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机器人 正文
发私信给赵青晖
发送

1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导语:当年声称世界第二大无人机厂商的3D Robotics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2015年2月8日,北京市平谷区城东15公里处的金海湖度假酒店,7次冲击头条失败的歌手汪峰终于迎来了他人生的一次巅峰——向章子怡求婚。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条本该属于娱乐版头条的新闻,却覆盖了各大科技新闻版面。汪峰在求婚礼将达成时,接到了一架无人机送来的9克拉钻戒带在章子怡的手上,这架无人机就是大疆的Phantom 2 vision+,虽然大疆当时已经成为了无人机行业的领军者,但这一爆炸性事件还是给这家中国创新企业、甚至整个无人机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曝光,要知道在2015年之前,百度搜索“大疆”显示结果仅为5个,到目前为止,已经数以千万计。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美国硅谷,当时声称是世界第二大无人机厂商的3D Robotics 正紧锣密鼓地研发其最新无人机3D Robotics Solo,摩拳擦掌准备在这一年向远在东方的对手发起冲击。然而在几个月之后,两家的命运却发生了迥然不同的变化。这一切,还得从那个知名的杂志编辑和天才无人机少年的相遇说起。

初入江湖

2001年,年届不惑的Chris Anderson进入美国著名的科技杂志《连线》担任主编一职,专注新兴科技的报道,也正是在《连线》期间,他写出了著名的畅销书《长尾理论》,这本书至今还影响着商业世界中无数的创业者,以至于将其视为创业圣经之一。当时已经名满天下、意气风发的Chris一定没能想到,多年之后他会在写字之外的无人机领域打出了一片天下。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Chris Anderson

由于需要对科技行业进行细致的观察,在《连线》期间,Chris的办公室里总是会有很多新潮的电子产品,他也经常会把这些电子产品带回到家中,与他的五个孩子一起体验。2007年,Chris Anderson将一套乐高的无人机套件带回了家中给自己的孩子玩耍,他和他的孩子们对这种飞行玩具都非常的着迷,可是这套无人机的软件并部分不是很强大,在操作过程中总会出现不太稳定的情况,于是他就突发奇想,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将无人机软件部分进行改进和革新,在这个想法的支撑下,他建立了当时知名的无人机网络社区DIY Drones。

DIY Drones刚刚建立的时候,经常活跃的人群也都是一群极客,在社区上讨论无人机的各种技术和玩法,随着口口相传,DIY Drones也开始慢慢的壮大起来,这使得Chris意识网站上这群志同道合的人对无人机的热情,所以,Chris在当时凭着兴趣开发了一套无人机入门套件。他的孩子们对无人机也兴趣十足,帮着Chris进行了这套入门套件的组装,就这样,Chris和他的孩子们用披萨盒子包装了40套套件并拿出去销售,结果也令人十分满意,这些套件在开售10分钟内被抢购一空。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DIY Drones建立早起的用户都是非常厉害的技术宅,其中该网站第7名注册用户名叫Jordi Muñoz,这个用户会经常在社区上分享他DIY的无人机的照片、视频还有一些代码。据Chris后来回忆,当时Jordi在网站上分享的代码都非常的有难度,对网站上的大多数用户来说想看懂都需要费一番功夫。Chris当时觉得Jordi Muñoz的技术非常不错,就在网站上私信他,两人由此结识。

Jordi Muñoz出生在墨西哥,从小对工程机械类的东西就十分感兴趣,总是把家里的电脑拆开又装上。同时,Jordi从小还有一个梦想——当一名飞机师。18岁时,Jordi希望在墨西哥国立理工学院航空工程专业学习,由于被校方拒绝和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只能在一个普通的大学读计算机工程专业,在那所大学呆不够两个学期后就辍学了。

Jordi一直以来对无人机非常的热爱,经过几年的积累和数百次的尝试,终于做出了一款在当时非常厉害的无人机模型。2008年,Jordi Muñoz凭借自己开发的直升机飞控赢得了第一届Sparkfun AVC大赛,在比赛过后,他把自己的代码放到了DIY Drones上,Chris看到之后对其欣赏有加,与其联系更加频繁。随后,在洛杉矶一家餐厅二人首次见面,从网友变成现实中的朋友。一个学识、一个有技术,二人一拍即合,在2009年两个人成立了无人机公司3D Robotics。这一年,Chris Anderson 48岁,而Jordi Muñoz才23岁。

锋芒毕露

08、09年,大众对于无人机概念基本还停留在“军方用来发射大炮的玩意”上,那个时候苹果才刚刚出世不久,尚未崛起,触屏手机、移动互联网概念刚刚被提及,街机还是诺基亚5230、5800那个系列,人们对科技新闻的讨论还集中在PC的性能和装配……然而这两个忘年交已经赶在了时代的前面。不过,在遥远的东方,汪滔和其大疆研发的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XP3.1已经面市,一场较量由此开始。

跟很多的初创公司不太一样,3D Robotics并不是靠融资起家,而是在成立当年就已经开始赚钱了。在最初公司就开始销售无人机和 DIY 套件给无人机爱好者,同时Chris开始在eBay上淘各种昂贵无人机的零件,由Jordi负责在提华纳建立了一个工厂,把这些零件组装成无人机出售。在这一年,通过这些做法,3D Robotics大赚了上百万美元。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Jordi Muñoz

当时3D Robotics的思路就是要把无人机从极客、专业爱好者的玩具变成小白上手就能操作的东西,做出一场像IBM、苹果等公司当年让“个人电脑”进入大众生活的革命。在这一点上,3D Robotics确实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通过重新设计,实现了在无人机上操作摄像机的功能,使用大量的传感器和自行研发的飞控系统,让无人机的稳定性更上一层楼,他们还把操作简化到了“一键起飞、降落”的程度,让从未接触过无人机的操作者也能轻松的使用无人机。

除了这些,3D Robotics还走了跟大疆完全相反的一条路——开源,以至于人们经常能在各种场合听见Chris的理念:“大疆是无人机中的“iOS”,而我们做的是无人机中的Android”。

从创立之初,3D Robotics的营利方式一直都是向无人机爱好者以及其他飞机、直升机和无人机的制造者提供部分DIY的硬件模块,而2011、2012年这两年,像Parrot这样的无数消费级企业的崛起,以及大疆的打压,让3D Robotics决意进入消费级市场。2012年年末,3D Robotics拿到了第一笔500万美元的投资,并在此后不断地进行融资,最后共获得了1亿美元的资金。这1亿美元对于在科技行业某领域能够名列前茅的公司来说确实不算多,但大家要知道,当时直到3D Robotics拿到这些融资的时候,该公司还没有一个能够撑得起门面的成型产品。

接下来的2013年年初,3D Robotics达到了公司的鼎盛时期。该公司在四个城市设立了专项办公司,公司雇员数量最多时超过了 350 人,估值更是一度达到 3.6 亿美元,无数知名风投公司向其抛出了橄榄枝。而在2012年底,大疆经过首轮融资后的估值也不过是3亿美元。在当时很多科技媒体以及业内人士的口中,2013年最巅峰时期的3D Robotics的飞控产品从功能上秒杀DJI的飞控是毫无问题的。
此时的3D Robotics风头一时无两,锋芒毕露。

四面楚歌

2013 年 8 月,3D Robotics推出了第一款进军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产品——四旋翼无人机 Iris,在官方声明中该公司对这款产品的描述是" 开箱即用,普通人也能拥有专业级的航拍能力",这款产品也沿袭了3D Robotics的优良传统——开源,开发者或有经验的玩家可以参与这项产品的、软件升级和开发。然而3D Robotics在消费级的首战却遭遇了滑铁卢。

就在Iris发布的半年之前,大疆先发制人,发布了一款售价高达1000美元的Phantom四旋翼飞行器,虽然价格高昂,但买账者络绎不绝,2013年度大疆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1.30亿美元,而Iris则销量惨淡,虽然官方并没有宣布其详细的销量数据,但从消费者的反馈中还是看的出来的,业界当时评价称:虽然Iris宣称是消费级产品,但从骨子里还是一个给发烧友玩的东西,与竞争对手的产品相比相距甚远。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Iris无人机

Iris在消费级市场挣扎的同时,无人机市场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整个市场在爆发期前蜂拥而动,像黎明前的曙光,即将展现出它炙热的光芒。

首款消费级产品销量惨淡,时间又越来越紧迫,3D Robotics决定背水一战,倾其全部精力研发新的旗舰机型,试图重新争夺消费级王牌的宝座,这也就出现了最开始的一幕,在大疆刚刚名扬天下的时候,3D Robotics正在磨Solo这把“利刃”。然而短短几个月后,消费级市场的胜负、大疆和3D Robotics的胜负就出现了定局。

2015年4月,3D Robotics举行了一场盛况空前的无人机发布会,在会上,公司方面宣称Solo是前所未有的在消费级领域能够挑战大疆的重量级产品。各大媒体在当时也将其捧到了极致,这个“世界第二大、美国第一大无人机厂商”再一次站在了科技圈的聚光灯下。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3D Robotics Solo

但是命运总是会在“瑜亮”之中冥冥做出抉择,8月分,大疆推出了面向入门级新飞手的“大疆精灵3标准版”(DJI Phantom 3 Standard)航拍无人机,而这款产品不仅在技术上胜过了3D Robotics,1080P版本999美元的售价虽然不便宜,但是在Solo将近1700美元的售价面前仍然扮演了“价格屠夫”的角色,大疆再一次展现了其超强的垂直整合能力。

Solo由此走下神坛,也成为了3D Robotics的最后一款产品。直至2015 年年末,3D Robotics 生产的 10 万台无人机仅仅卖出了 2.2 万台,巨大的库存压得公司无法喘息。

至此,一切还没有结束,2016年年初,外媒针对3D Robotics“裁员消息”、“产品质疑”等相关新闻不断发酵,类似以《美国最大无人机公司3D Robotics倒了,下一个轮到谁》、《3D R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大疆在美国已无敌》为标题的文章在各大中文科技媒体被大量转载,3D Robotics又一次走到了风口浪尖。虽然随后Chris在公司最危急的时刻站出来为公司辟谣,称“3DR已经完全终止了对消费级无人机SOLO的售后服务”、“3DR将从350人裁员至50人”等说法毫无根据,但公司已经逐步从“世界第二、美国第一”逐步沦为“疲于奔命”的说法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今年上半年,3D Robotics连续宣布了一系列动作,其中包括:关闭了圣迭戈的设施,包括库房、研发以及客服部门,对员工的裁员和重建,暂停销售部与服务部的电话,首席产品官 Jeevan Kalanithi 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并且进入公司董事会,以及最初和Chris共同创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Jordi Muñoz离职。关于Jordi Muñoz的离职,公司官方并没有对其原因进行声明,但是根据与该公司有关的从业者表示,Jordi Muñoz的离开是因为与公司的理念不合。

由此3D Robotics算是正式结束了其在无人机消费级市场的争夺,其挑战大疆并成为消费级霸主的梦想告破。

面向未来

"我们是家硅谷公司,做软件是我们的传统,至于硬件制造,还是留给中国人吧。"

在消费级市场的失利对于3D Robotics来说也并非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起码让其开始专注做他们的强项。

目前的无人机市场,消费级是大疆一家独大,再想超越并占领这个市场难如登天,但是在企业级市场,还没有一家企业占有绝对的优势,3D Robotics也开始了他们的转型之路。

在企业级市场,3D Robotics有着不少的优势和积累,该公司一直坚持的开源传统有了新的用武之地。Chris曾经表示,从开源社区到企业级服务的战略布局是他们一直想做的事情。早在2014年,在3D Robotics的大力推动下,无人机开源软件平台Dronecode建立,旨在为开发者们提供资源和工具,Chris担任了该开源平台的Chairman,并且吸引了高通、百度、英特尔等40多家知名厂商加入。3D Robotics也成为了Dronecode的主要开源代码贡献者。

机海沉浮:3D Robotics的起源、巅峰和转型 | 2016 影响因子

由此而看,3D Robotics已经由“无人机厂商”逐渐向“无人机平台”发展。

无人机爆发期已经开始持续了,但是无人机市场的争夺还远未结束,3D Robotics从B2C转型为B2B的蜕变正在进行着,而在新的道路上,“平台”对于极客思维过重的3D Robotics也许更为合适,路漫漫其修远,创业不止有挫折,还有远方,无人机企业市场的好戏才刚刚开始,3D Robotics的未来尚需等待。

PS:2016 年即将结束。当我们回望这一年,无论艰难还是幸运,这年仿佛过得飞快。「2016 影响因子」是雷锋网在高速运转的科技行当里,在不断发生和被人忘记的事件中,试图在各个领域筛选出那些我们认为可能对当下和未来产生深远影响的因素。2016 影响因子,就是 2016 年值得记录的人、事、公司和技术。

本文是雷锋网 2016 影响因子之「3D Robotics」。欢迎向雷锋网推荐 2016 年在无人机行业值得记录的其他因子(微信:rockpen)。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编辑

关注互联网内容创作的一切。微信号:rockpen(*注明公司职位,否则不通过),请多指教。另有一公众号:artbyte,专注扯犊子。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