网证实了刘的说法,“等调查结果出来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其实专利纠纷和手机完全没关系,出问题的是他们创业时做的智能手表。”

但显然,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确认涉及此事的吴彬,于 1998 年加入华为,在内部有“华为 P6 之父”的美誉,在 2015 年离开华为之后,至少有两家创业公司与吴彬有关,其中与乐视联系最紧密的便是深圳众思科技有限公司。

毫无疑问,众思科技与乐视、华为均有关系,而其真实业务也的确触犯了竞业的忌讳。

2016 年 6 月 30 日,乐视发布了一款儿童智能手表——KIDOK1,据雷锋网了解,研发这款手表的其实是上海艺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 CEO 正是吴彬,首席设计师杨媛媛也是前华为员工,曾负责华为 P6、Mate7、P7 等旗舰明星机型的界面设计。

由此可见,上海艺时很有可能便是那家与华为产生专利纠纷的“创业公司”,而它与乐视之间,也绝不是“公司不做了才到酷派”那么简单。

三星躲过一劫背后,李在镕究竟做错了什么

雷锋网消息,1 月 19 日,韩国法院因证据不足驳回了检方对三星副会长李在镕的批捕申请,至此三星陷韩国总统“亲信门”事件暂告一段落。

百度要变革,华为陷三角纠葛|大公司周刊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此事件系韩国政治丑闻扩大的结果。2017 年 1 月 12日,韩国检方以李在镕涉嫌向“亲信门”主角崔顺实行贿的罪名,在首尔检察官办公室进行了连续 22 个小时的讯问,外媒报道称,在讯问中,李在镕表示三星确有向崔顺实名下企业出资,但皆因朴槿惠施压,并从未获取利益。

李在镕是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独子,自李健熙 2014 年因心脏搭桥手术丧失行动能力后,一直由李在镕全权负责三星集团所有事宜。在李在镕的主持下,三星加速了业务重组计划,取得了一系列的产品成功,接班之路一帆风顺,直至出现 Note 7 爆炸事件。

判决宣布后,韩国检方强调,独检组对涉及亲信门的大企业的调查不会动摇,但没有提及是否会再次提请逮捕李在镕。

IBM2016年Q4财报暗淡 改革阵痛未消退

北京时间1月20日,IBM发布2016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报告显示,IBM第四季度营收为217.70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20.59亿美元;净利润为45.0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4.63亿美元增长1%;来自于持续运营业务的运营利润为47.7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7.07亿美元增长1%。

整体来看,IBM第四季度业绩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但其盘后股价仍下跌逾2%。

百度要变革,华为陷三角纠葛|大公司周刊

《华尔街日报》指出,2016 年 IBM 在美股的股价已上涨 21%,是标普 500 指数涨幅的两倍以上。显示投资者相信,该公司在长期不振之后将重新开始有所成长。

自2012年罗睿兰接手IBM开始,IBM公司发展方向与业务架构就一直在进行根本性调整。传统硬件与系统软件业务地位不断退后,而云计算、网络安全、数据分析与人工智能成为了公司现金流的核心投放领域。IBM大中华区董事长陈黎明曾表示,“IBM正在转型为一家认知计算和云平台的公司。

即便如此,瞄准新趋势并不代表一定能够使得年过百岁的IBM重焕生机,巴克莱公司(Barclays)的分析师马克·莫斯科维茨(Mark Moskowitz)曾表示,IBM并没有透露在人工智能领域里的具体财务状况,而这正是让那些希望了解具体数据的投资者感到挠头的地方。

刘江峰:如果做一样的手机,酷派根本没有机会

早在江湖传言刘江峰将加盟乐视之前,雷锋网便向他求证过,当时他回了一句话,“都是朋友罢了,啥都没定,传闻而已。”没过多久,刘江峰出席了乐视收购酷派后的第一场新品发布会,并以“酷派集团 CEO”履新。

百度要变革,华为陷三角纠葛|大公司周刊

如今再谈及此事,刘江峰大笑道:“老贾只不过是请我加入酷派而已,我是负责酷派的,而你当初是问我会不会加入乐视。”果然老江湖,说话滴水不漏。

一位采访过刘江峰的记者说,“刘江峰是个理想的采访对象。事先不要求采访提纲,事后也不说要看稿。你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不担心泄露企业的商业机密,能让你感受到足够的信任。”

同行诚不我欺。面对面交流,刘江峰不会说什么“全渠道”、“生态化反”这种鬼话,也毫不回避酷派品牌有待提升的现实。总之,与他交流是了解手机行业的最快途径之一。刘江峰告诉雷锋网:

我不关心结果,不关心最后的数字是什么。我们不能完全听消费者的,一方面我们要满足他们的需求,但同时我们也要在新技术、新工艺上有自己的主导。

比如说我们推动做双面屏手机,这样大家才会看见我们,我们才能树立一个创新的形象。现在这个情况下,大家都是同质化的手机,如果跟着推一样的机器,我是没有机会的。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编辑

如果你读了我的文章,也想和我聊聊,欢迎加微信451766945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