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未来医疗 正文
发私信给恒亮
发送

1

WMRC 2016 | 北航院长樊瑜波:医疗机器人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本文作者:恒亮 2016-10-29 22:04
导语:未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进步,在特定学科的特定环节上,医疗机器人可以替代人类,但要做到完全替代,还很遥远。

WMRC 2016 | 北航院长樊瑜波:医疗机器人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10月29日,2016世界医疗机器人大会在深圳正式开幕。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生物与医学工程学院院长、民政部国家康复辅具研究中心主任樊瑜波教授为大会带来了题为《医疗机器人的机遇与挑战》的主题演讲。

 机遇

樊瑜波表示,当前我国的人口健康问题日趋严重,包括老龄化、疾病、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和长期亚健康的生活方式等在内,都在严重影响着我们国家的人口健康。其中又以慢性疾病和老龄化尤为严重。

数据显示,中国当前有高达2.6亿的慢性疾病患者,其导致的平均死亡率已经占到总死亡人数的85%,慢性病的总体负担也占到了总疾病负担的70%,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老龄化方面,中国现在有超过1.3亿的老年人,根据历史统计数据推算,到2050年前后,中国将拥有4亿的人口超过65岁,比例达到总人口数的三成,也即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是老年人。

这表明,中国有数量庞大的人口迫切地需要医疗服务,而针对老年人和许多慢性疾病患者来说,除了医疗介入和人工护理,最简便和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就是利用一些辅助性和康复性的医疗器械,再加上国家在方针政策上的推动,目前这个市场存在着巨大的利好。

更关键的是,目前医疗科学领域研究的深度和广度正在不断拓展,细胞生物学、环境科学、社会心理学等方方面面的交叉带来了众多新的机遇。上述每一个领域里其实都存在着医疗机器人发展的空间,从医学图像诊断、人造器官、分子诊断到微操作机器人,各种新的诊疗手段不断出现,给医疗机器人带来了新的机遇。

樊瑜波表示:

“当前,医疗器械领域正在朝着医疗健康服务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新的趋势。以人为中心,解决自身健康问题,这已经成为新一轮医疗器械科技革命的朝向。我们国家目前正在从以治疗为中心向着以预防和健康为中心转型,在这个过程中重心不断下移,从以三甲医院大的医疗中心为重心向下移,向社区、家庭、个人健康的方向发展。这样的趋势需要新一轮医疗器械的支撑。”

然而,在这种重大的机遇面前,我们也应该对现实情况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医疗机器人作为一个产业,目前还是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等待唤醒和引爆的局面。未来,机器人或许会在很多领域引发颠覆性的变革,也包括医疗器械领域。可是要迎来这样一个局面,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会有许多挑战性的问题。

 挑战

从医疗机器人自身领域来讲,其内部还有许多的基础核心问题要研究。比如进行精细操作的一些新机理和新构型;比如柔性控制问题,针对柔性的多项介质的液体、软组织以及所带来的精准感控还没有解决;比如刚柔转换,运动的规划,多信息集成以及可视化和传感,怎样做到最全面的人机交互等等,这些领域都没有得到完美的解决。

此外,在机器人研发成功后,监管和准入方面也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樊瑜波说:

“安全和有效是目前CFDA医疗器械注册的四字方针。对于医疗机器人来讲,它的检定、注册、监管,是非常挑战性的问题。比如说所有的康复类的东西做临床试验,其实是没办法做的。因为它不像关节和支架这样的设备,支架支入后使堵塞的血管可以立即打开,效果非常明确。但是康复机器人你怎么界定?不同病人的病因、中风损伤的脑组织情况都不一样,功能丧失和恢复的具体情况也因人而异,可能有的人在康复机器人上做一年的训练都不会有改进,而有的人却改进明显,你如何选择病例?如果按传统临床实验的观点来做,那康复机器人一个许可也拿不到,一个设备也通不过CFDA的认可。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医疗机器人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相互结合的领域,成果令人惊叹,现在已经出现了智能的医疗诊断助手,而且结果精准,可是这其中也存在着许多我们需要注意的问题。

樊瑜波说:

“比如一家公司制作了一个具有自主学习功能的设备,在用户使用过程中,学到了一些负面的东西,然后出现一个比较糟糕的诊疗后果。这种情况的监管非常困难,责任认定也不好做。还比如大数据医疗,它其实是没有诊疗主体的。如果出现了误诊或者医疗上的问题,你找它的主体,它来自云端,来自成千上万的病例,它的效果是跟不断实践有关的,你也没办法认定责任。因此,这里面的监管和临床实验,以及后期出现纠纷的时候如何界定责任主体,都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演讲结束后,樊瑜波接受了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的采访。关于医疗机器人和人类医生之间,随着科技的进步最终会呈现怎样一种关系,是否机器人最终会取代人类,樊瑜波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

“其实在现阶段,有许多机器人参与的手术反而会比人类医生自己动手的效率要低。比如白内障手术,经验丰富的眼科医生一天能做上百台,而现阶段的机器人可能就只能做几十台,因为它需要适配和调整,但它的好处就是不会疲劳。未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进步,我觉得在特定学科的特定环节上,医疗机器人可以替代人类,但要做到完全替代,我认为还很遥远。”

相关阅读:

WMRC 2016 | 许宁博士:医疗机器人从实验室到市场的路到底有多远?

WMRC 2016 | 一文看懂医用机器人及其产业发展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WMRC 2016 | 北航院长樊瑜波:医疗机器人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