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GAIR 2020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伍文靓
发送

0

自动驾驶竞赛枪响多时,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本文作者:伍文靓 2020-07-12 20:20
导语:自动驾驶已然成为未来汽车发展的必然趋势。

自动驾驶竞赛枪响多时,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落地,正在成为自动驾驶的趋势。 

与此同时,自动驾驶的落地需要政策的护航、数据的互联互通、有商业价值的场景、以及汽车产业链的配合。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才能摸索出自动驾驶落地良方。

2020 年 7 月 9 日, 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云端峰会在上海开幕,其中在自动驾驶主题论坛上,传统车企、人工智能企业、自动驾驶企业、信息通信企业,共同探讨对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智慧交通现状的思考,以及对这些领域未来发展的展望。

除了常规的演讲以及圆桌讨论之外,本次自动驾驶主题论坛还发布了“信息飞鱼”智能网联汽车专项行动发布——这是临港新片区 6 月发布的“信息飞鱼”全球数字经济创新岛建设方案中,第一项重大产业专项行动;临港新片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大规模示范应用也正式启动。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上海对于智能网联的规划都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不过,上海对自动驾驶的支持早有积淀,并且催生了不少成果。

自动驾驶是全社会参与的工程

毫无疑问,自动驾驶并非某一家车企单打独斗就能完成的事情。

正如上汽集团总裁王晓秋在 WAIC 2020产业论坛中所引用的诗句“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所言,自动驾驶和智慧出行的普及非一家能及,而是整个汽车产业链,乃至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系统工程。

作为上海汽车产业的「名片」,在新四化战略敲定之初,上汽就已经开始向智能化迈进,斑马智行系统、C2B 智能制造项目、IGS 智能驾驶都是上汽在这一领域探索的成果。

自动驾驶方面,2017 年,上汽红岩推出了一款无人驾驶重卡;去年 10 月,上汽的 5G 智能驾驶重卡在东海大桥和洋山深水港落地。

自动驾驶竞赛枪响多时,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至于上汽未来在自动驾驶领域的规划,王晓秋介绍道:

将从上海起步,在长三角多个城市创建示范区,实现 Robotaxi、封闭区域无人驾驶、固定线路无人公交等多个场景应用落地。

相比起自动驾驶乘用车,自动驾驶重卡确实是一个更容易实现商用化的赛道,也是一个更加容易落地的赛道。因此,深耕自动驾驶重卡的企业并不在少数。图森未来、赢彻科技、博雷顿等自动驾驶重卡企业就扎根于上海。其中,图森未来在 2018 年获得了由上海颁发的全国首张自动驾驶重卡道路测试牌照。

自动驾驶乘用车方面,在 WAIC 2020 期间,自动驾驶独角兽企业小马智行(Pony.ai)与上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宣布开启在长三角地区的战略布局和研发进程,将在嘉定组建自动驾驶规模化车队。 

此前,滴滴已经在上海嘉定开启了自动驾驶网约车的试运营;今年 4 月,高德地图与自动驾驶企业 AutoX 正式启动的 Robotaxi 体验招募项目,上海是双方合作的第一站。

长三角地区的其他城市也在进行 Robotaxi 的一些项目。比如总部位于苏州的 Momenta 最近也有新动静,首次对外公布了飞轮式L4 MSD 自动驾驶完整架构与产品理念、基于“飞轮式”L4技术的Robotaxi的落地规划。

除了 Robotaxi,深兰科技已推出  AI 熊猫智能公交车,并拿下上海首张智能网联客车测试牌照。南京的苏宁易购和上海追势科技则在无人驾驶配送领域排兵布阵,其中,追势科技还于 WAIC 2020 期间展示了最新代 AVP(代客泊车)技术。

一些国际型自动驾驶企业也选择「落沪」。2020 年 4 月,AutoX 宣布旗下无人车运营大数据中心在上海嘉定区汽车城正式建成。这是国内首个无人驾驶“超级数据工厂”。2018 年,特斯拉首个美国以外的超级工厂落户上海临港地区。 

对智慧交通的初步探索

除了发展单车智能以外,上海也积极发展探索路端对于智慧交通的建设可能。

事实上,车路协同、车联网等细分领域逐渐形成规模,但与自动驾驶不同的是,这些细分领域的发展与政策结合得更加紧密。 

上海对智能网联的规划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5 年。当时,国务院提到:

以自动驾驶技术为重点的智能网联汽车成为未来汽车发展的重要战略方向。

2016年6月7日,位于上海嘉定的“国家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封闭测试区正式获得工信部审批,测试区内设2座LTE-V通讯基站和7套LTE-V路侧单元、24套DSRC路侧单元、整个园区可实现厘米级的高精度定位,此外还模拟了隧道、十字路口、环岛等交通设施以及100余种场景的测试验证。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获悉,截至 2018 年,该封闭测试区已建成200个智能驾驶测试场景,超过了项目建设之初所参考的美国密歇根大学著名的“自动驾驶测试城”Mcity。而在此之前,国内不少的车辆都要远渡重洋,前往 Mcity 进行封闭园区测试。 

自动驾驶竞赛枪响多时,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随着国家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封闭测试区的落成,中国自动驾驶车辆终于有了一个场景丰富,且完全属于自己的合法的测试用地。

从一定程度上,这一封闭测试区已经为上海的智能汽车从封闭式路测到开放环境下路测积累了数据、提供了基础。但问题是,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有限的模拟场景已无法满足相关企业对测试的需求,而且,固定的模拟场景永远无法还原出变化多端的真实交通路况。

由此,业内对设立开放道路测试区的呼声越来越高。

2018年3月,上海市发布《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成为了国内自动驾驶公开路测的的第一座城市。 

到 2019 年 9 月,原先嘉定的路测道路已从 5.6 公里扩大到11.1公里,用于乘用车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测试;新开放的上海临港地区 26.1 公里道路,用于商用车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测试。 

然而,自动驾驶是一个集大成的领域。行业达成共识,抱团发展是自动驾驶大规模快速落地普及的必然模式,长三角地区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2019 年 9 月,上海与浙江、江苏、安徽共同签署了《长江三角洲地区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结果互认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区域内的测试数据可以共享,测试结果也相互认可。

雷锋网认为,于长三角地区而言,这是其自动驾驶产业的发展向前迈出了关键一步。 

毕竟,“一城一标准”,在大规模推广自动驾驶的时候将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行政成本和流程成本。如果路测数据相互打通,路测结果相互认可,就在极大程度上避免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加快自动驾驶落地的良土

有了政策和路测加持后,自动驾驶商业化应用以及落地场景的选择就显得格外重要。 

上海新片区的临港物流园区到洋山深水港之间,由3.2公里的封闭测试区和26.1公里的开放测试道路组成,开园近一年已吸引近 20 家来自全国各地的整车、零部件以及人工智能企业前往测试,包括多种无人驾驶车型,乘用车、矿卡等。

自动驾驶竞赛枪响多时,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其中,洋山港是全球吞吐量最大的港口之一,每天有接近 4.5 万个集装箱流转,每年经过洋山港区的集装箱首尾相连,可以绕地球两圈半。这为自动驾驶集卡、自动驾驶电动卡车的落地提供一个理想的环境。

如今,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技术的驱动下,昔日繁忙的洋山港码头已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全球设备最先进,规模最大的全自动化码头。

长三角其他地区的自动驾驶布局也在加速。比如,浙江设立了 5G车联网应用示范区;无锡拥有国家智能交通综合测试基地;宁波落成了国家级开放环境智慧汽车试验基地;江苏则拥有常熟中国智能车综合技术研发与测试中心,这是国内首个智能车研发测试中心。 

智慧高速公路项目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今年 4 月,杭绍甬智慧高速公路杭绍段工程进行批前公示。这标志着工程可行性报告及相关规划、土地、资金等要件已齐备,即将正式动工建设,预计将在 2022 年杭州亚运会举办之前通车。

这条智慧高速公路起于杭州,终于宁波,途径绍兴;全长约 161 公里,全程双向 6 车道;总投资金额 707 亿元,也就是说,平均每公里的建设费用超过 4 亿元。 

雷锋网了解到,这是中国打造的第一条智慧高速公路,是中国在智慧高速公路领域迈出的一大步。最重要的是,这条智慧高速公路在设计之初就已确立了目标,包括: 

  • 近期支持自动驾驶专用车道货车编队行驶,远期支持全线自动驾驶车辆自由行驶;

  • 将基于高精度定位、车路协同、无人驾驶等技术的综合应用,克服特殊天气情况的影响,实现「全天候」快速通行。 

对于图森未来、嬴彻等拥有自动驾驶重卡车队的企业来说,又多了一个优良的测试场地,以及加速商业落地的场景。

另外,长三角地区在产业链方面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具体来说,传统车企有上汽,新造车势力有蔚来。此外,宝马在上海的研发重心聚焦于自动驾驶。自动驾驶领域有滴滴、图森、嬴彻、西井等;车载芯片有地平线、寒武纪;车联网有斑马、博泰、思必驰等;车路协同有中智行等企业。这些都是自动驾驶领域的重要玩家。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这里都是滋养自动驾驶发展的沃土。

谁是自动驾驶第一城? 

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之间的你追我赶,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在自动驾驶赛道更是如此。

尽管相比起车企坐镇的上海,北京由于大型车企和 Tier 1 的,在产业配套方面并不占优势。然而,北京的优势在于技术和人才,单单从科技公司的数量来说,北京在国内可以说是首屈一指。此外,北京的高校和研究机构云集,为自动驾驶行业的人才输送提供了坚实的力量。

而且,北京同样采用了「群集作战」的模式。早在 2016 年,北京。河北就已经联合设立了国家智能汽车与智慧(京冀)示范区,并于 2017 年 12 月率先推出国内自动驾驶路测的法规。

广州在自动驾驶方面的代名词则是「大胆运营」。从客观条件上来说,广州在互联网方面的资源并不胜于北京,其境内的日系合资企业又对自动驾驶持有相对保守的态度。于是,广州将目光锁定在了国外。 

在资金、政策和用地方面的支持下,总部设在美国硅谷的百度系自动驾驶创企小马智行(Pony.ai)、文远知行先后落地广州南沙区和黄埔区。而且,不同于北京和上海,广州政府在法规没有出台的情况下,大胆支持和鼓励自动驾驶车辆先行先试。

2019 年 6月,广州共颁发24张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广汽、文远知行、小马智行均上榜,其中文远知行获 20 张牌照。

作为二线城市,长沙在自动驾驶领域的表现也十分出彩。2016 年,长沙就启动建设湖南湘江新区的智能系统测试区。而且长沙的整车以及零部件厂商资源较为丰富,截至 2018年,园区汽车产业规模以上企业共50家。

2019 年6月,长沙颁布路测规定,首次允许载客测试;9月,长沙再次开放运营100公里开放道路与100公里智慧高速;同时,百度 Robotaxi试运营也长沙正式展开。 

近年来,这个拥挤的赛道竞争进一步加剧。除了一线城市,众多二线城市也在抢占自动驾驶的高地,重庆、杭州、武汉、长春等地已获工信部批准建立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而且,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的竞争优势。

总之,从何种角度都不难看出,自动驾驶已然成为未来汽车发展的必然趋势,但站在历史长河中来看,自动驾驶技术仍处于大规模普及的前夜,还需要更深入的探索。 

另一方面,自动驾驶竞速赛枪响多时,在向终点百米冲刺的赛道中,有的城市已经跑了20 米,有的才刚刚起步。尽管有的领跑有的跟跑,但大家距离终点都很远,所以都有「超车」的机会。

谁是中国自动驾驶第一城,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