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GAIR 2020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物联网 正文
发私信给包永刚
发送

0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导语:5G并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的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的结合。

AIoT 融合落地方兴未艾,工业制造智能转型迫在眉睫。

为了构建行业对 AIoT 产业的全新认知,解析 AIoT 泛产业的 “云、管、边、端” 及智能制造产业的发展,探讨当下 AIoT 行业落地困境及工业互联网发展思路,2019 年 11 月 22 日,全球 AIoT 产业· 智能制造峰会在深圳隆重举行,本次会议由雷锋网主办,由深圳市软件行业协会、深圳市大数据产业协会、深圳市人工智能学会、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作为支持单位。

在上午的AIoT 技术变革论坛,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物联网技术研发中心总监兼中国联通5G创新中心业务总监胡云女士带来主题演讲《5G助力产业数字化转型》。胡云首先介绍了5G标准和网络的演进,她指出,5G并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的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的结合。接下来她进一步分享了中国联通在5G应用中的一些案例,包括新媒体、智慧医疗、智慧教育、智慧旅游、智能制造等。并表示在5G时代运营商也正在转型的过程中。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物联网技术研发中心总监兼中国联通 5G 创新中心业务总监胡云

以下为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做了不改变原意编辑的演讲实录:

国家给三家运营商发放了5G牌照后,我们正式进入5G时代。今天主要跟大家分享一下目前5G产业链的进展,以及5G能给产业带来哪些变化。我给大家分享的是一些案例,以及我们做这些案例的一些总结。

5G虽然商用了,但离“5G改变世界”或者是整个业务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需要整个产业链一起合作。

做宽带的或者做底层通信的一些人就说,你们做移动通信的人特别好,因为有代际的概念,每一代很容易让人记住,做光通信的不是很清楚的到底每一代或者是每个技术在演进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变化。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从1G的模拟信号时代到2G的数字通信时代,真正改变我们的业务主要是以通话为主,给大家带来的变化是一些短信、文本等等。3G在1999年就标准化了,但是真正驱动3G整个业务的发展,并不是通信技术的本身,而是来自于业务。iPhone的推出推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5G做IMT-2020,面向2020年做通信的时候,很早以前做研究的时候在想5G到底为谁服务,一开始定了5G为AloT服务,为所有物和物的连接进行服务。

随着6月6日牌照的正式发放,中国已经进入了5G商用的元年,上个月三家运营商都发布了自己的5G套餐,在世界5G大会也给带来了相关的5G应用案例和相关计划。

中国联通去年成立了5G业务创新中心,就是去看5G到底用在哪些行业、哪些业务领域。跟我们3G时代一直想的,3G的杀手级应用是什么,我们也看5G的杀手级应用是什么,实际上5G并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的应用,他主要是跟业务的结合。

无线技术里有毫米波,我们目前用的是中段的频谱。5G有大带宽、mMTC和uRLLC,这是按照我们通信指标来看场景,很早之前中国在信通院的牵头下组织了相关的运营商、设备商和高校组成的IMT-2020当时面向5G的一些通用需求展开研究。5G虽然有三个场景,但是大连接的场景标准技术在4G的时候已经开始做了,也就是说前两三年在推动的就是NB-IoT、eMTC这类型的技术,而且在各个领域进行应用。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目前我们讲的5G标准或者是电信3.5GHz和移动4.8GHz的频段,主要在第一阶段针对5G的焦点技术即5G的大带宽和mMTC高可靠低时延技术的实现。相关增强的研究,还得在后面的几个版本当中不断地去优化满足不同的场景。4G时代推出这些技术,三年过去之后,三家运营商物的连接的数已经超过7、8亿了。可以想像再有一年的时间,所有物的连接肯定是超过我们人的连接的。

这里我举一个例子,就讲我们的中国的速度,一般来说通信技术的标准出来后,可能一两年之后华为、中兴这些设备的厂家设备出来,产业链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成熟,3G 的标准1999年出来,但是在中国应用已经是2007年、2008年的事。但是NB-IoT其实是在4G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增强和改建,专门为物进行连接。因为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其实针对这一块就是面向低速率的,以及各类的所谓的大连接。

它对速率不敏感,传输量也不大,像抄表传感的数据往上传。相当于大家把一个设备放到远处,再把数据往回报。这类应用希望通过一套技术,也就是移动通信把所谓的切割出这一块专门针对这些业务场景。

其实从2016年5G标准出来,一直到2018年,两年的时间靠中国强大的产业链的支持,基本完成了一开始设计目标所定之初的产业进程。5G也会有同样的情况,在短短一到两年的商用时间,光NB-IoT的连接加在一起已经过5千万了,已经有个别的行业连接超过千万。

刚刚说中频段的5G准备情况,现在我们跟电信共享,今年基本完成了接近10万的栈的开通,像深圳如果打开10010,就可以看到我身边是不是有5G信号。网络设备在今年我们基本上基于NSA来开通的,满足一些大带宽的场景。

同时看一下终端,目前第一批的5G手机已经开始逐步商用了,可以从不同的渠道进行机器订购,而且国家也逐步给厂家发放相应的入网许可。我们初期推出来的像CPE、MIFI、Dongle这些产品,主要是5G初期怎么样帮助不同的业务使用5G。未来,我们看到的是怎么基于这种通信的模组或者是解决方案,赋能不同行业的应用,有不同的5G的设备会出来。

这时候对是整个产业链也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我们一直在积极推动相关的领域,举例来说,目前国内做CPE的厂家有一百来家,大家都不敢真正的,因为样机很容易做,但是商用化在哪里?最终的商用化还是要回归到业务的本质,要去看业务自身的价值。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预计2020年底,就会推出5G的“千元机”,针对个人的5G时代会比4G、3G时代会来得更早,但是针对产业的,我们仔细想现在4G的模组预计到今年可以到50左右。现在5G的模组有些还没有正式商用,今年的芯片或者是模组大概在百片的量级,每个厂家不超过1千片,每个厂家只是做一个样机,这是不太好控的。

明年我们期望5G模组能够到1千以下,这是依托于我们芯片方的一些相关定价,因为华为在上周已经发布了999元,他基本上给业界做了一个标杆的定价,再往后看,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把5G的模组降100或100元之内,整个的5G业务行业的垂直业务才能起来,才能看到消费的物联网或者这个领域起来。

5G网络的商用很快,今年到明年或者是后年就是我们的换机潮,基本上人手5G了。因为个人手机上的业务应用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变化,所以大家对这种感受不会很明显,最多就是视频下载速度快一点,何况这个时候为了考虑未来还根据你的套餐做了不同的限速或者不同的考虑。

接下来我把中国联通从去年开始一直在推动5G加不同行业的业务创新的一些相关情况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5G既然是为物联网设计,它最终的应用一定不只是为了个人的手机,因为我们手机的形态就是折叠屏等等这些带来了变化,没有产生更多的变化。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真正的变化最后肯定来自于行业,因为5G只是一个通路一样,需要跟不同行业,不同的相关技术结合的,这里面我们叫“通用功能”,目前远程工业控制、车联网、云AR/VR。为什么5G会和AR、VR联系在一起,就是因为AR、VR头显的技术也到了突破期,这种时间点上各种各样的技术到了技术的瓶颈和突破期的时候,才会产生一些新的变化。

举几个例子,第一个是跟我们的生活相关,目前在5G里面实践的稍微多一点的案例、稍微多一点的应用场景是5G+新媒体,我们也在探讨有没有一些新的解决方案。目前媒体行业做拍摄,很多时候为了保障传输用卫星,用他们想到的各种各样的通信技术解决方案。这时候会发现,为了更好的体验,像VR、超高清的一些摄像各种技术像4K、8K也都出来了。这种时候大家希望在媒体行业能够有更好的用户体验,能够给人带来更好的观看视角,我们目前正在做的,包括春晚用5G支撑的技术。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一个是数据往回传,阿里在云里面传的云导播、云编辑、云采编,简化了媒体制作的过程,如果前端又实现无线化,能够实现不同角度、不同的体验,再加上一些VR的技术,能够亲身让大家去体验。中国联通作为冬奥会的合作伙伴之一,我们为冬奥带来一个新的体验型的智慧的观赛的场景,我们觉得这可能会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这两天我们还在讨论一件事情,网红很多还是手机直播的方式,现在目前中国最厉害的就是网红经济,5G可能也会带来一个很大的变化。

5G+智慧医疗,当然我们站在这个时间点觉得远程手术可能有很长的时间需要走,但是未来的像5G的急救或者延展开来的远程医疗的一些解决方案,这个可以很便利地很快拓展的一些应用场景。

5G+智慧教育,加上这种虚拟增强现实的远程互动教学等等,这些是有一些实际的正在做的一些案例。

5G+智慧旅游,推动与个人的旅游场景相结合的一些应用。

智慧工厂或者是智能制造的领域,做起来非常痛苦,因为每个工厂的需求不一样,需要我们不同的应用场景去看他到底能够做什么,这里举一个青岛港5G自动化码头的案例,工业的领域并没有一个标准化的解决方案,都是单案例、单场景的,他是为了自动化码头的改造过程当中,向自动化的桥吊,希望通过实时的视频回传远程控制桥吊的货物抓取的过程,实现真正的无人码头。工厂和码头会有很复杂的无线环境的干扰,为了达到毫秒级的时延,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所有数据走回公网,我们已经把技术通过整个的处理和数据的流向,给客户把边缘的节点布过去了。

边缘计算可能会给这些视频的传输做分流做数据的缓存,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能不能把节点布置到客户的家里,根据需求做客户的定制化,这是目前5G+边缘计算正在做的。

5G+智慧能源,中国在推能源互联网,现在大量的能源领域可能已经用了公网的数据上传,比如抄表等等。未来如何实现这种配电的自动化,现在的配电自动化只能做到,比如说一片区域,未来能不能做到末梢神经端,所谓的打通最后一公里。

目前三家运营商和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做这样的实验,以前国家电网推的基于230m的这种,但是目前产业有一个共识,希望能够基于现在新的5G通信技术,来解决他们部分专网需要去解决的一些问题。

还有5G+无人机,无人机的应用很多,如果通过网联的方式能够拓展很多无人机的覆盖范围,包括安防、旅游,消防执警等等。目前这种规模化应用还需要一段时间去不断地实践和探索。

 5G+城市安防,刚刚地平线的张总说AI跟视频的结合,但是我们跟公安交流的时候,公安说5G太好了,有这么大的带宽,现在我们能安摄像头,能装的各大点位已经安装很多了。移动的摄像头能不能解决很多的加上机器人、无人机等等这些移动的设备,能够去解决把数据往回抓,满足不同的立体布控和场景,这就特别好了。

我们仔细想一想,无线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并且真正能够把数据全部传输回到云端解决吗?肯定做不到。这个时候如何做端、云、管之间的协同变得非常重要。视频流尤其是往高清化转的过程当中,给5G网络带来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5G+自动驾驶,自动驾驶提了很多,也在一些封闭园区里面的已经开始进行测试,包括我们跟矿商这一类的,怎么样提供无人场景下的远程的操控,结合实际场景去做,把所对应的设备无线化,再通过智能的决策,能够真正改变这里面的业务逻辑。

做了这么多案例,我们发现因为这些案例做了很多我们做通信的不太能理解的,为什么说我们要去做,我们要懂人家相关的语言。在过去的时代这也是运营商现在面临的,5G已经超过原来卖一张卡或者给大家拉一根线的时代了,这个时代也是本身对自己自我转型的时代。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我们有几个简单的案例,原来运营商很少做终端,我就只是去买就可以了,未来我们在5G时代做了终端的自主定制,因为我们要去帮助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应用连上来。尤其是在初期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各个设备,一些传统的设备连接都没有做好,怎么能够做到后面的一些业务的应用呢?所以我们也推出了针对不同的数据接口,能够把目前行业里面没有联的设备联起来。

在整个落地过程当中,我们会发现我们运营商在整个的推进过程中也有不同的模式,不再只是纯连接的模式,有硬件模式,也有连接+模式,还有ICT的全套服务的模式,ICT全套服务模式是把整个产业链的资源凑到一起,一起完成场景的应用和探索。

我们也开放相关的能力给大家,提供整个的创新的孵化计划,我们中国联通5G创新实验室,希望大家能一起把整个端到端打通,为各个行业服务。

在直播应用中,我们在整个不同行业中有成熟的案例,给不同的行业方提供从采编播整个全套的解决方案,面对不同的应用方,提供包括终端、平台,甚至全功能的服务的团队,我们在物联网大会推出的超高清的直播平台,就是面向现在目前各种碎片化的或者小型的自己的企业的直播或者是转播的服务。

运营商在转型的过程当中,我们原来可能只是提供网络,现在针对一些特殊的场景也会提供这种全功能的服务团队。

中国联通胡云:5G不存在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是跟业务结合

中国联通组建了中国联通5G应用创新联盟,我们是六大赋能助推,网络的平台产品孵化赋能、商业创新的赋能、营销资源的赋能、创投资本的赋能,服务支撑的赋能,希望通过这个跟产业打造各个不同的业务应用,以及在不同的行业当中寻找5G行业价值的体现。

通过这个方式,5G时代希望我们做得更开放,整个产业界不光是我们自己,希望终端的产业链上下游所有的链条,创新往往发生在边界,希望通过我们这样一个更开放的生态,来赋能整个不同的行业,能够共营未来整个5G的新商业。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