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数智化 正文
发私信给徐晓飞
发送

0

突发!大疆遭制裁,设计软件被封,国产设计SaaS能否接得住?

本文作者:徐晓飞 2022-03-14 10:05
导语:谁能接得住?需要多久?

突发!大疆遭制裁,设计软件被封,国产设计SaaS能否接得住?

“国内模仿者会考虑到政策法规可能带来的一些影响因素,比如假设哪天Figma不能在国内使用了,就会腾出一个很大的机会。”不久前一家国内云厂商设计线高管大彬对雷峰网如此说到。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3月12日,有消息称,美国在线设计软件企业Figma封禁大疆等被美国制裁公司的账号。雷峰网就此事询问大疆,对方表示暂无回应。不过据中国证券报等媒体表示,已从大疆员工处确认了该封禁消息。

不过对于此事带来的影响,一位国内头部互联网公司设计线负责人张亮对雷峰网表示:“短时间内对大疆影响不大。因为Figma更偏向于UI设计工具,而大疆涉及到UI和网页的版本都比较成熟了,而且UI类工具的替换成本也不高。倒是如果工业设计相关的3D软件如果被制裁,有可能产生更大影响。”

但值得注意的是,Figma的封禁行为,可能只是个开始。据微博用户“龙爪槐守望者”称,美国制裁名单包含禁止向对方提供软件服务,而Figma决定遵守制裁名单,将停封所有被美国制裁名单的企业账号(个人账号暂不停封)。

突发!大疆遭制裁,设计软件被封,国产设计SaaS能否接得住?

(图片来源:微博)

据相关统计数据,目前美国制裁名单包含 611 家中国企业,如华为、360、海康威视、大疆和众多高科技航天相关企业均在其中,大疆是第一家被Figma的封禁中国企业。

若以Figma发给大疆的通稿中所强调的原因为准,封禁行为或将继续蔓延至名单中其他企业。彼时,将会给国内设计行业和企业带来不小影响。

被动提速,“新、老、大”三类玩家竞逐

不得不说,在线设计协同SaaS的国产替代化在一种突如其来的动因下猛地踩下了加速油门。

“对相关国产软件来说,是一波发育的好时机。时势造英雄,国外软件的封禁会‘逼迫’国内企业做出更加安全审慎的选择和措施,短期来说会有些阵痛,但长期来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张亮表示。

“幸好的是,这种UI类工具的替换成本并不高。而且各家国产软件公司反应也很快,都上线了不少应对措施。”

据了解,封禁发生后,即时设计、蓝湖旗下MasterGo、腾讯自研的设计协作平台CoDesign、万兴科技孵化的Pixso等平台快速响应,目前均已上线了Figma文件导入功能,以及导入后的编辑功能,积极应对行业冲击。

事实上,伴随着近两年Figma迅速崛起、晋级百亿美金独角兽,国内也形成了一股效仿风潮,在线设计协同赛道窜火起来,引得蓝湖、即时设计、摹客等垂类创业公司,万兴科技等老牌上市公司,以及腾讯云、华为云、字节跳动等一众“新、老、大”玩家纷纷入局,都想冲出一个中国版的Figma。

面对市场空白,国产设计SaaS能否接得住?

然而面对可能即将出现市场空白,国产设计SaaS能否接得住?

张亮向雷峰网坦言,“鉴于目前国内该领域市场体量很大,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子可能接不住”。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目前国内工具的成熟度和性能都需要时间来提高,尤其在服务器规模和稳定度、版本更新速度、以及新功能和过往工具的匹配度上都急需提升。”

另外,在此前雷峰网《千亿「设计协作」SaaS赛道,何时冲出一个中国版Figma?》的采访中,一位云厂商设计线高管对雷峰网表示,由于Figma在诸如网页画布的能力支持、在线协同响应等性能沉淀上,都做了大量的技术研发和积累,产品打磨也花了不少时间,已经形成了较高的壁垒。“对后来者而言,并不是投人投钱,花个一年两年就能做好的,至少需要3~5年的时间。

尤其是,设计工具属于重型生产力工具,做不了半点假,好不好用,设计师上手后分分钟就知道,工具本身的产品力至关重要。

在Figma封禁大疆后,雷峰网观察到,不少设计师在相关社群里反馈,国产化软件在流畅度、生态插件上,都不及Figma,另外在从Figma导入到同类国产化软件时,多少会都出现一些偏差,如导入后文件字体模糊、文件位置偏差等。

而一位在中美两国有着十多年SaaS从业背景的创业者张杰曾在一次PLG话题交流中告诉雷峰网,美国SaaS行业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市面上的产品大部分都是90分以上,而国内目前很多SaaS产品的产品力还只有60分左右,差距较大。

要知道,国内大多数设计协同SaaS工具都是从2018年后才真正开始发力,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不过,大彬也认为,只要国内同类产品的用户积累到了一定的规模,产品得到足够打磨,再加上了解中国的场景和设计生态,就有可能出现一个可以和Figma媲美的国产工具。

在他看来,国内冲出自己的Figma只是时间问题,而有潜力的选手仅有两类,一类是解决了技术壁垒的垂类公司,另一类是在技术上领先且在设计上有深厚积累的互联网大厂和内部的云部门。

具体来说,前者对于细分领域用户和场景的认知非常深,在专注度和行业深挖度上,具有互联网大厂和云部门一时间难以超越的优势;但后者的规模化能力、生态优势、跨领域联动优势、底层技术,以及用户积累和品牌口碑积累等通常也是垂类厂商一时间难以匹敌的。

不过,一个较大的变量是,后者对前者已然展开了攻势,最后谁能胜出,难以预测。

一些互联网厂商,高举生态牌,在与SaaS厂商合作、对接的过程中,对生态伙伴进行入股绑定、品牌遮蔽、寻找机会收购或孵化出自己的项目,都是比较常见的操作。

“欧美各国由于人口少,单个软件或工具的用户数不会太多,各家企业只有相互合作,共谋生态才能有更大发展空间;但国内不一样,由于人口基数大,拥有庞大用户数的单个APP不必开放生态就能活得很滋润,大公司出于惯性会选择什么都自己做,宁愿内部赛马也不愿让给外部公司,这时候大鱼吃小鱼就会成为大概率结果。”一位跨境营销SaaS从业者告诉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