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峰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慧城市 正文
发私信给余快
发送

0

张鹏国:“宇视真的不算什么”

本文作者:余快 2022-07-24 23:06
导语:如果能重来,张鹏国给出了他的选择。

张鹏国:“宇视真的不算什么”

出场太晚的“年轻后生”宇视,在同城两强的夹击中,从籍籍无名冲到全球第四中国第三,生生给这个行业造了个新词“海大宇”。

故事本身也够波折:脱离母体独立运营、英特尔-宇视商标案、手握香港上市门票时放弃、并入A股上市公司、果断进入新赛道。

2017年,当AI企业姿态高贵地在安防行业招兵买马,媒体渲染下的海大宇危机重重。张鹏国高声提醒大家:我们安防行业很土(潜台词是我们很接地气),AI要注意工程化(潜台词是做产品很难),可惜少有新贵们听进去。

五年后,Al泡沫彻底破灭,但元宇宙、数字孪生等概念又在发酵。张鹏国再度点出:众多行业最大弊端就是概念太多、落地太少,任何不能降本或增效的概念和理念创新都是伪创新。中国的高铁、特高压、太阳能光伏,都是极务实、极有高度的国家战略,令人敬佩。

宇视对大热概念始终保持克制,张鹏国坦然表示:没有人能看清未来,最重要的是选定不悔,不要害怕试错,不收获成功,就收获成长。

即使已成长为行业翘楚,你问他宇视最大的任务,他依然回答:活着,努力活下去,永远是企业的第一要务。

经历过孤身奋战、背负过国际巨压、品尝过千钧一发、遭受过外界质疑。一次次艰难选择,需要勇气、魄力与判断力。

走过十年艰难岁月,如今阔步奔向AloT万亿市场,宇视该如何前行?张鹏国的回答非常简洁:务实创新。

所谓务实创新,是要探索出从概念到科学到技术,再到工程到产品的规律,是以数字为核心的“任何时候,数字说话”,是目睹浮华企业跌跟头后,作为深度旁观者的自省,是对所历磨难的平视与坦然——“跟很多企业的经历相比,宇视真的不算什么”。

以下是对话内容,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AI掘金志作了不改变原意的整理与编辑:

专注做好一件事,是很浅显的道理

AI掘金志:11年前,宇视从0到1,您觉得做CEO最重要的三件事是什么?

张鹏国:第一,方向。去哪个赛道,做什么,选择什么样的营销模式;

第二,节奏。是快节奏还是慢节奏,是加速跑、中速跑还是匀速跑;

第三,人均效率。不断提升人均效率,运营质量很重要。

AI掘金志:您一直强调宇视“永不进入工程与集成领域”,其实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面临业务、战略调整无可厚非,为什么宇视一开始就能坚定且坚持至今?

张鹏国:专注的做好一件事,是很浅显的道理。一个人能做的事、擅长做的事情其实很少,把自己擅长做的事情做好。中国的工程商和集成商那么多,不缺宇视这一家,不要总羡慕别人,其实大家活的都不容易。

AI掘金志:宇视入场太晚,但一路狂跑,如今坐上了中国安防探花的位置,是哪些因素成就的?

张鹏国:宇视10年20倍营收的增长,是个体奋斗和历史进程的双重结果,但是历史的进程可能占主要要素,整个行业处在高速增长的赛道上,在一个多要素叠加且快速助推的时候,宇视刚好在赛道上,就跟着飞速发展了。

AI掘金志:虽说有大势加持,但好像不是人人都能抓住,需要哪些要素,或者宇视怎么就抓住了?

张鹏国:宇视自身而言,首要的还是专注,如果宇视之前去做了集成,做了工程,那可能就会失去这个机会。专注都做不好,不专注会做得更不好。

第二是足够内省,虚心的向优秀厂商学习,时刻保持内省。

第三是持续改进,人是很容易自满的,所以我们反复倡导组织要持续改进。

会做加法的人很多,能把减法做好更难

AI掘金志:2017年安博会的百万级爆款热文,您提到“会弃子的公司才能争先”,宇视有过弃子行为吗?是什么时候?抉择最难的点在哪里?

张鹏国:最早时我们弃了VOIP,后面又弃了视频会议,公司刚成立时讨论过做模拟,最后决定聚焦IP,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先确保在一个点上的饱和攻击和资源配置,同时做模拟和 IP就不聚焦。

其实“弃子”的选择每天都会有。很多人都喜欢做加法,我整天告诉公司组织要做减法,会做加法的人很多,但能把减法做好更不容易。我的工作是告诉大家放掉一些不适合的加法。

AI掘金志:什么情况下,这个加法可以做?

张鹏国:有几个原则,第一,研发在这个领域是否有技术积累或公司原有的技术积累是不是可以被部分借鉴、复用?第二,市场端销售资源是不是可以被部分借鉴、复用。

这两个要素中满足一个就可以跨步走,如果两个都不具备,就相当于重新成立一个组织,我们就会非常慎重。

会仔细评估竞争力、核心技术、商业模式,是否匹配整个组织?一般能有一个逻辑成立,决策相对来说会容易做一些。

AI掘金志:宇视近期有做过哪些加法?可以举一个例子吗?

张鹏国:近几年我们一直在寻找新的赛道和增长曲线,有一些还在保密阶段,但是8月份我们会推出一款产品 “便携式户外电源”。可以简单理解为是充电宝的超级升级版,匹配了户外活动的需求。它可以给手机、电脑、无人机、小家电、户外工具等设备供电,充电也支持太阳能充电,既便携又环保。

张鹏国:“宇视真的不算什么”

AI掘金志:便携式储能确实是个很有前景的领域,但这似乎和宇视传统的产品跨越较大,而且是一款面向C端消费者的产品,能分享下您做这个“加法”的具体考量吗?

张鹏国:就如我刚才所言,宇视做“加法“主要有两个原则,核心思想就是目前公司在技术端或者销售端的资源是否可以被借鉴或复用。

储能电源涉及的电子电气技术其实我们早有积累,宇视现有的AIoT产品序列都和其密不可分,我们也推出了智能监控箱、太阳能供电系统等产品。所以储能电源对我们而言是站在过往技术经验的“肩膀上”,有较好复用性的一款产品。

张鹏国:“宇视真的不算什么”

这款产品在散热设计、电池保护、电芯选取以及质检把关上我们都做足了功夫,大家也可以期待下。

疫情之下,户外出行已经成为一种新风尚,宇视也希望通过创新技术来改善人们的户外旅行体验,让户外爱好者真正体验说走就走的旅行。毕竟能提升人们生活幸福感的科技创新才是好的创新,这也是宇视一直以来“守护安全美好生活”愿景的落地体现。

AI掘金志:一般新业务探索在大公司里是很难的,宇视有什么创新的机制?

张鹏国:大平台做新业务是不易的,因为所有的路径、流程、制度、规范都是为老业务制定的。

有成长性的新业务,需具备五大特点,缺一不可:可量化(要能量化考核)、可积累(核心竞争力的沉淀)、可迭代(有后来居上的可能性)、空间足够大(有犯错及改正的空间)、符合社会及组织进化的方向(有未来)。

我对新业务设置有三个原则:

第一、是用人原则,负责新业务首选年轻人,有锐气,敢于突破、敢打敢拼。

第二、要尽可能保持新业务的独立性,独立去做判断,选择与决策。

第三、最好的模式是新业务独立成一个子公司,给其更大的权限。

现在我们很多是以事业部/产品线在运营,是否独立子公司取决于未来对路径的判断。

AI掘金志:宇视的企业文化是什么?您认为宇视在产品和发展上是克制的吗?

张鹏国:公司最新16字核心价值观:务实创新,合作共赢,简单公正,持续改进。

宇视将“务实创新”放在最前面,宇视的文化还是很克制的,不会太追求炒概念。

务实的核心逻辑就是一定要探索出从概念到科学到技术,到工程到产品的规律。任何需求我们希望把它产品化,之后形成商业闭环,再将其产业化,这是我对务实第一个层面的解读。

第二点,公司内部有数字考核,口号喊的山响,数字不好是没用的。研发和产品中心追了很多新方向,最后还得看数字,还是以数字为考核逻辑。

第三点,务实可以幸免公司作风奢华化和奢靡化。什么叫奢靡化呢?就是舆论喜欢什么,大家围绕舆论的喜好做工作。

AI掘金志:为什么“务实创新”会放在宇视价值观的最前面?

张鹏国:我们目睹到过去这些年,尤其最近五年,很多大热赛道上的浮华和喧嚣,让很多公司掉进坑里面,在坑里挣扎。我特别担心宇视也会去追逐浮华的东西,所以我们把务实创新放在最前面。人是环境的动物,很容易被浮夸的东西吸引,时刻保持初心很重要。

AI掘金志:“创新型CEO、领袖型CEO、骆驼型CEO、PR型CEO、唐僧型CEO”,您更喜欢成为哪个类型?为什么?

张鹏国:做CEO,心力比能力更重要,你的内心要非常强大,我喜欢成为骆驼型的CEO,能走很远的路,能背负很多很重的东西,不在意外部环境,所以行稳致远。我在10年里写了107篇文章,来统一组织思想、推进各种组织变革和创新,几乎平均一个月写一篇,好像应该也属于唐僧型CEO。

至于创新型、领袖型的领袖,一般是极少极少有很高天分的人才可以担负。

现在是AI的太平天国时代

AI掘金志:怎么看现在概念横行?

张鹏国:不要被复杂的概念所迷惑,任何的理念和概念,在企业管理层面必须要服务于经营,服务于降本增效,不能降本增效的创新都是伪创新。

AI掘金志:为何大家现在对Al感到失望?

张鹏国:AI比人们想象的难的多,尤其是以统计学为基础的,本来能做的事情就非常有限。全世界将AI想得过于容易或过于全能。换言之:不是孩子不够优秀,是大人们期望值过高了。

AI掘金志:目前业内很多AI公司都在裁员或者降薪?您怎么看?

张鹏国:AI只是技术,最多算一锄头,好不好使,得大地说了算,炫耀锄头是没有意义的,得锄地才有粮食,任何不能落地的技术很难迭代下去。技术能否落地有俩硬指标:要么降低成本,要么提升效率,至少得有一个,能兼备最好。

AI掘金志:那您认为AI未来会怎么发展?

张鹏国:AI未来是有的,但谈大发展为时尚早。2016年兴起了许多AI公司,营业收入加起来百亿出头,烧钱烧了大几百亿。说明什么呢?两个字:还早。

原因有三:第一个就是科学到工程的鸿沟是很大的,技术还不够成熟。第二点,产品到商品的鸿沟也很大,因为一个产品成为一个合格的商品,它必须解决两个问题,要么提高效率,要么降低成本,否则就只是个产品,不是个商品,商品它有商业逻辑考虑。第三个就是规模化的拐点还远远没有到来。

AI肯定会凉一段时间,其实任何概念都会经历这个阶段。

AI掘金志:AI算法公司做芯片是一个出路吗?

张鹏国:从商业逻辑上讲,芯片公司是独立公司为最佳。如果某算法公司去做芯片,自身角色感就会有问题。最好的状态是某个硬件公司是海量产品的第一名,自己做芯片,这样他自我迭代的量足够,就不会跑输,其他路径就不太靠谱。如果算法公司做芯片,其他算法公司肯定不会用,一定会在量价关系上跑输,然后越跑越输,这叫角色感。角色感不对,事情就挺难做好。

AI掘金志:哪些需求是真?哪些是伪?

张鹏国:举个例子,前两天我去餐馆吃饭,包间冲进来一个大型机器人,声音还挺大,背上驮了一盘菜,服务员跑过去把菜端到桌子上,然后筷子上还有机械臂+图像识别+AI算法.....用来帮人夹菜。好好的平地,先挖一条河再修一座桥,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没有需求创造需求,这就叫伪需求。

这种需求应该被制止,不是良性发展。

AI掘金志:听说您喜欢历史,如果可以类比,Al和哪个朝代最像?

张鹏国:AI特别像太平天国,充满了帝王将相,满地大小王,短暂又辉煌。

最后的赢家是谁?谁越像曾国藩的气质,“吃得苦、霸得蛮、不怕死、耐得烦”,谁就会赢。

九死一生地活着,反而收获更大

AI掘金志:回看自己的创业历程,有没有特别的感触?

张鹏国:人是无法准确认知世界的,最佳办法就是:一边实践一边总结,然后再实践,再总结。

第一,方向大致正确就可以上路,不用想那么多。不能指望一次PPT,或者几次PPT就能看清这个世界,看清这个产业或赛道。认知世界的过程是一个螺旋式递进的过程,过程中教学相长、相互促进。

第二,不能只做观众,要想认知这个事情就要下场去试试,得撸起袖子去做这件事,实践才能出真知。

AI掘金志:会害怕试错吗?

张鹏国:不要害怕试错,不收获成功,就会收获成长,总会得到一样。

无论个人还是团队,有时候轻易获得的成功会埋葬他们,九死一生地活着,反而团队成长更快,收获更大。中国的工程师那么多,每个赛道都超级拥挤,如果你特别轻松把这事做成,只能证明你运气好,并不能说明你能力强。

个人其实很渺小,需要依靠组织。现在这个世界一个人是成不了什么事的,必须要团结好几千人几万人向着一个方向前进才可能成就事业,所以说构建组织能力、管理组织能力、培训组织能力和激励组织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些能力,创业很难成功。

AI掘金志:工作中有没有哪个时刻感觉特别有价值感?

张鹏国:比方说找回走失老人和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社会治安变得非常好,比如跟朋友深夜撸串会觉得很安全,去任何陌生城市,晚上跑步都不会担心,这是我们这些公司给社会带来的贡献。或者在国外旅行,抬头看见宇视的摄像头,我们团队做出的产品,在这一陌生的国家里使用,那一刻还觉得挺有价值感。

「普通人」张鹏国

AI掘金志:有没有想要达到但目前还未实现的目标?无论个人也好,还是企业也好。

张鹏国:做企业没有尽头,几十亿时想100亿,100亿了会想200亿,然后想500亿,到500亿会想1000亿。一代代年轻人会接棒完成这些里程碑,企业最后就会变成一个生命体,年轻人去成就它。

AI掘金志:您一直给人一种乐观淡定的印象,有没有什么事情会让您焦虑或者急躁?

张鹏国:人乐观的时候创造力和才华都是最好的状态,决策也会相对比较理性。悲观或者是急躁的时候各方面决策和潜力会被压制,所以我会一直让自己保持在一个乐观的状态。

十几年下来回头看,会觉得过去很多时候,感觉天都快要塌的事情都不值一提。世界那么大,我们那么小,别想太多,都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

AI掘金志:您觉得您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吗?

张鹏国:我就是普通人。

AI掘金志:您觉得您的性格或者价值观有影响到这个企业吗?

张鹏国:我觉得没有什么影响,个体那么小,很难影响到企业。宇视其实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性格。刚开始是每个人在塑造这个组织,后来组织就反过来塑造每一个人。宇视已经形成自己的性格,有自己的调性和价值观。

AI掘金志:工作之余,您有什么爱好?

张鹏国:爱读书属于知识饥渴,小时候家里没什么书,就毛选和毛主席诗词选,我犯了错或者调皮过头,父亲从不体罚,就罚我靠墙背毛主席诗词,从六七岁就开始,属于肌肉记忆,那种影响是很深刻的。后来长大了又精读毛选,日后的职业历练中,无数次被《矛盾论》和《实践论》的高屋建瓴所折服。

AI掘金志:理想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张鹏国:孔子也问过他的弟子,曾点回答:“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那应该就是理想世界,每个人都那么平和,每个人都那么自在,都那么开心,都那么和谐。

AI掘金志:如果重新活一次,希望拥有什么技能?

张鹏国:做音乐人,不需建太大的组织,自己作词作曲,一个人打全场。而且音乐跨越种族,跨越语言,跨越国界,快速全球化。

做ICT产品,要全球化多不容易。但是音乐不是,它可以无边界扩张。有的人靠一首歌可以活一辈子,公司几千人,做了几千款产品,还是艰难求生状态,完全没得比。

AI掘金志:最近在看什么书?有可推荐的吗?

张鹏国:推荐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米尔斯海默的《大国政治的悲剧》,费孝通的《乡土中国》、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值得读多遍。 

AI掘金志:如何评价自己?

张鹏国:现实主义者,一个乐观的现实主义者,一个非常乐观的现实主义者。

一些人看见一些不合理的现象,会对中国很悲观,觉得中国没前途。我一点都不悲观。我会永远相信中国,因为儒家文化对中国人教化很深:绝大多数中国人很务实,相信自己、相信奋斗,所以战斗力一直非常在线。

AI掘金志:所以您绝对坚定地相信中国。

张鹏国:对,坚定地相信中国,永远。雷峰网雷峰网雷峰网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资深编辑

关注未来城市、AIoT、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的深度报道 |微信:Yukuaikuaier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