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代润泽
发送

0

字节新CEO上任、公司重组为6大BU幕后:一场权力游戏的运作

本文作者:代润泽 2021-11-03 10:11
导语:张楠重回抖音?字节国内上市无期?腾讯字节之战无限放大?

字节新CEO上任、公司重组为6大BU幕后:一场权力游戏的运作

作者 | 代润泽

编辑 | 王亚峰

11月2日,字节跳动宣布了近五年来最大规模的组织调整。

梁汝波正式接任CEO,并成立六大BU,分别是: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ToB)、朝夕光年(游戏)和TikTok,六大BU的负责人向梁汝波汇报。

其中,头条、西瓜、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并入抖音;员工发展部门的技能与职业培训职能,转型为职业教育业务,并入大力教育板块;飞书、EE、EA合并成飞书业务板块 。

此外,TikTok CEO周受资不再兼任字节跳动CFO,公司财务部向梁汝波汇报。

这次合并,无论是在财务层和业务层,都引发不少人的热议。

财务层,周受资卸任CFO一职后,引发字节内部不少人的猜测,字节跳动上市计划是否无限期延后?

业务层,抖音收编今日头条、西瓜、搜索、百科等产品后,谁来接管?

张楠或重回抖音?

梁汝波正式出任CEO,意味着字节跳动出现了三位业务出身的行政总舵手,另外两位是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张利东、字节跳动(中国)CEO张楠。

这种结构在互联网公司身上尤为少见,也不太可能长期维持。后两人的职责变化,自然成为了大家讨论的重点。

关于六大BU的负责人,雷锋网了解到,过去大力教育CEO由公司高级副总裁陈林担任;飞书总裁由张楠担任(非抖音张楠),向公司副总裁谢欣汇报;火山引擎总经理为谭待,向公司副总裁杨震原汇报;朝夕光年CEO为公司副总裁严授,TikTok CEO仍是周受资。

此次调整后,除了大力教育、朝夕光年和TikTok的人事并无变化,而飞书张楠和火山引擎谭待则有可能转向梁汝波汇报。同时也不排除,谢欣和杨震原从职能体系中抽离,分别担任飞书和火山引擎CEO的可能性。

此外,字节也并没有公开抖音CEO究竟是谁,张利东的相关职责也未曾透露。

不过在雷锋网看来,张楠重新归队抖音不无可能。

此次调整,抖音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强势收编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垂直服务等字节的核心To C产品线。

重组后的抖音,也相应会面临史无前例的管理挑战,谁能接住新BU一把手的角色?

其实自张楠从抖音CEO转任为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抖音的增长颇为乏力。

消息人士曾向雷锋网透露,张楠去年的接班人、抖音负责人Seven(王京津)从腾讯PCG空降,此前担任过腾讯新闻产品总经理、百度知识业务体系总负责人。加入抖音一年多的Seven,至今未在公开场合露脸、露名。

自Seven去年上任以来,抖音App和电商及本地生活业务并无显著增长,后者一度传言单飞:《抖音电商「单飞」:短视频与直播的冲突,广告与电商的悖论》

而就在11月1日,据36Kr报道称,抖音内部完成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市场负责人支颖接管运营部门,直播负责人韩尚佑兼管本地生活业务,现运营负责人yoyo向支颖汇报,本地生活负责人李然等向韩尚佑汇报。

此前抖音的产品、运营以及本地生活业务均由Seven负责,现在Seven管理的范畴只剩产品。

也就是说,抖音产品负责人Seven、市场负责人支颖、直播负责人韩尚佑、增长负责人吴晓丹,均直接向字节中国区CEO张楠汇报。

而在今日新一轮调整后,抖音又收编了今日头条(陈熙)、西瓜视频(任利峰)、搜索(吴凯)、垂直服务等产品线。

拥有如此庞大的产品线和高管团队的抖音,由谁来统帅,最后向梁汝波汇报?

这个人似乎只能是张楠。

无论未来张楠的字节中国CEO title是否改变,但她的业务角色,也许就是抖音BU的CEO。

而中国CEO这一职位,从雷锋网得到的信息来看,也确实是为了“曲线实现”抖音、头条等业务的一体化。

一场关于抖音BU大一统的管理运作

抖音、头条、西瓜等产品的一体化,早在2020年初就已有端倪。

2020年3月,字节跳动任命抖音CEO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

虽是升职,但很多人并不理解字节跳动的这一操作,毕竟那个时候的抖音如日中天,增长迅猛,想象力无限,无需对管理层大动干戈。

一位接近字节管理层的业内人曾告诉雷锋网,调整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给张一鸣卸任、梁汝波接任做好中转,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张一鸣及字节,赋予张楠中国区CEO这一汇报关系上的职级优先权,为实现“抖音大一统”做铺垫。

辅助张楠把自己的班子,扩展到其他核心业务线里。

2021年2月,担任了15个月今日头条的CEO,同时兼管西瓜视频、搜索业务,并向张一鸣汇报的朱文佳,调任至TikTok,负责技术研发相关工作。

朱文佳调任后,今日头条由抖音火山版负责人陈熙接任。陈熙此前担任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在2020年底加入抖音后,便已向张楠汇报。

一个月后,向朱文佳汇报的西瓜视频总裁张楠(男,非抖音张楠),转任为飞书负责人,向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汇报。

而西瓜视频总裁则由任利峰担任,向张楠汇报。任利峰是抖音从0到1的早期成员,张楠的得力干将。

消息人士告诉雷锋网,更早期陈林卸任今日头条CEO,也是为张楠让路的重要一步。

经过一系列的调整和重组后,大抖音体系基本实现了张楠班底化。张一鸣也正是在这个时间功成身退。

直至今日梁汝波正式上任后,才正式宣布了抖音的合并重组。一场长达近两年的组织运作,终于告一段落。

字节BU VS 腾讯BG:全面大战一触即发

囊括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的抖音BU,其业务规模被空前扩大,确立了在字节生态中不可撼动的核心地位。

同样,看似戏剧,但预谋已久的地方是抖音和刚完成调整的腾讯PCG(平台及内容业务事业群)核心产品线,几乎完全重合。

上个月雷锋网在《搜狗并入腾讯幕后:核心高管只余一人,PCG全力备战字节》一文中写道,腾讯收购搜狗案告一段落后,腾讯PCG的产品线包含了长短视频、阅文、QQ、浏览器、应用宝、搜索、输入法、信息流等,也成为了腾讯首个员工数突破2万的事业群。

其中,长短视频、信息流、搜索,都是腾讯PCG和抖音BU的基本盘和战略重心。

重组后的腾讯PCG和重组后的抖音BU,无疑把战争规模又扩大了一个量级。

除了抖音BU和腾讯PCG之间的抗衡,字节此次组织调整后,其他BU和腾讯各大BG的对标也愈演愈烈:飞书对标企业微信、火山引擎对标腾讯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朝夕光年对标IEG(互动娱乐事业群)。

先谈飞书。作为后来者,飞书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与阿里钉钉、企业微信一同成为企业协作软件的头号玩家。

飞书内部人士告诉雷锋网,飞书的迅猛增长离不开极端的人海战术和赛马机制。

“飞书光是产品研发就有三、四千号人员,人数甚至多过整个微信事业群,更不用说企微和钉钉。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十来个人能做的事情,飞书会投入上百人,因此大家只能把细节抠到极致,大量时间探讨产品线条的粗细、圆圈的大小,有时候,同一个项目多个团队赛马一起做。”

“因此飞书的用户产品体验,确实是要明显优于其他同类产品。良好的口碑,为我们获得了不少自来水。”

但当前的企业协作软件市场下,单纯依靠产品体验并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迅雷、远望资本创始人程浩曾告诉雷锋网,企业软件这个行业,取悦决策者和使用者的逻辑并不一样。

企业有两种角色,一个是老板,他用得少,但他是决策者。普通员工用的多,但他们没有决策权。

这两类人都得搞定。搞定老板,但是没有搞定员工,注定难续费;搞定员工,但没有搞定老板,那他不会买单。

“飞书当前的困局,就是后者,员工的产品使用体验绝佳,但最后的采购会卡在老板层。而钉钉和飞书正好相反:他们能拿下老板,但员工使用评价并不高。而企业微信正好夹在中间,所以飞书和企业微信的模式,在客户眼里的相似度可能更高,二者的正面竞争也会更频繁。”该内部人士讲道。

此外,飞书与企微之争,以及火山引擎和腾讯CSIG之战当中,还会遇到颇为相似的尴尬组织处境。

那就是企业协作软件,是否要并入至数智化赋能线?

字节的数智化赋能体系,便是火山引擎。

其几十款产品线以SaaS和PaaS为主,为企业打造一套智能增长的全链路方案。

早期入局的阿里云、腾讯云等,都先从IaaS层开始建设,待基础设施完善后再来推动SaaS及PaaS应用或平台产品,但是字节优先以SaaS和PaaS产品打入市场,再缓步建设IaaS,这样做在业内来看来能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发展源头上的竞争劣势。

回到合并问题上。

去年的阿里,已经抢先一步实现了云钉一体化。

从云钉一体的案例可以看出,以钉钉为代表的协作软件,和阿里云为代表的数智化赋能线,生而契合,而且会在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业务重叠。

从钉钉等协作软件的起家道路来说,它们长期以服务中小客户为重,这与阿里云之流最早服务中小客户上云的步调也是一致的,所以钉钉天然有通向基数巨大的中小客户的通路,通过钉钉或说“云钉一体”向这些客户推广更多的以云计算为基础的企业级服务,协作软件是最好的通路和渠道。

此外,飞书若想破圈拿下大客、大单、大老板,无疑会进入高度定制化的项目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在客户需求解决手段和工具打造上,自然会与火山引擎BU的产品逐渐趋同,造成产品和业务的重复建设。

因此,从业务逻辑上来说,火山引擎在未来需要飞书,而飞书也理应为火山引擎做开路先锋。

而通过今天的组织架构来看,飞书和火山引擎均属于一级BU,互相独立。负责人平级,为集团副总裁谢欣和杨震原。

互相独立的ToB业务,往往很难实现1+1>2的效果。

和目前腾讯CSIG和企业微信的关系,颇为相似。

上周,雷锋网在《互联网巨头的「云」动荡:员工崩溃、部门重组、高层下课》一文中分析道,腾讯CSIG和企业微信,二者虽然融合颇多,但毕竟归属于不同事业群、不同的高级执行副总裁,各有发展路径,能否多年一直保持齐头并进,非常难说。

而且腾讯CSIG理论上的重要竞争力,其实是在微信及企业微信手上。因此它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感受到“王炸之牌”不在自己手中的郁闷。

在这一维度上,字节和腾讯,既是对手,也同病相怜。

最后再看游戏。

自2021年以来,字节跳动朝夕光年收购的动作频频,其中两起收购案更是创了行业记录。

其中一起是用40亿美金收购沐瞳一案,成为国内游戏史上的最大收购案。另一起以90亿收购VR公司PICO,让外界看到字节欲通过元宇宙来突破腾讯游戏防线的野心。

同时,据不完全统计,字节跳动关于游戏的投资多达十几起,版图也在不断扩大,品类越发多元,从放置、SLG、MMO、射击、棋牌等都涉及,而代理发行的《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创造了5.09亿元的流水。

今年9月8日,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巨量引擎与乐游方舟签订了自研游戏《圣境之塔-卡巴拉》,合作有效期为3年,预计在2022年第一季度发行。

由此可见,字节跳动正不断加速游戏业务的发展,而目前没有关于休闲游戏发行品牌Ohayoo的走势,随着原Ohayoo负责人徐培翔的离职和10月份的裁员事件,业内人士分析称,字节跳动在游戏未来的重点可能放在了自研。

而腾讯没有的是TikTok。

TikTok在全球的发展速度有目共睹,尽管这两年在美国、印度受到“疯狂”打压,但是在美国,关于用户的平均使用时间,TikTok已经超过了YouTube、Facebook和Instagram。

今年10月底,TikTok对外公布全球月活跃用户数(MAU)突破10亿,自去年7月以来增长了45%,相比2020年初则增长了将近一倍;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TikTok(包括国内iOS版本的抖音)成为全球第一个达到30亿次下载的非Facebook系应用。

与抖音布局电商业务一样,TikTok公布旗下最新电商产品,一个是TikTok Shop,店铺功能,类似早期的抖音小店;另一个是TikTok World,帮助商家在全球范围内链接网红和买家,类似于国内的巨量星图。

前有抖音,后有诸多业务,未来在其他细分赛道领域,字节与腾讯或许也将“短兵相接”。

写在最后

目前,字节跳动全球员工超过11万人,业务已经覆盖超过150个国家与地区,体量非常庞大,因此,公司团队在业务、组织管理上已经需要进一步迭代和升级。

互联网俨然进入了下半场,字节也需要面向未来的进化,而该六大BU,一定程度上从多元角度相互扶持、共同革新。

在最新的组织架构中,也能看出,字节的资源更加整合,重点业务也更加清晰明朗。

短视频和资讯近乎“王炸”的推荐内容联合,头条和抖音生态的打通和互联互动,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内部沟通、资源消耗、资源优化等诸多问题。

2018年,张一鸣就提出:从 To C 转向 To B,而奔向To B市场的火山引擎、飞书板块,也许能寻找到字节的第二增长曲线。

正如邮件显示,字节将按照“紧密配合的业务和团队合并为业务板块,通用性中台发展为企业服务业务”的原则,本轮组织调整,也许意味着字节在互联网下半场的决心和期望,关于六大BU的发展走势,我们也拭目以待。

戏剧性的是,在字节发布组织调整的消息后,旗下抖音、飞书“崩”了,随即恢复,网友不禁调侃:今天摸鱼吧。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