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Dude
发送

0

上汽广汽牵手: 隐忧、挑战,以及缺的那一环

本文作者:Dude 2019-12-27 15:27
导语:一个隐忧、一个挑战、以及缺的一环。

上汽广汽牵手: 隐忧、挑战,以及缺的那一环

全球下滑的车市趋势,智能化时代的到来、新催生出的消费者需求、新四化的大浪潮、战略业务的大转型,车企都在2019年当中艰难跋涉。

这样的大环境下,不同的车企都有不同的对策。2019年12月23日,华南和华东两个最大的汽车经济体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根据协议,双方将积极探讨在技术研发、资源协同、投资布局、商业模式创新及国际经营等相关领域开展合作。

双方将探讨在新能源、智能化、网联化、轻量化等领域,对战略性核心技术进行联合投资、开发,共享产业链资源,双方将探讨在生产领域的协同合作,并计划在物流、汽车金融、保险服务、产业投资等方面开展合作。

在新四化的浪潮底下,这样的合作意味着什么,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实际效益,能不能在众多的「战略合作」突围,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成果,双方之间的合作能不能突破长期以来的「甲方」思维的藩篱,都是摆在双方前面的问题。

一个隐忧

与一年前的同期相比,广汽的股价蒸发了近1/3。

上汽广汽牵手: 隐忧、挑战,以及缺的那一环

根据广汽集团2019第三季度报告,广汽营业收入为426.83亿元,较2018年同期528.22亿元下滑19.1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3.35亿元,同比下滑35.7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3.6亿元,同比下降52.7%;基本每股收益为0.62元,较去年同期的0.97元锐减36.08%。


上汽广汽牵手: 隐忧、挑战,以及缺的那一环

(雷锋网注:来源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

种种数据都表明了广汽的利益空间在进一步的收窄,尽管如此,广汽还是加大了在研发当中的投入力度,2019年前三个季度11.24亿费用,同一时期——即2018年上半年,研发费用是6亿。

上汽广汽牵手: 隐忧、挑战,以及缺的那一环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来源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

据知情人士向雷锋网新智驾透露:广汽在自研L3上的投入是一亿,但管理层对于L3的成熟度、是否能够招揽来相关的人才都表示了隐忧。与此同时,L3当中的核心零部件,还是需要依赖供应商,比如线控制动、博世开发一个iBooster制动系统,开发费用就需要高达两三千万。

类似这样向Tier 1 支付高额的研发费用的情况,同样存在在上汽当中。因此双方签署战略协议,就能够分摊研发的费用,共享研发成果,增强对于供应商的议价空间。

但这里也预埋了一个未来将会面临的隐忧,例如双方是否会争夺话语权,以及一旦需求不一致时候供应商该如何应对等等。而对于一个主机厂而言,最为重要的就是整合能力和集成能力,以及对于供应商的把控能力。在现阶段,还没有形成实际的利益绑定问题的情况下,现阶段的战略结盟还是较为松散。

一个挑战

通用和大众是上汽两个重要合资品牌,上汽的基本体系主要是参照通用的体系建立起来,技术研发体系、流程体系、生产制造、车辆设计。因此科技感、功能可靠性、性质耐久性上都较为突出。

本田和丰田则是广汽最为强势的合资品牌,在日系汽车所衍生而来的基本体系搭建,驾乘体验、成本控制、精益度把控上都更为突出。

但这两种特性并非不是对立特质,如果未来能够有机会因为这个战略联盟的存在,兼容二者之所长,也是一个绝对值得期待的事情。现阶段眼前所需要克服的困难是如何面对来自背景文化、生产流程等等所带来的矛盾点。

事实上,文化理念所带来的碰撞并不是小的事情。

1998年,戴姆勒收购克莱斯勒,9年后,正式分道扬镳,时任戴姆勒-奔驰公司总裁施伦普认为在全球汽车业发展的今天,只有通过具有雄厚资金企业的联合并且使产能达到经济规模才能保证高研发费用的平摊,进而确保继续生存。

戴姆勒是欧洲代表性的高端车,克莱斯勒则是以越野车见长,从车型来看,彼此之间存在着互补的机会。遗憾的是收购之后,企业文化无法兼容,车型依旧是各自为战。原来的奔驰并没有SUV的车型,借力克莱斯勒失败后,在二十年前,奔驰开始研发自己的车型。

缺关键的一环:Tier 1

在这个战略合作当中,缺少了重要的一环 —— Tier 1。

在整个智能网联的大趋势下,Tier 1是一个关键的角色。不妨把智能和网联分为两个大的领域,在智能化这块,以自动驾驶为主的核心传感器,域控制器、执行机构的主导权还是国外的供应商。

在网联这一个板块当中,国内的Tier 1 则发展势力比较比较强,华为、腾讯、百度、阿里均在网联的板块进行了大量的布局。而在网联的板块当中,广汽则是和腾讯的关系更为紧密、上汽则是跟阿里系合作更为深入。

显然,双方对于供应商的选择有着不一样的取向。在这个战略框架当中,如果有一个实力雄厚的Tier 1 来中间牵动,能够产出实际的成果的概率将会更高。事实上,国外主机厂的合作当中,都能看到Tier 1的身影。即使是百年宿敌戴姆勒和宝马,在今年2月,签署谅解备忘录,要在新的交通革命中携手共进。

但各自依旧有自己的算盘,戴姆勒和博世进行了合作,今年12月9日,戴姆勒和博世30辆武装到牙齿的奔驰S级自动驾驶就在圣何塞的街头,展开Robotaxi 服务。宝马的背后也有Mobileye 与德尔福。

总结

在整体汽车行业下行的过程当中,必须投入更加大、产业预期也越来越高的情况下,联盟是短时间内缩减成本的一个重要的手段。如果合作要走向更为深刻,落实更多的成果,需要克服的挑战还非常多。但至少这一次非常积极的探索,在汽车新四化转型之际,双方都试图合力找到最优解。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