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AIoT产业·智能制造峰会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未来医疗 正文
发私信给李雨晨
发送

0

五环外的北京:医疗 AI 的最终战场

本文作者:李雨晨 2019-08-14 10:07
导语:基层医院就像是“五环外的北京”,在远离顶级医疗资源的这片广袤之地上,医生和患者的需求谁来满足?

“我们县级基层医院的CT设备现在还是16排,医生的能力也有限。但我们也想证明,基层医院同样可以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诊疗和就医体验。如果基层的肺结节筛查精准、无漏诊,治疗方案又能跟得上、有知名医院的专家通过远程会诊等方式提供服务,谁还愿意往外跑? ” 

院长的话,颇显得有些无奈,但这是广大基层医院都没有说出口的难言之隐——留不住患者。“大医院吃不了,基层院吃不饱”这种情况在国内普遍存在,受制于设备和医生资源,这种情况短时间内无法迅速解决。

打一个比方,基层医院就像是“五环外的北京”,在远离顶级医疗资源的这片广袤之地上,医生和患者的需求谁来满足?

推想创业的故事

推想科技是医疗AI行业的一家创业公司。推想科技的CEO陈宽跟我们分享了自己的一个故事。陈宽的祖籍是四川绵阳,他的父亲出生在绵阳非常偏远的山村里。陈宽父亲刚出生后不久,头上就长了两个毒疮,眼看着活不下去了。

在村子里没有医生、医院,没有任何医疗手段的情况下,家人想出一个土办法,直接从墙上把石灰粉刮下来,弄到布上进行消毒,最后他的父亲很幸运的活了下来。

陈宽感慨的说,自己现在有机会分享这个故事,也是一种运气,是老天爷给机会。“我更能深刻的感觉到,在没有很好的医院资源的情况下,生命的健康本身都是一种运气。医疗AI最希望能够通过技术的能力,更好的支持今天老百姓的生活。”

陈宽之前就读于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系,他的很多同学在毕业之后,都去了美国华尔街,成为体面的“金融精英”。

从上面这番话里也能看出,为什么他会在2016年人工智能兴起之后,毅然地决定投身到医疗AI这个“辛苦的行业”里。这是因为,他看到千千万万个像自己父亲一样的人,从鬼门关走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那种好运气。

实现两年前的想法

经过几年的发展,医疗AI进入深度的产品成熟与落地关键期。在医疗AI这个领域,推想算得上是一家明星企业。

陈宽交出了公司2016年成立后的一张成绩单:截至2019年6月,推想科技的执行点已经覆盖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同时完成了北美、亚太以及欧洲的战略布局,覆盖全球8个国家。截止2019年6月,推想科技每日辅助医生完成超40000例临床诊断工作,通过推想AI服务器总病例数已经突破700万。

目前,推想在肺部疾病智能解决方案InferRead® CT Lung、胸部疾病智能解决方案InferRead® DR Chest、脑卒中解决方案InferRead® CT Stroke、骨疾病解决方案InferRead® CT Bone、乳腺疾病解决方案InferRead® MG Breast和AI学者科研平台InferScholar® Center等医疗AI产品进行布局。

在已有的产品线上,推想科技进行了进一步的丰富和完善,发布了针对肺癌的全周期智慧解决方案,围绕“防、诊、治、管”提供全生命周期的人工智能辅助诊断及决策系统。

该方案将会在三方面对医院和医生提供支持:

通过科研质控平台来帮助医生AI科研创新和临床落地应用,推进人工智能在肺癌筛查、诊断、治疗决策、预后等全周期领域应用的发展;


通过为医疗机构建设”影像数据库”和“临床数据库”数据中心,来实现数据统一化、标准化管理,提高数据的可用性和安全性;


最终通过AI医疗应用平台提供AI预防、诊断、治疗的全周期、规范化的肺癌解决方案。

在接受雷锋网采访时,推想科技CEO陈宽表示,“肺癌全周期解决方案”的想法在两年前就已经产生,肺癌全周期的解决方案是对已有产品线的补全,让肺部的诊断方案更加完善。

在他看来,肺部CT的AI产品可以帮助医生进行更好的筛查辅助。但是,筛查出来的患者如何治疗、医院如何更好地提供服务,这是AI产品在实现单点突破后必然要做的一件事情。

AI技术在医疗领域应用的一大意义在于——真正走入临床,并且为医院和医生带来明显的效率提升。如果能在此基础上为医院带来实际的经济效益,AI的吸引力将会被进一步放大。

两家区域医院的进阶升级

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始建于1922年8月,是我国东北地区建院较早的医院之一。今年2月18日,该医院成为了推想科技的合作伙伴之一,同期启动了人工智能肺癌筛查系统。

刘敬禹是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同时也是一名呼吸科的医生。刘敬禹参加过众多肺小结节智能研究类的会议,回来之后,刘敬禹心里就产生强烈的愿望——引进AI。他坦言,自己对AI诊断肺小结节情有独钟。

中国是肺癌大国,2019年1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最新一期的全国癌症统计数据报告。在所有癌症的致死率排名中,肺癌位居我国恶性肿瘤死亡第1位。2015年我国因肺癌死亡人数约为63.1万例,死亡率为45.87/10万。

早筛、早诊、早治是提高肺癌患者五年生存率非常关键的手段。随着多排螺旋CT在临床的广泛应用,肺部小结节的发现越来越多,“十个人当中用CT去筛一下,可能有四到五个人有肺小结节,有10%会是恶性。”

与此同时,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对医生的诊断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锦州所处的东北三省,很多医院没有肺小结节的筛查系统,没有形成完整的诊疗体系。对于临床医生来说,这两年来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患者拿着片子问医生,诊断出的结节是不是肺癌?

这个问题对于临床科室医生同样纠结:结节是良性还是恶性,处理方法是不一样的。如果是良性,需要随访多长时间?如果是恶性,什么时候需要做手术?这些问题有时候很难下结论。

而AI系统可以做的一件事是,帮助医生解决产能的问题,在几秒钟以内筛选出病灶,并且提供位置、大小、体积、危险程度等等信息。虽然不能够完全取代医生,但是经过几年的发展之后,AI可以在医生身边做好一个“助手”的角色。在一次与推想团队接触之后,刘敬禹决定引进AI。

目前,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门诊量迅速增加,AI也为医生的肺小结节诊断流程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帮助。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AI辅助系统一共在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预测了一万多例病人。相关的医生都熟练使用AI检测系统,院内AI系统的点击率超过80%。

现在每次出门诊,刘敬禹都会让研究生先用AI筛查一遍影像,然后再进行判断。“AI已经融入我们的日常工作流程,成为了工作助手,提高了工作效率,产生了1+1>2的效果。” 

五环外的北京:医疗 AI 的最终战场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制图)

因此,刘敬禹的一个想法是,在院内成立肺小结节工作室,为肺小结节患者进行更好的跟踪和管理。目前,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已经成功创建了一套以人工智能影像早筛为基础,结合MDT会诊,外科手术的工作模式。

同样受益的,还有同处东北的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张清是该院的放射科副主任。近几年来,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CT检查、体检量、门诊量等一直在快速增长,每年CT需求的增长量都在18%以上。

如果把时间往前拨两年,AI对于放射科医生来说,并不是一个必选项,因为“有没有AI,自己都能应付地过来”。但是这两年来,医院放射科医生的增长率分别是0%和10%,已经远远比不上患者需求的增长速度。

张清也坦言,一开始用AI产品确实不放心,每次都会在AI给出诊断意见后再进行复查。但是,慢慢地,他对推想AI产品产生了一种信任感,“因为AI发现不了的案例,在同等情况下,医生也没有办法发现。长时间使用后,我们发现推想AI的预测准确率是相当高的,丝毫不亚于有经验的医师。 ”

他给我们举了一个案例:有段时间,放射科里出诊的医生比较少,身为科室副主任的他需要亲自写报告。在推想AI软件的帮助下,张清在自己的科室创下了一个记录:一个小时写了40份肺部CT报告。

他说,以自己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如果没有AI的介入,这40份报告最起码需要3个小时,“一方面,我心里会很没底,另一方面我会很疲劳,疲劳就会有遗漏的风险。而推想AI帮我们把风险降到最低。”

以一位患者的放射影像报告而言,一次检查会产生400张左右的图片,医生看完这个过程最少需要三五分钟。在保证不漏诊的情况下,高年资的医生凭借AI可以写八十份左右的胸部CT报告,如果没有用AI软件,同年资的医生只能完成五十份左右。

每年,放射科医生都会组织参加年会。张清发现,在这几年的放射学年会上,都会有大量的人工智能厂家参会,“一百多家肯定是有的。”

医疗AI百家争鸣的现象,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这是一场持久战,企业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围绕医院不断提升技术能力和系统的实战水平。“然而,很多厂商的设备还在我们那儿,人却没了,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轰轰烈烈的开始,但是悄无声息的结束。

据了解,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试用过三家AI公司的产品,但目前只使用推想一家。“医生现在需要一个人工智能辅助的工具,这个东西不好用就不会再用,好用就会一直用。”

与此同时,好用的产品也会在区域内医院形成口碑效应。目前,大连大学附属二院、五院等几家医院都在张清的“宣传”下使用了推想的AI产品。

基层医院,一片更广袤的土地

三甲医院之外,还有广大的基层医院。这是陈宽在采访中提到的,推想科技想要发力的“广袤土地”。

清河县人民医院地处河北省邢台市。这家医院是一家县级二甲医院,现在医院的CT设备仍然是16排。由于医生资历有限,清河县人民医院放射科在肺结节筛查上的能力不足,王志军一直在想办法缓解这种状况。

王志军是该院副院长,与推想结缘,是因为他看到唐山市玉田县医院“肺结节智能(AI)联合早筛中心”正式宣布成立,这是河北省首个基层医院引进AI人工智能技术辅助肺结节筛查项目。

在与推想接触之后,王志军很快就考虑在医院上线肺结节筛查的项目,目前正处于调试阶段。在采访中,他透露了自己“拍板”的几点考虑:

一、基层医院和医生确实有利用AI提升筛查、诊断能力的需求;

二、肺癌患者数量逐年增加,医院想以此扩大院内就诊患者的受益人群,结合当前医保控费政策、专点医院的收入结构,提升门诊和体检量在医院的占比;

三、利用AI作为一个抓手来提升医院的竞争力,将呼吸内科与胸外科打造成两个特色学科,进而提升医院的影响力、竞争力。

在他看来,选择AI产品,一个很重要的考虑是,将筛查出的肺结节高危患者留在基层。

“我们要的是效应,是要证明基层医院同样可以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诊疗和就医体验。如果基层的肺结节筛查精准、无漏诊,治疗方案又能跟得上、有知名医院的专家通过远程会诊等方式提供服务,谁还愿意往外跑? ”

一横一纵,实现诊疗一体化

目前,推想科技绝的肺癌全周期解决方案已经在十几家医院里进行应用,未来会在更多的地方医院进行推广。“过去几年,很多顶级三甲医院成为我们的用户,但广大基层医院其实存在更多的需求,现在我们觉得时机成熟了,提升基层医疗水平是人工智能的重要价值之一。”

事实上,推想已经与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以及山东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等合作伙伴共同验证了“肺癌全周期智慧解决方案”的可行性,在推想AI医疗产品的辅助下,为区域内的居民及医疗机构提供了肺癌精准早筛服务。

在接受采访时,陈宽表示,未来推想的战略是一横一纵:针对每一种疾病,都会有一个完整的全流程解决方案串下来;横向的就是常见疾病的扩展,比如乳腺癌——这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症。

陈宽坦言,AI产品从磨合到落地,最大的难点在于实现诊疗一体化,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患者就医需要经过多个科室,每个科室所关注的重点不同,如何将早期肺癌的发现和治疗,量化成各个科室所关心的一些指标和方向?这些都需要大量时间去反复磨合以及内部沉淀。

据雷锋网了解,未来,推想将会发展包含AI部署管理平台、AI大数据挖掘科研平台以及AI临床应用平台在内的医疗AI全流程平台。

而全流程平台的目的,是为了在临床辅助、医疗质控、健康管理以及科研等方向实现多病种、多场景、智能化、全球化的高维度网状产品矩阵,进而构建一个医疗AI的生态系统。

可以预见的是,在技术达到相当成熟的阶段后,更多医疗资源薄弱的中小医院将成为AI最大的受益方。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五环外的北京:医疗 AI 的最终战场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