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伍文靓
发送

0

百度 Apollo 三周年:扎根自动驾驶、散叶智慧交通后,如何实现盈利?

本文作者:伍文靓 2020-04-26 10:47
导语:这是一条不同寻常的路,也是一条注定艰辛的路。

百度 Apollo 三周年:扎根自动驾驶、散叶智慧交通后,如何实现盈利?

雷锋网智驾按,2020 年 4 月 19 日,正值百度 Apollo 平台开放迎来三周年,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发出以“行至半山不止步,中流击水再出发”为主题的内部信,并透露了许多重要信息。

这是 Apollo 平台首次公开的内部信。

同时,借着三周年之际,百度 Apollo Robotaxi 正式登陆国民级应用,长沙市民通过线上百度地图及百度 APP 智能小程序就能免费享受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这都是百度自动驾驶发展历程中一个值得回望和展望的节点。

首个开源自动驾驶平台

Apollo 的开放史要从三年前说起。

2017 年 4 月 19 日,在上海会展中心一间小会议室里,陆奇简单宣布了 Apollo 计划,即开源 Apollo 自动驾驶功能框架中各个模块的源码,并免费向所有的合作伙伴提供。

Apollo 由此成为了全球范围内首个系统级开源的自动驾驶平台。

尽管对于外界来说,Apollo 开源的计划显得毫无预兆,但实际上,这一切并不是空穴来风。

2016 年 10 月,李彦宏首次对外宣布,百度要转型成为一家 AI 公司,构建完整的 AI 开放生态一直是他强调的重心,而自动驾驶就是这个开放生态的组成部分之一。

这一计划早就在李彦宏的心底生根发芽,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正推动 Apollo 构建开放生态的人是陆奇。

2017 年 1 月,陆奇正式加入百度,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两个月后,在陆奇的主导下,百度进行架构调整,原先的自动驾驶事业部(ADU)、智能汽车事业部(L3)和车联网业务(Car Life)共同组成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并由陆奇兼任 IDG 事业组群总经理。

随后的 4 月,陆奇宣布了 Apollo 平台开放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在加入百度之前,陆奇先后在雅虎、微软公司身兼高职近 20 年。长期受到国外开源文化的熏陶,或许为陆奇推动 Apollo 平台的开源埋下了伏笔,毕竟,早在 2000 年前后,陆奇就已经开始推动大数据平台相关的 Hadoop 开源项目。   

同年 7 月,百度举行了 AI 开发者大会,并宣布公司开始拥抱“All in AI”的战略,聚焦开放赋能,其中,Apollo 计划是重要一环。正如陆奇所言:

Apollo 是汽车工业的新里程碑,它是自动驾驶的「安卓」,比「安卓」更加开放、能力更强。

同时,他也着重介绍了 Apollo 的技术架构和详细的开放路线图(如下)——这是对于外界种种质疑声最有力的回应。

百度 Apollo 三周年:扎根自动驾驶、散叶智慧交通后,如何实现盈利?上图为 Apollo 的技术架构

百度 Apollo 三周年:扎根自动驾驶、散叶智慧交通后,如何实现盈利?上图为百度 Apollo 的发展规划

陆奇还亲自推动并签署与车企之间的合作协议。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Apollo 平台就拥有了超过 50 家合作伙伴。为了将其自动驾驶业务拓展到海外,百度还与微软 Azure 开展了合作。

自动驾驶业务渐入佳境

Apollo 1.0 正式发布后,一切开始按着路线图有序进行。通过一次又一次对系统进行迭代,Apollo 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Apollo 车队也不断走进人们的视野。

  • 2017 年 12 月 20 日,百度 Apollo 无人驾驶车队亮相雄安,并顺利开跑;

  • 2018 年央视春晚,百度 Apollo 无人驾驶车队跑上港珠澳大桥;

  • 2018 年 9 月,百度与金龙客车合作的 L4 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在广东潼湖科技小镇正式落地运营,并于2019 年 3 月在博鳌亚洲论坛会场附近完成试乘任务;

  • 2019 年 9 月,百度和一汽红旗合作的量产 L4 级自动驾驶出租车 Robotaxi 车队在正式在长沙开放试运营,普通市民可登陆 Apollo 官网申请成为种子用户并预约试乘体验。

国际社会也给予了百度 Apollo 充分的认可。

2019 年 3 月 13 日,国际研究机构 Navigant Research 发布最新自动驾驶竞争力榜单,基于 Apollo 的加持,百度成为唯一入选的中国企业。

2020 年 2 月,美国加州管理局(DMV)发布 2019 加州自动驾驶脱离报告,百度 Apollo 的年度 MPI 值(每两次人工干预之间行驶的平均里程)最高,排名第一,尽管近年来,DMV的报告受到了一定的质疑。

尽管当初一手推动 Apollo 开放生态构建的陆奇于 2018 年 7 月离职,在一定程度上给 Apollo 的发展带来了影响,但从上述的成绩不难看出,百度的自动驾驶业务正在渐入佳境。

百度 Apollo 三周年:扎根自动驾驶、散叶智慧交通后,如何实现盈利?

而且,目前正值 Apollo 三周年之际,百度向长沙所有市民开放了 Robotaxi 约车服务,用户可通过百度 APP 和百度地图等国民级应用呼叫区域内可搭乘的 Robotaxi 车辆,实现快捷出行。

于百度而言,这件事意味着 Apollo Robotaxi 从内部研发逐步走向市场。

聪明车+智慧路

经历了三年的发展,Apollo 生态合作伙伴囊括了汽车厂商、Tier1 、芯片厂商、地图公司、激光雷达公司,以及出行服务公司等;比如比亚迪、北汽、博世、英特尔、Velodyne。其中,Apollo 与汽车厂商的合作,量产车型超过 400 款,加上达成合作意向并将在明后两年上市的车型,总数将超过 500 余款。

同时,Apollo 的足迹已遍布全球 24 座城市,累计实现 10 万次安全载客出行。

这些都是 Apollo 所取得的成绩。

此外,去年 12 月,Apollo 在原有自动驾驶业务组和车联网业务组的基础上,增开了智能交通业务组,专注交通基础设施智能化升级、为城市提供车路协同系统、区域智能信号优化系统等下一代智能交通解决方案。

同时,百度 Apollo 还发布了智能车联开放平台和车路协同开放平台。

这些迹象都足以释放核心信息:实现自动驾驶并非是一家企业单打独斗能实现的,不仅要依赖单车智能的发展,而是需要借助外力来获得更长远的发展。正如李震宇当时在百度 Apollo生态大会上指出的——实现自动驾驶的最优解要依赖于“聪明的车”和“智能的路”的双剑合璧。

更重要的是,今年 3 月,新基建的概念让 5G、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等与智能交通密切相关的领域登上国家战略的高度。这阵“风”将百度 Apollo 智能交通业务的未来“吹”得更加明朗。

今年 4 月 9 日,百度 Apollo 正式对外发布针对新基建的 ACE 交通引擎方案,首次披露 Apollo 智能交通完整解决方案,依托“1+2+N”的总体架构(1 个数字底座、2 个智能引擎,以及 N 个生态应用),将百度多年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方面积累的经验全盘托出。

百度 Apollo 三周年:扎根自动驾驶、散叶智慧交通后,如何实现盈利?上图为百度 ACE 交通引擎总体架构

具体来说,ACE 交通引擎依托百度五大核心技术:车、路、云、图及 Apollo,构成智能的道路+聪明的车的基础设施。而且,通过智能信控、智能停车、交通治理、智能公交、智能货运、智能车联、智能出租、自主泊车和园区物种等 N 个应用生态,将百度互联网思维下的智能交通渗透到城市交通的各个方面。

交通运输部国家智能交通中心首席科学家王笑京表示,百度 ACE 交通引擎解决方案符合智能交通的发展趋势,可以带动智能交通新基建的高效建设,对城市发展智能交通具备指导和参考意义。

2019 年,Apollo 已在北京、长沙、沧州、保定等超过 10 个城市签署了智能网联和智能交通领域的合作。今年 3 月,Apollo 相继中标重庆、合肥、阳泉的智能交通项目。

困境与挑战

当然,三岁的 Apollo 也面临诸多挑战。

比如,Apollo 正在大力投入的智慧交通领域,竞争已十分激烈。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了解,阿里云的城市大脑已经从杭州起步,扩展到了海口、重庆、澳门等 20 多个城市;并覆盖海、陆、空三大交通行业。华为也在加紧布局,于去年 10 月份发布了华为智慧交通TrafficGo2.0解决方案,并且在天津、深圳等城市成功应用。

此外,腾讯、滴滴等玩家也对智慧交通虎视眈眈。尽管各自的业务线不尽相同,但都在朝着交通数字化的方向在前进。

另一方面,相比起已经实现量产的 L4 级自动驾驶巴士和 Robotaxi 业务,Apollo 的 L3 级业务稍显逊色(现 L3 和 L4 两大事业部已合并)。

百度 Apollo 三周年:扎根自动驾驶、散叶智慧交通后,如何实现盈利?上图为已实现量产的 L4 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

雷锋网了解到,百度 Apollo 在 L3 层面开展合作的厂商并不少,包括比亚迪、大众、威马、北汽、长城、江淮等。其中,Apollo 曾分别与北汽以及江淮汽车达成合作,两场合作都计划于 2019 年量产 L3 级自动驾驶车辆,但目前均未实现。

而且,百度 Apollo 与比亚迪合作,将于 2021 年量产 L3 自动驾驶车辆的计划究竟能否落地,目前也未可知。一位比亚迪技术合作方曾对 36Kr 透露, “比亚迪要求每辆车方案的成本做到 1000 元以内,这对百度来说难度很大,现在人员已撤出。”比亚迪方面则表示,“项目进展缓慢,但没明确说不做。”

目前,百度 Apollo 正与威马基于 AVP 方案展开合作,计划于 2021 年实现L3 量产车型。

百度 Apollo L3 业务发展遇到的瓶颈有很多,包括技术方面的桎梏,法律界定的问题,以及车企对 L3 级方案的需求不清晰。当然,大市场环境也不好。博世中国区总裁陈黎明在去年 12 月表示,2019 年车企对自动驾驶的兴趣度降低了很多,不少计划在 2020年、2021年推出L3量产车型的企业,都将时间往后移了。

最重要的是,Apollo 的商业化落地进展看似迅速,当前已在全球拥有近 180 家合作伙伴,但事实上,Apollo 平台,乃至百度整个自动驾驶业务都仍未给公司带来利润——百度公司最高管理层曾表示,“已经在这个领域做了 7 年,还没有赚钱。”

雷锋网查阅最新一季(2019 年 Q4)的百度财报发现,季内百度的研发成本为 48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5%;2019 全年的研发投入达到 183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16%。尽管与 Apollo 相关的财务数据并未公开,但从 Waymo、Uber、Cruise 等公司的数据来看,自动驾驶领域已经进入了年烧 10 亿美金的阶段。

对于 Apollo 来说,它面临着急切的盈利压力,但好在相关的商业化路线已明晰,即“勇攀高峰,沿途下蛋”。通俗来讲就是,短期内寻找可商业化落地的方式,反哺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的长期目标。

总而言之,Apollo 平台的诞生具有开创性意义,但在“攀登高峰”的路途中,难免会遇到阻碍。正如李震宇在 Apollo 三周年内部信中所言:

这是一条不寻常的路,注定艰辛。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